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五章 四面楚歌——隔阂

2012-09-15

苏航找到了“西子心门”,然后在下午刺目的阳光中,按照记忆里的坐标图系继续寻找。

她在找“星”。

这一带的景致,日与夜竟然是一样的静谧,差别也许只在光线和颜色。

终于找到那条幽静的小路,看见那扇小门。

晚上闪着暧昧幽蓝的柔光,现在却是灰色的,而那个“星”字,由几根深色灯管组成,看起来像孩子用火柴棒拼出来的稚嫩。苏航试探着敲门,许久,没有人应,于是她拉开了那扇小门。里面的灯光还是五光十色,但是没有人。看来主人不懂得节约资源。

苏航轻轻地走进去,找到曾经坐过的红色沙发,将自己藏在里面。没来由地觉得一阵放松,她睡着了。

无梦的睡眠让人沉醉。

星蒙胧惺忪地从房间走出来,经过一条细长的走廊,从后门进入自己的酒吧,她想给自己调一杯酒,作为一天开始的第一缕甘泉。

然后她看见一个陌生人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睡着了。能够坐着睡着,说明这个人疲累非常。星不忍心吵醒她,拿着酒杯坐下,打量面前熟睡的女孩。

学生样子的杏白色运动服,身形娇小,俏丽可爱的一张脸,但是有些憔悴,啊!是她……星想起了,是那个不肯握手不肯告知名字来历,嘲笑她酒吧名字的女孩。现在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星嘴角浮现一抹笑意,抿一口亲手调制的五颜六色的酒,靠在女孩对面的沙发上安静地等待。

不管是美梦还是恶梦,人总有醒的时候。

苏航没有做梦。她看见一个穿着粉蓝色大罩衫黑色牛仔裤的女人在注视自己,短发,笑容蛊惑人心,对她说:“你醒了?”——声音沙哑温柔。

“星,你好。”苏航浅笑,一动不动。

“你好,苏航。”星继续靠在沙发里,她记得这个名字。

“你就住在这里?”

“不远。苏航,你为什么来?”

“来找安慰,快乐,和将来。”

“找到吗?”

“没有,我在等你出现。”

星眯起眼睛,似笑非笑:这个看起来单纯的女孩,来找她调情?在一个炎热夏季的午后?在她自己的酒吧?

“我出现了,然后呢?”

“你现在,有女伴吗?心里或者身边?”

星不回答,打量睡醒的苏航——她脸上的浅笑似乎和灵魂血肉相连,一成不变。“你等到了我,现在又等我的女人?”

“啊,不是。对不起。”苏航很真诚地道歉。

星在想:她不是来找我的,她在找别的东西。

“苏航,你究竟为什么来?”

“如果有男人追求你,你希望你的女伴怎么帮你?”

“为什么问我?”

“因为你是女人,也喜欢女人。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人,或者说,没有肯承认自己是这样的人。”

“除了你,和你的女人?”星很老练地猜测。

“是,星,请你告诉我。”

“有人动你的女人?男人?”

苏航不说话,浅笑依然,但是眼神忽然暗下来。“也许,还没有动,只是觊觎。”

呵!那不是一样吗?星笑。“信任她吗?你自己?”

苏航点头。

“那就够了。让她自己去解决。”

“她很累,也难过。”

“心疼?”

苏航抿嘴,“是。看见她挣扎,流言纷飞。”

“挣扎?她动摇了?流言?”星猜测苏航只言片语里的故事。

“如果是你,会不会觉得就此跟了那个人了事?他年轻有为又多金有型。”

“你第一次喜欢女人?她追你的吧?”星直觉面前的女孩被动进入这份感情不久。

苏航点头,又摇头,“我喜欢她,不过她说,她已经喜欢我很久。”想起当时的情形,她的笑脸甜蜜,露出两个酒窝。

星笑起来,她可以想像那个人的仁慈和矛盾。

“苏航,这是个相当幼稚的问题。”星叹气,坐到苏航身边,拍拍她的手,“她爱你。”

“你怎么知道?”苏航瞪大眼睛。

星这才发现,苏航比上次来的时候瘦了许多,“你怎么来问我?不是因为你相信我知道?”

“啊,是,酒吧老板是爱情专家。”苏航恢复浅淡的笑容。

“不敢当。”

“星,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女人?” 

“十五岁。”不出所料,星看见苏航惊讶的表情。

“没有人……打扰过你?”苏航小心斟酌字句。

“你是说,男人?来追求我?”星一针见血。

“是……”

“我十五岁就是这个样子,雄性动物的猎艳雷达会自动忽略我。”

苏航觉得星笑起来有一种顽皮的潇洒。“你很帅气。”她由衷说。

“是吗?比你的女人如何?”

“不如。”苏航笑着说实话,粤然最好看。

“哈!情人眼里出西施。”星友善地嘲笑苏航。

苏航摇头,“是真的!”想着粤然的样子,心也是柔软的。

“你明明很甜蜜,又苦恼什么?”

“流言说她投降了。”

“别管流言,那是神经病的臆想。”

苏航呆住,“对,我很幼稚。”

“当然,幼稚到笨,只身跑进酒吧老板家,送羊入虎口。”星把酒杯递到苏航面前,暧昧地笑,“不怕我灌醉你,吃了你?”

“怕,我走了,谢谢你。”苏航不接那杯五颜六色的液体,起身告辞。

“苏航,”星叫住要离开的人,“以后不要相信陌生人,她会担心和嫉妒。”

苏航微笑点头,就要离开。

“等等。”星再次叫住她,伸出了手:“不知道会不会再见。”

苏航和她握手道别,自己关上那扇灰色小门离去。

“臭星!她是谁?”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明艳的女人,皱眉对星斥责。

“新客人。”星温柔地笑。

“客人?大下午的跑来干坐着聊天?付帐了吗?”明艳的女人很厉害。

“月,别这样……”星在安慰她。

站在门外的苏航听见,羡慕到妒嫉——可以关起门来吵闹,多幸福。

她自己,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因为无人可说,憋在心里成了压迫的石头。现在好了,轻松了。

粤然早就已经回到了学校,但是宿舍和院办都找不到苏航,短信没有回复,拨打手机号码,听见铃声在宿舍里面一直响,她只能站在门口等。

她说过会很快回来,但是苏航没有等她,连手机也不带,不管是忘了还是故意的,太不负责任!她担忧,而且愤怒。

一直等到日头西斜,还是没有人影,粤然由愤怒变为心慌,几乎认为苏航是故意在避开她。

郁杰回来,看见粤然,和她眼神对峙。

“她项目上有任务?”粤然想,也许苏航是出去调研了。

“她不可能有项目任务,郑絮语已经把她列入黑名单,也许永不叙用,现在正在物色新助手。”郁杰语气不耐。

粤然愣住,苏航从来没有告诉她,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心上人每天忙碌,可以冲淡对爱情的担忧。“郑絮语为什么把她列入黑名单?”

“她工作一错再错,整天魂游天外,颓废,使人厌烦。”

粤然沉默,她当然知道为什么。

“你毁了她。”郁杰的语调再无起伏。

“我不想跟你斗嘴,她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她最近每天除了上课就只在宿舍抄书,不和人说话,跟自闭症无异。”郁杰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不是幸灾乐祸,倒像是感慨凄凉。

“这不用你管,这是我的事情。”粤然沉了脸。

“粤然,即将也不关你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会任由这样的人堕落。”

“我没有堕落,郁杰,谢谢你关心。”就在粤然牙关紧咬几乎出手的时候,苏航柔和平静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粤然猛然转身,抓住苏航的胳膊:“去哪里了!”

苏航喜欢听粤然低沉忧郁的声音质问她,这使她明白,粤然真正爱着她,所以她笑起来。

郁杰不说话,默默看着这两个人。

苏航偏过头,一双眼睛打量着,看牢郁杰。

粤然扭苏航的手腕,“回宿舍!”强硬的命令语气。

一进宿舍,粤然就把门关上,沉着脸问苏航:“去哪里了?”

“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我说过,我很快回来,你还出去走走?”

“粤然,我不是居家主妇,更不是应召女郎,我有人身自由。”苏航只觉得下午刚整理好的思绪被粤然的强硬扭乱,整个人无端地愤怒。

“你说什么?!”粤然把苏航压在墙上,目若寒星,“你在气我?”

苏航看见粤然气苦,想哭,但是没有眼泪,想笑,又觉得实在滑稽,做不出任何表情,木着一张脸说:“是。”

“为什么?”

“因为我无事可做。”

“苏航!”粤然简直害怕起来,她的苏航真的颓废。

“粤然,你有许多事情要做,功课,项目,还要应酬追求你的人。而我,只觉得你是我人生唯一的事情,你不在,我就无事可做。”

苏航双目眼神涣散,声音柔软缥缈,像在讽刺自己,又像是一个死人在议论自己的生前,粤然心痛,声音不禁温柔:“那为什么知道我要回来,还出去?我等了你一个下午!”

“呵!”苏航笑起来,“对不起,可我等你许多个下午,许多个一整天。如果这也算功劳,应该可以将功抵过?” 

“好!可以!”粤然决定在言语上让步,她知道苏航内心苦楚。“可是你下午去了哪里?为什么出去?”

“酒吧,因为我想去见一个人。”

“酒吧?你从来不去那种地方!见什么人?你明知道我会回来,还想去见别人?”震惊,醋意,粤然瞬间态度又再强硬起来。

“我从来没有爱过女人,也还是爱了。你许多时候也说你会来找我,但是没有出现。”苏航盯着地面,不看粤然,平淡的声调说出事实,现实简直是割心的刀,任你怎么准备,也敌不过它三两下利刃的轻划。

“你知道我有原因!”粤然眼睛红了,只是忍着不掉眼泪。

苏航抬眼看着她蓄满泪水的双眼,幽幽地说:“我知道。”她的眼泪全堵在心里,最近一直流不出来。

“你说过,你相信我,爱我。”

粤然想吻苏航,却被她偏过脸躲开。

“是,现在也还是,是不是这样,我就不能害怕,不能怀疑,不能吃醋,不能再提要求?你回来见不到我,这样气急败坏地审问我,那我呢?你每天都做什么?我甚至不敢问,粤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应付别人的,我试着不去听各种版本的流言,但是不代表我真的听不见也不去想!”

苏航一口气说完这许多话,仍然觉得心里凄苦浓重,眼泪还是没有,只是觉得窒息。

“你相信流言?所以你去酒吧买醉?还在酒吧有了熟人?”粤然感到一阵绝望的晕眩,苏航简直变成另一个人,而且不再信任自己。

“哈!”苏航从声音到表情大笑出来,却不再说话。

林敏静在门外转动钥匙,粤然放开苏航,恨恨地看她一眼,走出门去。

苏航跌坐在床沿,默默在心里问:我相信你,在乎你的感受,可你呢?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