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章 一个萝卜一个坑

2012-09-04

连着两个开学典礼,并没有使一干人等振奋无比,反而倦怠非常。

现世十岁以上的孩童也不会因了美丽的大话洗脑,偏生台上做戏的人从不思变换戏码以进取。

伟大理想,美妙人生,现实残忍的参照系。

第二天上午,整个学院的人睡了个死沉。

粤然上午十点半来敲苏航的门,看见她惺忪的睡眼不情愿地摇晃在门框中间,整张脸写着:“我是懒虫。”

想起实习的时候日日早晨六点准时醒来,果然学校是安逸的塔,懒也好勤也好,鲜有人知。

粤然自己也刚从无梦沉睡中醒来,看见苏航的懒样仍是没了好脾气,也不说话,一手撑着门框,脊背靠着另一边的门框,弓着腰默默等待她意识的苏醒。

被粤然示威般观看了数秒,苏航大脑意识恢复,忙伸手对未发一声的粤然“嘘——!”指指里面,暗示林敏静。

甩一甩脑袋,粤然将尚未洗漱的苏航拉出走廊——苏航穿的睡衣是开襟纽扣款,大概睡相不佳,松脱了两颗扣子,粤然想伸手帮忙,又停住,手指在空气中一伸。

苏航顺着方向低头,忙乱扣好,彻底清醒。

“我们专业中午聚餐,下午要开会。”粤然平铺直叙,其实她是想问苏航她们的安排,却变成了自白。

苏航想了想,说:“我们应该没什么事吧?”

粤然听出来了,苏航是期望下午能有半天空闲,为什么呢?她好奇。

“我先刷牙洗脸吧,这么蓬头垢面着跟你在这说话怪怪的。”苏航不等粤然答话就奔回宿舍,留了半开的房门。

等到苏航收拾停当穿着浅蓝T恤薄白长裤精神爽利地出来,粤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你洗脸还是洗澡啊?这么久!”

“光洗脸就完啦?”苏航理直气壮,“还要刷牙,抹护肤品防晒品润唇膏梳头换衣服……我速度算很快的了。”

“麻烦的女人!”粤然鄙视道。

苏航啐她:“得了你,你不是女人?”

粤然眼珠一转:“我不是女人啊,”看一眼藐视她的苏航,郑重其事:“我是,女中豪杰……哈哈!”忍不住两个人都大笑。

笑声惊动了苏航隔壁宿舍的门,“什么事一大早这么乐呀?”甄妍一身水红短裙漂亮妖艳笑吟吟地走出来——大概是为免她的已婚身份在自己的未婚同学中间太过凸显,她总爱穿艳色系的衣服。实际上却是反效果。跟在她身后的郁杰穿着浅粉色网球连身裙才真是青春无敌,纤尘不染的白色球鞋衬着笔直长腿特别好看。

郁杰温暖地笑着,对苏航和粤然说:“我们下去吃午饭,一起吗?”

虽然是一句顺便的邀请,但粤然听来怎么都觉得有的人就是热心过度,在苏航正思量的当口,粤然搭上她的肩膀,抬着下巴替她回答:“不了,我们正考虑去那里寻找早晨的粮食。”语气不善。

已经走到楼梯口背对着她们的甄妍听了,忽地转过身来,深深地看粤然一眼,神色间似乎有点不满,又背转身下楼。

郁杰耸耸肩,无所谓地笑笑,也走了。

粤然满意了,忽然觉得搭苏航的肩膀有着“物权公示”的效果,于是继续搭着。

苏航不满了,说:“你的爪子重得很,还不拿下来?”噘嘴抗议。

粤然不理她,反而问:“你今天有计划?”

苏航约了去看在美院的高中同学,她的好朋友明敏,昨天晚上就打电话约好了,所以祈祷着今天不要有什么突发事件。

呵!还真有知交故友,粤然心想。她自己虽然是朋友遍天下,但是没有什么非联系不可的人,除了老吆喝她回家吃饭的老妈。

“粤然,走了!”一个粗犷的女生喝道。苏航被吓了一跳,看见一个大热天穿着橙红上衣的女生站在楼梯口,仿佛没有看见自己一般,眼睛就盯着粤然。

粤然答:“好。”然后跟苏航再见,就跟橙红上衣肩并肩走了。

苏航这才注意到,粤然的手上拎着她一贯的红白相间帆布包。

回到宿舍,苏航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嗳!臭粤然!自己专业有聚餐,早就准备要走了,顺便来打个招呼而已,凭什么连带着拒绝我和郁杰她们午饭啊?还说什么寻找早晨的粮食,这会儿剩我一人饿肚子。”心里唧唧歪歪了半天,等着林敏静洗漱停当了,才一起下去午饭。

不幸的是,关于美院的出游计划流产了。

每个专业正式开学前必须由导师组组长牵头针对本专业新生开一次会,是新上任的院长亲自下的指令。

而这位麻烦多多的院长大人,就是苏航的导师,牛正。

唉声叹气地通知了明敏,苏航想说烦死人了,更想逃掉这个会,可她没那个胆。

中午跟家里挂了个长途,就闷闷地睡了一个下午,林敏静不睡,上了一个下午的网,鼠标的嗒嗒声清脆得让苏航抓狂。

晚饭是同林敏静、甄妍和郁杰一起吃的,林敏静心里对甄妍不待见,脸上却热情仿如花儿盛开,一顿饭整得艳丽老成的甄妍连连称赞林敏静文静可人。苏航彻底被林敏静无敌的面具功力征服,想起要跟她同室而居三年,立时寒得在三伏天里一抖一抖地,食不下咽。

郁杰关切地问苏航:“吃不下吗?不适应食堂的饭菜?”

苏航当然不能说真话,只好推说今天打的菜不好吃。

说起牛老师,原来在甄妍本科的时候他还没来,在别处的学校任职,所以四个人里只有林敏静接触他比较多,看起来郁杰对牛老师也不是很了解,一个劲儿地问林敏静他有什么特点。

治学严谨,不苟言笑,但在外面兼职甚多,钱和学术界的声望都提升得很快,这是苏航之前从搜集的许多关于牛老师信息里综合得出的结论。

但林敏静却不是这样看,她说觉得牛老师是个和蔼慈祥的中年学究,然后再不肯多说一句。

甄妍又问苏航为什么选这个专业,不觉得很冷门吗,苏航诚恳地回答:“我觉得挺好的呀,我喜欢这专业,喜欢L大,敬佩牛老师。”

甄妍立时默不作声,眼神复杂地和林敏静对视了一下,就连郁杰也神色有异嘴角钩着默默地笑,苏航禁不住想,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仔细一想,又似没有。

不明所以,苏航就有些闷闷的。

近距离地看,牛老师是一个很有福相的中年男人,中等身材,偏胖的圆脸盘,皮肤白皙,五官清楚,像许多知识分子一样戴着眼镜,称不上是美男子,但衣着考究。前日下午在学院礼堂的开学典礼,他穿的是一身标准的黑色西服,虽然在八月底看着热得慌,却也叫人尊敬,今天面见自家弟子,就穿了整齐的灰色短袖丝质衬衫和黑色西裤,精神爽利。

看着七个新弟子里有五个是本校直上的,牛老师有些感慨地叹气,然后分外和蔼地让苏航和郁杰自我介绍,又问大家是否已经相识了,陈冬艳爽利地回答,大家已经吃饭认识过了,牛老师了然地点头,神情一敛。

大家都知道,这是友好和谐的开场白结束的信号。

“我们专业最近几年忽然热门起来,我本人也刚刚升任了院长,所以,我估计诸位考这个研究生,必定有着名利的考虑。”牛先生的正文开篇分外地直截了当。他停顿下来,扫视众人。苏航看见郁杰和陈冬艳吐了吐舌头,林敏静绷着脸似乎也噎了一口气,只有已婚的甄妍刀枪不入地微笑如初。

“但是,这很正常。并且诸位能够在漫长的学习生涯中坚持、选取并钻研我们这个稍嫌枯燥的专业,凭借努力和实力一关一关地闯到今天,殊不容易。我本人作为一名师长,对诸位表示由衷的敬佩和赞赏之情,欢迎诸位进入我们专业学习。”

惯例,大家鼓掌,也是真的有共鸣。

这七个人里没有一个是保送的,全是真刀真枪打进来,自然人人都认为自己当得起导师的一番称赞。

“又但是,”牛老师话锋一转,语气严厉起来:“我希望诸位仍是有些理想的。研究我们这个专业,没有理想难以出真正的成果,甚至你会找不到理由让自己深入下去。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在本科都是什么,啊,这个,所谓的‘风云人物’,什么学生会啦,文学社啦,又是兼职什么的啦,积累人脉,为将来就业打算,这在本科时期无可厚非,但现在进了我这个门!我希望诸位不要再将触角伸到那些地方去!一个萝卜一个坑,把自己的学业搞搞好,不要到了写毕业论文的时候,自己不好意思,我也替你们头疼。”他又看向郁杰,“面试的时候你好几个基础的学科问题都回答不出来,自己要知道补上。”然后又评点敲打其他人,说陈冬艳浮躁,说林敏静不够现实,说吴为和郭立流于虚华,又说甄妍理论联系实际非常好……

大家都没料到导师竟然会将面试关起门来的事情公之于众,一时都没了底气,只有甄妍得到了完全的赞赏,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说到苏航,导师略一沉吟:“苏航对现实思考得很多,但对学术大家的论点引用很少,我不清楚你是没有掌握还是故意不用,但两者都不好,以后要谦虚地从前辈理论中学习,多领会,多引用,知道吗?”苏航心知,乖巧地点头。

专业会开完,大家回宿舍的路上都沉默着,各有心思,连之前商量好的宵夜也没有人再提起。

敲打敲打在考研胜利中自我陶醉的弟子,也许这就是牛老师的目的,读研究生,做学问,哪有那么轻松?

九月一号刚巧双休日,因此三号正式上课。

这两天苏航抓紧时间见了几个还留在本城工作或者读书的好朋友,只跟粤然见了一面。

当听到苏航前日午饭时面对郁杰三人就钟情专业所进行的表白,粤然哈哈大笑说:“难怪人家要变脸了!你说的尽是好话,表情又真诚,如果不是非常热爱专业的实力派,那就是演戏入木三分的伪君子,哪种人家不忌惮啊?”

粤然心里想:苏航固然是单纯真挚,但能够识别的人是越少越好,否则好东西太多人觊觎,自己就要累了。

苏航问起粤然的同学们,粤然说太多了,认识不过来。

苏航又想起那天楼梯口一声就把粤然喊走的橙色衣服,有点来气,就问是谁,粤然说是她同寝室的同学,叫刘真,挺好相处的。

也许是导师“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话言犹在耳,苏航脱口而出:“我觉得她像红萝卜。”粤然喷饭,略想一想,觉得苏航的形容依着第一印象倒也贴切,随即苏航对牛老师的偶像式描述又让她呕吐不止……

九月三号,正式“开学”。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