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四章 重色轻友

2012-09-12

“苏航,记不记得去年的元旦是怎么过的?”

粤然靠在苏航的怀里,把脸埋在她的柔软中,一边亲吻一边呢喃。

苏航轻轻摩挲着粤然的头发,胸前的震颤使她全身酥软,哪里还能想得到什么,“想不起来了,你记得吗?”

粤然摇头,发丝的绵软轻挠加上她唇齿的轻啄,苏航压抑地娇呼。

“粤然,不要使坏!”虚弱的声音叱责,苏航竭力地保持声调的平静,却使怀里的人心火更旺。

“对你,就是舍不得不坏!”粤然被欲望烧得咬牙切齿。“苏航,我喜欢听你这时候的声音……”用手来代替唇舌继续刺激心爱的人,粤然抬起头在苏航耳边极尽诱惑:“销魂蚀骨……苏航,你的声音对我……就是这样。”

“粤然……”苏航用心地注视粤然,艰难地维持着不让声调游移,“是你……是你让我这样的。”

粤然慢慢地安静下来:“我知道……”一瞬间,感动而得意的情绪使她弯起嘴角,“除了我,世上再没有谁能知道你会这样……动人!”轻轻地帮苏航整理好睡衣,粤然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她清澈的双眸,很久很久。

元旦假期,林敏静去拜见男方长辈了,这两个晚上,不会有人打扰她们。

“今晚,留下来吧!”叫自己的爱人留下,苏航已经不会脸红,只是深情绵长。

“我想,可是,不能。”粤然违心地拒绝,眼神痴缠而炽热。

“因为刘真?”苏航轻轻地叹气。

这世上的人实在太多,个个眼睛明亮心思缜密不肯装糊涂,叫有情人诸多顾忌。

“苏航,我陪你到十二点。”

“粤然,如果许一个新年愿望,你会许什么?”

“我会请老天,实现苏航的愿望……你呢?”

“我希望,以后都可以和粤然,相拥到天明……”

苏航的眼里晶光闪亮,倔强着不肯坠落。

粤然闭上眼睛,将双目含泪的人轻拥入怀。

声声慢慢地,有音乐声响起,苏航拿起响个不住的手机,却被粤然将手按下,也不让她看来电显示。“不要听。”

是请求,也是命令。

苏航松了手,温柔地笑。

粤然说的话,她怎么忍心不听?

可是手机那头的人很执着,一直用悠扬的音乐骚扰她们的亲吻。

粤然皱眉:“苏航,太多人惦念你,我不喜欢!”

苏航笑:“要不,我看看是谁?你让我挂,我就挂?”

故作沉思,粤然仰身倒在苏航的床上,沉声说:“好吧……朕准了。”

苏航却不准了,捏住她鼻子:“陛下,您有几位爱妃?”

“朕命苦啊,后宫只有一位后妃出得朝堂,入得闺房……”粤然越说越好笑,却被苏航翻身压住。

“陛下,是否不甘心?”苏航暧昧地坏笑。

“甘心,甘心,朕甘之如饴,但愿永远如此……”粤然发现苏航无师自通,已经学会上下其手,虽不纯熟却足以使自己难以自持。

手机又响。

“快听吧。”粤然实在不习惯被苏航辖制,立时鼓励她转移目标。

“好吧,臣妾暂且饶过陛下!”苏航在粤然耳边轻呵,才放开她接听电话。

“苏航!死丫头!这么久没消息,是不是恋爱结婚生子,明目张胆重色轻友了?”明敏活泼明朗的声音不住抱怨,不用扬声器也足够嘹亮,却使粤然得意起来,附在苏航的另一边耳说:“告诉她,你就是重色轻友了!”

苏航推推粤然,又靠在她怀里,真诚地对明敏致歉:“没有啊,明敏,我只是忙。”

“忙什么?功课还是男人?”

苏航惊诧,连明敏这婉约的美院学生说话也如此直白。

“明敏,没有男人什么事。”

苏航边说边笑看粤然,又把电话拿开,对牢粤然的耳朵说:“只有一个女人的事!”说毕,才又将电话拿在嘴边。

粤然被这话逗得不可自抑,将头埋进被窝,舌尖在苏航身上肆虐。

苏航只模糊听见明敏说:“明天我去你们学校写生,晚上借宿一晚,喂!死丫头,可以不可以?”

“好……”

苏航只想快点结束电话,专心对付粤然绵延不断的挑逗。

明敏果真来了,画点儿花草树木,又拍了些建筑物的角度回去作素材,傍晚时分,在电话里跟苏航申诉着肚子饿的痛苦。

苏航拉着粤然的手一起出现,要请自己的好朋友到博园饕餮一番。

明敏是个爽朗的女生,愉快地和粤然握手,态度真诚:“我们家小苏挑选朋友一向严格,小粤跟我一定也会成为朋友的。”

粤然笑着:“我家小苏的朋友,我想也是不错。”

苏航面不改色地捏粤然的手,生怕明敏听出端倪。

到了博园,明敏问苏航:“死丫头,拿什么钱请我吃饭?研究经费的话,你趁早省下,我在外面接设计,一单比你一个月的研究经费还多些,我来请。”

苏航微笑:“你想请,我不会跟你抢。”

明敏大笑:“这么久同学,就你好意思。好吧,本姑娘今天包下你了!”说着就坐下,又拉开旁边的椅子,顺理成章地拉住正要转到粤然旁边的苏航:“坐吧!”

苏航朝粤然笑笑,坐在明敏身边。

粤然坐在对面,笑脸依旧,忽而觉得自己似在局外,怅然若失。

明敏和苏航聊天,不时谈起从前,又说起现在。

粤然才知道,苏航吃咖喱会过敏,喝咖啡可以没有糖却一定要加奶,学过钢琴,练过瑜伽,喜欢走马灯,喜欢亦舒,高中时期暗恋她的男同学大一至今每年给她寄新出的《哈利波特》DVD……有许多丰富而美好的过往,粤然从不知晓未曾听说。

苏航虽然一直和明敏谈笑,视线却总是向着粤然。

粤然渐渐失了笑容,安静专注地听着。

忽而,明敏问起苏航感情:“怎么样?有人要了吗?”

苏航不说话,看着粤然,默默地笑。

粤然安静地用眼神回应,笑不出来。

“笑什么啊?”明敏伸手咯吱苏航,“快回答,快回答!”

苏航笑着乱躲,几乎碰翻了杯盘,不住向明敏求饶。

明敏停手,对着粤然爽朗地说:“我们家小苏特别怕痒,每次一咯吱她,钱包里有多少钱她都会告诉你。”

粤然眼神稍暗,牵一牵嘴角表示回应。

明敏又说:“我们以前的同学都说,苏航以后一定是怕老公的,轻轻一碰就说痒!”说着又伸手去挠。

苏航笑着挡住明敏的手:“小敏,快别闹腾了,这可是餐厅里。”一面又看粤然。

粤然木着脸,低头吃牛扒。

明敏笑说:“好啊,先放过你,今天晚上再折腾你,看你招不招!”

粤然放下刀叉,咬住了唇。

“今天晚上?”苏航有点莫名。

“你……你你你不是想赖皮吧?昨晚你明明答应今晚跟本姑娘同床共枕的!”明敏握住切牛扒的刀威胁苏航。

哦!是了!苏航想起,前一晚就在粤然撩拨个不住的时候,明敏是提过这话。既然如此,总不能赶好朋友出门,苏航笑着点头,担忧地注视粤然。

粤然整张脸沉下,侧脸看窗外萧索的秋景。

回到宿舍,苏航就让明敏先洗澡,又告诉她自己的洗面奶牙膏沐浴露洗头水所在,明敏说:“行了,你爱用什么,我一清二楚,肯定不会拿错别人的。”苏航笑着推她进去。

洗手间水声沙沙,苏航握住粤然的手,声音温柔:“怎么不高兴了?”

粤然把手抽开,脸色沉郁,幽幽叹气。

苏航低头亲吻粤然手指,再抬头,却看见爱人的泪水在眼眶打转。“粤然,她是我从小的好朋友,她睡觉打鼾磨牙,我很早就知道。”

粤然不语。

“粤然,如果你不高兴……”苏航心疼。

“苏航,我爱你!”粤然擦掉眼泪,“好好陪你的好友,明天我们再说。”轻轻地抱一抱苏航,留给她一个宽慰的笑,转身离开。

苏航心疼地注视粤然的背影。

熄灯,两个好朋友并排躺在床上。

“小苏,”明敏习惯这么叫苏航,“你恋爱了吧?”

“是。”苏航承认。

粤然占据了她的心,即使不能公开,她也要用自己的方式承认。

“你家亲爱的,干什么的?”明敏故意用戏剧化的语调打听。

“念书的,和我同行。”

“啊,那会不会吵架?”

“不会,她总是让着我。”苏航眼睛湿了。

粤然,即使因为我跟别人同塌而眠难过,也不肯告诉我,埋怨我。

“小苏,你很爱你家亲爱的?”

“是,很爱!”

“你完了,小苏!”

“是,我早就完了,小敏。”

“小苏,你们……那个了吗?”

“小敏,你真八。”

“呵呵,小苏,不用说,你失身了。老实交代,是不是现在也在想他?”

“是,很想她。”苏航说着,坐起身来。“小敏,我想去打个电话,你先睡,好吗?”

“好吧。就知道你重色轻友。”明敏笑苏航。

“粤然,我在你宿舍门外。苏航”

粤然一直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看见短信,即刻披上外衣出来。

苏航忘了披外衣,冷得瑟瑟发抖。

“怎么跑出来?也不穿衣服?”粤然不敢将苏航拥入怀中,怕被值夜的阿姨撞见,只轻轻把自己的衣服披在苏航身上。

“你不高兴了。”苏航摩挲粤然的手掌。

“没有。”粤然的声音沙哑,“就算有,也被你半夜跑上来赶走了。”是真的。

“那就是有,对我说。”苏航坚持。

粤然摸苏航的头,柔柔地问:“你和你的朋友,一直很亲密,是不是?”

苏航点头。

“以后,可不可以只和我睡?”

“你吃醋?”

“是,我吃醋。我怕,你睡着了以为别人是我。” 

粤然的声音温暖。

“我不想别人看见你可爱的睡脸。”

“我不能忍受,你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不管是好朋友或者什么。”

“我甚至讨厌她咯吱你,嫉妒她知道你过往的许多事。”

听着粤然诉说,苏航的眼泪悄然流下。

粤然握住她的手,苦笑:“我很自私,很霸道,是不是?”

苏航摇头,轻声问:“粤然,你要独占我?”

“是啊,我想独占你……”粤然的眼睛在夜里晶亮,“不受控制地想独占你,连你的好朋友,我都吃醋……”

再懒去管值夜的阿姨,两个人靠在一起。

“就是这样,想独占你。”粤然拥住苏航双肩,“这样的我,讨厌吗?”

苏航摇头,“我喜欢被你独占。我早就承认了,我重色轻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