贤妻良妇 - 第一百零八章

2012-08-21

时针继续向前走,走着走着,迎来了十一,也迎来了杜松和曹沛如的婚礼。

 

杜松和曹沛如的婚礼比较低调,这自是跟他们的性子有关,杜松内向,不大爱跟陌生人接触,曹沛如则对那些繁缛礼节有反感,两家的父母本打算让孩子隆隆重重的结个婚,奈何俩孩子都不配合,父母也只好作罢。虽然孩子爱低调,但婚宴总该有,两人的父母就在一家四星酒店设置了婚宴,宴请了一些亲朋好友把该收的份子钱收上来了事。期间曹沛如和杜松没挨桌敬酒,只拿着话筒说了几句客套话露了露脸,然后坐在戚小沐傅卉舒那一席上吃了顿午饭,吃饱喝足后,当天下午俩人就一起飞去了马尔代夫度蜜月。

 

一对新人去度蜜月了,剩下的朋友都聚集到了戚小沐的店里,戚金贵一看小辈们都过来玩了,就主动照看店面,让年轻人好好唠嗑。戚小沐领着一伙儿朋友去了后院,傅卉舒沏上茶,拿出糖果和瓜子来招待大家。

 

院子一如既往的被戚金贵拾掇的干干净净,席梦思逗着鸟笼子里的金丝雀玩,逗够了就坐到竹椅上嗑瓜子,边磕边说:“看杜松两口子那婚礼多省事呀!新娘新郎就穿个礼服走个过场,剩下的全让老爹老娘去担当,我结婚的时候怎么就没这种觉悟!”席梦思沉一沉,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给大家伙儿说个事,我怀孕了!”

 

这一句话像个炸弹,一下炸的戚小沐几人都翻不了身,傅卉舒最先反应过来,说:“梦思你真厉害!刚结婚才几个月呀?先怀孕了!”

 

“天呀天呀!”常娥叫道:“我还觉着自个儿是个孩子呢你怎么先怀上孩子啦!”

 

“就是就是!”戚小沐摸摸席梦思的肚子:“姐姐还是个孩子呢,你先给我怀上一个妹妹了!我还有点接受不了!”

 

“什么妹妹?”曹子怡批评她:“是阿姨!都快三十了你还真当自己是小孩呢!”

 

“这话不对,只要心不老,就算到了六十也是小孩,”戚小沐突然想起一个事,就问曹子怡和周靖涵:“你们俩的关系定下来了没有?”

 

“定下来了,”周靖涵白曹子怡一眼:“难得她没对着我实施三分钟热度政策,再不定下来她真得揣起冲锋枪打到我台湾老家去了。”

 

“恭喜恭喜!”大家拱手祝福。

 

傅卉舒问:“子怡你那颗充满野性的心是怎么安定下来的?”

 

“说起来我还是受了你们的影响,”曹子怡朝着众人环顾一圈,说:“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有家有室,要说我一点不羡慕不大可能。女人啊,不管有多热爱自由,到了一定岁数,大半都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共建一个家。前阵子我跟靖涵去黄山玩了玩,我以前都是一个人出去旅行的,那次她能陪在我身边,那滋味真不赖。不管怎么说,人这辈子还是身边能有个伴儿的好,有伴儿了,出去旅行也有人跟你一块儿分享美景,比一个人旅行的时候充实多了。”

 

史诗说:“我看这回子怡是真定下心来了,靖涵,恭喜你驯服了一匹野马啊!”

 

“是啊,恭喜恭喜!”大家再次道贺。

 

周靖涵幸福满满地看眼曹子怡,说:“大家都成双成对有家有室的,该是同喜同喜才对。”

 

“没错,是该同喜,”刘红笑着说:“我跟大家伙儿再说个喜事,我也怀上宝宝了。”

 

“什么?”戚小沐尖叫:“老八届也快当爹啦?”

 

“一点没错!我快当爹了!”老八届神气的甩甩头:“明年的今天我就是爸爸了!以后就能过父亲节啦!”

 

“我也是我也是!”徐则林激动地握握老八届的手:“大哥咱俩一块儿当爸爸!一起过父亲节!”

 

傅卉舒抬头望望碧澄澄的天,感叹道:“真快,一晃眼大家都有家有娃了,一晃眼当年的孩子就为人父为人母了,真快。”

 

大家认同的点了点头。

 

是的,真快,一晃眼当年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就长大了,一晃眼当年被誉为“垮掉的一代”就成为社会的顶梁柱了。岁月无情又有情的悄然流逝着,冲走了2010,带来了2011,又是新的一年。

 

跟以往比起来,戚小沐傅卉舒史诗和常娥的生活并没什么大变化,几个人基本上就在工作和家这两者之间打提溜,没事就聚到一起玩一玩闹一闹,岁月的流逝似乎并没影响到她们,她们依然像个孩子——家里的那个她的孩子。

 

2011年一月,长春、吉林市上空同时惊现冬日彩虹和幻日奇观,两道彩虹和三个“太阳”同时展现在城市上方。在电视上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奇景,戚小沐和常娥先是一番惊叹,随之又连连指出这是世界末日即将光临的前兆,傅卉舒和史诗没搭理她们。

 

二月,国画大师晏济元去世,享年110岁。戚小沐和常娥先是一番哀悼,随后又握紧拳头郑重承诺我也要活到一百一!傅卉舒和史诗骂她们没出息,一百一算嘛?起码得活到一百二才像话!

 

三月,东日本大地震,由此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核危机,国内也由此引发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盐荒”事件。抢盐了抢盐了!超市里的盐被可爱的市民一抢而空,戚小沐和常娥跟随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步伐也去超市抢了四袋盐。傅卉舒和史诗批评她们无知,戚小沐和常娥表示无知不无知的吧,有盐吃就行!老百姓过日子过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在日常开销上都是精打细算的能省一分是一分,先把惜命不惜命的放一边,大家抢盐的原因之一恐怕就是害怕盐价会疯涨起来没完,万一食盐价格真是高的没谱了怎么办?蒜你狠豆你玩的事还少么?再说美国人民素质那么高不也抢开碘片了么?韩国人民不也抢开海藻了么?所以说谁也别嘲笑谁,谁也别指责谁,都是为了好好活着过日子而已。

 

四月,英国威廉王子举行大婚,世纪婚礼引发全球关注。戚小沐和常娥看着那场奢侈的婚礼直流哈喇子,俩人嫉妒的不行,一再表示早晚有一天要把鲜艳的五星红旗插到白金汉宫上空以消除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让英国人民实现共同富裕好都有钱来举办一回世纪婚礼。傅卉舒说:“咱们自己还没实现共同富裕呢你俩就甭为英国人民操心了,”常娥说:“咱们马上就快实现共同富裕啦!”史诗问:“哪里共同富裕的影子了?”戚小沐说:“我党在上个世纪先让一部分人富裕起来了,又正在本世纪利用强拆和医疗住房教育这三座大山之政策逐渐消灭没富裕起来的那部分人,所以共同富裕指日可待,共产主义的小红旗正在向全世界人民耀武扬威呢!身为炎黄子孙,我真自豪!”傅卉舒和史诗无语。

 

五月,奥巴马宣布本拉登被击毙。对这一影响了世界格局的人物的去世大家反应不一,有人高兴有人惋惜,世界格局再怎么变跟老百姓过日子也没嘛关系,看过这一新闻后戚小沐和常娥不喜不悲的没什么感觉,只缠着傅卉舒和史诗陪她们看即将上映的《加勒比海盗4》,傅卉舒和史诗满足了她们的愿望,影片上映后抽出时间来陪着她们去影院看了看深受观众喜爱的杰克船长。人家工作那么忙还抽空陪自个儿看电影,戚小沐和常娥幸福的冒泡,为了报答恩情,俩人当晚就跟各自的对象共同享受了一场“性福”,隔天傅卉舒和史诗上班迟到,又摁着戚小沐和常娥谴责了一顿。

 

六月,刘红和席梦思一先一后的生了孩子。刘红生的是女孩,席梦思生的是男孩,两位妈妈抱着孩子亲了又亲,老八届和徐则林围着孩子傻笑了又傻笑,母爱和父爱就这样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来。戚小沐傅卉舒史诗和常娥去看望他们,也新鲜感十足的抱起了巴掌大的小宝宝,当把孩子抱在手中的那一刻,四个人的心里也盛满了爱。刘红和席梦思生完孩子不久,曹沛如也怀了孕,杜松激动的团团转,肚子里的孩子不过两个月,他先买来了一张婴儿床,婴儿衣服和玩具也买来了一大堆,由此可见,他将会是一位疼爱孩子的好父亲。

 

七月, 郭美美小姐红遍全中国,慈善机构由此陷入信用危机。戚小沐和常娥坚决表示再也不轻易向慈善机构捐款,不是没有爱心,实在是怕别人拿着自个儿的爱心去喂狗。傅卉舒和史诗表示同意,同时又表示无奈——扣工资被捐款的事在医院并不新鲜。郭美美事件还未平息,又发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看着一条条生命就此覆灭,刚刚表示过坚决不再轻易捐款的戚小沐和常娥还是分别捐了二十块钱,钱虽不多,但爱心无价。事故发生后,戚小沐问傅卉舒:“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么办?”傅卉舒说:“两个选择,一个是跟你共赴黄泉,另一个是,我会替你好好活着,为你好好记录一点一滴,然后到九泉之下告诉你,你不在的时候我曾做过什么,这个世界曾发生过什么。”然后戚小沐飙了一箩筐金豆子。

 

八月,3D《蓝精灵》上映。那几个可爱活泼的蓝精灵代表着数代人的回忆,大家去影院观看这部影片,除了看影片本身外,更多的应该是追忆自己的童年时代和当年的似水年华。戚小沐傅卉舒常娥和史诗一起在影院经历一次怀旧感受,看完后又一起逛了逛街,都买了不少衣服和化妆品,戚小沐说:“一个女人不败家,两个女人必败家,女人对衣服和化妆品的追求是无止境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常娥说:“我也信了,买的时候不心疼,买完以后一算账,心疼死我了!”傅卉舒和史诗光忙着享受拆封的美感了,对戚小沐和常娥发出的感叹一点没听到,戚小沐和常娥一看她们那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忙拆封”的德行,又双双叹了一声“败家!”

 

九月,戚小沐和傅卉舒开始在空闲时间看美剧《迷失》,常娥和史诗一早就看过这部剧,因此当戚小沐和傅卉舒看电视的时候常娥和史诗就在旁边积极主动的为她们“答疑解惑”,所谓的答疑解惑不过是剧透,看悬疑剧的时候有人给你搞剧透,你是嘛想法?戚小沐和傅卉舒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她俩直想把史诗常娥先关入猪笼再扔到臭水沟里头狠狠浸一浸。

 

十月,乔布斯去世,《乔布斯传》随之火遍全国,各大书店出现了抢购热潮,不少人都排队购买。傅卉舒不是苹果粉丝,但也在网上订购了一本,等她读完后戚小沐问她嘛感想,她就发出一句感叹:“太励志了!看完就忘了!”戚小沐撇了半天嘴。

 

十一月,戚小沐跟刘红聊天的时候,戚小沐问刘红:“当妈妈的感觉怎么样?”刘红说:“挺好的,一想到孩子心里都满当当的,不过养个娃娃也真是够操心累人的。唉,有了孩子才真正懂得做父母的苦,人到三十了,父母也老了,以前犯下的错,伤过父母的心,还能不能弥补?”是啊,年少时犯下的错,能否弥补?尽管父母并不计较孩子的过错,戚小沐还是在心里默默地对父母说了千百遍迟到的对不起。

 

十二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去世,如无意外,他儿子金正恩将接任一把手。戚小沐嫉妒的浑身上火,一劲儿的冲着傅卉舒的耳朵眼大喊:“人家跟你同岁,人家当一把手你就当个小医生,跟人家一比你还有嘛颜面活在这人世间?”傅卉舒也朝着她大喊:“人家跟你同岁,人家当第一书记你就是个打铁的,跟人家一比你怎么还不快去见阎王?”常娥说:“你们俩都别争啦,你们没人家有出息不怪你们,都怪你们的爹爹没本事,总之一句话,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戚小沐颇有同感,跟常娥头碰头的一块儿恨爹不成刚,傅卉舒和史诗差点摸起锤子来把她们的脑袋瓜子给砸扁。

 

在看似平淡如水,深究其内又意趣无穷的琐碎生活中,2011年又溜走了,2012年随之到来。

 

2012年是龙年,中国人是龙的传人,龙图腾是华夏一族世代崇拜的图腾,在国人的心中,龙是吉祥,力量和腾飞的象征,它渗透到中国人的血管里代代相传,因此中国人有着挥之不去的龙情结。龙有九似,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兼备各种动物之所长,因此它也有融合和团结的寓意,恰与中国传统哲学相映成趣。很多人给孩子起名为“龙”,也有很多年轻夫妇希望能在龙年生个龙宝宝,临近春节那会儿,待产妈妈挤爆了各大医院,都憋着劲要熬过大年三十再生孩子,可见“龙”这个字在中国人的心里占有何等重要的地位。

 

大年初一,戚小沐和傅卉舒跟着父母一起去戚金贵家里拜年,戚金贵年纪大了,身板倒还一如既往的硬朗,耳不聋眼不花的倍儿有精神。他看着戚小沐和傅卉舒不住的摸山羊胡,摸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口气,问她们:“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戚小沐磕着瓜子说:“我们俩有对象。”

 

“我知道你们有对象,我问的是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你爷爷是想抱重孙子了。”戚大成的语气里有点哀怨,他也想抱个孙子了。

 

傅卉舒嘿嘿一笑:“爷爷你想抱重孙子还不好说嘛,等时机成熟了让小沐给你生一个就是了。”

 

戚金贵瞪眼:“不结婚怎么生孩子?”

 

戚小沐揪揪老爷子的山羊胡,说:“未婚先育的不是也有很多嘛,爷爷你得紧跟时代的步伐才对!”

 

“瞎扯!”戚金贵一巴掌拍掉戚小沐的手,哼两声,说:“这种步伐可跟不得,咱们是正经人家,就得办正经事,不结婚就不结婚,未婚先育那一套咱们可得悠着点,能不搞就不搞。”

 

冯燕岔话题:“爸,你那鸟怎么不叫唤了?”

 

“不叫唤了?不能够,我看看去。”

 

戚金贵背着手去院子里看鸟了,趁着这工夫,冯燕说:“小沐你是得跟卉舒考虑考虑生个孩子了。”

 

“就是,”李清芳喝口茶水,说:“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这时候要个孩子正好。郭兴田武这俩小子都不赖,长的不错脑瓜也聪明,为人还实诚,我跟他们聊过,他们也想要个孩子,人家那边没意见,就剩你俩表态了。你俩可以考虑考虑是不是让他们配合你们搞个人工受孕,这样生出来的孩子也有父亲,对孩子成长也好。”

 

“是啊,”冯燕透过窗户瞧瞧正在伺候鸟的戚金贵,稍稍压低一点嗓音,说:“我也相中郭兴田武那俩孩子啦,人家是名校的博士,遗传基因准差不到哪儿去。小沐卉舒,你们看着你们同学都结婚生子了就不羡慕?生个孩子当当母亲多好啊!”

 

傅士隐颇有怨气的说:“我们这些当爹妈的一早就同意让你们俩在一块儿了,当初你们给我们开的条件也该兑现了吧?你们就给我放句话,在我步入六十大关之前到底能不能给我生个孙子?”

 

戚大成也怨气十足的说:“我看这俩孩子都给咱们玩拖延战术,她们打心眼里就没想过生孩子!”

 

“你们别急嘛,”傅卉舒往上拉拉鼻子,在脸蛋上拧出几缕笑纹,说:“我跟小沐还年轻,想趁着年轻先搞搞事业,我们俩打算三十以后再考虑生孩子的事。”

 

“还事业!说的跟有多壮观似的!”冯燕敲她脑门:“你们今年不就三十了吗?”

 

“哪儿啊,二十九!”

 

李清芳说:“虚岁不就是三十嘛。”

 

“李姨你跟我妈可真传统!”戚小沐撇撇嘴:“现在谁还看虚岁呀!都是周岁!”

 

“甭跟我耍这种二把刀的小心眼!”冯燕朝着戚小沐和傅卉舒的后脑勺一人来一巴掌:“我告诉你们,孩子的事跑不了,三年之内你们俩怎么着也得给我捣鼓一个!要不我见天唠叨你们,不信你俩就试试!”

 

傅卉舒和戚小沐对看一眼,都咕嘟了半壶茶水。

 

大年初二,在常娥的召唤下,戚小沐傅卉舒和史诗分别从家里去了常娥家,准备一起去爬泰山。几个人在年前就商量好要趁着春节假期一块儿去爬泰山了,常娥的家离着泰安不远,开车的话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从她家出发去爬泰山十分近便。

 

戚小沐和傅卉舒早晨七点多坐的高铁,史诗则是在八点半左右坐的飞机,常娥开着老爹的车先去火车站接戚小沐和傅卉舒,接完她们再去机场接史诗,忙活了大半天才把几个“客人”请到家。

 

常娥的家离着省中医不远,房子是前几年刚盖的小高层,在八楼,三室两厅,140平左右,宽敞得很,戚小沐和傅卉舒不愁没地方住。常娥的父母保养的很好,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都跟四十出头似的,一点不显老。他们跟常娥一样,都活活泼泼的,刚见戚小沐她们,两口子就问人家爱不爱玩碰碰车,表情里透着“只有爱玩碰碰车的孩子才是好孩子”,把戚小沐几个逗的都挺乐。

 

午饭是常爸爸做的,饭桌上常妈妈问戚小沐几人有对象了没有,戚小沐她们都说有,常爸爸又问打算嘛时候结婚,史诗说这两年以工作为主,结婚的事过两年再说吧。常爸爸常妈妈一听都叹气,常妈妈说:“娥子这两年一直说有对象,也一直没领家里来过,我还寻思她是崩木根呢,看来是不想结婚就不愿领家来。”常爸爸说:“你们这些孩子怎么都这么爱鼓捣晚婚晚育哩?搞不懂。”常娥捏着老爹的耳朵说:“你们搞不懂就对咧!”常娥在家都是跟父母一起说家乡话,戚小沐她们听得有趣,都跟着学了学。

 

吃过午饭常娥领着史诗戚小沐和傅卉舒在市里转了转,常娥对史诗她们介绍说:“我们这儿有两大特点,一是有修不完的路,不管路好路坏,每过一阵子当官的准得在路上凿个坑重新修一修;二是大家都擅长藏富不露富,看着这里的城建跟个大县城似的,大伙儿的穿戴也土里土气的,路上还没几辆法拉利一类的骚包车,有钱人其实多着呢!就是不轻易往外露。”的确,这里的城建跟杭州广州一类的省会城市相比,非常像个大县城,人们打扮的也不是很洋气,骨子里透着一股憨实,不过文化气息倒是很浓,这个存在了四千六百多年的古城培养出过不少名人大家,历史文化底蕴相当深厚,订报看报是当地人的习惯,不管是老大爷还是收废品的小伙子,手里大都会拿着一份《齐鲁晚报》看。正逢春节,很多小店都关了门,路上的车辆行人也比平时少了一些,在路边倒是有不少烟花爆竹销售点和一些摆着果篮山鸡蛋一类的礼品小摊,路口处也有交警在迎着寒风兢兢业业的指挥交通,他们的敬业精神让人感动。冬天天短,几个人没玩多大会儿天就黑了,回家吃罢晚饭洗洗睡觉,史诗在常娥的卧室睡,戚小沐和傅卉舒睡书房,睡前常娥问史诗:“傻媳妇见公婆了嘛感觉?”史诗说:“不赖,感觉好极了!我挺喜欢你爸妈,等咱们有空了你也去我家里看看吧。顺便带上小沐和卉舒,你们都没去过重庆,到时我领着你们游四川。”常娥激烈的点头以表同意。

 

大年初三,常娥一尽地主之谊,领着戚小沐几人把市里的几个著名景点都逛了一个遍,还带着她们去老街巷芙蓉街尝了尝当地的各类小吃,顺便去关帝庙拜了拜关公。路上常娥教给她们本地的过年童谣——穿新衣戴新帽,小摊小店真热闹;过家家买香皂,针头线脑都找到;糖葫芦串吃油旋,来碗甜沫才地道。傅卉舒跟着常娥念遍童谣,又问:“嘛叫甜沫?”常娥说:“就是粥,等有空我做给你们吃。”史诗说:“就怕你做的不地道。”常娥气的干瞪眼。

 

大年初四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常娥就开着老爹的车带着戚小沐傅卉舒和史诗冲向了泰山,常娥爬过泰山六七次,对这座享有天下第一山之美誉的五岳之首熟悉的很,有她在不用找导游,省了不少麻烦。

 

自太古代以来,泰山已经存在了近30亿年,这里的自然遗产具有世界意义的科研价值,风景名胜,文化遗产和神话传说也数不胜数,因此有很多人说想读懂泰山,仅仅爬一次是远远不够的。只是冬天不是爬泰山的最佳时节,冬天太冷,山脚都寒风凛冽,冻的人瑟瑟发抖,那么在山顶想冻死个人简直就跟踩死只蚂蚁似的,简单得很。故而在冬天来爬泰山的游客不是很多,人一少了,倒是方便赏玩景色。

 

不过冬天的泰山也自有冬天的美,冬天的泰山跟春夏秋的泰山相比更显得威严肃穆。陡崖上英姿勃勃的青松迎风斗雪,层层起伏的山峦瑰丽奇伟,山头积雪未融,冰柱和冰棍悬挂在崖岭,漫山遍野的树枝和碑碣石刻上也被涂抹了一层水晶般的薄冰,太阳一照,整座山似乎成了一个异彩纷呈的万花筒,光彩夺目,变幻莫测。朔风怒号,松涛阵阵,暮钟声声,四野萧疏,寒堆泰岳千层雪,清绕方山十里松,冬天的泰山静谧开阔又沉稳深邃,而从四季青翠的松柏林中不时传来的几声清脆的鸟鸣,又让这座山充满了鲜活的生机和活力。

 

戚小沐傅卉舒和史诗跟在常娥的屁股后头从红门开始爬,爬到中天门稍做休息,再继续爬。到了十八盘,才爬了百来层石阶,一个个的就累的哭天喊地要死要活,汗珠子也跟下小雨似的一滴滴的往下滴答,这不能怪她们,有句很有名的俗语叫“到了十八盘,游人心里寒”,其攀登难度可想而知。十八盘宛若一道通天的天梯,上下几乎垂直,是整个泰山最险要的一段,而两侧又是陡峭的崖壁,游人站在石阶上,往上看心寒,往下看心颤,前进注定会累,后退又不甘心,此等情形会不由的让人生出“进退两难”之感。常娥对爬山有经验,就提醒史诗她们尽量不要往上看,只看脚下的台阶,以减少心理负担,又拿出红牛来让大家喝两口长长劲儿,再撅着屁股手脚并用的跟十八盘较劲。

 

在十八盘这不到两千级的石阶上,四个人平均每人喝了两瓶矿泉水和一罐红牛,费了半天牛劲好不容易登上了南天门,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戚小沐一屁股坐到地上,擦擦脑门上的汗,说:“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上究竟谁怕谁?十八盘都拿下了,还有什么是拿不下的?太他妈累了!腿快掉下来闹独立了!要小命了!”

 

“真是快要命了,”傅卉舒望着蜿蜒曲折的十八盘,说:“我觉得人生之路就像十八盘,看着很长很难走,爬起来也确实够人受,可是一旦把它征服了,就觉得那些累那些苦都值了。”

 

“是啊,看起来难的东西,只要咬牙挺住,就没有过不去一说,人这辈子活的就是股子韧劲。”史诗前后左右望望,说:“也难怪把泰山称为中华国山,甚至把泰山印到了人民币上,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赋予泰山的文化和精神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拔地五千丈,冲霄十八盘,咱们把十八盘征服了,真厉害!”

 

“不爬十八盘等于没爬过泰山,十八盘是对一个人体力精力忍力和毅力的考验,累过苦过之后它能送给你一份满足感和自豪感,这就是十八盘。”常娥拍拍背包,说:“走吧,咱们去玉皇顶和观日峰。”

 

随之四个人穿过天街,来到了泰山的极顶,玉皇顶。天蓝的透亮,太阳像一颗夜明珠,洁净温和,站在泰山之巅向西望,一片金色笼罩在了山峰间,光影层次分明,绚丽多姿,山外盘延的黄河粼光闪闪,像是一条金色的绸缎,似乎能随着风飞起来。戚小沐不停的按相机,以拍下这奇伟壮观的景色。

 

从玉皇顶到观日峰,戚小沐一直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按,她光顾着拍照了,没注意脚下的石头,脚一打滑,身子就想往下摔,对面的傅卉舒及时抓住她羽绒服上的腰带往前一拉,帮她稳住了身子。

 

戚小沐冲着着傅卉舒嘻嘻笑,傅卉舒问:“你傻笑什么?”

 

戚小沐说:“没什么,我诗兴大发了。”

 

“你还诗兴大发?”史诗瞥她一眼:“说出来听听。”

 

戚小沐低头看看傅卉舒那只还放在自己腰带上的手,满脸含春的吟诵:“那指尖的一缕阳光,落在我的裤裆,汪,汪,汪。”

 

“不害臊!”傅卉舒急忙把手撤了回来,嗔道:“戚小沐你就是个渣!”

 

戚小沐满不在乎地说:“打小就被你叫渣渣,不是渣也成渣了,你随便叫,我无所谓,合着就是一个称呼,就跟消毒一样。”

 

史诗和常娥爆笑。

 

笑够了,戚小沐站在拱北石附近望着山腰处的茫茫林海,说:“当年都说1999年是世界末日,结果1999年屁事没有,后来又说2012年是世界末日,2012来了,照样屁事没有,不光没事,咱们还能一览众山小,真好。”

 

“可不是么,”常娥勾住戚小沐的肩膀头,说:“我也记着99年是世界末日的传闻呢。那会儿还有不少人都摁着咱们80后骂,现在长大成人的80后逐渐成为社会的顶梁柱了,90后又接了班又被人骂了,等90后再长大成人,21世纪出生的孩子又该接班了。”

 

“那些骂这骂那的,我看都是吃饱了撑的。后一代要真比前一代坏,咱们这社会还能发展到今天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性格,每代人也都有好有坏,见着几个坏的就摁着整整一代人骂,这样的人永远成不了气候。管他的,甭想这些有的没的,咱们过咱们的安生日子准没错。”史诗发表过自己的意见之后,又问傅卉舒:“你们父母催着你们要孩子,你们怎么想的?”

 

傅卉舒耸耸肩,说:“女人年纪一大不少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个孩子,等我跟小沐都想要孩子的时候就要一个吧,反正能有个后代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倒也是,”史诗笑吟吟地说:“我今年31了,常娥也30了,要孩子的想法虽说不怎么强烈,可是也觉得要个孩子挺好的。”

 

“想要就要,”戚小沐从背包里拿出一袋巧克力豆,撕开,往傅卉舒嘴里塞一粒,说:“养个小孩也怪好玩的,史诗你跟仙子嘛时候想要孩子了就跟我和卉舒说一声,咱们两家一块儿捣鼓个孩子玩玩。”

 

常娥说:“我跟史诗打算35岁左右要一个,到时候史诗生就行。”

 

“想得美!”史诗掐把常娥的小腰:“要么不要孩子,要么你生,我可不生!”

 

“你也一样!”傅卉舒踢踢戚小沐的小腿:“你生!”

 

戚小沐和常娥对着眨巴眨巴眼,嘴巴都撇成了瓢。

 

常娥把嘴送到戚小沐的耳根底下,煽动道:“咱们反抗,你先来!”

 

“行!我先来!小沐同学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您瞧我的!”戚小沐端起董存瑞炸碉堡的架子,一脸正气的朝着傅卉舒和史诗吼道:“你们不能老欺负我跟仙子!也太不讲理了!”

 

“理?嘛是理?我告诉你嘛是理,”傅卉舒朝着戚小沐的鼻子抖抖拳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的拳头大谁有理!”

 

怕鼻子挨砸,戚小沐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又反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错,但你也别忘了一句话——党指挥枪!”

 

傅卉舒眼珠一瞪:“谁是党?”

 

戚小沐哼哼两声,不情不愿的吐了一个字:“你!”

 

史诗哈哈笑,常娥踢戚小沐一脚:“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老娘这辈子也不指望你能成为刚正不阿的君子!”

 

“没事当嘛君子呀!”戚小沐给自己找借口:“我不想当君子,我就是个女人,具体一点,是个小女人,简称小人。”

 

常娥往山下一指:“小沐咱这座山够足高,你快跳下去吧,我求你了!”

 

史诗和傅卉舒笑弯了腰。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赏了一会儿景后,史诗凝望着远方深不可测的山涧,问:“你们说永远有多远?”

 

“永远有多远?”傅卉舒迎风而立,举目远眺:“永远的长度,可能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可能是人生一世白驹过隙,也可能只是一瞬间一刹那。永远是个太过抽象的词,与其纠结永远不如珍视当下,毕竟永远是由无数个当下组成的。”

 

“是啊,”史诗往前迈一步,与傅卉舒并肩而立:“无数个当下组成永远,这话一点没错。所以说,莫去叹一朝春尽红颜老,没谁敢轻易许下沧海桑田。仅需知花开易见落难寻,没谁能轻易看开擦肩错过。该把握的就去把握,杂七杂八的东西不易多想,就像现在正站在泰山之巅的咱们,这会儿最该把握的就是好好欣赏这份美景,可别错过去。”

 

戚小沐跟哄小孩撒尿似的“嘘嘘”两声,摇头吐舌的说:“卉舒史诗你们俩就爱说些大哲理,我都听不懂!没事装什么文艺啊?真讨厌!”

 

史诗翻翻眼皮:“文艺怎么了?总比你东扯葫芦西扯瓢的满嘴跑火车好。”

 

“史诗你也太小看她了,小沐岂止是满嘴跑火车?”傅卉舒白戚小沐一眼:“她那张嘴完全能跑的开十艘航空母舰!”

 

史诗大笑,常娥大笑,傅卉舒看着把脸挤成了肉包子的戚小沐,也大笑。

 

笑声直冲云霄,在广阔的天际之上划下了一个硕大的句号。

 

句号里浮动着甩着大胸跳舞的仙子和对着茶壶盖使劲郁闷的狮子。

 

句号里隐现着两个叼着奶嘴的奶娃娃,抓屁股那个叫戚小沐,装干部的那个叫傅卉舒。

 

句号里还闪烁着二十个挤眉弄眼的字——你是我的妻,我是你的妇,我们是彼此的贤妻良妇。

 

人生的路很长,家是终点站。或许,每一个圆滚滚的句号都代表着一个牢固的家。

 

家是圆的,圆心是爱,半径是情,圆圈是道德和责任。爱和情支撑起道德和责任,道德和责任又守护着爱和情,而那一眼望不到头的日子就该是圆周率了,3.1415926……无限的向前延伸,而不循环,宛若日子只能向前过,而无法重新来。

 

夕阳西下,云蒸霞蔚。落日的余晖告慰着万物生灵一日来的辛劳和疲惫,也孕育着来日的萌动和起始。

 

戚小沐傅卉舒史诗和常娥赏玩够了景,虔诚的拜一拜泰山奶奶,虔诚的许下一个愿,一步步地走上了回家的路。

 

路上,戚小沐问:“你们对着泰山奶奶都许的什么愿?”

 

史诗说:“对象能变勤快点,父母能笑口常开点。”

 

常娥说:“父母亲友少病少灾,多发财能长寿。”

 

傅卉舒说:“家庭和睦,安康如意。你呢?小沐你许的什么愿?”

 

戚小沐嘟嘟嘴:“我没许愿,我就跟泰山奶奶说了一句悄悄话。”

 

“什么悄悄话?”

 

“我爱我家。”

 

傅卉舒握住她的手,飞快地在她嘟嘟着的小嘴上亲一下,笑了。

 

 

 

 

 

——完——

 

 

 

 

 

写到这儿,《贤妻良妇》又完结了。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想写一对开开心心的青梅竹马,再就是想纪念一下那些过往的岁月。

 

一直相信两个女人是完全可以不离不弃白头到老的,也一直相信这个世上是有童话的,看不到,并不代表她们不存在。因为相信童话,相信人们在通过不断的付出和努力后都有几分可能去成为童话里的主人公,所以就写下了《贤妻良妇》。

 

或许是从娃娃写起的缘故,戚小沐和傅卉舒这两个小家伙是我最宠爱的,舍不得让她们受太大的委屈,不忍心让她们受太多的折磨,于是就让她们相对顺利的走完了人生路上的前半截。

 

其实每次写文都会有这个毛病,明明想着来点波折什么的,真写起来了,又不忍心让孩子们受罪,心肠一软,就这样把文章全写成了平平缓缓的调调。

 

能说什么呢?只能说,我真是个大亲妈。笑。

 

这篇文没什么大起伏,大都是些日常生活里的鸡零狗碎,写的时候就抱着一个念头——平凡的日子也可以过的很有趣,平凡的人生也可以活的很精彩。

 

想唠叨的,在文中都唠叨完了,在此不再重复了,感谢各位读者能不厌其烦的看我啰里啰嗦地唠唠叨叨。

 

五十多万字,从一月写到八月,写了大半年,大伙儿也追了大半年,追文不是件轻松的事,在此对大家说一声“同志们辛苦了!”

 

以前曾说过,写文是件很耗精力和时间的事。的确,写长篇犹如攀登十八盘,看着南天门似乎离自己很近,真爬起来却是又累又肝儿颤,设若不想半途而废,那么唯一能做的,不过是低下头来,踩着脚下的石阶朝着目标一步步的攀登。真正达到目标了,再转过身来回头望时,才发现原来写文的过程其实是快乐的。是的,每次闻着茶香在台灯下拿起钢笔在纸面上书写,或者敲打着键盘在文档上书写的时候,总会沉浸到一种忘我的氛围里,心情也由此得到平静和愉悦。自然,写不顺的时候也会烦躁,有几次甚至很抓狂,但总体而言,是快乐的。尤其当看到读者以文字表达出来的笑时,更快乐。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文字能带给大家一点笑声,对我而言已足够。

 

记得有位读者常有六个字的留言——好文好看,谢谢。结文之际,也想对身边的朋友以及所有冒过泡的和潜水中的读者说一句——有你陪伴,有你分享,谢谢。

 

文章缺点多多,身为二把刀的作者,实在也是尽力了,若有不入眼的地方,请诸位多包涵吧。

 

谨以此文,赠友,以及我亲爱的朋友们。

 

最后,再次谢谢各位看官在这些日子里的陪伴。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祝愿大家万事如意,笑口常开。

 

 

 

蓝汐

 

2012年8月16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