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六章 悠长假期(一)

2012-09-07

粤然知道苏航需要消化心里的感觉,大部分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会爱上同性,都需要一个接纳自己的过程,甚至,有的人会选择视而不见,将这种感觉自以为是地扼杀,以后照样“正常”。

不知道苏航会作哪一种选择,粤然在宿舍呆坐整个下午,等待着苏航的决定。

那个笨蛋矛盾挣扎的样子,让人心疼。可是她控制不住的醋意……粤然不自觉微微地翘起了嘴角。

“啪!”刘真把书一合,冷漠的声调响起:“我去吃饭,你去吗?”

粤然抬头看看刘真,又看看外面的天色,才知道已经入夜,刘真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灯。

笑着对刘真摇摇头,粤然也起身将拖鞋换成球鞋——下楼去看看苏航。

站在苏航门口,听见里面电脑音响的声音,夹杂着隐约的呜咽声,粤然无奈地呆立半晌,转身离开。

在往日喧嚣的思园,粤然体会了什么是冷清。再晚一点,思园也要关门了。她默默地打了两个盒饭撂在一起拿上楼——如果苏航愿意,就一起吃,如果不,就让两个盒饭跟着她们分道扬镳……却看见门打开了。

苏航和郁杰在谈论电影,听声音,挣扎的心情已经平复。

郁杰……无论是直觉还是经验,都告诉粤然,必须让这个人远离苏航。

即使苏航不选择自己。

粤然正要进去,就听见郁杰提到自己的名字,还有“男朋友”。苏航说,不知道。粤然笑了,她从苏航的声音里听见更真实的表达:“不想”!管苏航决定什么,粤然已经满足了,至少,她知道了苏航此刻的心意。

还犹豫什么呢?进去赶走郁杰。

……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这么渴望能够拥抱你,只是不敢……“苏航。”粤然轻轻地叫,怕惊动了眼前人的满怀心事。

抬起头来,苏航看着粤然,眼神分明胶着在她的脸上,想逃避却又逃不开——这种挣扎使她想流泪。

“饿了吗?”粤然问,还是轻轻地,不管要承认还是拒绝,都得吃饱了才有勇气。“我们吃饭吧?西红柿炒鸡蛋,冷了吃不好。”

苏航瞄一眼桌上的盒饭,仿佛思想斗争告一段落,低着头,用力地咬一咬嘴唇,小嘴巴冒出一个字来:“好。”说完默默地拖过林敏静的椅子放在自己的椅子旁边,又自己坐下,两只手绞在一起放在桌沿,却不去碰饭盒,看也不看粤然。

粤然笑,这动作简直和做错事的孩子无异。于是坐在苏航旁边,把饭盒打开放在她面前,然后自己先吃。

默不做声。压抑。沉重。却又流淌着星星点点的甜涩。

苏航绞了一会儿手指,才伸手拿筷子吃饭。她觉得自己真是造孽。

以前的好朋友,男孩子,只要有一点点要发展成恋人的感觉,不管怎么强迫自己尝试和忍受,还是过不了多久就慌忙逃走;女孩子,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负担,所以历经岁月考验大多成了知交挚友,而且有好几个还是抢手的美女。

本来以为粤然也是自己的美女好友之一,比较特别的美女好友。但是没想到,忽然发现自己……想独占她。

是作为朋友独占吗?那以前对其他的好朋友怎么没有这样自私的想法?刚才郁杰问粤然有没有男朋友,自己忽然就很讨厌。想像着要是有男生打粤然的主意,自己肯定会恨不得立刻拍死他!

完了,再不用解释了。

就是想独占粤然,朋友也好恋人也好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好。

“难道我天生就是LES?”苏航无奈地自问,又想:“粤然会不会觉得自己好笑?二十多岁才知道自己的取向,还是因为对她有感觉……真是,幼稚……”越想越懊恼,苏航自己皱了眉头。

粤然一直在留意苏航,看见她皱眉,又不声不响,有点担心,只是一直控制着自己不去打扰——她当然希望苏航冲破那道心理关口,但如果苏航想退缩,她也不愿意逼她。毕竟现实,很折磨人。

苏航突然侧脸直直地看着粤然,见粤然也在看自己,有点惊讶,但是不再回避。

看着粤然的眼睛,苏航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如果要把自己的心情和矛盾跟什么人商量,粤然是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她不仅比自己有经验,而且能立刻给自己一个结果。

苏航决定了,吃完饭再说——吃饱了才能有勇气表白和承受打击。

是死是活,一会儿再说。

于是她低头用心地吃饭,不再抬头看粤然——如果一时失控边吃盒饭边表白,也太没有美感了;但她却必须慢慢吃,细嚼慢咽——她不想让粤然觉得自己狼吞虎咽,或者看见自己噎着。

哎!喜欢上一个人真烦人!

看着苏航似乎神情轻松,却又不理自己……不再挣扎了么?不关心我的想法了?粤然想:苏航到底是放下了!

也难怪,如果不是一直按着“正统”的步伐长大,苏航也不会有这种吸引她的单纯真挚,这样长了二十多年的人,要忽然为自己接受甚至开始社会所不认同的感情,几乎没有可能。只怪自己,太轻易地抱了希望。

忽然地心情有些悲凉,粤然紧抿了唇,一粒一粒地挑着饭粒儿,再也咽不下。

苏航吃饱了,还剩一小半,吃不下了,才抬起头来看粤然,却发现她无比斯文地一粒一粒地往嘴里送,两厢一比较,显得自己实在斯文扫地。登时涨红了脸,说:“你怎么只吃了这一点?”

粤然看见苏航又红了脸,模样俏皮可爱,星眸动人,却注定与自己无缘,苦笑,说:“我吃不下。”见苏航竟然吃了大半,她又想,不错,你能恢复快乐轻松的样子,就好,于是又说:“你吃好了?那我一起拿出去扔了。”粤然没等苏航回答,就默默地拿了两个饭盒扔到楼梯间拐角的垃圾桶,在走廊外站了站,只觉得意兴阑珊。“轮到我需要时间平复心情了”,她慢慢踱步到苏航的房门口,打算道别,脸上挂了无所谓的笑。

苏航已经把椅子摆好,正在擦桌子,听见粤然回来,鼓起敢死队的勇气,小声地说:“粤然,把房门关一下。”

粤然一愣,再仔细一想,苏航的意思应该不是要自己出去再关房门,而是要自己进来关房门。想完自己又好笑,又糊涂,只好按苏航说的,关了房门。

苏航又说:“粤然,你坐。”示意粤然坐在椅子上。

粤然继续莫名其妙,带着点忐忑,坐下。

苏航自己坐在了床沿,神情紧张。

粤然看着苏航一本正经欲言又止,悲哀地想:“怎么?因为抗拒对我的感觉,现在连朋友也不想和我做了,要摊牌么?”

苏航却已经开口:“粤然,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完了,我真的很不习惯,粤然是女的,她的恋人却也应该叫女朋友吧?是不是这样叫?哎!我真的很业余!但又不能不问,我不想做撬人墙角的小三……虽然我也不一定撬得到。

苏航在心里嘀嘀咕咕,粤然也是莫名其妙,“你问这个干吗?”难道……粤然忽而有些期待,立刻干脆地说:“没有!”

“可是,上次,实习的时候,你说喜欢你的那个人……”

“不是,不是女朋友,你到底要干吗?”苏航,你想干什么?为什么我好像猜不到你的想法?粤然呼吸急促,因为期待而紧张。她把身子探前,考究地看苏航的双眼。这双眼睛惶惑着,胆怯着,却并不回避地迎接着自己的目光,甚至……眼神炽烈。

苏航,你真的,这么勇敢么?

“那,你有没有男朋友?现在?”苏航继续痛苦地问,虽然自己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白痴,但还是觉得要问,不管哪种小三,都不能做。

“没有!你什么意思?”粤然生气了:苏航的问题跟郁杰怎么一样?难道为了不让她自己犯错误,还想把我销出去?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熄灭,粤然不屑地翘起二郎腿。

不要拿这种拙劣的手段对付我……粤然生气地注视苏航。

“那……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女的?或者男的?”苏航没有注意到粤然情绪的变化,预备一鼓作气问掉最后的问题。虽然觉得自己此刻似乎很像娱乐记者,但心里却虔诚地祈祷:“说没有,粤然,快说没有……”

“你到底什么意思?”粤然冷漠地问,又幽幽地叹气。

苏航愣住,又仿佛恍然大悟: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问?粤然冷漠的眼神使她发抖,她不希望粤然觉得自己只是八卦。

就说出来吧,不要管结果了。

“粤然,我今天,我……忽然发现……讨厌听见你说追女人……其他的女人……”苏航说得很艰难,很缓慢,她实在无法一下子说出“我喜欢你”,虽然心里已经承认了N遍。

“等一下!”粤然站起来,大声地阻止苏航,因为激动而呼吸急促,胸口起伏。

是这样吗?

原来是这样吗?

苏航,你竟然要向我表白?

你担心我不接受,所以像八婆似地先打听清楚一切才敢说?

因为我生气了,所以你甚至要带着歉疚,这样艰难忐忑笨拙地告诉我你的心意?

不,苏航。

我可不愿意被你表白。

让我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