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九章 枕边钻石

2012-09-12

“苏航?还好吗?”郁杰看着苏航的无助,上前牵起她的手。

“小师妹,没事吧?”程伟仁从郁杰身后闪身出来,憨厚地笑。

这两个人一起出现,使苏航在忧伤之中愕然,几经艰难,默默地浅笑,摇摇头。

眼泪汪在眼眶里,慢慢地干掉。

“我和大师兄正要去博园,来,跟我们一起。”郁杰温柔地邀请,程伟仁在一旁附和地点头。

苏航摇头,轻轻笑了一下,挥手道别。

谁也不想应酬,只想着一个人,但是,她走了。

苏航慢慢地走,不知道该去哪里。

……

“不要没事找事!”

她是这么说的吧?声音低沉,态度狠绝。

“问这些有什么意义?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谁没有过去?” 

以前,身边的人如果为以前的事情闹腾,她会这样说。

但是现在,她不能。

苏航的过去是白纸。

苏航并不确切知道她从前是什么人。

是她诱惑她,是她纵容她,在她什么都不问意乱情迷的时候,纵情在纸上刺破一抹殷红。

是她,由着她带着美好的一切,坠入这个世界,不得不触摸她斑驳的过往。

是她,不肯让她看清楚。

因为她,怕。

所以把她扔下,仓皇地逃走。

粤然,你有什么资格心痛?

一个人坐在宿舍,粤然紧咬着嘴唇,质问自己。

嘴唇破了,疼痛连着咸涩清晰地钻进心里。

刘真开门,开灯看见粤然,吓了一跳。

“在干吗?天都黑了,灯也不开!”

抬头看看,夜幕已垂。

苏航,你在哪里?

恍如恶梦惊醒,心跳忽然急剧,粤然奔下楼去。

林敏静在房里上网。

“苏航呢?”

林敏静茫然地摇头。

粤然奔去林阴下的长椅,只看见一对老夫妻在聊天。她急急拿出手机,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

铃声响到尽头,也唤不回那个温暖乖巧的声音。

苏航,不肯和我说话吗?

……

到热闹的地方去吧,也许不会觉得心这么寒冷。

超市里灯火明亮,人头涌动,苏航慢慢踱步进去。漫无目的地转,苏航往购物车里放满了东西,推去收银台。

傍晚人人想要回家,收银台前上演抢位战争。

一位急着买菜的大婶冲过来,她的购物车把持不稳,大力撞向苏航。

“啊!”侧腰吃痛,苏航倒抽一口凉气,惊呼。

大婶只回头看一眼,连忙逃走。

苏航心酸。

如果粤然在,一定会保护她。

眼泪就要流下,苏航赶紧低头看自己的购物车,忍不住惊异。全是不需要的东西。她又转回头,一样一样放回货架。

超市里的导购小姐好笑:“小姐,如果不想要的东西,放到那边的整理架就可以了,我们有专门的职员回收摆放。”真没见过这么老实的客人,面善心也善。

苏航赧然,依言把物品推去整理架,满满当当的,都是被人拿起又放下的东西。

“我也是吧?粤然嫌弃我多事。”苏航忍不住自嘲。走开几步,回头看刚才的一大车东西,她走回去,拿起一排酸奶,去收银台付款。

呵!天黑了。

粤然,你吃饭了吗?

苏航拿出手机,看见未接来电:粤然。也许超市太吵了,一点都没有听见……她想拨回去,却又害怕,总算心慢慢地又有了温度,苏航往学校走去。

天越来越黑,学校里到处都没有苏航的身影,粤然心急如焚。

“或者已经回宿舍了,苏航怕黑。”粤然思量着再次跑上六楼,却连林敏静也不在了,门紧锁着。

站在门口喘气,粤然恐惧而自责。

“她哭了。”

郁杰倚在门边,脸上的笑似有若无。

“你看见她?”粤然走近郁杰,“在哪里?”

“在你们吵架的地方,她哭了。”郁杰重复。

“然后呢?”

“然后?走了啊,你走了,她当然走。”

“去哪里?你看见她去哪里?”

“粤然,我说过你没有能力。”郁杰笑出来,“你先扔下她,然后找不到她。”

“她去哪里?往哪里走?”

粤然威胁地逼视郁杰,索要目下唯一的线索。

郁杰不说话,似笑非笑,忽然,眼神和嘴边的讥笑一起凝结。

粤然再要逼问,却被一只温暖的手从后面握住,回头,看见苏航安静的笑。

“嗨!苏航,吃饭了吗?”呆立半晌,郁杰转而明媚的微笑。

苏航微笑着摇头,声音虚弱而平静,“我们正要去吃,再见。”眼睛直直看着粤然,惶恐而关切。

郁杰笑笑,回到宿舍,关上门。

苏航松开拉着粤然的手,安静地注视她,微笑不见了,满脸哀戚。

粤然心痛地看着,试着重新牵起她的手,指尖相碰的一刹那,苏航的眼泪流下来。

“回宿舍,好吗?”

粤然想这么说,却哽咽着无法言语。

苏航手略微用力,牵着粤然下楼。“你带了钱吗?带我去开房,好不好?”她平静地说。

粤然错愕,顺从地点头。

两人一路无声,找到学校外面一家还好的宾馆。

关上房门,粤然担忧地注视苏航,猜不透她的想法。

“我想,在这里,和你说清楚。”苏航微笑着,虽然神情哀伤,却声音平静。

粤然默默点头,惴惴不安地揣测“说清楚”背后的意义,却不能拒绝。

“你不喜欢我问你的以前?”

“是。”

“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既然我们在一起,就没有必要提过去!”

“你,有过几个女人?那些人,你还记得吗?你的第一个女人,和第一次要你的女人?”

“你在审问我?” 

“不是,我……”

“不要否认!”粤然沉声打断苏航,“你在乎我的过去,我说过,你可以叫我‘老公’,可你就是不叫,我一直都知道,因为有别的女人叫过,所以你不屑!你不断地问我的过去,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好啊,如果你觉得我不配,我们分手……”

“住口!”苏航狠狠地盯住粤然,大声喝止她,粤然愣住。

“才不是这样!”苏航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却倔强地不肯流下:“我当然在乎你的过去!因为那是你的过去,是我爱的你的过去!” 

“我害怕,有一天路上,出现一个陌生人,告诉我她曾经跟你的故事,而我一无所知,不能分辨真假!粤然,我害怕!如果我某时恰好不清醒,我会离开你!你能保证我永远不会遇见她们吗?如果能,我就不问,如果不能,我希望,是你告诉我。”

粤然的眼泪流下来……“苏航,那是太久以前,我真的不想回忆!四年来,你是我的第一个,我的记忆里只有你……”

苏航轻轻地走近粤然,贴在她身上,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背后。“我不叫你‘老公’,是因为,你是我的宝贝,我也要保护你。”

“苏航……”粤然用力拥住苏航,轻轻地呼唤就在怀里的人,和她头颈交缠。

“不要再那样走掉,不要。我留恋你温暖的怀抱,害怕你冰冷的背影,不要那样走掉,扔下我。”苏航把脸埋在粤然怀里,呜咽,终于哭出来,“不要和我说分手,不要丢下我,不要!”

“对不起,我再也不会。”粤然低头吻住苏航。

再没有什么,比情人间痴缠的吻更动人。

……

“你在笑什么?”在床上抱着苏航,粤然忽然发现她在窃笑。

“今天我听你的话了,居然开口叫你带我开房。”苏航羞怯地微笑。

“是,你最乖了。”粤然笑着咬她鼻子。“但是,为什么?”

“我怕和你吵架,怕别人听见,又怕你会走,如果是你带我来的,我就可以不许你走。”

“不会,我再也不会走。”粤然说着,又想起来,“你傍晚去哪了?也不接电话!”

“超市。因为太吵,所以没听见你打电话来。”

“跟我吵架,然后你去超市?”粤然觉得爱人匪夷所思。

“去买东西回来哄你。”苏航笑。

“买了什么?哄我?”粤然也笑。

“酸奶。以后出去应酬,要先喝我买的酸奶,喝酒就不会伤胃。”

“是,我的管家婆……”粤然感动,手上稍稍用力抱紧怀里人。

“啊!”苏航突然痛苦地叫,粤然掀开被褥,赫然看见她侧腰上一片青紫。

“你怎么受伤了?!”粤然惊呼。

啊,是超市的大婶。“在超市被撞的。你看,你不理我,不保护我,我就会受伤,死掉!”苏航钩住粤然的脖子撒娇。

“不许胡说!”粤然生气,又心疼,“对不起……”

苏航忽然又呵呵傻笑。

“又傻笑什么?”

“电视剧里面,老公做错事为求老婆原谅,都会在枕边说‘亲爱的,原谅我,你想要什么我也给你……钻石好吗?’粤然,你会不会?”苏航故作期待,两只眼睛晶晶亮地对牢粤然放电。

粤然笑,温柔真诚地说:“亲爱的,原谅我,你想要什么我也给你!但是钻石我现在买不起,苏航,你想要什么?”

钻进粤然的怀里,苏航轻轻说:“我不要钻石,我要你永远不丢下我,这比钻石重要。”

“我答应。”粤然郑重地答应,心疼地亲吻苏航身上的青紫。

……

她的珍贵,不仅仅在于单纯。

回想着苏航立在粤然身后沉默,继而轻握她手的画面,郁杰想起粤然曾经的话。

“粤然,你凭什么这么幸运?”她轻轻地自言自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