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章 花与狼外婆

2012-09-12

郁杰风姿绰约地走进博园,美目顾盼,端着茶水的侍应生险些将杯盘失手摔落。 

“小杰,你越来越漂亮了!”程伟仁憨厚地笑着,由衷地赞美面前款款落座的人。

“呵!谢谢!”郁杰轻慢地道谢,并不怎么认真应酬程伟仁。“怎么样?我拜托你的事情?这都快期末了。”

“老板最近不想增添人手,所以没有进展。小杰,其实你没有必要争这种机会。”

“有没有必要,只有我自己能判断。”

“上次见到我们一起,小师妹有没有问你什么?”

“没有,她那种人一般只对自己在乎的事情动脑子。”郁杰对程伟仁的担忧不以为然,“哥,你为什么叫她‘小师妹’?这种称呼,多半武侠片中假装憨厚的情圣男主角才使用。”

“呵呵,她就适合这个称呼,谦虚有礼又勤奋好学,基本不对人动什么心眼,恰如我大二迎新时心中期待的小师妹形象。”程伟仁忍不住直抒胸臆。

郁杰白他一眼:“看来你很有兴趣?所以在项目中对她多有指导?别忘了,她现在是你的竞争对手郑絮语的得力助手。”

程伟仁沉吟,眼镜片隔了他的表情,看不明情绪:“不错,郑絮语确实因为她的帮助,项目进展顺利,而且她的服从也使老板高看郑絮语的领导才能。”

程伟仁想直升牛老板挂靠另一学院的博士点,毕业后留校,因此对他而言,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至关重要,于是期望打压一心爬头的郑絮语。

“所以,你被比下去了?老板很在乎她的态度?”郁杰招呼侍者点了杯蓝山,若有所思。

“这倒还不至于,但是小师妹的水准在一步步提高。”程伟仁认真地思索,“小杰,她是不是……?”

“如果你有兴趣,不管她是不是,你一样可以尝试追求。拿出你大师兄的功架,她不至于丝毫不给面子。”

“那天跟她吵架的女生,就是她的……?”

“你管她是不是!你要真想要抢人,对手是男是女何必在乎?出手就是了。”

“唔……有道理!”

“不过,你是想要女人还是想要助手?”

郁杰观察着程伟仁的神情,猜测着他的本意,“如果只是想要一个助手,就不要惹那么多事。你这位小师妹可是性情中人,惹急了她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程伟仁轻慢地笑:“第一目标,助手和女人都要,第二目标,助手,第三目标,让郑絮语失去得力助手。”

郁杰面无表情,玩弄着手边的刀叉,忽然讽刺地自言自语:“哼,果然是好人难生存……”

“什么?”程伟仁没听清楚。

“没什么,不管你要女人还是助手,你得先帮我的忙。”郁杰态度强硬而自信满满,“我会给你回报,至少能实现你三个目标中的一个。”

“哦?你有什么办法?”

“你少打听!只有我才能用这办法。”

快到期末了,有人闲得慌,有人忙得很。

苏航匆匆赶到静园,挨着望眼欲穿的粤然坐下,甜甜地笑。

“又差点被留在院办吃饭?”粤然懒懒地拨弄着苏航凌乱的额边碎发。

“没有,师姐中午约了男朋友,我下午自己在宿舍做资料整理就可以了。你呢?下午有空吗?”苏航兴奋和期待,为了有半天的自由时间。

“哇~!我的老婆大人居然有半天时间呀!”粤然小声地说着,却张嘴瞪眼夸张地诠释,“我没空也挤出空来呀~!”

苏航看着她的宝贝呵呵傻笑,掏出自己的饭卡交给粤然。

粤然接过饭卡,又拿出自己的,一边起身去打饭,一边哀叹:“哎~!任劳任怨的我呀~~~~”

苏航抱着书包眨巴着眼睛幸福得傻笑不已。

看牢一个空位子,苏航在发呆,连粤然亦步亦趋地捧着两盘饭菜坐下了都不知道。

每一次她发呆,就表示有问题要面对,粤然安静地等待她回过神来,也在准备好面对苏航可能提出的问题。

苏航醒觉,回头歉然一笑,却什么也不说,安静地低头吃饭。

粤然担心,她害怕苏航有心事而她不知道,这使她感觉自己不被信任。“在想什么,刚才一直看着那个地方?”

“没什么,就是每天坐在那里的那对人,今天没有来。”

“然后呢?你想到了什么?”

“我刚才来的路上,见到他们了。女生手里捧着大束漂亮的红色玫瑰花……”

呵……原来是这样!“在怪我没有给你送过花?”粤然温柔地笑。

“不是,我没有怪你。”苏航否认,却并不否认想要。

“亲爱的,如果我拿着花送你,招摇过市,会有人议论,惹来异样眼光……”粤然轻声地解释。

苏航宽厚地笑,“我知道。”只是有些遗憾。

粤然温柔地拥一拥她:“我以后送你,好不好?”

苏航笑着点头,继续沉默。

看来还有问题没有解决?粤然敏锐地觉察。

“还在想什么?”

“没有了。”

“你有,苏航,我了解你,快告诉我。”

“你……以前,有没有送她们花?”

苏航小心翼翼,还是忍不住问。

粤然叹息,苏航总是吃前人的醋,她老实交代:“有。”

苏航泄气,放下手中的勺子低了头。

粤然单手托起她的下巴,温柔地开解:“以前年纪小,所以学着电视的样子哄人,现在大了,已经知道爱不是玫瑰烟花。苏航,跟你在一起,我很认真,越是认真,花招就越少。宁愿天天为你端一盘温热的饭菜,一直到老,也不想玫瑰绚烂地招人议论,影响将来,知道吗?”

被这番真诚的蜜语感动,苏航羞涩幸福地笑,又惭愧:“其实我知道。亲爱的,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粤然摇头,疼爱地摸摸爱人的脸颊。

苏航瞥见不远处一对男女对这亲昵动作窃窃议论,看见苏航望过去,双双露出善意的微笑。

粤然也看见了,对苏航说:“他们认得我们。”

苏航点头:“不过他们对我们的存在似乎并无异议。”

粤然笑:“同样在爱着的人,容易人同此心,总是比较善良些。”

苏航认同,回给那对璧人一个微笑,既而转移话题。“粤然,牛老板大发慈悲,我期末免考了,自选一节项目内容给他评分就行。”

“呵!太幸福了,我照样还要交一万多字上去!”

“我帮你?”

“不要!我可不做依赖枪手的学术骗子!”

“唔……粤然,我们不仅志同道合,而且气味相投,真是天生一对!”

“别臭美了,快吃饭,一会儿冷了你还没吃完,我就打你屁屁!”

……

宿舍里,苏航在电脑上整理项目材料,粤然斜靠在她床上看书,眼角瞥见一个艳丽高挑的身影。

“苏航,在忙吗?”郁杰最近一向不敲门就进来。

苏航飞快地将在用视窗最小化,免得被她窥见项目资料,“没有,看一些文献而已。有事吗?”

郁杰左右看看,粤然的长腿搭在苏航的床沿,没有要让她坐的意思,林敏静的位子又隔得太远,于是只好站到苏航的身边,手轻轻地搭上苏航的肩膀。

粤然警惕地看着栗色卷发下面明媚的笑颜。

“苏航,我想明天晚上请你吃饭,到学校外面,有专业上的事情和你谈。”郁杰婉转悦耳的声音向苏航发出邀约,眼角余光仔细留意着粤然的神情。

粤然果然皱眉。

郁杰轻快地笑,期待着答复。

苏航拿出记事本仔细看了一下近期日程安排,用笔勾了两勾,爽快地说:“好的,七点吧?我可能得从院办直接出发。哪里等你定。”

郁杰些许惊讶苏航的爽快,笑着说:“那太好了,七点我在东大门等你。”说完娇笑着翩然出门。

粤然起身去关门,又坐回床上注视苏航,有些担心和不悦:“为什么这么轻易地答应,还是晚上!”

“郁杰可是个美丽的女人~”苏航故意把话说得暧昧。

“苏航!”粤然本来就吃醋,被苏航一激就更加烦躁,大眼睛瞪着她:“不许胡来!我真的会生气!”

这个笨蛋,根本不知道郁杰是什么人!

苏航看见粤然吃醋,心里竟然乐起来,坐到她身边挨着看她的脸,“我们在一起以后你都戴隐形眼镜,为什么?”

“干什么?知道自己错了,所以来挑逗我吗?”粤然笑,“因为接吻的时候,眼镜碍事。”说着在苏航唇上贪婪了一阵。

苏航轻轻挣开:“以后还是戴框架吧,总戴隐形对眼睛不好。”

“真是个管家婆,什么也要操心,知道了。”粤然幸福地埋怨。

苏航浅笑着握起她的手,仔细看她掌心的脉络,却被粤然把手按下。

“明天晚上,当心一点,小心听人家到底要谈什么事情。”

苏航笑着点头:“知道了,不要担心。”

“你是个笨蛋,不要以为长得好看的人就都是好人,也有可能是头上戴着大红花的狼外婆,要骗了你小红帽去吃掉!”

粤然真正地担忧,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我不怕,外面有狼外婆,我床上躺着你这个大灰狼,你会保护我。”苏航依在粤然身上。

“呵!外面的是狼外婆,我是大灰狼,那你是什么?”

“我呀,我是虎狼窝里的小绵羊,咩……”苏航笑着小身子乱颤,被粤然一下摁住,耳鬓厮磨。

“为什么你自己要求七点才出去?太晚了。”粤然轻轻喘息着吐露不满。

“傻瓜,我想先陪你吃晚饭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