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章 十月围城之前奏

2012-09-04

苏航和粤然最近常常结伴一起吃饭去图书馆自习,周末睡了懒觉起来就互相串门看网络电视上的连续剧,或者出去逛逛,时间过得也快。

就快要国庆黄金周,开学一个月就有长假放,同学们都很兴奋。

有的专业就要组织旅行,不过多数不能成行,因为各人有各人的计划和心愿,难以协调。

粤然她们专业就是这样,首先刘真就不答应去,理由很简单:没钱!其他人却也想不出理由来反驳,没有人大方到说“我请你!”这样的地步,于是出行计划流产。

苏航她们专业则根本没计划,因为陈冬艳作为研究生部干事要留校值班,甄妍要回家抱孩子,林敏静还是要天天和师兄爱情马拉松,剩下苏航郁杰吴为郭立,谁也没有组织的兴致。

于是粤然就来找苏航商量国庆怎么过。

敲了门,苏航在换衣服,要粤然在外面等一下。

粤然就站在走廊栏杆上,伸长了手搭住栏杆,腰身后压,将头向后仰着伸出去看楼外的天空,长长的马尾垂在空中,钟摆一样长长来回地甩。

一个婉转悦耳的声音响起。

“进展不错呀。”郁杰倚在她自己的房门口,双臂抱在胸前,眉眼间笑得妖媚。

粤然抬起上身,看见光泽诱人的栗色卷发下一张美艳的面孔,于是沉下脸来,眼睛盯着郁杰,嘴唇紧抿着不答话。

郁杰离开门框,媚态丛生地踱步到粤然旁边,脸向着相反的方向,对着粤然的耳朵小声说了一句话。

“这么单纯的一个人,你也忍心?”

说完,笑着睨了粤然紧绷着的脸一眼,又媚态丛生地踱步回房

她关门的时候苏航正好开门,郁杰却言犹未尽又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别告诉我,你不明白什么意思。”这才关了门。

粤然没有再看她,只是阴沉着脸,看见苏航探出头来找自己,才恢复了明朗的笑。

将粤然迎进了门,让她坐书桌前的椅子,苏航也走进宿舍坐在床沿上,脸色不像平常一般温和。

注意到门没关,粤然心想:这丫头好像很喜欢敞着大门?偏偏她隔壁又住了个多事的人。她有些烦躁,于是问苏航:“你怎么不关门啊?怕我吃了你别人进不来救你?”

苏航却没有平日温柔和善的好脾气,直来直去地呛:“什么吃啊救的?天气这么热,宿舍又没有空调,还不开着门透透气,不是要把人憋闷死!”

粤然听了纳闷,心道:“嘿!近段时间处得熟了,这丫头脾气也见涨了?”嘴上怪道:“你今天怎么回事,谁得罪你了?”受苏航的情绪感染,她也觉得胸口堵得慌。

苏航唉声叹气,拿出一份导师批阅过的论文递给粤然,一脸的不服和郁闷。

粤然莫名其妙地看起来,看到最后才明白,导师批评苏航了:“对实际问题的解决思路非常好,但对学术权威理论的掌握和引用必须加强,并应在思路中引用!”呵!严重了,导师最后用了惊叹号,还“必须”,那么是很严厉的批评了,难怪把这笨蛋搅得脾气暴躁。

见苏航期待地看着自己,在等自己给出观点,粤然默不作声,又将她的论文从头到尾详细地读一次。虽然专业研究的方向不同,但到底是有些互通的,读起来不算困难。

读完,粤然倒是觉得导师虽然措词严厉,但确实是有道理的:苏航的见解有许多可取之处,思路也逻辑清晰,最后的结论在现实中非常可行,但通篇看来,用的专业词汇不多,学术泰斗的言论佐证就更是几乎没有——态度狂傲不说,这样的论文拿出去,要学术界接受是几乎没有可能——说穿了,就是“话语权”的问题。

粤然知道苏航是希望自己站在她那一边,但如果没人点醒她,这丫头就会一直剑走偏锋下去,所以粤然点点头,认真地说:“牛老师对你的批语很中肯。”

苏航原本充满期待的脸色一变,失望透顶。

粤然坐下来,面对着苏航,柔声说:“我们研究是为了解决问题而研究,对不对?”话音未落,苏航就抢了话头:“对呀!为了解决问题。如果那些权威泰斗已经解决了现实问题,我们就不用倒腾了,我也心甘情愿地通篇引用,抄书多省事呀!”说着将粤然拿在手上的论文抢过来,甩在床上,别过脸去生闷气。

粤然笑笑,原来苏航狂傲倔强起来是这么难缠的,难怪说什么人都有脾气,不在这方面,就在那方面,能看出来她在论文的思考上很有诚意也下了功夫,文字之间甚至多有暗示性地鞭挞权威泰斗言论过于不疼不痒。但也许,这就是牛老师必须严厉批评她的理由。

“苏航,”粤然叹口气,“牛老师是为你好!”

“是!所有的老师都是为了学生好!”苏航啐她。老生常谈,都这么说!以前自己那么佩服的老师,就因为自己不向毫无用处的权威言论膜拜,照样苛责不已……想得失望伤心,苏航红了眼圈。

“苏航!”粤然正色道,决定不管她的情绪波动,把没吐尽的话说完,“如果你要解决问题,那么你的研究成果必须被实际工作部门接受。但实际工作部门凭什么接受你的方案?就凭你是了不起的L大里面一名不起眼的研究生?”粤然停下来,观察苏航的反应。

苏航抿一抿嘴,眼神里的怒气敛去,看样子是在思考,于是粤然继续说:“当然不是不可能,但必须有人支持你。苏航,谁会支持你?不是我们学术界本身么?谁主导学术界的力量?不是已经从愣头青混成泰斗权威的诸位前辈么?你这么明里暗里看不上前辈的学术成果,又是摒弃又是暗讽——自家人的心尚且伤了,外人又怎么会采信你的论点呢?话语权还不在我们这一辈手上,不妨放宽心怀,忍一忍,谦虚一点。”

粤然知道自己的话说得直白且近乎残忍,于是小心地观察苏航的反应。

苏航果然哭了。她不是那么不厚道,她只是真的觉得扯那些虚的没用,难受!带着哭腔还是倔强:“可我就是引用不了,他们的言论要么不相关要么反着来,跟我的思路对不上。”

粤然在苏航的桌面到处找面巾纸给她擦眼泪,可就是没有,听了苏航的话,又笑了:“那就是你的理论功夫不到家,运用理论的功力不足,得好好练练。”找纸巾找得不耐烦了,粤然连抽屉也扯开,原来真就藏在里面,忙扯出两张来,递给苏航。

苏航接了,在脸上小心地印干眼泪,不再答话。

粤然安慰她:“没关系的,下次写论文的时候好好琢磨琢磨,现在先不要烦恼了。”

苏航吸吸鼻子,头一抬,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倔强地说:“还下次?”拿起被她甩在床上的论文挥一挥,“这一篇我就要整到他满意!我这几天就琢磨琢磨,怎么提升我的理论功力!”

粤然笑,这苏航倔起来还真是跟平日里温婉傻气的样子完全不同,还不忘暗讽一下自己刚才说她的话,够气人的。“那你国庆七天乐,就准备都扎在里面?”顺着苏航的话猜测,她就是这个打算了。

苏航点头,又问粤然:“你呢?”

粤然想想,说:“我嘛,回家吃老妈做的美食啊!”或者在学校陪你吃食堂了,去那个“情侣才去”的静园,心里暗笑。

苏航仿佛有点失望,气虚地“哦”了一声。

粤然脸上笑意正浓,手机“叮咚”响了一下,是短信。

掏出来看,粤然瞬间变了脸。

“是那个女孩吗?小圆脸,披肩发?”——发件人:佩文

苏航奇怪地打量粤然变脸,从未见她这么不快活的表情,却又听“叮咚”,又响了。

粤然沉着脸再按,再看,脸色阴沉得发青。

“我打听到了L大的地址,国庆给你送去南京带来的礼物。再见!”——发件人:佩文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