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二章 在耶稣诞生的日子

2012-09-12

粤然的唇肆意地掠夺苏航的唇舌,耳垂,脸颊,颈后……肆无忌惮地放纵着自己对她的欲望,和依赖……仿佛灵魂就在唇齿间,就在舌尖的舔噬间。

……

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她的喘息交错起伏,一声声,一下下。

仿如催命的鼓。

想停下来问她:可以吗?却不甘愿。欲望什么时候这样畅快地奔跑过?什么时候这样肆意地呼号过?从来没有!

解开她风衣的腰带,双手迟疑着,却是不肯停止。唇舌在所有能接触到的位置狠决地啃噬,催逼着她更悠长绵密的喘息。感觉到怀里人双臂垂下,风衣缓缓蜕落……这应是对我的应承?

是你告诉我的!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

双手颤抖着试探,揭开毛衣虚假的温暖,掀掉暖衣贴身的虚伪,终于,挣破内衣压抑的束缚……你的喘息,恐惧、渴望、沉醉、沦落……你的一切,柔软而美妙!

一切真实得虚假。我害怕,下一秒就失去。失去这样的你。失去再一次在你身上肆意掠夺的机会。只有你给,我才敢要……

粤然竭尽所能,才能硬生生地停止唇齿的贪婪,双手艰难地挪回苏航的肩膀,看向怀里的人。

被粤然压在墙上的苏航,面色绯红,双目紧闭,娇喘连连。

“苏航,今天带我来这里,你想过会怎么样吗?”粤然才知道,自己多么不情愿这样问,多么渴望对苏航任意妄为,多么怕苏航不要。

苏航迷茫地睁开双眼,寻找粤然的目光,摇头。“我只想……你想怎么样……都随你!”

“真的?你知道,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你知道,如果你不阻止,我就不会停止?”

苏航点点头,轻轻抬起手抚摸粤然额边的碎发,讷讷地说:“粤然,你……我也想要。”

粤然笑,用额头抵着苏航的额头,看进她含羞带怯的双眼,

“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苏航也笑,害羞地,轻轻摇头:

“不知道,所以,要你教我。”

颤抖的声音烧起粤然心里的火。

苏航却握住粤然的嘴:“我们先吃饭吧……一会儿让侍应生来收了餐桌再……”咬一咬唇,还是说不下去。

粤然不动,定定地看着苏航,很久很久,才不甘愿地笑:“好,我答应今天都听你的。”双手却伸进苏航的衣服里摸索着内衣的搭扣,仔细地帮她扣好。

苏航一动也不敢动,别转了脸看烛光晚餐的桌面,忽而皱眉。

粤然正在享受着暧昧动作对苏航的挑逗,却见她忽然皱起眉头,十分莫名,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烛火摇曳的一桌美食,不明就里。

欲望终于是强压下去了。

站直身子放开苏航,粤然笑问:“怎么了?”

苏航走到桌边,不屑地说:“看来电视剧教育太深入人心,烛光晚餐的两个人永远被安排坐在隔了九丈的两对面。”

粤然翻白眼。

她真的搞不懂,苏航竟然在自己为她扣内衣的时候,悠然自得地腹诽餐桌排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苏航已经动手把两人份的东西凑在一起,又将两张椅子并排,笑着对粤然说:“你看,爱人应该这样坐,才可以耳鬓厮磨地吃饭聊天嘛!”看见粤然满含笑意的双眼,又莫名地羞怯起来,盯着烛光低头不语。

粤然想,果然还是害羞的……轻轻拉着苏航,坐在她摆好的位子上。“我们好好吃饭。”她笑着安苏航的心。

“嗯……”苏航也笑。

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一切都值得笑。

“辛苦拿的稿费,都花在这里了?”粤然心疼,写一篇能够发在核心期刊的论文殊不容易。

“你不要管了,反正今天是我安排,送你的!”苏航霸道地说。

“想到这样的地方来,应该告诉我,让我来给你安排。”粤然温柔地注视苏航,她希望是自己主动。

“不要!”苏航忽然野蛮起来,“要是我跟你说我想让你带我来开房,我成什么了?”竟然有眼泪掉下来。

粤然慌忙去握她的手,却被她挣开。

“你不明白吗?我就是想给你,给我们找一个地方,不要怕人看见,不要连最普通的牵手和亲吻也小心翼翼!”

“我爱你!我要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强迫自己克制,像所有人一样,想做什么就做!”

“我们都是二十多岁了,不管做到哪一步,既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别人,可是我却要看着你一次次忍耐。”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因为自己的欲望而羞耻?我们不一样是相爱而渴望彼此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每次下午在教室都想。我也想,可是我们都不愿意自己像野外苟合的人一样不堪……我们的感情明明那么真,那么美,不可以那样……”

“是!我什么也不懂,不懂该怎么做,不像其他人懂得那么多,更不知道怎么爱一个女人,可是我以为,这样做,我们都会得到释放,你会快乐!”

“我爱你!我爱你,粤然!我想你快乐,想你放心,不要你克制难过,难道你不懂吗?!”

苏航泣不成声。

“是!我没有经验!但是我想要给你,想要你不要怀疑我爱你的能力,但是你要我怎么开口,开口对你说我想你带我来开房,把我自己给你?”

“这是我凭借实力挣回来的钱,我就是要用它来给我们这样的空间!”

“这样子我就知道我可以,以后也可以!我们以后也可以!”

“就算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他们不肯给我们在一起的空间,我们就自己挣,自己买!就算付出多少额外的努力,我们也可以!我就是要这样做,就是要这样做……”

粤然脸上满是泪水,伸手把哭泣得发抖的苏航拉过来,靠在自己身上。“苏航,我明白了,你说的我都懂了,不要哭。我爱你,永远都会爱你!”

不记得多久没有说过永远了。

但这句承诺是真的。

粤然轻轻地拍苏航的背,安抚她的哭泣。

是,我们一起委屈,然后一起争取。

两个人渐渐平复下来,相视而笑。

“对不起,本来想让你笑的,却惹你哭了。”苏航轻拂粤然的眼角,心疼而歉疚。

粤然把她的手拿下来放在嘴边:“苏航,我们吃饭吧,我想你了……”

静谧之中,苏航和粤然慢慢地品尝着一切。

侍者来敲门,推走闪烁着烛光的餐桌,只剩下粤然和苏航沉默相对。

“粤然,你……我们先洗澡吗?”苏航羞赧地问。

粤然很想笑:“一起吗?”

“啊?呃……”苏航迟疑。

“你带了换洗的衣服吗?”粤然低头看苏航,以她对自己爱人的理解,苏航会想得很周到的。

果然……

“有啊!新的。”苏航立即得意地拉开自己的书包,拿出一个便携袋,里面有两条小裤裤。

粤然满脸黑线:“苏航,新的就这么穿,不行吧?”

“我洗过了,订好房间,我就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放着。”苏航抿嘴笑。

“哈!哈哈!”粤然抑制不住,直想笑:“苏航,你是我见过对开房最认真的人!”

这要是拍电视剧,观众非笑抽了不可。

“粤然,我不只是和你开房,我们又不是一夜情,是以后要生活在一起的,当然什么都要周到!”苏航认真地说。

粤然被苏航的认真感染,敛了笑容。

是啊,不是一夜情,是一辈子呢。

但是粤然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因为苏航从书包里拿出的不只是两条小裤裤,还有两件暖气房里可以穿的睡裙,还有一条大浴巾。

“苏航,你的书包和你的脑袋一样,总是有奇怪的东西蹦出来,连小裤裤大毛巾都有。”粤然不得不佩服。

苏航浅浅地笑,忽然又觉得不对:“你的脑袋才有小裤裤大毛巾蹦出来!”自己也觉得好笑,跟粤然笑作一堆,压住了大毛巾。

“大毛巾作什么用?”粤然忍着笑问。

“铺在床上……因为,第一次,不是应该有血?我怕弄脏人家的床单。”苏航呢喃着。

粤然愣住,是啊,这是苏航的第一次。

……

两个人都洗完了,一起坐在床上,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

“粤然,你真好看!”苏航认真地注视粤然的眼睛。

粤然笑。

轻轻地,把最后的一层防护去掉,终于肌肤相亲。

“苏航,怕疼吗?”

“怕……不过,你在。”

粤然疼惜地,慢慢地进行。

苏航害羞,却不肯闭上眼睛。

“粤然,我要记住,是你给我的……”

粤然看着苏航,抚摩着她的每一寸纯真。

你的心就跳在我心里……你的肌肤光滑紧实……你的体温灼热烧心……仿佛焚心似火,又似甘之如饴。虽然惊恐,又急切地盼望……苏航终于迎来了最初的疼痛……粤然轻轻拉起她身下的大毛巾,一抹殷红赫然在目。

眼泪流出来,粤然忽而觉得恐惧:曾经,我也有这样的一抹殷红,曾经,也得到过别人这样的一抹殷红,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回忆也不敢,可是今天却拥有你……苏航!千万不要成为我的过去!我害怕……

在疼痛中看见粤然流泪,苏航轻轻揽她入怀。

“粤然,不要怕,我是你的了。”

听着苏航的心跳,粤然呜咽,哭泣,恸哭……

“苏航,你会后悔么?”

“不会,你呢?”

“我?苏航,在你面前,我几乎连爱的资格都没有。”

“粤然,我爱你,你就有资格,我会守护你。”

“我有很多过去……如果你知道……”

“我会试着接受,不然,你帮我接受。”苏航捧起粤然的脸,温柔地说:“粤然,你记住,不管你以前或将来,做错什么,我都会原谅你,但是,你要帮我。”

粤然吻她:“苏航,不要离开我!”

“你也不要,万一不小心离开了,记得要回来!”

只要我永远等你,我就永远不会失去你。

……

午夜,万籁俱静。

“粤然,今天是耶稣诞生的日子。”

“然后呢?”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