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章 妾当随君意?

2012-09-07

“我也不知道买什么好,就买了这个,你帮我瞧瞧,看行不行?”林敏静热情地招呼甄妍,又忙忙地朝她展示一个精致的纸盒。

“不错呀!很好很好!”甄妍一贯地热情咋呼,又拍拍林敏静的肩膀:“不错不错!有潜质,老人家一定很喜欢,买这种能大家共享的东西就没错了!”

正在剪手指甲的苏航注意地看了一下林敏静手里的东西——是一盒曲奇饼。

“甄妍!”郁杰娇媚地呼唤,下一秒,苏航看见她披着一头水珠滴答的栗色秀发,摇曳着进了宿舍的门,却没有走向甄妍和林敏静,而是在自己身边停下了脚步。

“聊什么呢?”郁杰拿着毛巾歪头擦干湿发,看向苏航。

苏航笑着摇头,她也不明白。

林敏静笑而不答。

“敏静要去见男朋友的家长啦!”甄妍夸张地笑说,神情活似一个媒婆,“她刚问我给未来的公婆买什么见面礼,我看她买的就挺好的!”说着展示林敏静的曲奇饼。

原来是这么回事。

郁杰和苏航对望一眼,都不做声了。

“你们俩也别不好意思,也该学着点了,可能过不了多久缘分就要来了哟!”甄妍欢快地苦口婆心。

苏航现在明白林敏静为什么忽然和甄妍亲厚起来,想是为了她的“爱情马拉松”请教经验。

据说那位师兄虽不怎么帅,家里却是颇有实力,其本人实力也不逊,而且是独子。标准钻石王老五,还是学术型实力派。

林敏静当然要紧紧抓住。

“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怎么样了?”甄妍暧昧地碰碰林敏静的手臂,神秘兮兮地。

林敏静娇羞地点头,又幽幽地一叹:“哎!拗不过他!”

甄妍“哟呵呵”地笑,又在林敏静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林敏静很受教地点头。

苏航郁杰二人莫名其妙,相视但笑不语。

郁杰坐到苏航床沿,看苏航的双手。看久了,索性握起来看:“苏航,你的手很柔软,手指又长。”又看苏航的指甲,“要是你留指甲,会像玉葱一样好看,可是……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指甲剪凸呢?”

苏航对郁杰的话不解:剪指甲也奇怪么?

郁杰却直直地看着她,认真地等待回答,苏航只好告诉她:“因为小时候练钢琴,指甲长了影响演奏,也会刮花琴键,所以从来没留长过。”

郁杰仔细地听了,又观察苏航的神情,似乎有些意外,又有些失望,又有些高兴,神情复杂地点头。

苏航留意到郁杰十只指甲皆有精致图案,又有水钻闪亮,由衷赞叹:“你的指甲很漂亮!”

郁杰笑着朝灯光举起双手,眯起眼睛欣赏:“其实也还好,为了它们,我洗头也要戴专门的手套。”

林敏静听说,正要和甄妍过来欣赏,却听见手机响起,“喂!哦,好!”便匆忙地奔出门去,临走之前又和甄妍神秘莫测地笑。

苏航和郁杰面面相觑,干脆问甄妍:“你们俩干吗?神神秘秘地。”

甄妍笑而不答,坐在郁杰身边,苏航的床沿上:“苏航,今天不去自习?那个粤然呢?”

“哦,他们有课,我也累了,就在宿舍休息一晚。”苏航说实话。

本来明天上午的课,可是教授临时决定要飞去外地开会,就提到今晚了。粤然就让苏航在寝室休息,下课来找她。

“粤然也没有留指甲吧?”

郁杰忽然看着苏航问,似乎还很期待答案。

苏航愣住,她还真的没注意过,回答不出来,茫然地摇头。

郁杰看着她,不可置信地睁着一双美目。

甄妍这时一扯郁杰的胳膊,打住了指甲的话题,神秘地说:“林敏静到关键时刻了,可能等不到毕业就要结婚!”

苏航没听懂,求教地看郁杰一眼,却见她了然地笑着回答甄妍:“到底还是没扛住。”

甄妍说:“是啊!现在哪里还有男的肯等到结婚啊!难道想女朋友的时候打飞机解决啊!你说是吧?”

“打飞机是什么意思?”苏航默默地揣测,不明所以。

郁杰点点头,又摇摇头笑着说:“其实也没关系,做好措施就行了。”

“对啊,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甄妍认同道。

苏航只隐约地猜到点什么,尴尬地沉默着打量这两个在她的寝室议论她室友隐私的同学,只觉得太可怕了:林敏静刚离开五分钟都不到!

甄妍注意到苏航的沉默,暧昧地看她:“苏航,什么时候到你呀?”

郁杰也意味深长地注视着苏航,弄得她更加尴尬。

“你们说什么啊!”其实苏航对这场不知怎么搅进去的谈话还是不知就里。

甄妍注视苏航半晌,忽然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说:“苏航,你不会还是处女吧?!”

全身一震,“处女”两个字被甄妍大模肆样地说出来,轮到苏航瞳孔放大,尴尬难堪得莫可名状。不知道五官在脸上应该怎么组织表情,苏航只好继续沉默。

“别说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还什么都不懂!”郁杰碰碰甄妍,小声说。

“哟呵呵!”甄妍又笑了,苏航发现自己特别惧怕这种夸张的笑声。

“苏航啊,你是这个时代的珍惜动物啊!哪个男人找到你就是捡到宝了!”甄妍说着又看郁杰,“或者也有人觉得麻烦,什么都要教,说不定最后还协调不了。”说完又“哟呵呵”笑个不住。

郁杰给苏航一个宽慰的笑,不答甄妍的话。

“你呢,不要总是学习,多打扮打扮,该懂的还是要懂一些,过分单纯就显得傻气了~”甄妍苦口婆心地继续独角戏,苏航烦躁起来,决定不理她,把剪下来的指甲收拾收拾,扔进垃圾桶,又去洗手。

粤然啊,你什么时候下课啊,我都快烦死了!

苏航看着流水在心里默念。

从洗手间出来,听见甄妍说:“听林敏静说,陈冬艳的男朋友要打舌环呢。”

郁杰讪笑着摇头,“太夸张了!”

苏航觉得似乎这个话题自己可以参与,于是说:“打舌环,不是很疼吗?为什么啊?”

郁杰玩味地看着她,又看着甄妍旖旎地笑。

甄妍立刻说:“疼就是一下,人家需要嘛,快乐嘛!”

“什么需要舌环?什么快乐?”苏航发现自己又莫名了。

郁杰忍不住了,别过脸去掩着嘴大笑。

甄妍无奈地看她一眼,忽然想起什么,没好气地:“说了你也不会懂,哎!苏航你这个人吧……真的是……单纯得过分!”竟然痛心疾首起来。

苏航好不尴尬,心里嘀咕:你们才过分,这里可是我宿舍!面子上还是好脾气地对两人笑。

甄妍也觉得受不了,今晚跟苏航真是没有共同语言,决定回宿舍上网。

郁杰笑完了,温婉地对苏航说:“你上次看那个电影,我也找来看了,觉得不错,原来有一个系列,我下载了,哪天没课我们在宿舍一起看?”

苏航胡乱地点头,也没反应过来是什么电影。

郁杰走了,苏航一个人生着闷气,就是不懂甄妍和郁杰笑个什么劲儿。

“咯!”

苏航的头被人敲了一下,抬头一看,是粤然。

“才下课吗?”看见粤然,苏航就高兴起来。

“才?现在也不过八点,老板偷懒啦,才上了一个半小时。”粤然不满。

官方规定每次课应当有2~3小时。

苏航笑:“你们老板真好人,知道我想你了。”

“臭美吧你就!”粤然啐她,“快交代,一个晚上都干什么啦?”

将自己的杯子递给粤然喝水,苏航挨着她坐在床上。“什么都没干成,被人莫名其妙取笑一整晚。”

“取笑?取笑你什么?”咽下一口水,粤然站起身把杯子放回书桌。

“粤然,‘打飞机’是什么意思?”

苏航已经习惯什么都跟粤然聊,自然而然地问。

“什么!”

粤然惊呼,语调因为愤怒而瞬间拔高。

“砰!”地一声,她手里的杯子几乎是砸在桌面上。

苏航吓呆了。

匆匆关上房门又回来,双手压住苏航的肩膀,粤然一双大眼神色凌厉:

“你刚才说什么?”

“打飞机……什么意思?”

苏航怯怯地问,不明白粤然为什么生气。

粤然的脸也渐渐红了,眼神却是越来越愤怒,好像两把火在烧。

“谁在你面前提这些词汇?”

粤然沉声问道。

“隔壁,甄妍啊……”苏航无辜地说。

“甄妍……?”粤然对这个人没有印象,“还说了什么?”

“还问我……是不是……处女。”

苏航面红耳赤,有些瑟缩。

“还有呢?”

“还有什么男人找我是拣到宝,但是又可能什么不协调。”

粤然只觉得想去隔壁抽甄妍一顿。

这个八婆!

“还有呢?”

“还有,说陈冬艳的男朋友打舌环,虽然疼,但是需要,又快乐。我问她为什么,她就懒得理我了。”

苏航说这点的时候没那么瑟缩,粤然却是倒抽一口凉气。

简直是女色狼!

粤然闭上眼睛,强压怒火,又睁开:

“她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她跟郁杰来聊天,就说起来了。”

“郁杰也在?”

粤然双眼的愤怒稍一凝滞,骤然变成凶光。

“郁杰有没有说什么?”

“她没说什么,就是笑我。”

苏航想一想,又举起双手给粤然看。

“她问我为什么手指甲要剪凸,又问你的指甲是不是也这样。”

粤然心一沉,郁杰……

“还有什么?”

“没有了。”

苏航说完忍不住偷瞄一下粤然放在她肩头的手,赫然发现粤然也没有留指甲,不经意微微地笑了一下,却被一直紧盯她的粤然捕捉到了。

“你笑什么?”

“粤然,你也是不留指甲的,跟我一样。”苏航笑得无邪。

粤然却笑得坏:“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我们是一对呀,你看,指甲都一样。”苏航还得意。

粤然有点明白对面的人为什么敢明目张胆地说那些屁话了。“苏航,你记住,以后这种对话的内容,你给我离得远远的!”她义正词严地警告。

苏航点头。她也确实觉得不妙,但还是好奇:“可是那些究竟什么意思?”

粤然轻轻咬她的耳垂:“不要再问了,更不可以问别人,以后我会告诉你,教给你。”说完又轻轻地吻住她双唇。

苏航招架不住,只有点头,闭着眼睛任粤然摆布。

看着苏航虔诚地接受自己,粤然轻轻拥她入怀,脸上浮现温柔的坏笑:

“苏航,这些事,必须由我教给你……”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