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二章 十月围城之短兵相接

2012-09-07

佩文往里走了几步,不放心地回头,竟然不见了粤然的踪影,忙冲出了校门,看见粤然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不但根本没有回头,反倒忽然拐进了一个巷口。

站在原地恨声不已,佩文怒火中烧,却是不能不追。

她来就是找粤然的,要是粤然影子都不见了,就真的只能下次再来。

下次,粤然未必会见她了。

于是忙忙地从后赶上追去。

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看戏的两个年轻门卫轻轻笑出了声,佩文听见,恨得咬牙切齿。

气喘吁吁地追上去,终于看见了粤然,站在一间和式餐馆门口,眼神无波,看见她跟来,转身进去。

佩文也追着进去。

是山寨的和式餐馆,只是比较低矮的桌椅,用木板做出了几个装样子的隔间,能不能隔音都很难说。

粤然只是听说这里有隔间,却是第一次来,看见那些薄薄的木板极度不满:一会儿佩文失控咆哮起来,还是会很丢人。

没办法,来都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粤然按原计划要了一个隔间,只点了两杯玄米茶,跟侍者说其他不要。她让佩文先坐,自己坐在了对面。

佩文示威般注视粤然,恨不得用眼睛吃掉这个人。

粤然只是盯着桌面不理她。

侍者端上来玄米茶,粤然就低头喝茶,或者看着杯中茶叶飘荡起伏,胡思乱想着古人看着茶叶在杯里落下的形状居然也能算卦——今天要唱戏的人不是她粤然,她只是被胁迫看戏的观众,她不着急。

“粤然!”佩文叫,声音凌厉。

“什么?”粤然随意地应,头只是低着。

“粤然!你不问我为什么来?”佩文气急败坏地质问。

“不问。”粤然回答得简短。

“粤然!你不好奇我怎么会在Z市?”佩文的声势已弱。

“每天有几百万人在Z市火车站飞机场出入,我无权过问。”粤然但觉好笑。

“我是为了你!”佩文忽而又声色俱厉。

粤然不说话,对于别人的陈述句,不必像疑问句一样回应。

“粤然!你再不理我,我现在就进L大,去找那天步行街车站在你身边的女孩!今天找不到,我明天再来,明天找不到,我就假期结束了再来!把她翻出来,问问她做第三者是不是这么舒服!”佩文咬牙切齿地声嘶力竭。

“砰!”粤然将手中的茶杯往木桌上用力一放,抬起头,严峻地注视佩文,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狠意:“佩文,我对你做过什么让你以为自己有这样的资格?”

以前一直不想太直接,也不知道佩文如此疯狂,被迫跟她没完没了地谈论从前,现在她还想用骚扰苏航来威胁她。

粤然决定,今天一定要简单直接地说清楚。

“我们曾经在一起!”佩文理直气壮。

“在一起?什么在一起?在一起做什么?”

“吃饭,上课,学习,逛街。”佩文打开回忆的闸门,开始流眼泪。

“吃饭,上课,学习,逛街,这些就让我欠了你?”

“你知道我是喜欢你才一直在你身边的!”佩文哭。

粤然承认,这是事实,“是,那你知道我是否喜欢你?”

佩文语塞,她从来没有问过粤然——她不敢求证。但她有自己的理由:“你没有拒绝过我的陪伴!”仍是哭着喊。

“我没有拒绝?你有明确地要求过以情侣身份陪在我身边?然后我点头答应了?默认了?”

确实没有,佩文词穷。

那个时候,其实她知道粤然是无所谓的,但以为,只要一直让粤然习惯了自己的陪伴,她就会离不开自己。

她哭:“我为你做许多事:打饭,上课的时候霸位……”说起来,几乎全是琐事,但她那时只能做这些。

“所以我一直说,感谢你作为朋友做的这些事。”粤然叹气。

就是现在,她自己也会心甘情愿地为苏航做这些事情,但断不会因此就认为苏航活该为此以身相许。

“但是,我向我们所认识的所有人都承认我们是情侣!”佩文说出她最大的筹码。

她自以为全世界都是她的证人。

情侣!说起这件事粤然就火大!

“佩文!你向别人‘承认’之前,得到过我的同意么?!”

没有,佩文不说话。

“你得到过我的‘承认’么?”

没有,佩文啜泣着沉默。

“那么,我是不是甚至可以说,你侵犯了我的名誉?”

粤然恢复了平静。

“可是你事后也没有否认!”

佩文相当地理直气壮。

“我怎么否认?”粤然问。

“你跟别人说,我们不是在一起啊!”

佩文还是理直气壮。

“我跟谁说?”粤然怒极反笑。

“跟所有人说!”佩文脱口而出。

“哈!难道我该平白无故地站在校门随便抓住一个人大叫说‘我和佩文不是一对’?!”

粤然笑得咳嗽。

当年粤然都没有此刻感觉那么窝囊。

佩文背着自己对别人如是说,人家就认定她们在一起了。

却没有人来找她粤然求证,她连个否认的机会都没有,结果造就了她默认的假象。

难怪年中许多娱乐明星自放烟幕说傍了某低调富豪,却又总是嫁不出去。

怕是富豪也懒得跟娱乐记者掰扯。

但富豪也没有任何麻烦。

只有她粤然吃了死猫还要买单。

因为她不是富豪,她只是个倒霉窝囊的LES。

在学校里,LES再低调,别人还是会在背后指点,当面却什么也不说。

唯一的好处是,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越过泼辣的佩文来追求她,从此粤然脱离了高中那种错综暧昧的关系群体。

“但是你对我也没有否认!”

“我有没有叫过你不要再乱说话?”

“我以为你是怕别人歧视我们!你为什么不明说?”

“你连向我表白都没有,我怎么明说?”

粤然知道佩文对自己有意,但佩文自己都从来没有提过,她也就懒得去拂人面子。

那时太幼稚了,才任由了事情奇怪地发展到今天。

佩文哭了,她很伤心,她不得不醒悟,也许自己对粤然来说不过是个无聊的花痴。

“那你为什么放任我的感情?”佩文最后的质问。

“从你告诉别人我们在一起之后,我对你就有所疏远吧?”粤然说。

她承认“疏远”不如“绝交”彻底,当时她确实无所谓。

现在后悔莫及。

“你为什么不去追别人?这样至少可以暗示我你不喜欢我。”佩文忽然又想到一点。

粤然大学四年,除了大一的时候和许多高中时期的朋友纠缠不清,后期别人看见的,只有佩文出现在她身边。

因为她厌倦了。

LES这种爱,局外人不见得接受,圈内也是暧昧不清,她厌倦了高中的心理游戏和自虐,所以什么都没有做。

后期因为众人知晓佩文的泼辣,更是没人招惹她。

她当然乐得不招惹别人。

从这点上说,她确实有点利用了佩文的存在,虽然自觉并不过分,但还是有所愧疚。

所以她才在离开学校后一再忍让佩文的纠缠。

“你为什么不去追别人?”

见粤然沉默,佩文再次追问。

“因为我不想。”

“为什么不想?”惯性地,佩文还要问下去。

粤然不耐烦地好笑。

“我难道要为,我没有追求别人,而向你,解释?道歉?”

逻辑奇怪得粤然差点话都说不溜了。

佩文语塞,半晌,又有了话说:

“可是你不追别人,我就以为你也是喜欢在乎我!”

佩文又绕回去了,粤然头疼。

“我说过我喜欢你吗?”

“没有,可是……”

“我牵过你的手吗?”粤然截住佩文的话头。

佩文用力地回忆,不甘心地摇头:事实上,没有。

“我亲吻过你吗?”

自然也是没有。

“我上过你吗?”粤然索性更直接点。

当然更没有。

佩文哭得痛彻心肺,是的,这些都很明显没有,她只是以前不想承认。

“佩文,你知道大一有好几个女生来过学校找我?”粤然耐心地启发佩文。

佩文点头,全班同学都见过,那几个女生,有的平静有的暴烈,粤然请平静的吃饭,甩暴烈的巴掌,又被人甩巴掌,一来二去,全班都猜测粤然的感情取向。

后来她问粤然怎么那么狼狈,粤然说,当时年纪小。

“我和她们可是全套做齐。”粤然语调平淡。

佩文怔住。

“那才叫做曾经在一起。”粤然说,“可是仍然,分开了就是分开了。”

说起往事,粤然也觉得荒唐,希望永不再见。

佩文却说:“你对她们很决绝,对我却不是。”或许粤然对自己是有情的,只是现在又喜欢了别人,所以不肯承认,她这样认定。

粤然知道她的想法,索性说得再狠一点。

“因为我和她们之间曾经有感情,所以必须分手必须决绝,但和你不曾有过,也就无此必要。”

佩文受不了,涨红了脸大哭:“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都这么久了!”

“佩文,我真心希望你能想开,对于过去让你误会,不管事实如何,我真心地说,对不起。”

曾经利用佩文散布的流言挡掉其他人,为了这份愧疚真心道歉。

至于其他的部分,就当再吃一次哑巴亏吧。

听见粤然说“误会”,又说“对不起”,佩文完全崩溃了,哭个不住。

“粤然,你今天对我这么无情,是不是因为那天车站那个女孩?”

粤然已经无话可说了:不说清楚被指责说让她误会,说清楚又说自己无情,顿感无语,真的无语。

“是不是?”佩文要知道答案,那个女孩并不比她漂亮。

“佩文,不关她事。我和你的事情也说清楚了,希望你不要迁怒别人。”粤然说。

佩文看出粤然的在乎和担心,心中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是了,一定是了,因为那个女孩,粤然才会对自己再不留余地。

佩文满眼再次蓄满恨意,却不让粤然看见,抬起手来擦眼睛,说:“我会试着想开,先走了。”起身离开。

粤然本想请佩文吃饭,问问她在Z市工作还是怎么回事,想想还是算了,免得又造成误会,水洗不清。见佩文要走,她也没有留。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