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章 真成同学啦!

2012-09-04

第四章 真成同学啦!

粤然很轻易地就把事办完了,悠哉悠哉地站在研究生部一楼的大门口等苏航,捎带着玩味了一下病句百出的研究生会招新广告。

其实她期待今天已经很久。

本来以为面试失败研究生梦碎,就参加了几个大型企业的招聘,最后获得了Z市银行系统的OFFER,想要通知学生妹,她们做不成同学了,但如果将来她有空,可以去银行找那个在柜台数钱的粤然请她吃涮羊肉,结果才发现,自己连人家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还在考虑要不要掰弯人家呢,连联系方式都不知道,幸好没掰,不然白白便宜别人了。

回到南京,还没进校门就碰上了在街上晃悠的佩文。粤然苦笑: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想见的说话就碰见,想联系的愣是联系不上。

少不得要应酬一下。

但粤然也学乖了。当天佩文要和她一起吃饭,她就躲闪着拒绝了。“我们早不是说清楚了?为了你自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粤然平静地对佩文说。

佩文含着眼泪愤恨地看粤然,却没有如常泼辣地说什么。

粤然总觉得这不是好兆头。

当一个人反常的时候,能是好兆头吗?

但也只能这样。

粤然就开始奔波在学校的各部门之间办理繁复的手续,忽然发现,那些大学四年里对她和同学们一副“统治者”面孔的鬼脸门神似的行政老师们,竟然一个个和蔼可亲起来,就好像大一迎她们进校门的时候一样。

不是自己“统治”下的人了,当然得客气些。

程序繁复的就业转档手续办了一半,却又收到了L大的通知,录取了。

峰回路转得叫人不敢相信。

手续要往回办是很麻烦的。当粤然在电话里告知银行人事部经理她要“拒签”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以不可置信的语调长长地“哦——”了一声,然后带着不屑说:“随便你呀!”

但粤然是高兴的,她想着开学了就找找学生妹,然后先把手机号码拿到手。没想到报到这一天就见到了她,竟然连问号码都被学生妹“先下口为强”,粤然默默地笑——想起那个傻样,可不是挺可乐的么!

研究生部大门里走出一个戴眼镜的女老师,皮肤白皙面容严肃穿着碎花连身裙,看见门口有一个漂亮女生独自站着傻笑,觉得需要过问一下。

“同学,有什么事吗?”然后看见了粤然手上的报名表格,脸色和缓了些。

粤然看了老师一眼,“哦,我等同学,一会儿要上去交表。”

“这都十一点二十了,我们要去午饭了,你们怎么这么晚?”老师看看手表,有些不满地说,“要不你自己先交了得了!趁着这会儿上面还有老师没下班。”

粤然夸张地瞪大了本来就大的双眼:“才十一点二十呀,下班?午饭?可是你们不是公示了中午十二点才下班吗?”说着指了指老师身后墙上齐肩高的地方钉着的,研究生部金字招牌下面写着“办公时间:上午:8:00-12:00,下午:14:30-17:00”的牌子,疑惑地盯着老师脸上闪烁的眼镜片。

老师有些尴尬,脸色黑里透红,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勉强说道:“总之你们快点儿吧。”然后踢踏着凉鞋甩手走掉。

粤然也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对着花背影投去一个“切!”的眼神,心想:“果然,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到处的行政一样懒!”忽然又想起,“十一点二十了?”,天啊!“苏航在学校里旅游吗?用得了这么半天?”想起刚才看见苏航找不着路的样子,粤然了然,八成是又迷了,可这会儿,她也不能去找呀,万一苏航摸来了怎么办?

找也不是,不找也不是,粤然第一次对苏航的笨真真正正地着急上火。

苏航充分发挥了路痴的最高本领,把粤然口中的“这边走过去拐个弯”,愣是走成了九曲十八弯。等她找到校医院的时候,几乎已经游览了小半个校园,晕着头好不容易体检完,又继续晕头转向地游览了大半个校园,两个小时以后才好不容易找到研究生部,看见了等她等得就要抓狂的粤然。

但苏航暂时还没感觉到粤然的抓狂,她还在迷糊地看着一身白衣的粤然一动不动的身影,满脑子在胡乱地想:“该用‘亭亭玉立’来形容粤然呢,还是用‘玉树临风’更合适?

越走越近,粤然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苏航自己在心里下结论:“嗯……还是‘玉树临风’更合适!”

当她几乎就要站在粤然面前的时候,她才发现,亭亭玉立和玉树临风都救不了她,粤然五官精致的脸上现在所展现的表情,足可用“狰狞非常”来形容。

“你想死啊!要我等那么久!你从阿拉伯坐飞机过来的吗?中途还转机购物了?”

苏航犹如被狂风吹歪了小树一般,身子向后微仰着,意图躲过扑面而来的怒火惊风,好半天才想出一个好理由:“人……体检的人多嘛!”

“多个屁!今天注册第一天,很多人根本没来!别忘了,是我告诉你体检的地方的,而且现在大中午的,别说人,鬼都被晒跑了!”粤然的语气松下来,却对苏航编的理由嗤之以鼻。

“……”苏航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什么都不说,可怜兮兮地看着粤然,彻底地Play innocent。

粤然看苏航竟然也会撒赖,好气又好笑,只好弯起手指照着苏航的脑门敲了一下,拉起她就往楼上跑——再不交表就得等下午了,她可不想再跑一趟。

被拽着上楼的苏航心里满是不服气,觉得粤然敲她脑门的动作活脱像当了她是小孩儿似的,不满极了。

哼!按实习的辈分算起来,我还是你的师姐呢!苏航郁闷地腹诽。

收表的是一个年轻女老师,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穿着素净的白衬衣,问得粤然苏航她们是从外校考来的,态度更加可亲和蔼,细心地指给她们最近的学校的食堂之一静园的位置,叮嘱她们看好宿舍才搬行李……苏航觉得这老师的态度真好,感动而仔细地听着,却发现粤然东张西望地不以为然。

下了楼出了门,苏航嗔怪粤然:“你对老师的态度怎么那样啊?”

粤然故作委屈:“我对老师的态度没怎么样啊!”

“我明明看见人家好心叮咛我们的时候你不屑一顾的。”苏航不依不饶。

“我不是对她不屑一顾,我是对静园不屑一顾,那是L大最贵的学生餐厅啊,你不知道?”粤然解释着,音量不自觉地提高。

“啊?你怎么知道的?”苏航不解。

“嗳!我即将要在这里念书三年生活三年度过人生的黄金岁月三年,不打听清楚怎么行?”粤然理所当然地说。

“怎……怎么打听?”打听哪个食堂便宜好吃?苏航倒真的没想过。

“喂!”粤然彻底无语,“这种信息校网上大把啊!你来之前没上过L大BBS啊?”苏航这人是远古时代穿越来的,一定是!

“上过啊,就进咱们学院的板块,看看专业问题和关于导师的一些信息,别的我倒没留意。”苏航还理直气壮。

粤然好笑地点头,“行!”头疼了,“你有道理。”

其实苏航经粤然一说,也真的觉得知晓一些学校生活的信息是很有必要的,也很佩服粤然设想得周到细致,再看粤然的表情,知道她又在笑自己笨,也就努一努嘴笑笑,不再辩驳。

看着苏航像实习的时候一样,再次对自己“沉默地投降”,粤然会心一笑,这也算是她们之间的默契吧?

“那我们不去静园,要去哪里吃饭?”苏航问。

“去思园,便宜又好吃,而且品种还很多。”粤然熟门熟路地说,“就是离我们现在所在的办公区远了一点,在北区。”

苏航顺从地点头,跟着粤然走。

其实她更倾向于去比较近的静园,因为她刚才兜兜转转,真的累了也饿了,但她不敢说,怕又招出粤然什么话来。

走到一处小树林,苏航想,啊?这里我刚才好像转过来着。

又走到一处校内招待所,苏航又想,啊?这里好像我也经过来着。

……

“苏航,刚才这么长时间你都哪去了?”粤然是真的想知道,就算是迷路,也总得有个谱吧。

“就……好像到过这附近,我也不大记得。”苏航瑟缩地说,心里默念:完了完了,又要被粤然嘲笑了……

“到了这边?!”粤然崩溃:苏航果然是路痴中的黑带高手,真的是迷路起来没有谱——竟然一直从南迷到了北又给迷回去了,倒也是还算走运。

“是啊。”苏航呵呵地笑,她现在也知道自己迷路迷得有多过分夸张了。

“你真有本事啊,学生妹!”粤然又弯起手指想敲苏航的脑门,却被她挡了。

“粤然!你怎么能对师姐不敬呢?”苏航故意佯装教训,一本正经地说。

“师姐?你?”粤然知道苏航指的是她比自己先跟随云哥实习,所以以自己师姐的身份自居,呵!想得美!抬起苏航的左手,那手上拿着刚才研究生部领回来的研究生证,又将自己手上拿的凑过去摆在一起,“看见没?咱们是同一届的!”粤然得意地说,“咱们是同学!”

呵呵,一不留神,真成同学啦!

苏航看了眼粤然的得意,开心地和她大笑起来。

人和人辗转的缘分,果然是妙不可言。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