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章 八月暗涌

2012-09-04

开学典礼还有十分钟才开始。

礼堂里许多人在说话,一簇簇细小的声音集合在一起闹闹哄哄,让人莫名烦躁。粤然一直眯着眼睛看住坐在前面的苏航那颗花苞头,跟郁杰那个女人的一头卷发靠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花苞头偶尔还侧过去,像是对郁杰投去惊讶或是赞叹的目光,就好像以前跟自己聊天的时候一样。

不期然心里有气,粤然索性闭上眼睛假寐,半晌,又不甘心地睁开眼睛再看看。

恰好看见花苞头又转了一下,但不是转向那头栗色的卷发,而是朝后转来,然后小苹果似的红脸蛋展开一个好看的微笑。

苏航是在跟郁杰聊天,听她说这几天在L大的所见所闻,又听见了许多是非:导师的喜好啦,研究工作和资金的分配啦,什么什么的,让苏航屡屡惊诧莫名。听得累了,她觉得要消化这么些信息很累,忽然想起那了不起的粤然此刻就在后面,于是扭头到后面去,想看看粤然在干什么呢,没想到却看见那家伙正闭着眼睛睡觉呢。

却发现粤然又醒了,苏航就朝她笑笑。

粤然也笑。

同时又看见苏航旁边的郁杰投来饶有深味的眼神,粤然极度不爽地决定还是睡觉,身子朝后一倒,闭上双眼,眼不见为净。

领导们惯性地迟到将近半个小时,就在郁杰和苏航聊无可聊,粤然已经睡醒一觉的时候,开学典礼终于开始了。

唱国歌。

领导讲话——《新世纪研究型人才该有的理想和素养》。

苏航觉得讲得挺在理的,虽然都是一些正面的大话,现实中很少有人做得到,但总得有人讲呀,不然不是更被人遗忘了吗?

然后是全体起立学唱校歌。

那场面大家都觉得挺尴尬又可乐的,一众硕士博士研究生,其中更有的人已经为人爹妈,仍旧得像小学生一样站立着学一首韵律,真的有趣。

学了足有四五遍,最后在领导的带领下大合唱了一遍,开学典礼圆满结束。

领导边退场,下面的学生就边人头攒动地往外走。

粤然注意地看苏航,看见郁杰拉苏航的胳膊,仿佛要一起走,苏航却和她耳语几句,径直挤过人潮向自己奔来。

看着苏航在人群里左摇右摆地要过来,粤然迎上去拉住她。

两个人并排走,在人潮中也就不十分吃力,粤然但觉心情立即就好起来。

苏航问她:“一起吃午饭好吗?”人多嘈杂,苏航大声地问了两次她才听清楚。

“好——!”粤然的声音盖过所有人。

眼边闪过一抹栗色卷发的影子,粤然脸色一沉,在推搡中看着苏航的肩膀发呆。

摇摇晃晃地,好不容易挪到礼堂门口。

被人推搡着几乎站立不稳,靠着跟粤然拉扯的力道定住身形,苏航才注意到粤然的眼睛时不时地看向自己一侧肩头,就也扭头去看看,疑心是不小心蹭了什么脏东西。

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

偏偏粤然看见苏航使劲儿往一边扭头,忍不住又要发笑:“别扭了,小心你那短脖子!”其实苏航的脖子不短,还挺细长的,似乎皮肤也还紧致,她第一次注意到这点细节。

“我的脖子才不短!”苏航抗议。

粤然又笑,如果是别人,可能抗议的语句是“你的脖子才短!”这样以攻代守式的,但苏航就一定是这样,只否认别人对她的攻击,不会主动攻击别人。

“是不是我的肩膀蹭了什么?”苏航不解地问粤然,不然她老看自己的肩膀干什么……

苏航的肩膀是古时仕女图上画的溜肩,又有人称此形状的肩膀为“美人肩”,但又有的人认为这种形状的肩膀“小气”,不符合现代审美观念,所以她断不会认为是自己的肩膀漂亮吸引了粤然的眼光。

粤然笑笑,点点头:“没错呀,是蹭了脏东西!”郁杰的眼神不善,她搭过苏航的肩膀,自己怎么地就是觉得不舒服。“没事儿,我帮你拍拍。”

伸手拍拍苏航的小溜肩,粤然仿佛觉得这肩膀顺眼多了,满意地自顾自点头,就势将手搭在上面霸占地盘。

苏航觉得,高个子的女生是不是都觉得搭人肩膀顺理成章?粤然如是,郁杰也如是。说真的,负重行走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她们到了静园吃午饭。

“为什么来静园?你不是喜欢思园吗?”苏航看着碗里明明颜色形状分量都跟思园一样价钱却贵三分之一的西红柿炒鸡蛋,郁闷地问粤然。

粤然低头自己扒拉糊得可以跟黑炭称兄道弟的煎带鱼,挑出几块能吃的来,漫不经心地说:“你不觉得这里环境好么?”

苏航用探照灯的方式迅速周围打量打量:都是食堂标准的长桌板凳,照样有不转的风扇和不亮的白炽灯管,照样自主餐具回收——没有比思园强的地方。

粤然木着脸,慢悠悠地说:“你仔细看看在这里吃饭的人,都有什么特点?”

苏航再次扫描了静园里面的稀少食客,“都是情侣?”有几桌也是都是男生或者都是女生的,但都是俩俩结伴,少有三人以上的组合。

粤然点点头,字正腔圆:“静园的最大长处,就是饭菜没来由地贵。价钱贵,所以来的人少,所以安静,所以环境好,所以才会吸引情侣,你说对不对?”

苏航略想一想,点点头。其实这个推理也不是很强大,只是一般人还真不大可能这么想吧?

除了一类人。

情侣。

有话想低声慢慢说,自然就要到人少安静的所在,贵而难吃的菜算什么,总是有情饮水饱就是了。

“那为什么我们要来情侣爱来的‘好环境’?”苏航心里有些打鼓。

粤然终于笑出来:“不为什么啊,想和你聊聊天。”

有的人,就是让你想慢悠悠地……就好像有一些电视剧,你看了第一集就想直接下载大结局看完了事,或者有30%的可能你还会去反刍前面的剧情,但大部分不会,而另一些,你虽然很想知道结局,很期待结局如你所料,可你不舍得去破坏那种神秘,不舍得放过任何结局前顺利或者波折的一分一秒。

粤然也还记得,在火锅店里苏航表达过的爱情观。

一个人脱口而出的往往是最真实的想法,所以粤然知道,在那个恰到好处的心理时机还没有到来之前,什么都不可能对苏航真正地发生。

何况她也还在犹豫,要不要使这么天真的学生妹进入那种人生。

所以,粤然还不想说,也不想苏航问,于是带离了话题:“怎么样?同专业的人处得来吗?”

苏航立刻感觉头疼,但并不想说人是非,只是说:“还好。”

好歹自己还不在是非之中,这可不是还好么?

粤然立刻明了,实际是“不好”,如果真的好,苏航一早大方地述说起好的地方来了。“我看不太好吧?你们专业从本校直升的人太多。都同学四年了,树苗都参天了,人和人之间没有点嫌隙是非,实在是毫无可能的事情。”粤然毫不客气地断言。

苏航也不否认,只是叹了一口气说:“是非,是非!有人的地方就有它们,见怪不怪就是了。”

粤然含笑凝视苏航,柔声说:“说的是很有道理,只怕你没有那种功力,小心点就是,也别太强求自己八面玲珑。”又问:“那个郁杰怎么样?”

苏航乐了:“她跟我一样,是外面考进来的,所以对许多是非跟我一样是看客,我们还挺聊得来。她有一点跟你很像,挺有观察力的,刚来就摸清楚学校周围的环境了。”

粤然若有所思:看来有人充分在苏航面前展现了优点。不过苏航说的是她像自己,而不是自己像她,她忽然有点儿“老怀安慰”的感觉。

“她,”粤然想知道,“都告诉你学校周围有什么重要的物事了?”

超市,格子铺,一条小小的水果街,几间好吃的小餐馆,好的外卖铺子……苏航将记得的如数家珍。

粤然略微直了直腰背,暗想,从郁杰所关注的一切看来,她的内心似乎和外表的装扮很相符合,是标准的女子心性。在粤然看来,更值得注意的,是纯净水站,移动联通服务点,公交车站,银行网点,注意那些吃喝玩乐有什么用,找不到这些,该抓瞎的时候还是会抓瞎。

“你和郁杰很聊得来?”粤然有点不放心。

苏航认真地想了想,“说不上‘很’聊得来,就是觉得她心挺细的,这点跟你有共通点。”还一本正经地评价。

粤然注意到,今天苏航第二次说郁杰跟自己有相像之处,忍不住问:“那你跟我比较聊得来还是跟她比较聊得来。”眯起眼威胁地看着苏航。

“废话!”苏航白她一眼,无视她的威胁,“我跟你都认识将近一年了好不好!”

粤然舒心地笑。

宿舍6楼,粤然靠在走廊栏杆上看着苏航开宿舍门,打算她进屋了自己就上楼,八月底,午后的阳光炽烈地叫人直想舒舒服服睡一觉。

因为怕林敏静已经睡下,苏航慢慢地捣腾钥匙,半天也没打开那门。

隔壁宿舍的门却开了。

郁杰的栗色卷发盘了个发髻矗在头顶,显得更加高挑。她闪身出来,先看见粤然,浅笑着略点了点头,转而热络地朝苏航招手。

苏航就靠了过去。

粤然在心里骂:苏航你个笨蛋,大灰狼给你招手你也会把小红帽双手奉上吧?

“中午不知道你被粤然带去吃饭了,我们专业一起吃饭七缺一,都纳闷你上哪儿了呢,甄妍还问你是不是把男朋友带来了,也不给大家看一眼介绍介绍。”话是对着苏航说的,郁杰的眼睛却笑睨着粤然,苏航忙忙地否认男朋友一说。

郁杰又故作认真:“下午2点半在院办的学院开学典礼,你可得出现啊,千万不要坐到别的专业队伍中间去。”

苏航笑着答应了,又走开去开自己的房门。

郁杰也闪身进屋,却用粤然听得见的声音说:“你们可真的很要好。”

粤然看见郁杰那漂亮的脸蛋笑得灿然,可心里就是明媚不起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