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章 九月授衣

2012-09-04

研究生的课程都是根据研习方向每个专业单独编排的,所以除了政治英语这样的公共课,在课业上粤然和苏航几乎没有交集,两人的英语成绩又都足够好,够资格申请了英语免修,就只有政治课能有机会碰面了。

平日里每天基本只有两节课,多的时候也就是四节,其他时间都是自由支配。由于是研究生一年级,为了让他们先作积累,大多导师也不肯分配项目任务,所以许多人一闲下来,就过得比大四还颓废。

但是苏航她们不敢。

被导师义正词严地敲打过,每个人都在修补自己的缺憾。

苏航过得紧张,粤然也不轻松。

N专业十八个人认全名字之后,大家都知道粤然是补录上来的。有的人就议论,早就听说导师喜欢美女,果不其然啊,好像只记得粤然是补录的而不记得粤然的面试分数恰好就是第18名,传着传着就变了样,似乎背后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玄妙事实。

粤然知道他们是故意“忽略”了事实,所以必须用实力再次证明。

他们的专业是大专业,导师有三个人,谁跟谁是随机分派的。粤然跟的秦老师就是那个传说中爱请女学生喝咖啡的嘴上不饶人的中年男人,第一堂专业课的第一次提问就点了粤然,说对她的名字分外印象深刻,因为是补录的。

粤然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看见同学中间又有人露出暧昧不明幸灾乐祸的表情,觉得此刻就是了结传言的最佳时机。

于是她站起身,爽朗地说:“谢谢秦老师给我继续学习的机会。不过对此我有自己的看法:老师给的机会是幸运的一方面,我自己笔试和面试成绩还可以也是一个方面,因此我认为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所以我决定以后一样地努力。同学们都说老师您是一个喜欢美女的老师,但我却觉得老师您公正而严谨,否则成绩排在我后面的众多美女早就替代了我今天在此回答问题了,所以,我郑重地谢谢您!”然后慢条斯理地回答老师的问题,也是头头是道。

导师的脸好像煎得过了火的带鱼皮,僵着不敢黑,曾经热火朝天地议论的几个同学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地变。

粤然解了气,面子上倒仿佛若无其事地心情舒坦。

只是较量就在细微间,如果自己不争气,难保流言不会再次甚嚣尘上,所以粤然还是丝毫不敢松懈。

大家都忙,教室图书馆宿舍食堂四点一线,有时粤然路过六楼去找苏航,却总是看见门外上着一把锁。

有时候在食堂碰见,苏航也是跟着同专业的几个人一起,或者和林敏静一道,或者和郁杰一道,还有的时候和一个短小精干眼神伶俐的女生一起,粤然不认识那个人。

大家都有新朋友了,苏航想。她看见粤然天天和刘真或者其他的同学一起吃饭。

每次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们都远远地微笑着打招呼。

仿佛是再平淡不过的点头之交。

粤然有些不甘心,几次想直接坐过去苏航的一桌一起吃饭,又似乎巧合地看见郁杰若有所思地笑着看自己,没来由地讨厌,她就是不想和郁杰凑在一起。

可是最经常和苏航一起吃饭的,偏偏就是林敏静和郁杰。

郁杰是美丽的。苏航每天都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但栗色卷发的郁杰却有许多花裙子针织衫超短裤网球装,花枝招展地在苏航身边笑吟吟地说笑,像个就要淹没苏航的绚丽布景。

有时好不容易苏航身边没有郁杰,甚至是独自一人在食堂,粤然自己身边又有同学,总不能忽然扔下其他人跑过去。

粤然觉得,自己是越来越不潇洒了,有时候又想,苏航怎么就从没有上十楼找过自己呢……还是别指望了,那丫头太懒。

九月,所有人似乎都在忙碌的时节身不由己,时间就这样漠然地擦肩而过。

现在最经常出现在粤然身边的人,是刘真。

当然啦,她们是室友。

刘真个子一般,相貌一般,但成绩出众,据说她大学四年都是一等奖学金得主,但她性情平淡,不入是非,曾经专业里有人对粤然非议的时候,她作为室友不曾参与证实过其他人的什么说法,但也丝毫不为粤然辩解。

冷漠地置身事外,粤然倒是欣赏她这一点。

因为同专业,所以很自然地作息时间一致,两人经常一同吃饭去图书馆,对话倒是不多。刘真不喜欢别人打听自己的事情,也从不打听别人,包括对粤然,连粤然之前什么学校的她都不关心。

刘真使她自己与众不同的,除了优异得吓人的成绩,还有作为女生来说粗犷非常的嗓音,和一柜子红黄绿紫等等色彩浓烈却没有款式的宽大衣裳,跟爱穿红色的粤然站在一起,倒有一种莫奈印象派的效果。

她总是绷着脸,粤然就想起苏航说她像红萝卜,默默地笑。

某天粤然在图书馆查资料,刘真自己去学校超市买日用品,约好晚饭时间在思园碰面。

两个小时后在思园,刘真告诉粤然刚才碰见了她六楼的朋友。

“朋友?”粤然疑惑,旋即明了:“是苏航吗?”

“我不知道名字,”刘真淡漠粗犷的嗓音冷冷地说,“反正是那个圆圆脸蛋,头发乌黑的女孩子,专业聚餐那天你跟她站在楼梯口等我的那个。她问我你的手机号码。”

“那你告诉她了吗?”粤然期待而急切,是啊,总是没有想起来当面问苏航的号码。

倒是苏航更主动,竟然跟丝毫不熟悉的红萝卜打听,粤然想着就有些高兴。

“当然没有!”刘真将粤然的期待理解作担心,“我想你们不是很熟吧?不然怎么连电话都没有交换?我怎么好越俎代庖!”

粤然气结。如果刘真对别人如此,粤然会感谢她的谨慎,可是对象是苏航,粤然只觉得干着急。“就是因为太熟了,见面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所以就没想起来留远距离联系的方式。”粤然说着,仿佛也是在责备自己。

刘真耸耸肩,不以为然。

思园因为便宜而多样化,每天都是人头涌动,刘真正和粤然艰难地寻找着空位子,忽然就跟人用粤然听不懂的方言叽里呱啦地聊起来,粤然一看,是陈冬艳。

原来陈冬艳和刘真都是一个地方的人,前几天陈冬艳想组织研一的同乡会才认识了刘真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刚好陈冬艳一伙人坐的桌子有两个空位子,就热情地拉刘真坐下。

刘真征询粤然的同意,粤然爽快地答应了。

适才一看见拉住刘真的陈冬艳,粤然就下意识地巡视这一桌子人,由远及近,掠过了栗色卷发的影子,才发现原来苏航就坐在她站着的位子正对面,正眯缝着眼睛很开心很开心地朝她笑着。

粤然也很开心,看着苏航笑。所以她当然答应,索性就坐在苏航的对面。

仿佛是好久没见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这么相对而笑。

有一种淡淡的烟尘般的物质,在笑容里迷惑心神。

忽然苏航笑容一敛,伸手进手提包里急切地摸索什么,粤然一怔,不明所以,随即看见苏航递过来的手机,立时会意。

粤然仔细地在苏航的手机上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又摁了拨通键,然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储存好苏航的号码。

心里很久悬着的什么落了地,觉得踏实多了。

苏航拿回手机,低头保存粤然的手机号码。

留意到坐在隔了三四个人的位子上栗色卷发又在看着自己笑,还是一贯那种有许多内容的眼神,粤然登时不爽,不甘示弱瞪大了漂亮的双眼回望郁杰,也夸张而甜甜地笑。

两个大美女媚笑着眉目传情,在座的男生都有些恍惚,女生们莫名其妙,只有低头摁手机键盘的苏航毫无知觉。

笑够了粤然不跟栗色卷发玩了,收回眼神,跟苏航说话。

“最近很忙吗?”好平凡的闲聊开场白,粤然鄙视自己。

“是啊!”苏航捣蒜般点头,样子一如既往地单纯可爱,声音还是一样柔柔地温暖地,“你去图书馆吗?怎么从没见你在图书馆啊?”她问粤然。

粤然觉得心里恍如汪着一泓清泉,叮叮咚咚地荡漾着歌唱,“去啊!图书馆这么大,要碰见个人谈何容易?”何况谁在图书馆抬头东张西望啊,还不都低头奋战。粤然腹诽一阵,又开心起来逗苏航:“你想在图书馆遇见我吗?嗯?”

知道她是逗自己,苏航白她一眼,“因为很久没见你了嘛!你不觉得吗?”

觉得啊,很觉得!粤然心里点了一百个头,却故作沉思:“很久吗?没有啊!也就半个月吧。”却感觉长得像三秋一般。

聊了些学业进展和各个专业导师带研究生风格的话题,粤然想起来,问苏航某次跟她一起吃饭的小个子女生是谁。

苏航想了想,告诉粤然,那是她们的“二师姐”郑絮语。

粤然“噗”一声,险些喷饭:“二师姐?难道还有大师兄?”

“有啊!”苏航一本正经,“我们的大师兄就要考博士了,叫程伟仁。”

粤然侧过脸去笑得咳嗽:“伟人?”太逗了,这名字。

苏航白她一眼,木着脸小声说:“伟人有什么可笑的,又不是伟哥。”语调平淡,粤然听来却觉得笑死人不偿命,一个劲儿地咳嗽。苏航说完也笑个不住,但因为本专业的人就在旁边,忍住了不敢那么夸张大笑。

学生妹啊学生妹,半个月不见,还是傻气得那么可爱……粤然心中感叹。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粤然,你知道九月是什么吗?”苏航不想粤然一个劲儿地傻笑,抛个问题给她。

粤然会意,忍了笑略想一想,说:“九月,是九月授衣吧?怎么了,你要做衣裳呀?”趁机拿起苏航的手捏一捏看一看,又说:“这么嫩嫩的,你会女红吗?”

苏航抽回手,不服气地说:“缝扣子补掉线什么的功夫还是不错的!”又说:“我当然不是要做衣裳啦,有时间也没那本事,我是想问你,周末一起逛街买新衣服好不好?”

“好呀!”粤然答应着,快活地。

又捱了几天,周六上午照例睡个懒觉,粤然就收到苏航的短信:“我们去逛街吧?我在六楼等你,你收拾好就下来呀?”

好久没单独聊天的两个人就头一次正儿八经地结伴逛街。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