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四章 十面埋伏(二)

2012-09-15

“苏航!”郑絮语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文档,不可置信又生气地呼唤她的助手。

苏航默默地看师姐,连应也不会应。

已经很久了。情况一点儿也没有改观,粤然还是时常要应酬那个人,彼此又都还有项目和功课压着,根本很少时间见她。唯一的好处,是其他的应酬粤然都免了,酒也就少喝了。但是那个人还在纠缠她,连国庆假期也不放过,只有在他公干忙碌的时候,苏航才有机会见到她,安慰她,其他的时间,真正是爱莫能助。

苏航的工作错漏百出,郑絮语已经忍耐很久。

“你怎么回事?”郑絮语耐着性子和颜悦色,但是语气已经苛责:“数据全部是来源不明的?连计算公式也用错。苏航,你有什么问题?或者师姐可以帮你。”她不想失去得力助手,仍然在包容。

苏航听见有人肯帮她,心里自然生出一股感激,终于会开口说话:“对不起,师姐。”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粤然依然爱她,她是这样说,她也知道。

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仿佛忽然醒觉,她没有立场保护自己的爱人。她不能冲去那个男人面前说:“滚开,离我的女人远点!”她也不能对其他人诉苦,利用舆论谴责那个人企图做第三者的龌龊念头。

没有人会认为他是第三者,除了她,和粤然。

没有人能帮她。

或者,她可以去求那个男人:“离开她,不要骚扰她。”但结果可能是,她也被吃掉。

郑絮语看着出神的苏航,觉得这个师妹简直忽然灵气全无,中了邪一样的傻笨,像个死人。她也无话可说,恶狠狠盯着电脑屏幕,琢磨着或者应该自己修改文档。

苏航的手机响动。

“我在学院外草坪,有时间吗?想你!粤然”

“师姐,我想请假!”苏航简直好像突然间活过来。

郑絮语摆摆手,苏航就飞奔出去。

郁杰默默写一张字条递给程伟仁,程伟仁看过之后,轻轻一笑,撕掉。

“第三个目标实现:郑絮语失去得力助手。”

粤然近期从不穿裙子,怕被人有机可乘,只穿深色长裤套头T,一样帅气得令人窒息。

苏航默默走近她,手被她握着。

“我们去散步吧?”粤然温柔地征询苏航。

苏航只是默默地走,很久之后,忽然问:“从哪里来?”

“公司。”粤然长叹一声。

苏航红了眼睛,不说话。

很奇怪,最近常常想哭,却没有眼泪。

“工作进展顺利吗?”粤然想逗苏航说话。

“还要多久?”苏航却无法抽离思路。

“什么?”

“这样子不清不楚还要多久?你不可以当面直接拒绝他,不可以请辞?”

当然不可以,苏航也知道,但是她任性地想要求。

“苏航,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一切以工作名义进行,我无从拒绝,否则弄得他恼羞成怒,会连累项目。”

“那你请辞,不参与这个项目?”

“如果我这样做,永世不要想再有任何科研成果,毕业都成问题。我只能一边周旋应酬,一边想办法,或者等到他厌倦,或者等到项目结束。”

“我也很辛苦,甚至恶心。”长叹一声,粤然停住脚步,拉住苏航双手,“苏航,你明白,是不是?”

苏航点头,幽幽说:“对不起。”把手抽出来,继续往前走。

再也无话可说,可是她们还是走下去,谁也不想离开对方。

秋天快来了,校园里树木还是葱绿茂密,也有几片黄叶在地上翻飞。

苏航看着青黄相接的叶子,萧索凄凉。“没有目的地,就这么走下去,走到哪里算哪里,我原来不就是这么想的吗?”她问自己。

原来爱了,就会想要更多。

当初对粤然表白,甚至以为她会不要自己。

可是现在,她为自己难过、神伤、坚持,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我不能太贪心。

苏航忽然笑了,重新握住粤然的手,看着前面的路,小声说:“我爱你。”

粤然转头,看见一张凄苦的笑脸,瘦而憔悴,她轻轻说:“苏航,相信我。”

夏秋之间,傍晚的风还是有些暖意,她们继续牵着手走下去。

校道拐角处的别致灰色建筑物,就是博园,里面温暖昏黄的灯光,照见许多难以揣测的人心。

“我早就相信你有办法!”程伟仁举起手中红酒,敬郁杰。

郁杰轻轻举杯,抿了一口杯中酒,却不见得有多高兴。“因为爱情乱了心神,你的小师妹最近又蠢又迟钝,可能会整个废掉。”

“你试过,所以你知道?”

“没错,你不用刺激我,我说的是事实。你要不现在出手,做救美英雄,要不你就算了,看着她废掉。”

“可是她似乎对那个粤然十分专情,毫不动摇。”

“怎么?狠心拆散了人家,又没有勇气下手了?你要是不敢,或者我来?”

“小杰,你要是抢先,我就告诉她你做过什么。”

“哼!我再不想认你作哥,程伟仁。”

“那你可以叫我师兄。说真的,我不着急。苏航那样的女孩子,会相信用心守候一直等待那一套,我有办法感动她,但是得她把心空出来再说。”

“你不怕别的男人先下手?比如,你的师弟?”

“小师妹每天除了上课就在办公室,他们没有机会,何况她现在挂念那个女人?”

“程伟仁,你老奸巨猾,这么多年不恋爱,就等苏航这样的人?”

“可以这么说,以前不是没遇见过,但是情况不一样,这次的情敌是女人,而且由我聪明的表妹帮忙摆平。”

“程伟仁,你是懦夫!”

“但是我有智慧,小杰,不要总是指责我,你现在是我的助手。”

“哼!”郁杰不屑地轻笑,看向窗外。

窗外,两个女生牵着手沉默散步,神情一样地憔悴忧愁,也一样地倔强。

郁杰眨眨眼睛,不让两颗眼珠这么酸疼,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你们,果然还是很幸运的。”

天黑了又亮,总是不知不觉间昼夜交替。

“N专业的粤然很幸运啊,研一进项目组,研二就做联络员了,听说对方负责人还是一个公司的老总,年轻有为又懂浪漫,经常开车接送她,还送零食去宿舍。”

“是啊,听她们专业的人说,粤然开始还端着,最近越来越主动了,别人不打电话来也主动去公司汇报项目进展,还跟人家老总的同事手下都混熟了!”

“没错没错,我同学就在那个公司,据说那个老总考虑去出差躲避一下呢……”

“追的时候拼命追,人家动心了,他又躲?真是……”

几个刚入学的师妹叽叽咕咕地说着是非经过,郁杰呆住。

粤然?动心了?主动?线条优美的眉毛几乎拧起来:怎么可能?她决定去找苏航。

苏航在宿舍看书。专业上的乏味书籍,她一边看一边做笔记,几乎要把书整本抄下来。从前觉得这些书大部分长篇大论面目可憎,现在倒是爱不释手。

她喜欢面对这些书,甚于面对外面的人,心里有种感觉挥之不去:所有的人都认为粤然能够跟陶定一起是幸运的,希望粤然离开她。听见别人这样议论多了,她自己差点也怀疑,粤然如果真的对陶定动心了,是不是会比跟她在一起轻松容易?

至少,可以见得光吧?

但是她不相信,会有人像她这么疼爱粤然,到宁愿忍受内心煎熬去信任的地步。

所以她只好躲起来,沉默地等待粤然解决问题。

除了相信粤然之外,苏航简直觉得自己毫无用处。

郑絮语已经给她放假,也许,对这样颓废的师妹,永不叙用了。墙倒众人推,同学也不搭理她。

除了上课,就是看书,或者,粤然来找她,她就说说话。

苏航觉得好像回到了考研的简单时光,只不过,那时心里没有这么多牵挂和痛苦。

太痛苦!

如果没有爱过,会不会好一点?

如果没有爱过粤然……还不如死了算了!

听见自己内心的答案,苏航自己笑出来——爱,还是幸福的。

“看专业书也笑得这么开心?”郁杰婉转明媚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她温暖的笑脸。

苏航笑笑:“郁杰,我哪里开心?我最好的朋友蜜运之中,而我被项目组开除出局。”

郁杰只能笑,她惊讶。

苏航自己也惊讶,两件任何人看来都很值得伤心的事,她竟然用来自嘲。

“粤然,真的在蜜运之中?”郁杰小心地探询苏航眼睛里的内容。

原本明亮干净的眼睛,最近一直失了灵气,这一刻,甚至还有着痛苦的怀疑。“我也不清楚。”苏航低语,又笑看郁杰,“你知道的,我一向对挖人隐私没有兴趣,即使是好朋友。”低下头,又闭上眼睛,自己对自己说:“不,我只是相信她。”

郁杰盈盈坐在苏航的床沿,“苏航,我听说一些事情……”

苏航整个人木掉,她不肯相信,立刻发短信给粤然。“你在哪里?”

“我在市面随机访问,做数据采样,很快回来。”

苏航苦笑:“她在骗我吗?”

郁杰已经走了,走前还拍拍她的肩膀,关切地说:“注意身体。”下午上班时间已到,她要去院办工作。

全世界,只有我一个闲人。

原来是这样。

苏航想起一个地方,她打开电脑和网页,搜索“西子心门”。

路线很清楚,她随便换身运动服就出了门。

也许有一个地方,可以找到安慰,快乐,和将来。

这些看不见的东西。

她现在,真的一点都看不见。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