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三章 约有思念在心头

2012-09-07

忽而觉得心里有些乱。

与佩文的激烈对话,使粤然想起往事。

曾经的复杂,荒唐,过去很久了。

逃避去了南京四年,回来的时候以为真的再也不见从前踪影。

但原来,一直在那里。

在她二十几年的人生历史里。

在她脑海深处的记忆里。

在曾经知晓、接触过这一切的人的嘴里。

一直存在的过去。

真的,并不是解决了什么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苏航双双对对。

不是那样简单。

如果苏航真的情愿跟她走进这个世界……

充其量只能在宁静的L大世外桃源三年。

三年之后,她将没有任何把握苏航能够一直躲开她的从前,以及与从前有关的将来。

她不害怕苏航的不接受。

她害怕苏航不能承受。

曾经有人问粤然:

“这么单纯的一个人,你也忍心?”

她也许有点不忍心,但更是怀疑。

苏航是一个值得爱的人,可是苏航本身,她有爱的能力吗?

作为LES的爱的能力?

她们有大把的过去要承受,二十多岁的人也立刻要自己为将来负责。

除了感情,还有许多责任。

她自己呢?

粤然,你又有能力承担,跳脱从前认真对待另一个人吗?

如果不能,现在抽身也许还来得及。

苏航还对自己的心意懵然不知,自己也还没有陷得深。

只不过……

怎么笃定地感觉心痛与不舍?

……

良久,隔壁的隔间有人声传来,似乎是要买单走人。

果然这里隔音效果不佳。

粤然清楚地听见隔壁一女声说她要去洗手间,叫同伴先走。

那女声婉转悦耳,还有些耳熟。

粤然苦笑:如果隔壁的人也是L大的,那么,她极有可能再次出名。

还是逃不脱被人指点议论吗?

小时候不在乎,但是现在,似乎再难做到。

粤然忽然地有些害怕。

有些委屈。

甚至想要流泪。

如果今天的事情变成学校里传言的故事,苏航会怎么样?

苏航是善良的,但善良也是有底线的吧?

苏航的底线在什么程度?

很久了,粤然没有这样想痛哭发泄的感觉。

强烈地想见苏航,想像着看见她,在她旁边,和她说笑……

也许那时,什么凌乱的心情也消失。

如果不打算爱她,就能向她倾诉此刻的烦恼,她会是最宽容的朋友。

然而此刻,烦恼正是苏航。

粤然再次苦笑,摇摇头,解不开自己给自己的悖论。

隔间的门此时被推开,粤然抬头,惊诧。

郁杰的栗色卷发显得分外刺目,罩着她似有若无的笑。

原来适才耳熟的声音竟是她!

想起早晨看见郁杰在苏航宿舍门口聊天,那么刚才先郁杰离开的人……粤然立时感到一种深重的恐惧,紧紧盯着郁杰的脸。

她对待佩文的方式并不算过分,但隐约提及的高中往事……

郁杰欣赏着粤然的表情变幻,仍旧微笑着不发一言,一步一步地走到佩文刚才坐的地方,抬手轻轻拨一拨缠绕颈项的栗色卷发,缓慢而优雅地坐下。

粤然的心怦怦地跳,却使尽了力控制自己,不现出慌乱来。

郁杰左右略微打量自己坐着的位子,微笑着开口:“一个花痴坐过的地方,看起来还不赖。”

粤然不理会,仍旧只是紧紧地盯着她。

“你呢?打算在苏航身边做个跟刚才那个差不多的花痴吗?”郁杰双手撑住桌子,眼神复杂起来,闪烁着一抹厉色,嘴角却是微扬。见粤然不理她,又自问自答:“不过你即将得到的待遇,应当会比刚才那位得到的待遇,好许多,因为……”她举起右手,欣赏着她的法式美甲,“苏航比你业余。”又定定地看着粤然灿烂地笑。

“和你一起来的人,是谁?”粤然沉声问,她要证实她的担心。

郁杰不理粤然,继续婉转悦耳地发表自己隔墙听来的感想:“就算真的是在一起过,也拗不过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能强了人,难道还能强了心?”说这话时,粤然注意到,那妖娆讥诮的眼神忽然一暗,转瞬又回复讥诮的神情,“再说了,她知道你高中的故事,你知道她的吗?”

粤然不知道,似乎也从来没有兴趣。

郁杰一笑,叹气,“解释那么多,你何苦?”

粤然第一次同意这个女人说的话,真的,何苦解释?

其实知道是为了什么,却又仿佛不愿意知晓得太清楚。

郁杰身体微微前倾,轻轻说:“我猜测,”狡黠地一笑,“是因为苏航?”再笑,这次是嘲笑,“你觉得自己看上了苏航那样的人,就也想做个好人,好配得上她?”

粤然打断她,“跟你来的人,是什么人?”

真的不想再给机会这个女人面对面分析自己。

“你关心和我来的人?”郁杰妖媚地笑着,身子前倾,欺近粤然,在她耳边清楚地说:“一个女人。”

粤然变了脸。

“呵呵!”郁杰开心地收回身子坐正,“我本来想约苏航逛街,可惜她说要去自习。”

欣赏着粤然的如释重负,郁杰慢悠悠地举起左手,却是一色的墨黑色指甲油,无端地闪着诡异。“松一口气是不是?我还可以让你更安心,”郁杰说,期待地看着粤然。

粤然却木着脸,没有好奇,让郁杰小小地失望。

郁杰收回眼神,仔细看自己的黑色指甲,叹口气,幽幽地说:“你的运气不错。刚才跟我一起的人,甚至不是L大的。”又忍不住好奇地打量粤然。

只要不是苏航就行,其他的,随便,粤然甚至微微地笑起来。

看见粤然沉默地微笑,郁杰仿佛被人抽了一掌,手猛地放下,眼神恶毒地立起身,讥讽地说:“不过,我是L大的。你也许不介意出名,不知道苏航怎么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粤然全身一僵,沉着脸注视郁杰的背影。

她是真的不明白,郁杰到底用意何在。

但,必定有她的原因。

或许,如果她是因为也想要苏航而排斥自己……

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感觉并非如此。

粤然只觉得更加混乱。

此地再待也无意义,粤然买单走人。

还是学校里的空气清新,虽然正午的阳光灼热,氛围仍然足够使人愉快。

粤然落寞地踱步在校道上,回想着不久前才因为要逛街和苏航在这样的氛围里愉悦相伴。

或许一会儿可以见到她,粤然隐隐地期待。

可是心里有个声音说:“不要。”

要怎么样,粤然也不知道。

走到六楼,想去苏航的宿舍看看,竟然惶惑得不敢近前。

粤然决定这几天暂不见苏航。

上楼略微收拾,留张纸条给刘真,粤然真的回了家。

第一次,苏航在L大觉得孤独。

是她自己决定了要跟牛老板较劲,留下来钻研怎么把无用的理论变成有用的论据加以引用,为此拒绝了妈妈让她回家的要求,还拒绝了明敏等一干好朋友旅游聚餐的邀请。对此她倒是不后悔。

可真的没有料到假期的学校冷清若此。

图书馆一连闭馆三天。

教学楼大门锁着,自习也没了去处。

林敏静最终和师兄决定将爱情马拉松发展成短途旅行。

甄妍回家抱孩子。

陈冬艳说是值班,其实就是研究生会的人天天到处吃场子。

漂亮的郁杰,倒是没听说有什么计划,但也天天行踪飘忽,晚上偶尔过来聊天,透露着白天都约了在这边工作的同学。

苏航几乎也要怀疑自己是个怪人。

要不怎么人人都放假旅游聚会,惟独她打算留校学习?

原本,粤然会陪着她做怪人的。答应陪她自习,还给她指点,可是,还是成了空。说是家里有事,原来还说2号陪她自习,可是现在都2号中午了,也没有人影。

一天半了,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闷着,书也不大看得进去,反而越看越没有头绪。

宁愿扔了书倒在床上吹电风扇。

发呆。

胡思乱想。

进了L大的生活,也没有原先想得那么轻松。

不过是开学就知道期末不用考试了,但是每一科,包括政治,都必须交五千字以上的论文。小考和期中也是论文,论文论文论文……一篇篇劳心劳力,也跟凌迟差不多了。

L大的人是认识了不少,朋友没有几个。同学中年龄最小的也有22岁了,见识过本科毕业时节的兵荒马乱,谁又能轻易和谁交心?

也就是粤然。

虽然她喜欢笑自己矮,笑自己笨,嫌弃自己单纯。

但苏航都明白,这不过是嘴上的刀。

而心里面,她实在是用最少的戒心在对待自己。

一言一行,都可体会。

自己专业的同学,最聊得来的,要算郁杰。

互相关心一些生活上的事情,偶尔聊聊专业,也是温暖。

可总是隔了一层心思,仅仅是可以相处。

有的人只论风月,也能感知真心。

有的人天天共聚,却是处处设防。

人和人的玄妙,说不清楚。

粤然不知几时回来?

“哎~~~!”

苏航忽然幽幽长长地叹一声,自己被自己的愁闷揪住。

想起粤然告诉她要回家的时候,脸色凝重,说是有事。

是很严重的事?

苏航认为粤然称得上是举重若轻。

看她面对补录的事情,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只是听N专业的人传出来的议论,苏航已经真心佩服。

所以,应该是粤然很在乎的事,才会让她如此沉重。

想想最近,似乎已经很久,粤然的脸色阴沉足有几天……坐起身,苏航找出手机,想给粤然发短信。

关心地问一问,总可以吧?

可是要等待短信回复是很磨人的……

再想一想,还是直接打电话好些。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