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八章 圈子

2012-09-12

“师姐,所有资料和数据整理已毕,皆在附件之中,敬请查收。苏航”

苏航一周前已把整理好的一切通过邮件交还师姐。

三十页的指令竟然变成一千多页,被她分成四个附件发过来,饶是郑絮语曾做过许多大项,也有些乍舌。

仔细一看,郑絮语叹息。

原来苏航将指令之中小得扎眼的小五号字体改为小四号,又将单倍行距拓宽为一点五倍,整个文档看起来使人清楚而舒适,因而页数也就暴涨。

这师妹当真细致周到,体贴人心。

郑絮语微笑得意,眼神深邃。

她将四个附件原样拷贝一份在自家电脑,才将其中一份文档的字体行距调回原样,又将之与三份令人阅读舒适的原样文档注入移动存储设备,带至牛老板办公室。

明天就要开学,寒假今日结束。

“牛老师,苏航将功课交上来了。”郑絮语脸上是谦虚仰慕的微笑,对着牛老板。

牛老板自顾批阅文件,并不抬头:“什么时候交的?”

“刚刚。”郑絮语眼神无波。

“呵呵!”牛老板轻笑:“果然还是有点心思,期限届满前夕才交功课。质量怎么样?”

“我认为不错。”郑絮语由衷地表示赞赏,至少牛老板听来如是。

“打印出来我看看。”

郑絮语依言运行存储设备,连接打印机。

“絮语,让你做的整批材料,什么时候能完成?”老板对二弟子很客气,她是得力助手。

“已经做好了,一起打印出来吗?”

“可以。”

少顷,郑絮语抱着一沓厚可压象的A4纸放在老板桌上,已用大文件夹分成四份。

“先拿苏航做的看看。”老板命令。

郑絮语递上一份小五号字体、单倍行距的密集文档给高高在上的老板。

老板推一推眼镜,皱眉:“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东西做出来就算了,可不管验收的人眼神吃痛。”

郑絮语适时微笑为师妹辩解:“毕竟没有经验。”

老板摇头,继续细看:“絮语,你还真的有些狠心,这里面数量十分巨大。”却不评论质量如何。

郑絮语笑:“是您让我考验她的。”

老板不答,拿起另外三份,看见令人舒适的排版,脸上浮起赞赏之意:“絮语,你以后要教苏航,像你一样细心周到。”略看了看内容,又掂量一下文件信息的份量,“不错,虽然量很大,但你做得很细致,辛苦了。你把电子版交给程伟仁,让他应用进三号项目。这两天你就休息一下。”说着放下文档,转而继续批阅文件。

郑絮语暗自得意地挑挑眉毛。

所以她自研一时起,任何需要跟老板交代的事情定必亲自为之,决不假他人之手。

中间人作何打算和手脚,永难猜测。

待郑絮语退出办公室,门被关上,牛老板又拿起她交来的四份材料仔细对比。

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风格和习惯,蛛丝马迹间可见端倪。

郑絮语习惯区分国内和国外理论材料来排列,而苏航讨厌浮夸的理论,所以即使是材料的摘抄,不论国内国外也以实操性强的为先。

这四份材料都是后一种风格。

而苏航每次上交的论文打印稿,皆是细心的小四号字和一点五倍行距,排版清晰大方。

牛老板眼睛后面闪过一道光,伸手拿起电话,“苏航,中午一点,来我办公室一趟。”

春天的午后,人人恹恹欲睡。

“你们老板什么意思?大中午约你见面!”粤然揽着苏航肩膀,送她去院办,满脸不悦。苏航笑着靠近她,磨蹭她的手臂,不说话。

其实苏航很紧张。

“牛老师。”办公室开着门,苏航小心地站在门外招呼。

“坐。”牛老板对还在门外离凳子十万八千里的小女生简短地命令。

苏航斟酌着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这是离老板最近的位子,中间也隔着一张超大办公桌。

“办公室外面还有什么人?”老板的声音深沉得有些呆板。

“没有了。”苏航轻声说。

确实没有了,除了等她的粤然。

“你做的材料整理和数据我看了。”

牛老板白胖的手抬出四沓A4纸,观察苏航的神情。

苏航沉默,脸上表情坦荡,只是有些不解:师姐半年前开始布置她功课,她从来不知道老板会看。

“是我叫絮语考察你的。”

苏航嘴巴微张:好严格的老板,考察了她大半年!

“一个月后,有一个市政府的新项目到手,我考虑程伟仁或者郑絮语负责,你从旁协助。”牛老板停下来,观察大蛋糕送到面前,弟子会有什么反应。

令他意外,女学生似乎没有过多欣喜,反而略觉沉重。

不沾沾自喜是好事,说明不会好大喜功。

“就是这件事,这一个月你好好再补充补充理论功底。另外,无论是同届同学还是郑絮语和程伟仁,都不要与之讨论此事。苏航,在我看来,你过于单纯,要知道,低头做事少说话,对你再好不过。”已然敲定让弟子入室,牛老板送出真诚劝戒作见面礼。

苏航点头,她清楚自己的缺点。

“开心吗?可以进入项目了。”粤然刚才站在门外偷听,为心上人高兴,过往所吃的亏总算有青天大老爷来回报。

浅浅一笑,苏航忧郁而压抑地注视爱人,“粤然,我会忙起来。”

“没关系,你忙,我就在旁边陪你,学习或者发呆也可以。”

“如果事涉机密,我会被安排到学院办公室忙碌……”

“那我就在门外等你,像今天一样!”

苏航感动,捏一捏伴侣的手,温柔地笑。

但是粤然并没有机会在苏航身边学习或发呆。

她先忙了起来。

导师喜欢聪明人,粤然一万五千字的期末论文字字珠玑而毫不累赘,表现聪明,导师吸纳她进入项目组,暂时负责理论材料搜集和整理。

人人嫉妒,包括刘真,但粤然平日就与人疏离,敌意的眼光伤不到她。

她只是心疼总是粘着自己却只能沉默看书的苏航。

“对不起,要你在我旁边发闷。”

“红袖添香夜读书,我喜欢这种意境,而且庆幸自己跟你匹配,粤然,我喜欢待在你身边陪你。”

她给她真诚甜蜜的吻,“我也庆幸,有你在身边。”

一个月很快过去,苏航成为郑絮语的助手,负责新项目,程伟仁继续负责原先的大项,两个项目同时在院长办公室进行文件操作。

苏航陀螺似地奔忙,甚至午饭也得在办公室吃,渐渐地林敏静郁杰等人知道了她参加项目的事情,旁敲侧击地打听,也问不出什么来。

只好人人暗地里想办法从后追赶。

无暇理会这些悱恻人心,苏航惦念粤然,却连吃饭时间也不得见她。

粤然也开始进入项目的实质性操作,同样忙碌。

但与牛老板注重学术构建不同,粤然的导师喜欢和学术圈子内外各界人士应酬,粤然被要求参加诸多饭局。

局中人皆是权贵,腆着浑圆的肚子向粤然敬酒。想起苏航的禁令:“不许喝酒!红酒也不许!”粤然微笑拒绝一切端至面前的酒杯。

权贵却将微笑读作欲拒还迎,继续殷勤。

导师对粤然拒绝应酬不悦,亲自敬酒。

粤然只得喝下,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酒量可观。

一众老男人失色无趣,不再灌酒。

夜深人静,苏航站在楼梯口发呆。

她的粤然还没有回来。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声控感应楼灯一亮,照见粤然疲惫的身影正在拐角处上来。

苏航连忙下去挽住她胳膊,靠在一起上楼。

粉面微醺,头脑发涨,粤然看见思念一天的人就在眼前,不想再挪步,只贪婪地凝视苏航担忧关切的一张面孔。

楼灯熄灭,粤然抱住苏航,吻上她久违的唇。

“对不起,我喝酒了。”

“头疼吗?我帮你拿冷水敷一下?”

“你不责怪我?不生气?”

“粤然,以后不管谁逼你,也不要再身不由己。我会担心。”

“可不可以就这样抱着你,到天亮?”

她给她安慰的吻,“我扶你上去休息。”

几乎一整个月,终于有一天两人都空闲。

粤然牵着苏航在树阴下长椅坐下,认真地注视着她。

“看什么?”

“看看我温柔的小娘子,有没有瘦,有没有胖。”

苏航笑,“那有没有?”

“没有,”粤然摇头,又疼惜,“只是憔悴了。”

苏航只是浅浅地笑,不说话,凝视粤然的双眼却越来越沉郁。

“有心事?”粤然轻抚爱人软嫩的面颊,抑制着亲吻的欲望。

苏航却只是摇头。

“你有心事,告诉我!”粤然立即判断苏航的确不对劲,命令她。

还是摇头。

“爱我吗?”

点头。

“爱我就把心事告诉我!”粤然索性摆出强盗逻辑。

苏航抿嘴,在思想斗争。

“说吧,我听着……”粤然柔声鼓励她。

“你最近,常常喝酒。”苏航小心地说出心事。

“你怪我?生气?因为我不听你的话?”粤然笑,她喜欢被苏航牵念嗔怪,她觉得幸福。

苏航摇头,“我担心。”

“担心什么?”

“你……毕竟是女孩子,如果醉了,很危险。”

“别担心,我的酒量很好。”

“在女孩子中间或许,可是应酬场面上,多是久经沙场的老男人。”

“我的酒量不比他们差,以前在圈子里也是数一数二,没人灌得倒……”粤然忽然停住,她不经意提起从前,和圈子。

“圈子?”苏航敏锐地捕捉到这个词汇,黑白分明的双眼写满狐疑。

粤然沉默微笑,看定苏航干净明亮的眼,决定结束话题:“总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被灌倒引致危险。”语气不耐,她在懊恼自己口不择言。

但苏航看见一抹混乱画面的一角,心念转动不由自主。“你以前常常喝酒?跟什么人?什么是你以前的圈子?”

不想回忆,不想谈,苏航的追问使她难堪,粤然深吸一口气,勉强自己平静,握住苏航的手,“不要再问了,总之,我喝酒的事你不用担心。”

苏航不安起来:“你拒绝告诉我?你的朋友圈子,有能让你纵情酒醉的人,我不可以知道?”

粤然紧咬嘴唇,“好!我满足你的好奇!”不知为什么,此时她只觉得苏航在不依不饶地为难自己,心底不由自主生出一阵敌意,“我以前,有一个圈子,一帮人,都是我这样的人,女朋友彼此认识,我们常常聚会,一起玩乐喝酒,你满意了?!”一时间,粤然发现,要对苏航说出这一切是多么困难,简直像对白日世界的人描述黑夜。

苏航在努力地理解,双眼认真地看定粤然,“你是说,你以前,常常带着你那时的……老婆,和朋友们聚会?”

粤然为苏航的问题而心虚,低声讽刺地笑,眼神冰冷:“对,就是这样!”

瞬间意识到什么,苏航的心痛起来,“你会把老婆……介绍给朋友?”她从来没有得到这样公开勇敢的承认。

粤然重重地点头,“是!”

苏航,你还想问什么!

“那如果,你换了人……也会郑重其事地给圈子里的人介绍,使她拥有公认的身份?”苏航艰难地摸索着抽丝剥茧。

“是!没错!每个都介绍!”

粤然觉得自己的忍耐到了临界点,却没有立场阻止苏航的审问。

“你……换过很多人?”

苏航为自己想像中的画面瑟瑟发抖。

粤然闭上眼睛,站起身来,阴郁地沉默。

苏航看见,连忙也跟着站起来,小心翼翼而又忧伤地注视她。

粤然睁开眼睛,对面前的人怒目而视。

“苏航!你,不要没事找事!”

说完,粤然恼恨地转身,大踏步离开,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愣在原地,看着粤然决绝的背影,害怕、心痛、委屈,苏航的眼眶被温热的泪水填满。

粤然以前有过很多人。

每一个女朋友,粤然都向当时的朋友介绍。

粤然那个“圈子”,我从不曾接触过,甚至不知道。

粤然爱我这么认真,那她以前呢?以前爱她们,也这么认真吗?

粤然这么疼爱我,却这样决绝地离开,把我扔在身后。

许多念头从四面八方涌来,苏航害怕混乱到绝望。

忽然,一个温暖的手掌搭在肩膀上,苏航回头,看见一张美艳明媚的脸,绽放着温暖关切的微笑。

“怎么了?跟好朋友吵架了?”

是郁杰温柔的声音。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