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七章 悠长假期(二)

2012-09-07

被粤然的举动和神情吓住,苏航的眼泪流下来。

“粤然,你不要笑我……我今天才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想要求你……”紧张和害羞使苏航语无伦次地想表达心里所有的意思,可尽管竭尽所能,也还是无法表达。

“嘘……”

粤然蹲在苏航面前,扶住她的双肩,安慰她冷静下来。

不要哭了,苏航,我要心疼了。

粤然用手拭去苏航脸上的泪水,手指碰到苏航光滑的脸,心里柔软无比。

“苏航,我喜欢你,很久了。”

粤然慢慢握住苏航的手,注视着苏航的眼睛,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说……

苏航,我喜欢你,很久了。

从实习的时候开始。

到现在。

或者,已经不止是喜欢。

苏航,如果可以,让我爱你,从现在开始。

粤然安静地凝视苏航,眼神专注又缥缈,丝丝线线地缠绕着她,白皙的脸庞写满绵软的情意,挺直的鼻梁也显得温柔,粉红色的嘴唇开合,说着这世上最动人的话……苏航听得呆了,看着这熟悉的脸,又觉得陌生……我真想,真想……

见苏航红了脸看着自己的嘴唇发呆,粤然笑了:笨蛋!在想什么呢?“苏航,听懂我的话了吗?”

苏航点点头,听懂了,只是不敢相信,“真的么?”她忍不住问。

“是,真的。”粤然笑着。

仿佛在冰窖里就要冻僵的人走进了温泉水池,挣扎紧张了半天的心一下子适应不来,苏航不可自抑地哭着,想把脸埋在粤然的肩膀上,又不敢,不知所措,哭得更加厉害。

忽然被柔软的温暖环绕,粤然坐在她身旁,抱住了她。

“不要哭了,好不好?”粤然柔柔地说,自己却不争气地流眼泪。

什么从前,什么以后?

谁要管呢。

只要你在我怀里。

只有你能接住我的心跳。

苏航是这样想的。

粤然也是。

谁也没有说。

但都知道。

没有原因,没有目的。

没有来处,没有去处。

就是知道。

苏航忽然想摸摸粤然的脸,抬起头来,却摸到了她脸上的泪水。

“粤然,你哭了?!”苏航惊讶,又心疼。

“我为什么不能哭?我不是女人?”粤然擦着眼泪,笑着看苏航满是泪痕的小圆脸。

“你说过你不是女人啊,你是女中豪杰~”苏航竟然调皮起来,用粤然说过的话来打趣她,还得意地笑。

粤然静静看着苏航得意,眼里闪过一抹狡黠:臭丫头,叫你得意!

突然将脸凑过去,吻住了苏航小小的唇。

嘴唇被柔软地啃噬,苏航再笑不出来。只觉得呼吸困难,心跳速度成倍加快。仿佛灵魂出壳,天旋地转,难受莫名却又无比欢喜。

“这样做对吗?”脑海里有个声音在问。但心在祈祷:“永远不要停止……”却突然被放开。双唇突然失去牵引,苏航无助地睁开眼睛,正对上粤然微笑的双眼。

“原来,是初吻吗?”粤然轻声问。刚一碰上苏航的唇,她就知道了。

不懂得回避也不懂得回应,只是随着心意用心地接受自己的触碰。一动也不敢动,自己的舌头还任何动作都没有,那双唇却已经在颤抖。——只有第一次,才有这样热烈而生涩的渴望。

苏航红了脸,低下头。

粤然以为她只是害羞,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苏航的头发真的很美,黑亮,柔顺,垂在她小溜肩上,一丝一丝地往下滑……粤然看得痴了,就想伸手去拢那柔顺的丝丝缕缕……

“粤然,你是不是在笑我?”苏航忽然问。

手停在接触发丝的一瞬间,“什么?”粤然不解。

“我的……初吻。”苏航尴尬,在懊恼自己的过分单纯。

真是个傻瓜啊!粤然在心里感叹。

有多少人希望自己没有过去,单纯如白纸,苏航这个笨蛋却在为此而难堪。

笨蛋!

“没有,苏航,不管你是第几次,我都一样珍惜,一样喜欢。”粤然由衷地说。抚摩着苏航柔软的黑发,粤然的大眼睛安静而充满宠溺地看着她。

苏航觉得自己就要融化了。但其实,她还有很多问题。

粤然刚才说,喜欢她很久了,是什么意思?

很久是多久?

是不是,她们以后都会在一起?

她应该怎么做?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知……

可是她没有办法问。

她没有力气说话。

……

“我要上去了,你该睡觉了。”

良久,粤然才轻轻地说话,打破沉默。

苏航一怔,想也没想,说:“林敏静今晚不回来。”

完了!苏航在心里叫,自己话音一落就满脸灼热。

什么?粤然笑:这个不知死活的笨蛋!“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上去?那我跟你睡?还是睡林敏静的床?我想林敏静会介意,那你是想跟我同床共枕?就今天?”粤然实在是忍不住要逗逗这个心爱的傻瓜。

苏航立刻摇头,略一思量,反应倒快,“你还没洗澡吧?那你上去吧,我也要洗澡了。”

粤然大笑,才说完同床共枕,这笨蛋又提起洗澡……

一定要撩起人香艳的想像吗?

见苏航困窘,好不容易忍住笑,粤然说:“好,我去洗澡了。”她摸摸苏航的脸,用最温柔的声音说:“明天早上睡醒就响我的手机,我陪你吃早饭,好吗?”

苏航乖巧地点头,脸上终于回复一贯温暖安静的微笑,起身送粤然出门。

这是一个无梦也美妙得动人心弦的夜晚。

……

“粤然,我们去静园吃早饭吗?”苏航愉快地问。

“为什么去静园?”粤然反问,笑着,只是想笑……苏航说的每句话,苏航的声音,苏航的眼神,苏航的小圆脸,苏航的存在……都使她想笑。

“因为……静园的饭菜贵呀,所以人少,所以安静,所以环境好,所以,特别适合——情~侣~!”

苏航快速地重复着粤然曾经的推理,还调皮的强调“情侣”二字,脸上的笑容得意又幸福。

粤然看着她,也只是笑,想抱她,可是在校道上,不能够,只能轻轻地牵起她的手。

被粤然温柔地牵住,苏航忽然就安静下来,脸上肆意的笑容收敛,只剩下羞怯而恬淡的微笑,默默地跟着粤然走。

就去静园吧,那里安静。

沉醉在甜蜜和兴奋中度过了一个晚上,两个人都觉得有些严肃的问题想和对方谈。

苏航很小声地问:“粤然,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废话!”粤然被苏航奇怪的问题吓着,“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苏航很认真:“那你就不可以追别的女人咯?”

“是~~!”粤然想,呵!原来是不信任我。

“那如果别的女人,或者男人追你,你怎么办?”苏航还是很认真。

“……你说怎么办?”粤然有点被噎着,看来苏航专业性的“离婚思维”根深蒂固,刚在一起小于十二小时,就想这种事情。

“唔……”苏航沉吟,认真地在思考,“你就说你有主啦!”

“哈哈!”粤然真的控制不了,大笑起来。

“行!我就这么说。”粤然无奈地点头,然后认真地看苏航:“苏航,你要信任我。”

苏航同样认真地看粤然:“我知道,你有很多过去。”眼神略微暗淡,又倔强地恢复明亮,“但是我相信我一直看见的你,我会信任你。”

粤然感动而安心,又问:“你怎么看我们的以后?”

在学校公开是不可能的,即使工作了,也必须低调,除非分手,否则很可能这样就是一辈子,两个人必须同心。

粤然担心苏航的承受能力。

苏航也正想问粤然,于是说:“粤然,你打算……以后都跟我在一起吗?”

粤然认真地回答:“是,只跟你在一起。除非,你坚持不下去。”

这是很可能的。

现实太残忍,而人,太脆弱。

苏航却安静淡定地笑:“我知道,会很难。我们永远是别人眼中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在一起。”

“还有好事之徒会猜测议论我们,我们也只能当作耳旁风。”

说出来有点苦涩,但却很坚定。

“我们不会有别人公认的关系,不会有法律的保障,我们只有彼此的信任依靠。就算我们吵架,就算闹分手,就算有第三者插足,也只有我们两个能解决所有问题,没有人可以仲裁,没有别人可以帮忙。”

苏航说完,忍不住流下两行泪:认真地想,真的很难。

可是,她选择尊重自己的内心。

粤然动容,握住苏航的手——她没有想到,苏航想得这么透彻。

“粤然,我认真地说,你要记住:我相信你此刻对我的心意,可是人心会变。如果,如果将来,你忽然对我没有感觉了,或者忽然对别人有感觉了,一定不要骗我,不要瞒着我,不要同时和我和其他人在一起。你只要告诉我,我不会纠缠你。我只要求你,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对我,就离开我再和别人开始。可以吗?”

苏航轻轻地说完,已经从流泪变为哭泣。

“好了,我知道。”粤然疼惜地看苏航,帮她擦掉眼泪,认真地应承。

她知道,苏航是认真对待自己,认真对待她们刚刚开始的感情,所以,把从生到死的事情都想过了,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

在开始的时候认真地思考最残忍的结局,才能最好地相守。

苏航很清醒。

粤然欣赏着,又心疼:“苏航,你昨天整夜都在想我们的事,是吗?”

苏航点头,神色恢复如常的微笑。

“那你今天打算做什么?我可得听从你的安排呀,我的主~!”严肃的问题谈得差不多了,不想苏航不开心,粤然又逗她。

“我们……到处乱逛!”苏航很兴奋。

“你不学习啦?不向老夫请教运用理论的功力了?不在假期结束之前修改论文了?”粤然奇怪。

“不了,那样老板会认为我在跟他较劲的,下篇论文注意的话,他反而会认为我吸取意见了。至于向你请教嘛……来日方长,你的早饭午饭晚饭自习假期时间全部归我,慢慢传授!”苏航得意洋洋。

有的女人因为爱情变得愚蠢,有的女人因为爱情忽然变得聪明。

粤然郁闷地想,苏航可能就是为数不多的后一种。

而且,还变得霸道了。

就让她霸着吧,我愿意!

粤然看着得意洋洋的苏航,美滋滋地笑。

剩下五天假期,她们要天天腻在一起。

第一次一起去超市,粤然总是觉得苏航挑的东西贵了,把她放进车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全扔出去,另选又便宜又好的。苏航发现粤然比超市里的大妈大婶们还精明。

第二次一起去逛街,粤然才发现苏航一点也不会照顾人,只会被人照顾,只好苦笑着认命。

苏航问粤然,喜欢她很久了,是多久?

粤然告诉她,从知道她是笨蛋的时候就开始了。

苏航又问,“那为什么不说呢?”

粤然说:“我在等你来追我。”

第一次牵手在学校的黑夜里漫步,在夜色中安静亲吻,苏航告诉粤然,她的唇是甜的。

第一次陪苏航去逛书店,粤然发现她是真的书呆子,捧着书连自己走开了都不知道,好半天才惊惶地到处寻找自己。

第一次一整个晚上什么都不做,只是拥抱着待在苏航的宿舍,忽然,苏航抬起头,第一次主动吻住粤然的唇,用舌头撩动粤然的心。

苏航问粤然:“你以前,在一起多久,会和你的女朋友……要她的身体?”

粤然温柔地吻苏航:“不要管我的以前,我会等到你准备好。”

“要是我一直准备不好呢?”苏航调皮地笑。

“你不会的。”粤然咬她的耳垂,又咬她的唇,直到苏航呼吸急促,面红耳赤。

每天晚上,粤然看着苏航睡着了才离去,为她关上门,刚回到宿舍,又收到她的短信:

“粤然,要是黎明下一秒就来,多好。我会梦见你。苏航。”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