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七章 但愿来日不相离

2012-09-12

“刘真是个疯子!”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粤然感叹。

“怎么了?”苏航好奇。

“她的期末论文已经交了,五万字,据说老板收到的时候休克数秒。”粤然把听来的流言原封不动地学给苏航。五万字确实恐怖——导师原本布置的是每人一万至两万字而已。

“哇!”苏航惊叫,“你们老板这回可算是自食其果!”

“怎么自食其果?”粤然笑,以前可算看错苏航了,总说她笨。

“谁让他歧视女生?这下好了,门下弟子但凡是个女的就拼命表现实力,男生自然也不甘示弱,你们专业这么多人,他寒假就等着在央视春晚的伴奏下披星戴月地阅读共合几十万字的巨著吧!”苏航毫不客气地幸灾乐祸,忽然醒悟那人好歹是粤然的导师,总该给点面子,小心地挽回余地:“不过他学术涵养颇深,肯定没问题的,没问题,呵呵……”

粤然知道苏航的小心思,只笑着捏了捏她鼻子,并不点破。“那,请问夫人,我该怎么办?五万字,我会吐血的!”

粤然的长处在于精炼的论述和方法论的实际应用,要附会字数,她实在是不愿意,其实心中已有主意,但还是想听听苏航的见解。

“你就按你们老板的要求来,只要质量高,不在字数多,他还更容易记住和赞赏你。”苏航如是说,“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不会逊色,反而突出。”

苏航的想法竟然跟自己不谋而合,粤然真想抱住她咬一口。

“奇怪,你做我老婆以前,怎么从来不显出这么聪明来?”

苏航听见这个问题,浅浅地笑:“我哪里聪明?我是典型的头脑发达,反应迟钝,许多事,我想到了也未必去管去说。”

头脑发达,反应迟钝。

还真是的。

粤然快笑死了,揽着苏航的肩膀不肯放。

“那为什么对我的事,你又管又说,一点也不迟钝?”

有人明显地想听甜言蜜语。

有人就温柔地满足她。

“我爱你,所以自然要为你想得周到。”

因为是在校道上,苏航只敢低头轻轻说,但在粤然听来,分外地清晰甜蜜,越甜蜜越让她想捣乱。

“哎!我太可怜了!”粤然演得入木三分。

“可怜?”苏航知道她要逗自己,索性看她使的什么戏码。

“对啊,一不小心,讨了个头脑发达的老婆,这辈子想必也逃不出她五指山了~~~”眼神明明是情深意浓,嘴上的话却是感慨抱怨,粤然嘴边一抹坏笑。

“您老人家就知足吧!”苏航泰然自若地接招:“你这个五指山不逃也罢,世上哪里再找这样的温柔乡,给你真情肉体双重满足?” 

粤然站住不动了,眼神炽烈地拉住苏航。

苏航被她拉着也再走不动,被惯性带着撞近她怀里。

“我们回宿舍吧?”粤然情不自禁的声音暧昧颤抖,轻轻捏苏航的手,眼里漾起一抹柔情,“我想念真情肉体双重满足的温柔乡了。”

苏航含羞带笑,白粤然一眼,大力一拉拽着她走,坚决地说:“五指山还有很多功能的,现在带你去图书馆!”

无奈地,粤然只好听话乖乖跟着走。

苏航也觉得心跳加速,转动心念制造话题:“粤然,你用什么牌子的隐形眼镜药水?”

“干吗?”

“五指山怕你逃跑,预备要包吃包住,快说呀……”

“不一定,夫人提供什么老夫就用什么。”

“喜欢什么牌子的洗面奶?”

“还是不一定……”

“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苏航调皮地笑。

“苏航!”粤然几乎崩溃。

幸好已经到图书馆了,苏航不再纠缠她,安静专心地学习。

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

粤然看着自己的苏航,深深地认同。

在图书馆奋战一个月,两人如期交上论文。

苏航格式完备地交上三万字论文,连黑眼圈也没有一个,Z专业的同仁们自然有些惊讶,所以大家决定冰释他们自己的前嫌,重新对苏航有说有笑。

苏航还是浅浅淡淡的。

“介意吗?”粤然在心里为苏航心疼不平。

“不会。”苏航浅浅地笑。

“可是你并不热络。”

“我本来就是这样,除非我特别喜欢的人。不要和别人太熟,别人的行为就不那么容易过界。”

“是为了我吗?所以小心地和大家保持距离?”

“粤然,不要这样心疼我,你为了我,还不是一样?”

大家都陆续安排回家的行程了,苏航不想动。

“你什么时候回家?”跟粤然手牵手走在学校里的林阴路上,苏航满心满眼都是离别的愁绪。

“送你上了火车,我就回家。”粤然侧着脸,用眼神拥抱苏航。

两人回到宿舍,苏航洗澡,粤然在帮她做郑絮语给的任务。

郁杰提着行李准备回家,来找苏航道别,看见粤然,眼神一贯地复杂变幻,“是爱情的力量吗?”

粤然知道,她指的是苏航一力完成论文的事,轻轻微笑,并不说话。

郁杰明媚地笑:“告诉她,我回家了,新年见。”也朝粤然挥挥手。

粤然微微点头,第一次,没有从郁杰身上感受到敌意。

“林敏静回家了?”粤然坐在床沿看着苏航擦拭湿漉漉的头发,水珠在她的发际线集结又滴落,亮闪闪地映照人心。

“是啊,我们自由了。”

苏航开心地抱粤然,轻轻吻住她的唇。

粤然闭上眼睛,沉醉在苏航的温柔里面。

“刘真什么时候走?”

“据她说,年三十。”粤然也无奈,她的室友简直就是学习狂人。

苏航失望:“她不是红萝卜,她是电灯泡。”

粤然笑:“不可以总是这样给人家取外号,知道吗?”

苏航小嘴不服气地一噘,被粤然趁机吻住。

再过几天,火车就一票难求了,粤然决定带苏航去买票。

“我不去。”苏航生气地看粤然,“你想回家就回,不用赶我走!”心里明知不是那么回事,还是忍不住抱怨。

粤然拿额头和苏航的额头相抵:“我不想回家,更不想你走。你知道的。” 

看着粤然凝视自己的一双眼,苏航就是忍不住流泪。

“不要哭,我们今天只是去买票,又不是马上走,是不是?听话,好不好?”粤然哄着心爱的人。

在排着长队的车站,冷风之中,苏航一直窝在粤然柔软温暖的保护中,挤了大半天,买了三天后的票。

三天,苏航一刻也不想离开粤然,每天晚上,粤然都要用很多亲吻才能让她安心入睡。

“我不在的时候,你会不会看见可爱的女孩子,动心?”苏航害怕。

粤然哭笑不得:“哪里有可爱的女孩子?我只看到我怀里有一个。”

“粤然,我不想走,真的不想。”

“傻瓜,早点回去,过了年就早点回来,我去接你,好不好?”

“就算我说不好,也没有用,原来,真有身不由己。”苏航悠长地叹息。

“将来,将来我们会想到办法的,所有重要的日子都一起过。”粤然温柔地安慰爱人。

到了车票上的日期,准备好了要去火车站,却两个人都期期艾艾地不愿意出发。

“什么时候回来?”粤然不舍地拥抱苏航。

“不知道,我会很快回来的。”

怀里的人小声嗡嗡,粤然却觉得胸前有液体的温热渗透,抬起苏航的脸一看,果然是泪痕满面。

“傻瓜,哭什么?”

“我舍不得你……”

想着即将有很多天不能见面,苏航的眼泪吧嗒吧嗒。

在一起以来,从未分开超过二十四小时。

“舍不得我,就早点回来。”

粤然柔声说着,双眼也湿润。

苏航抬手,想要擦掉粤然的眼泪,手却被她握住。

“你后悔吗?我们在一起,要分别,要流泪?如果是别人,大可跟回去见家长。”

“没有,粤然,不要总是怀疑我会后悔!”苏航在粤然疼惜的眼神里皱眉抗议。

“苏航,你再也没有机会后悔了。”粤然看着苏航嘟起的嘴,认真而霸道。

苏航点点头,又捏住粤然的鼻子:“你也不许后悔!我不在,不许看其他女人!”

终于能笑着出发。

牵着手去火车站,在月台送行,却不敢亲吻拥抱,人人看见两位妙龄女郎眼神缠绕。在苏航要上火车的一瞬间,粤然将她拉到怀里,很快又放开,忍着眼泪微笑。

苏航隔着车窗朝粤然挥手,一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

“要好好的,等我回来。”

粤然从月台走出来,怀里空空,只有苏航的短信让心感觉到一点温度。

年是怎么过的,粤然一点知觉也没有。

苏航在家是乖乖女,爸爸妈妈常常看她的手机,所以粤然不敢贸然给她电话短信,只能等她的消息。

可是苏航很忙,亲戚多,聚会多,爸爸妈妈经常在身边,只有每天夜深人静,才能跟粤然通话。

“苏航,家里热闹吗?”粤然害怕,苏航在热闹的氛围里不再依赖自己的温情。她赫然发现,对苏航,自己多么没有自信。

“热闹,每天都很吵,吵着我想你……”

粤然流着眼泪笑,挂了电话默念很多次苏航的甜言蜜语,才能入睡。

“想我吗?我很想你。”每一个早晨醒来,粤然都给苏航一条短信,苏航在被窝里看完就删掉。“当然想!我在很努力地整理师姐的资料和数据,等我回去,所有的时间都给你。”她告诉她。

年初五早晨,粤然躺在床上,醒了,却不愿意起来,闭着眼睛回想苏航的每一个动作表情。亲热的时候,学习的时候,互相逗趣的时候……你完了!粤然轻轻对自己说。

手机响动,是属于苏航的铃声。

心跳着接起,粤然听见苏航温柔的声音在背景的喧嚣中好像温热醉人的酒淌进自己的心:“来火车站接我吧,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心“咚咚”地跳着,粤然飞快地收拾打扮,在爸爸妈妈诧异的目光里欢快地奔出门去。

背着沉重的行李出站,苏航一眼看见粤然穿着自己喜欢的杏白色,站在过年一片红色的人群之中,格外地玉树临风,立即一颤一颤地奔过来。

粤然接住她,笑嘻嘻地问:“过年吃得很好吗,我的小秤砣?”

苏航苦了脸:“我没有胖啊!”

粤然用眼神拥抱她,拉着她回到学校。

“你这么早回来,家里人不说吗?”

“我说要做项目。你呢?”

“我也是这样说。”

被迫值班的阿姨对有女学生这么早回校非常地惊异:“你们怎么这么早回来?”

俩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有项目任务要赶。”

苏航给阿姨留下一包过年的糖果,跟粤然嘻嘻哈哈地拉手上楼。

关上宿舍的门,却不想说话,仿佛遥远的梦突然近在眼前,一动就怕要惊醒了,两人痴痴地互相对望着。

粤然捧起苏航的脸,深深地亲吻,很久很久,才敢用力地拥抱她。

苏航心旌神摇,就要融化在粤然的拥抱和吻里。

为什么一吻就不想停下来?

因为害怕,下一秒又要被迫离别。

“粤然,我回来了。”

“嗯……”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