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章 苏航的同学们

2012-09-04

好不容易将托运来的行李搬回宿舍整理好,同专业的同学也都来了。还有两天才正式开学,大家都在闲散地认识新环境和新同学。

同一个学院的学生大都分在一栋宿舍楼里,苏航在六楼,粤然在十楼。

粤然逗苏航:“个子矮,住得也矮,也好,腿短的人爬太高的楼容易累。”

苏航“哼”一声,白她一眼说:“那以后你可别想着我上去找你,你长腿大姐姐跑下来找我就好了。”

粤然笑:“可以呀,照顾妹妹应该的!”

旁边一间宿舍的门被从里面打开,走出一身粉黄色连衣裙裹着的蜜色肌肤,是郁杰,带着玩味的眼神笑着打量在走廊说笑的苏航和粤然。

苏航和郁杰点头招呼:“是不是我们聊天吵着你了?”跟苏航同宿舍的人叫林敏静,人如其名,敏感而好静,有点声响就皱眉头,对于苏航和粤然的嘻嘻哈哈更加不敢恭维,住在双人房里,自然要互相迁就一下,苏航就主动拉着粤然到门外说话。不想又吵着了别人。

“没事儿,不是的。”郁杰爽快地否认,笑着对粤然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郁杰,是苏航的同门。看来你和苏航的感情不错,我们认识一下吧?”注视粤然的双眼颇有深意。

迎着郁杰的目光,粤然有一种碰见同类却互相排斥的感觉,本能地不想去握她那只伸出来的手,无奈感知到苏航笑着乐见自己回应郁杰的示好,只好浅笑着伸出手意思地握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苏航虽然对郁杰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莫名,却也不满粤然的冷淡,拉拉粤然的手臂,埋怨道:“怎么不自我介绍呀?”

粤然眯起眼睛看苏航,有些火大,笨蛋!看不出我不想认识这人么?

“不用了。粤然是吧?我听苏航叫过你几回,就记住了。”郁杰淡定地笑,语气也是淡定的。

粤然抬一抬下巴,钩起嘴角,“是么?多谢记着。”也是淡淡的。

苏航不明所以,有些尴尬地看着两人。

“不客气。”郁杰回答,又眨着眼睛对苏航嫣然一笑:“苏航,明天下午两点半,学院开学典礼,我们专业的同学先在院办集合了再一起去礼堂。”然后转身又回房了,关门的时候笑了一下。

苏航微笑着回应,粤然却觉得这女人笑得诡异。

就是女人!要说她还是“女孩”,打死粤然也不相信。只有苏航这种笨蛋,才大学毕业了还是“女孩”。

看着粤然的脸上忽而沉思忽而坏笑表情变幻不定,苏航忽然就有些烦躁。

总觉得有些事情捉摸不透,又毫无头绪。

索性不去理会。

虽然和粤然聊天很开心,但苏航还是觉得应该多认识同专业的同学,毕竟是将来一起学习做项目的伙伴嘛,而且是研究同一个方向的,也许跟粤然相比,自己和他们在专业上更志同道合一些也不一定。

苏航所在的Z专业那一年导师一共收了七个人,只有两个男生,用导师的话说就是“阴盛阳衰达到了一定境界”。

其实这种比例在整个学院的所有专业中都是很普遍的,所以导致导师们更重视男生。但重视归重视,每年考上来的还是女生居多,就连研究项目出成果的也多是女生。

越受重视越无为,不受重视的反而出成绩,是不是有点像中国足球?

苏航他们专业的两个男生都是L大直升的,其中就有一个叫吴为。

晚上他们专业的人约着一起晚饭,另一个男生郭立介绍吴为的时候,笑称他父亲大概是修道的,希望自己的儿子清静无为。吴为当场就把脸气青了,郭立却还是满不在乎地说笑。

女生里就有人瞧不上郭立了,是从L大毕业几年后结了婚又考进来读研的甄妍,跟郁杰住一间宿舍。晚饭后回女生宿舍的途中,她就教训起几个未婚的女同学来,说像这样不修口德的男人可不能挑来做老公,会连累自己的云云。

然后就又有人看不惯甄妍,就是和苏航同宿舍的林敏静。

回到宿舍关了房门,林敏静就对苏航说:“隔壁宿舍的甄妍好直接啊,就教育起我们怎么找老公来了。”林敏静也是从L大毕业直接考上来的,说话声音细细的,用词虽然婉转却也尖刻。

这就是当面背后议论别人的坏处,苏航决定到她这里为止就打住了。

想一想,其实粤然和自己也没少当面互相嘲弄,大概是气场还算互相兼容,竟然没有生过什么嫌隙。

这就叫缘分哪!苏航自己乐呵地感叹,躺在新宿舍的小床上美美地睡着了。

还有一个同门,也是从L大考上来的女生,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听说本科的时候就是系花——陈冬艳。

据说这名字还有一番来历,她出生那天恰巧赶上她爷爷家的红梅开放了,所以就叫“冬艳”。这个故事L大直升的同学都知道,苏航也就顺理成章地听说了。

苏航觉得陈冬艳挺幸运的,碰着个挺有文化的家庭,叫了“冬艳”,没有叫“冬梅”。

可陈冬艳这个人跟红梅的孤高冷艳是一点不像,相反的,热情之中还有些霸气,是学生干部中的骨干分子。

第二天一大早,苏航正在琢磨该梳马尾呢还是盘个花苞头,林敏静正刷牙呢,陈冬艳就在门外急切地敲门了,一会儿又去敲甄妍和郁杰的房门。

林敏静理都不愿理,也不让苏航开门,隔壁郁杰倒是开了,苏航听见冬艳说上午九点正什么毕业典礼学唱校歌什么的,又听见郁杰“谢谢”之后关了门,陈冬艳又催命似的来敲这边的门。

林敏静“哒”地一声把门拉开,冲着陈冬艳细声细气地说:“知道了,不就是学校的开学典礼么,一会儿我和苏航会按时到的。”然后跟陈冬艳擦肩而过下楼打早饭去了。

陈冬艳对林敏静的冷漠无礼似乎早在意料之中,也不跟她纠缠,径直跨进门来,对苏航开朗地笑。

苏航也笑着回应,奇怪道:“昨天郁杰告诉我开学典礼是下午?”

陈冬艳的樱桃小嘴笑起来选美般露出八颗牙齿:“那是我们学院自己的开学典礼,在我们院办小礼堂,上午的是全校的研究生,在大礼堂。刚才敏静说你们自己去,那可不行,得提前半小时在院办门口点名集合,然后一起去,不然到时还不得坐乱套了?也防止有的人不愿意去。你一会儿和敏静说说,一起按时来吧。”

可不是许多人不愿意去么,都是听学校领导长篇大论。心里如是想,苏航还是客气地答应着跟陈冬艳道谢。

陈冬艳扫视一下苏航的宿舍,关心地说:“跟敏静一起住在这里还习惯吧?”说着自顾自笑了一下,又说:“她本科的时候就是比较好静,也挺敏感的。”

苏航顿时有了戒心,心里虽然认同陈冬艳对林敏静的评价,还是小心地沉默着,只是末了说声“还好,多谢关心。”就送陈冬艳出门去了。

L大的一切对于苏航来说,都有吸引力,哪怕要花费一个上午听领导长篇大论。

那些不愿意去的人,省下这一个上午也未必就是做什么伟大的事情,也许只是睡一个上午的懒觉。当然,懒觉有懒觉的伟大,毕竟保证了人体的充分休息嘛。

苏航自己内心辩论得欢,打了豆浆面包回来吃的林敏静臭着脸就进了门,责怪苏航:“怎么不关门?”

苏航有些奇怪林敏静的态度,好脾气地说:“早晨透透气嘛,你不是也要进门么?”

林敏静不说话了,将面包的皮儿一条一条撕着吃,忽然又说:“她走了?陈冬艳?”

苏航说是,又把陈冬艳的嘱咐转告林敏静。

林敏静“叱”了一声,继续吃她的早饭。

正在泡麦片吃,安静了半天的林敏静又细声细气地说话了:“当初分宿舍,本来我跟她是一间,而你是分到跟外专业的一块儿住的,但我不愿意,说想多认识认识新同学,申请了跟你一块儿。她就去跟外专业的住了。”

她?苏航一时没领会过来,不过很快就明了林敏静指的是陈冬艳。

“我本科就跟她一块儿住了,研究生再跟她住一间,我宁愿不活了,闹腾!”林敏静慢悠悠地说,

人家陈冬艳可是一口一个“敏静”地叫得亲热,可是林敏静却连名带姓地称呼相处了四年的同学,要么就一口一个“她她”的,苏航觉得,这俩人之间似乎不怎么对付是真,但明显陈冬艳的段数比林敏静高。

烦死了!苏航倒宁愿跟外专业的人住一块儿,也不愿招惹这些人。

没办法了,再忍三年吧!苏航悲哀地想。

吃完了早饭,收拾停当,尽管一百个不愿意,林敏静还是跟苏航一道,按时八点半到了院办门口,就看见陈冬艳扯着嗓子指挥各专业的人集合。

因为陈冬艳是Z专业的,所以Z专业理所当然地排在了最前面,这就意味着一会儿坐的时候他们也将最靠近主席台,想打瞌睡也是要斟酌斟酌的。

“自己喜欢出风头,以为别人都跟她一样喜欢老被领导看见?”林敏静小声地抱怨。

苏航忽然觉得头疼。

很快地,苏航发现,虽然林敏静不待见陈冬艳,吴为和郭立看向陈冬艳的眼神却是欣赏倾慕的,连带其他专业的男生看陈冬艳的眼光也是炙热的。

远远地看见粤然对自己和Z专业所在位置投来戏谑的目光,苏航的头又疼了。

这时郁杰老朋友一般搭上苏航的肩膀,大眼睛忽闪忽闪:“苏航,昨晚睡得好么?早饭吃了么?”

粤然远远地看见,原本戏谑的眼光一变,有些什么向眼底沉下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