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四章 滴落的甜蜜

2012-09-07

“……爱的话不要急着说。让我想清楚,再多些把握。……”

粤然烦闷地再次失眠,凌晨模糊睡至中午十二点,在老妈老爸的抗议声中醒转,刚从洗手间出来,就听见悠扬歌声从房间被褥不知哪个角落袅袅飘出……

苏航的专用铃声?粤然不可置信地快步走回房间。

“……轻轻地牵我的手,眼里有满满的温柔……默默地交流,不要太快许下承诺……”

渐强的铃音几乎要把歌唱完,粤然才终于在床底下找到手机。

还是犹豫了一下。

但“苏航”两个字随着音乐节拍欢快地跳动,粤然终于摁了接听键。

“喂?”

粤然竟觉得有些紧张。

“粤然?”苏航的老习惯,确定通话对象是否正确。

粤然好笑地回答:“是我,我的手机机身安全没有问题。”

听见粤然似乎满轻松地说笑,苏航有些安心,说出想好的开场白:“你原来不是说今天陪我自习?还来吗?”

苏航有些心虚:图书馆教学楼都关门,哪里自习去啊?要是粤然这么问,她就该歇菜了。

可她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开场白了。

粤然一愣——自己居然忘记了,三十号晚上明明跟苏航说“后天”陪她自习,结果却一点儿没想起来,只顾自己胡思乱想了。粤然从心里漾起微笑:原来苏航一直在等自己么?看来可以自我陶醉一下。

“这个嘛,老夫是想考验考验尔有没有求教的诚意。”粤然忍着笑说。反正已经失约了,道歉还不如逗逗她,让她开心。

当下就决定,下午就回去陪她。

苏航听见粤然又捣乱,也笑了,还是有点不放心。

“那,你还在家里吗?”

“不错。”粤然继续压低嗓音扮演“老夫”。

“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苏航胆怯而关切地问,猜想着粤然的轻松是不是装的。

呵……她在担心我么?

粤然被欣喜的感觉敲击着心扉。

“都处理好了。”粤然柔声说。

苏航放下心头一块石,一时忘了说话。

正想开口问粤然什么时候回学校,那边的“老夫”又说话了:“见尔颇有诚意,老夫决定午后回校,向尔传授平生绝学。”

忍着笑,苏航回答:“好啊,那小生就恭候老夫子大驾光临~”高兴得不得了。

嘻嘻哈哈挂了电话,粤然走出客厅准备吃饭。

爸爸却说:“你的手机铃声怎么这么老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曲?”

粤然笑着扒饭,不回答。

妈妈又感慨:“什么老土啊,多好听!现在大概没有什么人再有耐性,去慢慢地陪着一个人走。”

粤然低头不语,心里说:我有。

如果苏航够勇敢,自己就不应该放弃。

国庆假期,到处都是人,连小巷子里的杂货店也搞特价酬宾。

公交车不特价酬宾,却是挤得比沙丁鱼罐头还密实。

粤然十分不舒服地挤下了车,进了校门,终于感觉宽敞舒心。

边走边拿出面巾纸擦擦脸上的汗水,忽然觉得这么热,应该吃点冰凉的甜品。

“苏航!”叫门的时候,粤然手里拿着两个大甜筒,鼻尖上汗珠点点——怕雪糕化了,她跑着上楼来。

拉开门一看,苏航就乐开了花:粉红色的网球连身裙,玫红色鸭舌帽,一手拎着大包,一手拿着雪糕,粤然神情灵动眼波流转,可真比卖雪糕的电视广告还好看。

“拿着!”用甜筒冰一下苏航的鼻尖,粤然叫:“傻想什么呢,快吃吧,要化了。”然后自己很主动地闪身进门,把帆布包放在苏航的椅子上,边喘气边打量被自己“抛弃”两天的苏航。

哈!还好,眼睛鼻子嘴巴都在,没有真的变成小苹果……忽然发现不对:苏航把两只甜筒的包装纸都撕掉一圈了……“你不留一个给我,两只都要吃掉吗?”粤然瞪着奇大无比的眼睛,以前可没注意到苏航这么贪吃!

苏航羞得红了脸:“谁要两只都吃啦?这不是顺手帮你剥嘛!”气人!气死人!

好了好了,真的变苹果了,马上就要变成蛇果了……

粤然很想笑,很快活——她真的应该早些回来。

两人一人舔着一只雪糕坐在床沿聊天。

“昨天你自己去图书馆了?”粤然问。

“没有啊。”苏航有点就快歇菜的感觉。

“为什么?那去教学楼了?”粤然好奇。

“图书馆,教学楼,都……不开门。”苏航小声地嘟囔。

“不开门?”粤然叫,“那你还叫我回来自习?去哪里自习?”心里越来越乐。

“呵呵!”苏航只好赔笑,“宿舍也可以呀?你们宿舍的刘真不就在寝室里奋笔疾书吗?图书馆后天就开门了,到时就可以去图书馆了,这两天嘛,如果你觉得宿舍不方便学习,我们也放假呗,到处走走逛逛也可以啊!”哔呖吧啦说完,苏航好不得意,等待粤然消化她的一堆建议。

但是粤然全部消化成了一个意思——就是:不自习苏航也想找她。

“那你昨天今天都干吗了?出去玩了吗?”粤然好奇。

“没有啊,一个人在宿舍发霉,书也看不进,想着你说今天会回来的,结果又没有人影,就给你打电话了。”苏航很落寞地说着。

“那也不一定要找我啊?你的同学呢?隔壁的郁杰呢?”粤然还要更确定,提到郁杰的名字,心不自觉一沉。

苏航瞪大了眼睛,不乐意了,“我性格孤僻人缘不好,觉得只有你会理睬我,就这样!行了吧?”赌气地说着,自己也觉得好像真的一样,眼神寂寥起来。

要是可以,要是能够,粤然会把脸都笑烂的。

看见苏航寂寥的眼神,粤然忽而又有些心疼,想摸摸她柔顺的头发。不过还是忍住了,只是含笑看着她。

“那好了,我回来了。”粤然轻轻地说,仿佛大声了,就会破坏此刻流淌在空气中的美妙感觉。

苏航微微地笑,嘴角酒窝若隐若现。

“你呢?这两天很忙吗?”苏航问。粤然家里的事情看起来严重,解决得倒快,她想。

“是啊!很忙!”粤然回答。

何止很忙,而且很险,很烦,很糟心。

还好,暂时都过去了,我又坐在你身边,看你傻傻的样子。

“哦。”苏航没有再追问下去。

“你不问我在忙什么吗?”粤然问,她又有了调皮的想法。

“可以问吗?”苏航奇怪,不是说是家里的事吗?

“可以啊,问吧!”粤然笑。

苏航张了张嘴又合上,眼神定一定,又嗔怪地笑:“可以说你就说嘛!还引诱我问!”识破了粤然逗弄她的诡计。

哈!变聪明了!粤然大笑,又一敛,认真地说:“忙着追女人!”

粤然说完,认真地观察苏航的表情变化。

你是不是完全忘了我是LES,才和我做朋友。

你如果想起我是LES,会是什么反应。

苏航,如果你会抗拒,用眼神告诉我,我就马上放弃你给的快乐,离你远远的。

粤然安静地想,安静地看。

苏航果然一愣,脸红,垂下拿着甜筒的手,然后低头。

粤然的心缓缓下沉,叹气:

是吗?

不想面对,是吗?

同情我的身份是一回事,真的跟我相处是另一回事,是吗?

所以你之前只是不记得,不介意,但不会真的接受,是吗?

情绪坠向深渊。

粤然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苏航,期待一线生机。

苏航眼睛却湿了。

有一种奇怪的,难受的,酸涩的感觉。

仿佛自己以为稳稳握在手里的物事,原来已经从手中溜走,突然发现手中空空如也。

伤心的感觉。

原来,说家里有事,真的只是借口……

“那……追到手了?”苏航抬起头,轻轻地问粤然。

粤然怔忪,推敲着这个问题隐含的意思,却对上苏航湿润的双眼。

“那……你回来陪我自习……你的……那个人,会不会……吃醋?”艰难地把心里的意思组织出来,苏航自己也有些愕然。

她一直知道粤然是……

一直记得。

粤然忽然说去追女人,她不意外。

可是,却难受。

脸发烧。

心跳。

别过脸去,不敢看粤然。

呼吸也不顺畅。

“苏航,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没有去追女人,确实是有些事情要解决,我昨天才走的。”粤然用温柔沉静的声音,清楚地对苏航说。

她看见了,苏航的疑问,苏航的困窘,和刚才未加抑制自然流露的醋意、惶恐,她全部都看见了,看清楚了。

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忧伤?

难道我不知不觉地,对你做了什么,所以,苏航,你已经……?

粤然心情复杂地体味着这一切。

她心疼着苏航的挣扎和惶惑。

但她什么也不能做。

不点破。

粤然在心里默默地说:苏航,你还有后悔的机会。

苏航低着头,雪糕要化了,浓稠甜蜜的汁液一点一点地倾侧,就要滴在手上。

粤然最后的话她听见了,沉着的心忽然一亮,却吓了自己一跳。

苏航拿起甜筒,舔掉就要滴落的甜蜜。

又指一指粤然手中的那个,轻轻说:“快吃吧,你的也要化了。”

眼睛却不敢看粤然。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