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六章 爱的昵称

2012-09-12

根本不用去地址簿寻找苏航的联系方法,只是打开邮箱,苏航发来的旧邮件赫然占据整整一个屏幕,郑絮语直接点开其中一封回复。

“苏航,附件里有我近段时间需要的材料和数据,你搜索整理一下,月内交还给我。多谢!师姐”直接复制上一封邮件的全文,郑絮语想了想,把“月内”两字替换成“寒假结束前”,再上传三十多页的WORD文档附件,轻轻一点“发送”,搞定。

自己佩服自己的眼光,郑絮语愉快地哼歌。

她早就知道,这个师妹潜力无限,但是良善可用,不似本校的师弟师妹,做少少事情就索要回报,居功自傲。

其实苏航入学不多久,郑絮语就已经主动约见她,请她吃饭,她的为人行事,在郑絮语看来早就过关,至于完成任务的能力,也毫无问题。

这个学期郑絮语上交给牛老板的所有资料和数据,根本全是苏航完成,郑絮语署名。那一长串的旧邮件列表,就是她私自派给苏航的功课。

只不过口头告诉她:“这些数据是项目所需,我忙不过来,请你帮忙,不过事涉机密,不可乱说。”苏航即做得滴水不漏,郑絮语的项目因此进展顺利得令老板叹服,并因此而分得程伟仁一杯羹。

神不知鬼不觉。

彼时,老板根本没有注意苏航。

如今小姑娘被同届排挤,自己适时向老板推荐,即使苏航因此提前拥有知名度和老板的赏识,也划得来。

郑絮语料定,老板会夸自己有眼光,肯提携师妹有器量。同时,以苏航的个性,将来必定感恩戴德,长期为己所用。

一举两得,绝不赔本。

只是苏航必须扛住,离放假只有一个月时间,三万字的论文不能做得粗糙,自己给的任务,也必须在两月内完成。

郑絮语冷冷自言自语:“小姑娘,要承受得住啊。”

她根本懒得过问苏航的选题和方向。

这世间人人有算计,只不过段数方法有异。

有的人死了也不肯吃亏,有的人觉得吃亏死不了。

周末,为确保取得当先加入项目组的资格,林敏静和陈冬艳出外密商论文选题,粤然来找苏航。

“苏航,这是什么邮件?”粤然坐下,发现苏航邮箱开着,某位联系人来往特别多,就想知道。

“专业前辈。”苏航回答,她答应过师姐决不外泄实情。

“什么前辈?要你做这么多私活?”粤然也是同行,一眼就能看出端倪。

“粤然,我答应人家不能说。”

“我也不能?”

“公事上,一视同仁。”

粤然生气:“你这是私活,怎么说是公事?对方是谁,让你心甘情愿做苦工不留名?”

苏航笑:“对方是女生。”

“那又怎么样?我不是女的?不能吃女生醋?”

苏航噎住,不一会儿,笑出声来。

“笑什么?”

“粤然,我们好惨!”

“为什么?”

“林敏静要是跟女生往来密切,‘爱情马拉松’断然不会吃醋,‘爱情马拉松’如果跟男生往来密切,林敏静也断然不作他想。”苏航笑看粤然。

粤然仍在生气,尤其看见那人要求苏航所做之事分量极巨,非常心疼,且真的吃醋,对苏航的绕口令不甚了了:“然后呢?”

“可是我们,无论男生女生,只要过从太密,都会吃醋,这点上,我们两性通杀!”苏航呵呵笑。

粤然想想,也是。

男人出去应酬,只要告诉太太:“男的。”保准获得通行许可。

女人如果在电话里甜言蜜语,丈夫只问:“男的女的?”如果是后者,多半懒理。

但是她们,不管男人女人,统统可以成为吃醋对象。

通杀。

粤然也笑:“就你怪异想法多!”笑完复又生气,苏航为别人任劳任怨,她是真的吃醋。

看见粤然蹙眉,苏航温柔地伸手抚开她微皱的眉心,“是师姐,郑絮语。”不由自主地,她为粤然违反原则。

粤然想起来,那个娇小精干的女生,果然没什么威胁,笑了把苏航拉进怀里:“你不是答应人家不说?公事上一视同仁?”

“你不是同仁,是爱人。”苏航在为自己违反原则找借口。

粤然抱紧苏航。

“一个人写三万字,要不要我帮忙?还有这三十多页的师姐指令?”粤然熟知自己爱人的品性,劝她不要吃亏帮人,还不如自己出手帮她。

“你对我的实力没信心?”苏航不满,“你信不信,我会比她们完成得更好,更快?”

“呵呵,先告诉我你凭什么信心十足?”

“因为她们是两个人,虽然有两副脑子两双手,但是同时也有了两份心思两种步伐,要协调,不是那么容易。而我呢,一门心思,一个步伐,你说,谁占优势?”

粤然一时还真反驳不了,笑着问:“那加上我,就会拖慢你的速度?”

“不会,我们是爱人,两心同一,哪会像她们啊!”

“两心同一……”粤然沉吟这个词汇,感觉温馨,“那我帮你整理那三十页的师姐资料吧?”心里始终埋怨郑絮语支使苏航。

“你省省吧!你们那个导师,一向歧视女学生到全校闻名的地步,期末论文必须十分严密,你才能在专业队伍站稳脚跟。今天以后,我们也不要老在宿舍卿卿我我,多泡泡图书馆是正理。”

粤然惊讶:“苏航,你在管我?”心底有星星点点的甜蜜泛起来。

苏航笑:“我不能管你么?哪个女人会不管自己的……”忽然觉得不对,“老公?”

粤然莞尔,她一直在想,苏航什么时候会想到这个问题,终于来了。

角色问题。

TPH对于苏航来说,只是英文字母,其中意义全然不知,毫无概念。

苏航陷入沉思,深皱眉头,粤然轻轻摇晃:“苏航,在想什么?”

“她们都叫另一半‘老公’,表示亲热。”苏航眉头还是不展,困惑无比。

“然后呢?”

“可是……我们……性别一致……”苏航第一次为此苦恼。

“为什么在乎这个问题?”

“粤然,所有人也叫你粤然,我叫你什么,才能表示你的感情专属于我?”

粤然心动:“苏航,你叫我什么我也专属于你!”

“那不一样,心理上不一样,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个称呼,只要轻轻呼唤,我们就知道应当听从对方,或者占有对方?你是我的什么?老婆?女朋友?如果有人质疑我的资格,我该怎么表示自己对你来说与众不同?” 

苏航眉头深锁,用力思索,真正地混乱。

“你是我爱人!”粤然强调,继而叹息。

“难道我跟你说话的时候,叫你:‘爱人’?”苏航瞪大眼睛,显然觉得如此称呼并不亲密。“这样岂不是像脱离实际生活的文艺电影?”

粤然不得不投降,柔声问道:“那你想叫我什么?”

“……”苏航毫无头绪。“原来,我的心理习惯早已被同化……”

“你是不是觉得……”粤然仔细斟酌词汇,“你依赖我更多?”

苏航怯怯地点头。

“你能不能接受叫我‘老婆’?”粤然启发她。

苏航立刻摇头。

粤然笑:“那,你可以叫我‘老公’,从此听我的话,让我来保护你,给你遮风挡雨。然后,你可以管束我,罗嗦我,关心我,按照你的心理习惯做我的伴侣。”

苏航愕然:“可是,我们性别一致,不应当有这样的差别,你怎么会习惯?”

粤然忍不住难过:苏航的心理感知太清醒,所以此时才会真的混乱。“我的心理习惯……早已经适应。”强自镇定,粤然告诉苏航事实。

“适应?早已经?”苏航稍微细想,已经泪盈满眶。

终于难免要提过去,粤然小心地点头:“不错,苏航,在我的过去,我习惯某种角色。”并不想回忆过去,但要帮苏航过这一关,在所难免。

苏航紧紧咬唇,第一次仔细琢磨粤然的过去。“你是说,你从前……保护其他的女人?她们叫你……老公?”

粤然缓缓点头。

想起曾有其他人跟粤然如此亲昵,苏航泪涌如泉,不知所措。

“傻瓜,你在吃醋?”粤然小心翼翼。

苏航伤心地点头,她终于清醒地知道,她唯一的粤然,曾经和别人亲密非常。

也许是现在一样刻骨铭心的过去,但是,那里面没有她。

“那些是过去,笨蛋。你是我的现在和将来,没有人能取代你。”粤然认真地安慰苏航,她没有办法令过去消失,她自己也害怕提起。

“那么……你有没有和她们说过一样的话?”苏航恼恨自己的问题,却做不到不问。

粤然无法否认,确实曾经的每一段都有承诺,那时也是认真虔诚,只能点头。

苏航轻轻呜咽,泪眼死死看住粤然,宛如看见骗子。

在苏航的泪光中心虚心慌,恼恨自己,心疼她,粤然不想再讨论过去:“你不是说过,你知道我有过去?”

“我……你,你拿我的话来堵我?我并不曾仔细想过所有细节……是不是恋爱都是一样?有一天,我会不会成为你的另一个过去?”苏航只觉得恐惧万分。

“不会!你说过会信任我!”粤然重复着苏航说过的话。她忽然想起郁杰的断言:你不过在依赖她的单纯,支撑你并不存在的信念……不是这样!粤然心里强迫自己相信:我知道,对苏航,不会是这样!

恐惧铺天盖地而来,粤然紧紧拥住苏航:“我不会让你变成过去,真的!”双臂用力到震颤,却清楚听见自己内心其实在说:“苏航,请你不要离开!”

苏航在粤然的怀里簌簌发抖,不能自已,忽然抬头,两手扣住粤然脖子,指尖嵌进她的肉里,眼神怀疑而憎恨。

粤然不躲避,也不挣扎,任凭疼痛蔓延,接受苏航的审视,眼泪汹涌而至。

慢慢地,苏航眼睛里强烈的情绪散去,双手松开……“你当时年纪小,是不是?”

听见苏航温暖安静的声音,粤然的绝望仿如决堤洪水,“是。”

“你们分手,是因为害怕失去或者诱惑太多,所以各自错误,是不是?”苏航的泪水再次滚滚落下。

“是。”

“每一次分手,都很痛苦,是不是?”

“是。”

顷刻间又摇头:曾经再怎么痛苦,也不如这一刻。

“我和她们,有没有一点点不一样,让你更加钟爱?”

苏航声音胆怯。

粤然点头,说不出话。

“你现在,以后,不会再那么容易放弃,是不是?”

粤然再点头,泪水漫过眼眶。

苏航双眼凝视粤然,许久,缓缓地伸出双手,轻抚粤然脖颈上微微的青紫,心痛自责。“对不起,我爱你……对不起,疼吗?”

流着泪摇头,粤然重新将苏航拥入怀中,珍而重之。

苏航在粤然怀里轻轻呜咽:“不要离开我!真的不要!我会努力做得最好,我要一直留在你身边,不让你再尝那样的痛苦!”

粤然痛哭出声。

苏航抚摩她的脊背,温柔认真:

“我要一辈子,做你的老婆,管着你……”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