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一章 周年庆

2012-09-12

论文写完了,无聊中随便百度了一下“打飞机”,苏航愕然,想起自己还拿这种问题来问粤然,立刻趴在桌子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而甄妍她们甚至大张旗鼓地讨论。

还自以为跟粤然相爱会被此等旁人认为疯狂,其实,他们自己早已经癫狂。

“苏航,在想什么呀?”郁杰的声音明媚婉转,靠在门边友好地注视苏航。

苏航懒懒地:“没什么,发呆而已。”

郁杰……原来也不简单啊!

“如果没事,我们看电影吧?”郁杰对苏航似乎有天然的亲切。

“不了,会吵到甄妍。”苏航心有余悸,都半个月了,甄妍还天天明里暗里笑自己。

郁杰笑,“她不在,回家看女儿了,来吧!”又故意明显地朝苏航抛媚眼。

苏航忍不住笑出来,“郁杰,你的眼神可真勾魂!”于是她拿着手机钥匙去隔壁。“什么电影?”

“你上次看的女高系列,狐狸阶梯。”

苏航安静下来。

那么,也是LES片吗?

也有那种死抓人心的哀伤氛围?

果然。

女主角对心爱的人说:“我只要你!”

却被她狠心地从楼梯上推倒身亡。

做了鬼也要不到,一次一次被拒绝。

最后,只好将爱人杀死。

“真对不起,带你看这样的电影,害你哭成这样。”郁杰拿着纸巾,温柔地拂拭苏航的脸颊,歉疚地说。

情绪抽不出来,苏航盯着滚动的片尾字幕发呆,条件发射地轻轻一笑,对郁杰的“对不起”慢慢摇摇头。

“苏航,回宿舍!”

粤然阴沉着脸站在郁杰的门外命令。

苏航听见,转过头来,却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她眼泪更加汹涌。一串一串的眼泪使粤然惊惶,旁人继续温柔拂拭的动作却使她抓狂。

郁杰就是不叫粤然进来,一边安抚苏航,一边微笑着向她示威,星眸闪动。

苏航一动,郁杰就摁住她,对门外怒目而视的粤然说:“来我这坐一下吧,也不是不认识。”温柔婉转的声音使人不能拒绝。

“坐吧!”自己坐到床上,苏航的身边,却把椅子让给粤然,脸上的笑反而更加温柔和煦。

粤然不坐,背靠着椅子看定注视着自己却发呆的苏航,压抑着心疼和愤怒。

“她看电影看哭了,”温柔地抚摩苏航的长发,郁杰柔声说,“狐狸阶梯,你看过吗?”这是在问粤然。

粤然不答,阴郁地注视她。

“苏航,”郁杰笑着摇摇发呆的人,“如果是你,会对狐狸阶梯许什么愿望?”眼睛却晶晶亮地看着粤然,闪着挑衅的狡色。

粤然咬了咬牙:郁杰……!

“什么愿望也不许。”苏航安静地说,眼神从粤然脸上抽回,注视地板。

“为什么?”郁杰惊讶。

粤然也有些意外。

“因为,这注定要支付代价,不由自主地得到一点,失去更多。”

粤然笑,她的苏航总爱说些奇怪的道理。

郁杰被触动,恨恨地看一眼粤然,又柔声问:“那如果你爱的人背叛你,你难道不想借助其他力量留住她,或者毁了她?”

苏航看一眼粤然,竟然有些幽怨地说:“不想。”

粤然不禁好笑,心里却感触地颤动。

苏航忽然又无比平静:“郁杰,电影是电影,人生是人生啊,你不是很成熟?”瞪大了眼睛质疑着。

郁杰漂亮的五官尴尬地纠结。

“我回去了,你有空过来玩。”苏航嘴上对郁杰说话,双眼却朝粤然示意,自己先往外走。

粤然忍不住笑,紧紧咬住的牙关松了,看郁杰一眼,跟着苏航离开。

“为什么哭?”

“粤然,那个故事很惨情。”

苏航轻声幽幽,自有一层真挚的动人。

“你不是说,电影是电影,人生是人生?”粤然柔柔抚动她的发丝,轻轻笑。

“看进故事去,就忘了,只是想,如果我不够勇敢,选择逃避,你也会像那个女生这么心痛……”苏航说着,眼角又湿。

原来是这样……

原来你只是想像我心痛,就已经流泪。

粤然握住苏航的手,用力抓紧。

“苏航,记得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11月……下旬吧。”苏航回想着,忽然泪眼明亮起来。“是今天?!今天我们认识一年了!”

粤然看着她兴高采烈,心里柔情漫溢:“是啊,一年了。”

苏航继续傻笑。

“好了,去洗洗脸吧,你不是很爱惜你这张苹果脸?”

苏航听话地走进洗手间,粤然才看见倚在门框上的郁杰。

和苏航在的时候温暖婉约的表情不同,此时的郁杰周身充盈着魅惑的风情。她走进来,在粤然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又翩然转身。

“原来她的双手也为你准备着,只不过……这么久了,你是不舍得动手么?”

粤然闭上眼睛,胸口起伏,再睁开,伸出手一把狠狠地扯住郁杰的栗色卷发,附在她耳边低沉地问:

“你为什么这么多事?!”

郁杰伸手到脑后掰住粤然的手腕,大力地挣脱,转身回头挑衅地圆睁双目,声音沉郁:

“因为,我们是同类,我清楚你是什么东西!”

“哒!”

苏航拧开洗手间的门。

郁杰脸上瞬间婉约明媚地微笑:“再见。”

睫毛滴着水珠,苏航隐约看见郁杰飘出房间的身影,问粤然:“郁杰刚才来了?”

双眼通红,全身发抖,粤然快步走到门口猛力关上门,转身紧紧抱住她。

“苏航!除了上课和睡觉,我们都要守在一起!”

“粤然?”

“听话!”

“好。”

12月15日,上午,第一次发表论文的稿费入账,粤然要上课,苏航自己到校外转了一圈,回来却没有告诉粤然。

粤然问苏航,稿费到了吗?

“再等等吧。”苏航打着马虎眼。

12月23日,下午五点,一教五楼501,粤然看见刚下课的苏航愁眉苦脸走进来。

“怎么了?”

“我们牛老板脑袋秀逗了!”

“呵呵!背后非议老板?不是我家小苏的行事风格吧?”

“他竟然通知陈冬艳叫我们12月24号晚上上课!”苏航尖叫。

少许意外,粤然安慰她:“那不是很好吗?可能他心情一好,会请你们吃苹果和火鸡?”

“谁要和他一起过平安夜啊!”

仍然是尖叫。

“那你要和谁一起?”

有人明知故问。

“你啊!你也秀逗啦!”

明知故问的人乐呵呵地抱住骂她的人。

牛老板究竟不是秀逗了,只是忘记了。12月23号晚上11点,他通知全世界:“明天的课取消,另行安排。圣诞快乐!”

果然是要做一个学生爱戴的教授也不容易呀。

苏航乐颠乐颠地跑上十楼,在刘真的皱眉中敲开粤然的门,告诉她牛老板开窍了。

粤然却苦着脸。

“你们老板开窍了,我们老板却秀逗了,要明天晚上上课。”

苏航僵住。

粤然附在她耳边呵痒:“逗你玩儿呢!”

苏航一口咬住粤然的耳垂,悄声说:“明天你要听我的!”

然后双双蹑手蹑脚回宿舍做美梦。

12月24日下午,思想政治课,各自坐在专业队伍里,听着四眼老先生摇头晃脑地重复永远了无新意的理论,甜蜜地相视而笑。

只是粤然觉得苏航今天分外地有些狡黠,但郁杰挑衅的眼神使她分了神,所以没有去深究。

下课,苏航迫不及待地拉粤然走出校园,轻车熟路地上公车,下车,转另一趟公车,又下车,再沿着繁华的街道转进一条幽静的小区道路。

粤然一路上倒也不在意——答应过今天听苏航的,就什么也不问,只是和她说着闲话,当然,还有情话。但随着漫长的旅途仿佛没有尽头,粤然开始怀疑苏航对交通路线的熟悉,试着去探究,却被她嘻嘻哈哈地搪塞。

粤然的脸色越来越狐疑,直到她看见“梨花酒店”四个大字在霓虹闪耀下堂皇地矗立在面前,她真的惊呆了。

“苏航!你要干什么?!快说!”

粤然严厉地恫吓。

苏航却不像一贯地乖巧,不买她的帐,不由分说拉着她进了酒店小巧清雅的大堂。

粤然看着她的苏航小心地拿出一张收据,对大堂美丽的领班说:“你好,我订了今天的房和圣诞特餐,已经全款付清。”

美丽的领班友好而礼貌地笑,又为她们办入住手续。

粤然木着脸在苏航的指挥下拿出身份证登记,又继续木着脸跟苏航进电梯,出电梯,走进摆好了烛光晚餐的房间。

房门关上,苏航没有了适才的老练霸道,羞怯地注视着粤然。

把帆布包扔在地上,粤然捧起苏航的脸,小心认真地看自己的爱人。

“苏航,你的稿费?你写了一个月,一万五千个字,逻辑严密……”

“不是,是送你的一周年礼物。”

苏航的声音仿佛柔软的丝绸,一层层包围粤然。

粤然的眼角湿润。

苏航给她温暖的笑容,歉然说:“你不要介意,我只能订最便宜的单人房和最便宜的套餐。”

“但是,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

粤然低头吻住苏航,紧紧地拥抱她。

咸涩的泪水流进嘴里,被缠绕的舌尖融化成甜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