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一章 十月围城之汹涌

2012-09-07

粤然刚下课,心情阴郁,连带课堂上的表现也不好,但是她现在没有心情理会专业圈子里那些隐隐约约的事情。 

刘真走在旁边,眼望着前方面无表情地问:“今天晚饭你去找六楼的那个人一起吃吗?”那个人,刘真指的是苏航。

“不。”粤然说。

不知道佩文什么时候会来,会不会以她看得见的形式出现在校园里,所以这段时间还是不要招惹苏航的好,免得把她搅进来。

她希望佩文还不至于太疯狂。

“那就直接去思园?”刘真问,语气罕有地有了点稀奇,她以为粤然从上次以后就一直要跟苏航出双入对了。

“不去思园,我想去博园。”去大家都会去的思园,会碰见苏航。

静园,粤然还是想和苏航一起去,苦笑一下,不知道过多久才再有机会。

“博园?”刘真有点出乎意料,那是学校的西餐厅,那里吃一顿思园可以吃十顿了,看来粤然不打算和她一起晚饭,最近这室友着实有些奇怪,对功课也不用心。刘真说:“我没钱,我去思园。”

粤然点点头,在路口两人分道扬镳。

冷漠的人有冷漠的好处,不需要交代太多。

可惜她本科的时候不懂得。

思园热闹,静园有种安静的小浪漫,而博园,就是一个西餐厅,昏黄的灯光,袅袅游荡空中的咖啡音乐,考究的桌椅,格子桌布,穿着制服的侍者。

侍者的年龄和来吃饭的学生相仿,所以拉不下脸来笑着,表情永远僵硬。

像打了肉毒杆菌。

这是苏航说的玩笑话,粤然想起来,还是忍不住笑了。

坐在餐厅最角落的地方,粤然可以看见这里幽静的灯光下所有的人,和他们的表情。

没意思。

粤然忽然觉得心灰意懒,转头看向窗外。

就要入秋了,傍晚的景致更使人觉得萧索。

如果能和苏航在一起,她们会分手吗?如果会分手,分手以后自己是什么心情?苏航会怎么样?

“这么单纯的人,你也忍心?”

粤然想起那天郁杰的耳语。

现在她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侍者端上摩卡和一盘肉酱意大利面条,卖相不错。粤然有了点食欲,胡乱吃了几口,结帐。

手机的铃声响起,老土的歌曲铃声惊动了西餐厅里其他的人。

两位已经零落江湖的艺人对唱的《慢慢地陪着你走》,某天粤然决定对苏航慢慢来的时候特地找来的悠扬旋律。

打来的正是苏航。

粤然笑,她是想我了么?

“喂,”粤然一面接,一面走出餐厅,外面路灯已经亮了。

“粤然?”苏航的声音柔柔地试探着叫,要确定通话对象的身份。

“是我,我的手机没有被贼人扒走,你放心!”粤然笑。

“你这个人!”苏航笑骂,“你回家了么?”

“回家?干什么回家?”粤然莫名其妙。

“你不是说放假要回家吃你妈妈做的美食?”苏航奇怪了。

粤然才想起来,明天就是假期了,难怪校道上有很多背着行囊的人。

自己在烦闷中忽略了一切。

“还没有。”粤然回答苏航。

“那你干脆别回了!”苏航忽然霸道而直接。

“什么?为什么?”粤然倒是有些为难,如果回家,佩文就不能在学校纠缠她。

“陪我去图书馆啊,传授我对理论引用的功力,我打算假期结束前把论文修改稿发给牛老板。”苏航说。

研究生里叫导师“老板”的很多,一种大众习俗。

“你可真爱较真,你们老板都会被你吓着,再说才几天,老夫的平生绝学焉能倾囊相授?”跟苏航说话,粤然就是忍不住打趣。

“逃避不是办法,早死早超生。能学多少就学多少,修行早得道早,小生这里拜托粤老了!”苏航顺着粤然的话头调皮起来。

粤然这次却没有笑。

她听见两句话:逃避不是办法,早死早超生。

粤然答应苏航,明早就陪她自习。

早死早超生。

也是不忍拂了苏航的意。

苏航很开心,真心感谢老天赐给她粤然这样的良师益友。

同专业的人苏航也请教过,但叫她深刻体会了什么叫做“同行如敌国”,人人都对她的论文赞不绝口,虚心表示无法指教,连平日关系最好的郁杰也说:“老板只是顺手给的评语,你不用太往心里去。”脸上倒是笑得甜。

只有粤然,不留情面地点醒自己,又答应帮助自己。

苏航高兴得哼哼着音乐上网。

粤然的手机也开始哼哼着音乐,还是那首《慢慢地陪着你走》,粤然微笑着拿起来看,却是佩文。

她立刻决定将这首歌设置成苏航来电的专用铃声。

接起电话,佩文用一种“老娘来了”的架势说:“粤然,我明天上午去L大。”

粤然皱眉,讨厌这种盛气凌人,“我明天不一定在。”

“这样啊~~~”佩文的语调夸张,“那我就随便逛逛L大,说不定能认识认识新朋友,下次你在的时候再去一起见!”最后的半句话,佩文说得恶狠狠,她并不确定那天粤然在车站百般照顾的女生是L大的,但料想可能性很大。

逃避不是办法。

早死早超生。

粤然想起苏航说的两句玩笑话。

“你几点到?”粤然问。

“呵呵!我说不好,你等我电话吧,不过你有事你可以走,如果见不到你,我以后再去就是。”佩文说话的声音像白雪公主的后妈。

但粤然不是早死的老皇帝,“你来了再说。”如果心情不好,她睡懒觉也可以说不在。

却是一定要对苏航失约了,如果佩文真的她不在也走进学校乱逛碰见她和苏航……不能把苏航搅进来。

“苏航,我明天有事,或者后天陪你自习,抱歉。”粤然敲了短信,犹豫着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了。

苏航会对自己失望的。

走到六楼,粤然拐向苏航的宿舍,还没有敲门,就听见苏航在哼歌。

“苏航!”粤然叫,因为宿舍门是铁门,敲起来声响很吓人,所以她没有敲门。

“哎!”苏航应和的声音好像唱山歌的刘三姐。

开了门的苏航穿着套头睡裙,裙子上是一只可爱的大白熊。

“你干吗穿着自画像?”粤然忍不住笑她。

“去!”苏航嗔她,又迎她进门。

林敏静不在,饭后爱情马拉松去了。

“苏航,我明天回家,后天再来陪你自习吧。”粤然说着就心情烦闷。

苏航看粤然一眼,有点失望,但是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笑着点点头。

大家沉默着道了晚安。

苏航直觉粤然应该不是回家,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推辞自己而已,有些难过,但也不想再勉强了。

人要脸,树要皮。

粤然也猜到苏航的感觉,但没办法,总比说又约了别人好吧?她决定明天还是直接面对佩文。

已经为了她推了苏航一次,不想再有下次。

也许是因为对苏航有了感觉,所以希望用她会认同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在以前,她粤然会用更恶魔的方式摆脱麻烦。

粤然苦笑:恶魔没事不要爱上天使,否则就要辛苦修行努力变成上帝。

但爱了就没办法了。

粤然一夜没睡,她只希望佩文不要逼得自己掐死她。

九点,手机响了,换成了普通音乐,听起来顺耳多了,不用担心天使的伴奏后面竟然是獠牙的鬼。

“我到了,在你们学校正门。”佩文说,听得出来,她有复仇前夕的兴奋。

“知道了。”粤然说。

正门,那就是东大门了。

正好,那里外面有一家有隔间的饭馆。

佩文站在东大门警卫岗旁边,沉默注视着校道。

看见粤然红色高挑的身影越来越近,嘴角钩起一抹笑。

她曾经那么想她,可现在那么恨她,直想毁了她。

出乎佩文预料,粤然平静地对她笑:“好久不见。”仿佛是意外遇见的知交故友。

佩文一时不知所措。

粤然伸出左手朝校门外一指,“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聊。”说着自己先抬脚往外走。

“你不带我游览校园?”佩文皱眉,这不是她的计划。

“不。”粤然边走边说,头也不回。

那里是她和苏航的地方。

“那我自己去逛逛,你自己去坐吧!”佩文拔高声调朝着粤然的背影喊,一边作势要往里走。

粤然低头不屑地笑,眼里闪过一抹狠意,仍是没有回头地朝外走。

佩文,你吃定了我会见你,我也吃定了你会跟来。

苏航是我的软肋,你抓住了。

但要报复我是你的软肋,你也放不了手。

没有我看着,你的戏码给谁看?怕是你自己都了无兴致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