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六章 四面楚歌——诱惑

2012-09-15

粤然很心焦,她发现,苏航在彻底地避开自己。

她来不及弄明白苏航为什么去酒吧,也来不及弄清楚她去酒吧找的是什么人,苏航就不再给机会给她。哪怕是住在同一栋楼里,苏航也有办法不见她,哪怕是见到了,也不和她说话。

她也渐渐发觉了,曾经幸福或者伤心都会流眼泪的苏航,最近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哭过。

在楼道上遇见,苏航冷漠地跟她擦肩而过,面无表情。她想伸手拉住她拽住她,又不知道应该把她带到哪里才能够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人。

粤然真的害怕,苏航不仅不会再回她身边,而且从此像现在一样冷漠颓丧。

“苏航,对不起,是我不好,告诉我你希望我怎么做,好吗?爱你!粤然”

“苏航,我今天在宿舍,你随时上来找我。想你!粤然”

“苏航,回答我,好吗?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陪你散步,或者学习。想你!粤然”

“苏航,我们很久不见了,为什么?是我不好,对不起,原谅我好吗?粤然”

“苏航,我会想到办法的,很快!让我见你,和你说话,好吗?粤然”

“苏航,天气冷了,不要总穿短袖,跟我说话,好吗?想你!粤然”

……

她发很多短信给苏航,可是从来没有回音。她甚至写:“亲爱的,原谅我,你要什么我也给你!”

仍然是石沉大海。

苏航更是不接她的电话。

功课很忙,她也不能整天守在苏航宿舍门口等。

陶定还在缠她,项目离完成遥遥无期,她最近主动接触陶定身边的同事,主动去他公司,时时处处留心观察,还没有发现什么线索能够帮助自己摆脱他,也没有使那个男人厌烦,反而误会她就快要上钩投怀送抱。

唯一的好处是,那个男人开始端架子,偶尔扮演公务繁忙神秘失踪,使她能有时间去陪伴苏航。

可是苏航不要粤然的时间。

苏航每天背着手提电脑去图书馆,叮叮当当地敲字,敲论文,整理之前项目大纲上本来应该她整理的资料——虽然人家未必需要她做了,她还是想做,把自己整个埋进键盘里面,连喘气喝水都觉得多余。

她相信粤然,但是无法忍受每天不确定的等待和盼望,这使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一腔流不出的眼泪,曾经的甜蜜也不敢去回忆,怕一不小心,永远地成为曾经。

任何人相处久了也会日久生情,如果粤然会动摇,那自己的躲闪可以避免她夹在两个人中间左右为难——这是目前她除了等待之外唯一可以为粤然做的,虽然有人告诉她这种想法很幼稚,她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如果粤然不动摇,摆脱了那个人之后仍然爱自己,那就继续她们的爱情。

她不想再在等待里变成一个死人,她害怕这样下去,还没等到粤然回来,她已经不再是粤然爱的苏航。

索性什么都不管,每天背着课业到图书馆做书呆子。

某次图书馆内碰见刘真,她问:“某公司的项目什么时候完结?”

刘真回答:“快的话,一年内。”

她立刻转头飞快地敲击键盘,什么也不想,不去想这一年的时间会有多么的漫长。

她和所有人一起把期中论文交上去。

牛老板收到陈冬艳送来的期中自选题论文,就认真地一篇一篇看起来——项目组的第二梯队要选人了,这次牛老板准备让他们这一届的学生自己搭档,除了苏航和郁杰固定给第一梯队做助手。

看了又看,牛老板发现苏航的论文比原来的野路子有了很大的进步,感慨:“絮语啊,看来你对苏航提点很多?她的论文现在理论水准和实务分析已经基本平衡了。”

正在独自操作项目分析软件的郑絮语愕然一愣——她几乎放弃了这个师妹,何来提点?只好勉强地笑笑。

牛老板觉出不对:“苏航最近项目做得怎么样?好像不常见她在办公室,你给她派了外研?”

郑絮语不知怎么回答,程伟仁适时地插嘴:“牛老师不知道?絮语给苏航放假了。”

牛老板皱眉沉默,他认为,苏航虽然是派给弟子用的人,但是应该由他来决定人事的安排,她不是郑絮语的弟子,是他牛正的弟子。

郑絮语知道牛老板的想法,只好辩解:“她这段时间身体好像有事,应付不了工作,所以我让她休息一下。” 

牛老板说:“她没跟我提过,你也没提过。”

郑絮语一身冷汗,不敢说话,怕说多错多。

程伟仁趁机说:“不如让苏航加入我这个组吧,絮语反正这段时间一个人也忙得过来,我这边的项目比较大,人手吃紧。”

郁杰背转身冷笑,郑絮语恨恨地咬牙,还是决定争取自己一手培养的人:“我是打算最近就召她回来的,应该也休息得差不多了。”

牛老板考虑几秒钟,下了决定:“这样吧,你们自己去跟苏航谈,她想进哪个组就进哪个组,条件你们自己开。”

三个年轻人想不到老板会把决定权交给几乎废掉的苏航,同时惊讶得愣在当场。

程伟仁当即下决心:一定要得到这个师妹,作为助手和女人!

牛老板走了,郑絮语跟程伟仁较劲:“师兄,你什么意思?你已经有助手了。”

程伟仁憨厚地笑:“我以为你已经放弃苏航了,她最近表现的确不怎么样。我这边工作比较多,资金也比较充裕,我想的是,给她高一点的项目工资,可能她会有动力一点。”

郑絮语恨得牙痒痒:她一向给苏航很低的报酬,却交给很多的工作,程伟仁在逼她出血或者放弃。她从来觉得这个师兄表面憨厚内里狡诈,此刻更是懒得跟他说话。

她决定先下手为强,晚上就找苏航谈条件,不管是不是废人,先弄回自己这组,再说从老板对苏航论文的评价来看,废人也有复活的迹象。

可是程伟仁更快,他当着郑絮语的面就给苏航电话:“苏航吗?我是大师兄,程伟仁啊,哎,晚上师兄请你吃饭吧?哦,师兄考上博士还没请过你呢!啊,到校外吃。你在哪里?好!我下班去图书馆接你。”

郑絮语气得拂袖而去,郁杰才开口讥讽:“程伟仁,没有人抢你就不出手?你都考上博士半年了,这种借口你也想得出!切!”

程伟仁对着牛老板的穿衣镜整理仪容,满不在乎:“苏航是个厚道人,而且尊敬前辈,我用什么借口她不来?”

郁杰把手里的文件扔在桌面,转身怒视程伟仁:“你要给苏航开什么条件?我要求必须同等。”

程伟仁照够了镜子,对着郁杰笑:“放心,表妹和未来老婆都是自己人,我不会亏待任何一方。”

郁杰也拂袖而去。

程伟仁把苏航带到一间有楼座的西餐厅。

楼座太闷热,很少人客,只有他们两人,苏航一坐下就看着落地大窗外的马路发呆,两只手握紧拳头放在桌面——她在克制自己不要去想粤然。

程伟仁点了套餐和红酒,就隔着眼镜片打量苏航。

她真的是瘦多了,为了那个女人。

看见苏航攥紧的拳头,程伟仁伸手去握住,握得紧紧的,怕她挣脱。意外的是,她根本动也不动。

苏航根本没感觉,所有的感知都被心里的挂念和痛苦吸掉了,整个人麻木不堪。

直到程伟仁的手出了汗,苏航才皱起眉头:“师兄,什么事?”手却不挣扎,她感觉到那种力度,知道挣不开。

程伟仁一时倒不知怎么应付,数秒之后才恢复常态和蔼地说:“苏航,最近很不开心?”手还是不放。

“师兄,放开我的手,我要拿水杯。”苏航起了戒心,还是尽量给他面子,“我没有不开心,多谢师兄关心。”

“是不是……恋爱出了问题?”

“没有。”

“小师妹,有事可以和师兄聊,师兄愿意做你忠实的听众。”

“谢谢,我没事。”

侍者把红酒和菜品端上又走了。

“小师妹,一个人的心不必为了一棵树锁起来,你还有整片森林,师兄一直在你身边。”程伟仁又想握苏航的手。

苏航恰好缩手拿起手机查看短信。

“苏航,你在哪里?我一直在找你等你,跟我说话,好吗?我一会儿就回学校,你在宿舍等我。粤然”

啊,她又在外面。

苏航心中苦涩神伤,顾不上理睬程伟仁。

程伟仁尴尬,决定暂时退而求其次。“苏航,郑絮语不用你了,来我的项目组吧?我这里资金充裕,项目也比较大,你可以慢慢做,慢慢学,我不会像絮语一样给你这么大压力。”

苏航一呆,“师姐知道吗?她同意我过组?”

程伟仁避重就轻:“她不是不让你碰项目了嘛。牛老师说了,让你自己选择,是不是来我这组。”

苏航思考着程伟仁的真实意图。他和师姐之间有争斗,她很清楚。“可是牛老师没有对我说,对不起,师兄,我要征求师姐的意见。”

程伟仁很不爽,立即摆起大师兄的架子:“什么意思?师兄骗你吗?苏航,我是在给你机会!你看你其他的同学,还在等老板分配任务呢。”

苏航想想,也是,师兄要是假传圣旨,老板总会知道的。但是如果师姐不同意,她还是不能背离,毕竟是师姐举荐培养自己的,知恩要图报。于是她笑笑说:“没有,师兄,我们先吃饭吧。”

为了堵住程伟仁的嘴,她一杯又一杯地喝下了他斟满的红酒。

红酒后劲大,喝的时候不觉得,喝完了才慢慢开始难受。

所以粤然拒绝了陶定喝红酒的邀请,只是喝了几口啤酒。

陶定最近有些心急,他在这个女学生身上已经花费了太多时间心神,还是什么都没得到。之前一度以为她开始主动来投怀送抱,没想到手下的人问她:“是不是喜欢陶总?”她竟然半真不假地回答:“当然不会!陶总的孩子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吧?”

陶定气极,但是如果要他放弃,又不甘心,毕竟已经投资了这么多时间,而且她确实漂亮。

他决定不做君子了,如果利诱不成,就用强。“粤然,到我们公司实习好吗?毕业后就不用到处找工作了,我们直接录用你。”

呵!好大的诱惑啊!粤然想,这人装不下去了,终于差不多可以摊牌了,解脱在即,忍不住偷笑。

陶定捕捉到她嘴角的笑意,以为上钩了,深情款款:“怎么样?我为你想得周到吧?”

粤然微笑:“谢谢。实习可以,工作就不必了,我另有志向。”

陶定意外:“哦?什么志向?”

粤然低头品尝食物,“远大的志向。”

陶定气结:“那好吧,你先过来实习吧。”

粤然答应了。

吃完饭,照例以宿舍关门时间为由要回学校。

陶定竟然说:“没关系,晚了我给你开酒店房间休息,开好我就走。”

粤然冷笑:以为我是十四岁幼女?相信恶狼忍得了饿?于是皱眉:“酒店多数肮脏,我不喜欢,但是城中最好的五星级酒店离学校太远,我明天有课。”

陶定吃惊,他当然不会开五星级给一个学生妹,纯粹为了肉体欢愉,他可以去三星级找不错的上门服务。

于是粤然被送至校门,陶定已经没有耐性开进时时处处要慢行的校园小径了。

粤然立即冲到校门左近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所有人都知道陶定在追她,她可以名正言顺抱花进校园送给苏航不怕人议论,只要苏航知道实情就可以。

11月下旬,秋凉的夜,她们认识两年的纪念日。

抱着花,充满着期待,粤然往学校走去,却看见两个人,呆住。

程伟仁正半搂着喝得有点昏头的苏航从对面往校门走。

苏航脚步不稳,神志还是清醒的,她看见了捧着大束鲜艳玫瑰的粤然。

啊,他送花给她,她收下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