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一章 狼外婆与星

2012-09-12

天气越来越热,粤然将苏航从静园送到东大门,体贴地给她一包面巾纸,依依不舍地叮咛:“注意安全,小心,随时给我短信电话。”

苏航微笑着捏一捏她的手,目送她回宿舍的身影。

郁杰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双目晶亮。

粤然的脊背凉凉的,感知到那异样的眼神,几乎就想转身把苏航带回去,但是她没有。对爱人的了解使她直觉,苏航是有备而去。

“苏航,你和粤然的交情,看起来真的非常好!”

“郁杰,我和你的交情也不错,同学之中,我以为我俩是最投缘的。”苏航的语气诚恳,使这话成为温暖人心的恭维。

郁杰打了一辆的士,让苏航坐在后面,自己坐上副驾驶的位子,递给司机一张字条:“师傅,去这里。”然后从后视镜里观察苏航。

苏航正低头发短信。

“粤然,我们上了出租车,目的地不详,车牌号码是XXXXXXX。苏航”短信发出之后,她只闭目养神,也不过问目的地。

郁杰看着,在心里默念一句话:“她的珍贵,不仅仅在于单纯。”她将苏航带至陌生别致的高级西餐厅,名字叫“西子心门”。

西子心门……苏航思度:走进这里,就走进了那颗会心悸疼痛的七窍玲珑心?

桌椅是红木的,桌布、餐巾及一应摆设却是各种西式风格的杂烩,灯光用柔暖的金黄色,伴随着似有若无的钢琴独奏,人进了这里,不由地收了食欲,产生倾诉衷肠的意愿。

侍者带了位置,郁杰就去洗手间,苏航立即向爱人报告行踪。“粤然,亲爱的,我们在西餐厅,地点不详,餐厅名字:西子心门。别担心。苏航”

郁杰从洗手间出来,金黄的灯光倾泻在她的栗色卷发上,流光溢彩,苏航想起粤然说她是“戴着大红花的狼外婆”,不禁轻轻一抿嘴唇,却被郁杰捕捉到微妙笑意。

“笑什么呢?”

“你很漂亮,餐厅很美,这样的地方和情调,真适合同伴侣谈情说爱。”

“对,你说的正是。这个地方,是林敏静的男朋友带她来过之后,她告诉给我的。”

苏航惊讶,原来郁杰和自己的室友过从甚密,可是她从未察觉,当下微笑不语。

“今天我请客,所以我来点菜,你觉得怎么样?”郁杰根本是在客气地陈述决定。

苏航乐得将操心的权利拱手让给她。

“情侣套餐。”郁杰简短地对侍者说。

苏航低头轻啜刚端上来的柠檬水。

“情侣套餐一般都比较美味齐全,价格公道,省心。”郁杰微笑着解释。

苏航礼貌地回一个甜美度适中的笑脸。

“苏航,你和粤然吃饭,会不会点情侣套餐?”郁杰神情飘忽。

苏航笑:“西红柿炒鸡蛋配青椒炒肉丝,算不算?”

郁杰对苏航的应对微微意外,随口一应:“烟火人间的搭配,也是不错。”继续观察苏航。

这时苏航的手机铃音响动,她低头查看短信:“我想你了,快回来!粤然”苏航甜蜜地笑,抬头认真对郁杰说:“你有专业问题想跟我谈?”

郁杰不回答,反问:“苏航,你不奇怪为什么我带你来这样的地方谈专业问题?”她开始怀疑眼前的女孩是否真的如她所料那样单纯。

“奇怪。所以,为什么?”苏航直直地复制对方关键词语发问。

郁杰怔忪半晌,信口说道:“因为我只不过想找个借口让人陪我来吃饭。”

苏航接:“不错的借口,不错的人,是不是?”笑容浅淡单纯。

郁杰放下心来:“苏航,我需要你帮忙。”

“请说。”

“我希望能加入项目组积累经验和资历。”郁杰步步为营。

“可是,我并不是有权力决定这件事的人,让谁加入项目组,只能由老板决定。”苏航小心走进陷阱。

“但你是项目组成员。”

“只是一名小助手而已,目前连项目全貌也不得窥见。”

“苏航,不要轻视你的影响力。”

“我确实认为自己人微言轻。郁杰,不如直说你的要求?”苏航探进陷阱底部。

郁杰笑,果然是沉不住气的小朋友。“很简单。也许短期之内,老板会就我的人品、学识向你咨询,希望你到时多多美言。”

苏航着实愕然:“你有把握他一定会问起?”她从来不认为自己能猜透老板的心思。

郁杰点头,等待苏航答复。

“你的学识我分外佩服,人品目前为止我也认同,郁杰,我会说事实。”苏航轻手轻脚爬出陷阱。

“谢谢!”郁杰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猎物,心里思量着:和单纯的人对话就是好,简洁明了,快捷方便,甚至,不用交易不讲条件。

正事谈完,精美的食物恰到好处地陆续呈上,苏航沉浸在美食的愉悦之中。

“苏航,你看那边一对情侣,是不是感觉很美?”似乎不经意地,郁杰打开新话题。

苏航顺眼望去,点头:“真的很般配。”

“那是两个女人。”郁杰语气中有感慨,好奇等待苏航的反应。

苏航看定其中一人超短的头发,沉默。

“将头发剪成这样短,是为了伴侣的安全感,怕她离开吧。各人有各人的苦楚。”……“曾经我也有这样一个女同学,女朋友在男人处受了伤投入她的怀抱,她一样视若珍宝,供养守护。最后那女人认定跟她一起不会有将来,又离开她去结婚生子,令她痛苦至心碎。”……“但是,之后,她仍然很快又爱上其他人,却再难付出信任。因为害怕再次被遗弃,两人一有风吹草动就说分手,果然分手收场。”……“这一类人,最是可怜。分手成了习惯,也成了梦魇。其实提出分手是她们对伴侣的最后杀手锏,明明是希望对方受伤停留,却常违心将人活活赶走。个中的无助与伤悲,没有人懂得。”

郁杰一直说,苏航一直沉默。

想起粤然月前也曾冲动说分手,苏航安慰地笑着在内心自言自语:幸好,我没有被吓跑!

郁杰对苏航的笑十分不解,“苏航,听到这样惆怅的故事你竟然笑!你没有同情心?”

苏航失神发愣,乱拣挡箭牌:“我笑的是,你说她们没有人懂,可是你明明很懂,说得头头是道。”话音一落,发现自己实则朝郁杰射了一丛暗箭。

郁杰脸上瞬间变色,随即讪笑:“我不过随便说说而已。”又不甘心,再开新话题:“林敏静最近和男友吵架闹得不可开交,你知道吗?”

苏航近来将心思全放在粤然身上,哪里有闲心,根本毫无知觉。

郁杰叹息,“得到了女人的身体,男人就会开始忽略女人的心。”

苏航全无反应,只觉得这与她无关。

但郁杰不这样认为:“身体和心,太轻易得到的,得到之人总是不知珍惜,或者容易厌倦。人都喜欢追逐得不到的一切。苏航,你的身心有没有交托给什么人?”

苏航听见“珍惜”、“厌倦”和“追逐”,若有所思,再听见郁杰的问题,顺嘴答道:“郁杰,这是我的隐私。”

郁杰敏锐察觉,苏航不像之前一般对这类话题手足无措,心里暗笑:“粤然,原来你已经得手。”

苏航忽然觉得非常思念粤然,对郁杰要求:“我们走吧,明天还有课。”

郁杰依言买单,出门,但没有立时打出租车,对苏航说:“天天待在象牙塔里为功课劳心,不如散一散步?”

苏航想想,“也好,但不要太晚。”

夜色之中,她们走进一条幽静小路,慢慢地,看见幽蓝色暧昧灯光自一间小门带着浪漫气息蒙胧扑面而来,门上蓝光组成一个字:星。

郁杰笑对苏航:“看起来很有意思,不如进去瞧瞧?”不由分说连拉带拽,扯了苏航进去。

星。里面的景致根本不像门外看起来那样暧昧浪漫,而是五光十色地扰人眼球。有烟雾,有酒气,有很多女人。

苏航渐渐惶恐,被郁杰安置在一张红色柔软沙发上:“我去拿酒,你想要什么?”

苏航茫然摇头,看见郁杰微笑着离开她眼前。

这里有着莫名其妙的游戏规则,苏航想。

有人安静地对视,有人喧嚣地调笑,还有人,热闹地哭泣。

三三两两的女人扎堆,帅气的美艳的纯情的懵懂的风情万种的凶神恶煞的……真可怕,竟然应有尽有。

那样的一扇蓝色小门,里面却是如此地五彩斑斓。

苏航想告诉粤然她在哪里,但心念一动,并没有这样做。她轻轻靠在沙发上,细致地观察眼前一切。

有人看见并留意她,慢慢微笑着踱步走来。“第一次来?”白皙的皮肤衬上有些微浅棕色挑染的短发,声音沙哑温柔,笑容蛊惑人心。

苏航浅浅一笑,打量陌生人。

来人很帅气,但和粤然不同。粤然是灵动柔美的帅,她是……呃……直挺挺的帅——苏航觉得词穷。粤然是玉树临风,她是……道貌岸然。

苏航讪笑自己对陌生人的腹诽,脸上的浅笑放大,露出酒窝。

来人索性坐下,伸出手:“你好!我叫星,是这里的主人。”

苏航试探着去握,莞尔一笑:她的手也是软的。

“你……高中还没毕业?”星试探着。

苏航克制着不翻白眼——我不至于如此幼稚——脸上维系浅淡的笑容。

“啊,不对,这不是高中生的表情,你是有学识有思想的大学生,对吗?”星十分着迹地恭维,又进一步试探:“自己找来酒吧,失恋了?没关系,这里每天也有女人失恋。”

苏航觉得好笑,这种对话了无意义,她决定自己开篇:“你为什么叫星?为什么这里也叫星?”

“呵呵!你的声音很好听,温暖柔和。”星由衷赞叹,“每个女人都是一颗孤独的星,需要互相照耀着取暖,这个理由够不够好?”

苏航承认很有诗意,但依然被寒得鸡皮疙瘩乱掉,于是照实说:“还可以,就是有点令人想发笑。”

星有些许被冒犯的意外感觉,但见眼前这女人表情并不刻薄,于是将这视为善意调侃,并不介意,笑答:“你很直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不能。”苏航笑,继而道歉:“抱歉,我只是恰巧撞进来。”

星被拒绝,再次觉得意外,低头自嘲地微笑:“没关系。”

苏航过意不去,问:“你刚才说,每天也有女人在你这里失恋?”

星失笑,双手立刻乱摆:“不不不不,我没有那么大本事去让许多女人失恋。是她们在别处失恋,到这里寻找安慰、快乐或者将来。”

“安慰,快乐,将来?似乎都很缥缈?”

“呵,不错,所以她们会一来再来。”

“所以你赚得盆满钵满?”

星大笑着点头,“差不多。”

“苏航?”郁杰娉娉婷婷地走来,“走吧!”饶有兴味地看着刚才热络谈话的两人。

“再见。”苏航站起,对星微笑,却不肯握手。

星无所谓地挥手,脸上的笑容潇洒:“再见,苏航。”是从郁杰口中听到了陌生而矜持的女孩的名字。

苏航已经转头,略微停步,又直直离开,郁杰已经在门外笑吟吟等待。

“粤然,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一切都好。苏航”

粤然站在十楼走廊等待她的苏航。

有人从后面拥抱她。

“去了这么久!”粤然转身顾盼,捕捉苏航的双眼深深凝视。

“她选的地方非常远,想来也许是怕熟人碰见,偷听她的意图。”

“她有什么意图?有没有为难你?”

“无非是为了名利。我答应帮她。”

“为什么?”

“整个专业没有人理睬我的时候,她也和我打招呼。我就当是某种回报偿还吧。”

“她要你做什么?你不能贸然应承!”

“举手之劳而已。放心,她不过是要求我向老板美言几句。”

粤然不相信,“这么简单?”刚才她下楼探视苏航是不是已经回来时,还遇见郁杰深邃复杂的笑容。

苏航笑着点头。

“那应该早就能回来!”粤然查了“西子心门”的地址,估算过路程。

“还聊了些其他的。”苏航注视着爱人,陷入沉思。

“怎么了?”粤然早料定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现在与一般闺蜜有什么区别?”

“什么?”粤然瞬间恼怒:郁杰,你说了什么扰乱她的心神!

“粤然,我没有仔细考虑就和你上床,你是不是现在对我已经没有欲望?你会不会珍惜我的肉体与心灵?”苏航一鼓作气说出心中疑问,忧心忡忡等待答案。

粤然愣住,不明白什么事情令苏航这样的担忧,“难道你不知道,我其实每天都忍得很辛苦?”

“可是我感觉不到,我们每天只是平静地学习,聊天,亲吻,再没有其他。”

“笨蛋!我们在学校里,在很多人的注视下,我必须克制。是你自己说的,我们羽翼未丰,记得吗?所以我们必须在意其他人的眼光。”粤然急匆匆解释,“你记不记得你要我带你去开房,那时我哪有一点犹疑懈怠?难道……我那时做得还不够,没有令你满足?”

苏航在粤然双眼中寻找回忆和温度,骤然脸红,赧然微笑:“对不起,我错了。你……做得很好。”

粤然扣住苏航肩膀,直视她双眼:“你知不知道,我这一刻也在心跳克制?”

苏航伸出食指,点一点自己的唇,又去点粤然的唇,甜甜地笑着点头。“我们拿了项目工资,暑假去旅行吧?好不好?”

“好,我会让你更清楚,我们和一般闺蜜有什么不同!”

苏航嗔怪地笑着推推爱人。

粤然反而若有所思。“你刚才说,没有仔细考虑就和我上床?”

“是。”

“那为什么不想清楚?你一向谨慎又有原则。”

“我不想为了考虑而考虑。我……我那时已经觉得自己是你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