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七章 四面楚歌——误会

2012-09-15

“你抱着玫瑰的样子,这么好看,却不是为了送我……”

苏航心里哀泣,身形趔趄栽倒在地,眼里仍然只有粤然的身影。

看见苏航摔倒,粤然快步跑到她面前就要伸手去扶,却被程伟仁的手挡开。

程伟仁理所当然地搂住无力挣扎的苏航,笑着对粤然道谢:“谢谢你,我会扶好我的女朋友的。”

粤然双眼喷火地呆住,不可置信地注视看起来神智不清的苏航,喃喃自语:“你的女朋友……”

程伟仁说:“对,谢谢你……”

苏航的声音冷冷地截断程伟仁,虽然虚弱但很清楚:“师兄,你喝醉了,我不是……”一面用力挣脱程伟仁的双臂,结果再次摔倒。

粤然听见了苏航的话,扔了手上的花,毫不犹豫推开程伟仁:“她说不是!”伸手要抱苏航。

可是苏航也不让粤然抱,匍匐在地上哀怨地看着她,轻轻说:“把花捡起来。”粤然不理,还是要去抱她,她拼命挣开,盯着两步开外地上灿烂零落的玫瑰,更大声地说:“把花捡起来!”

粤然扳住苏航的肩膀,阴沉着脸低声喝令:“你给我起来!回宿舍去!”

苏航看着粤然眼里的疼痛和怨恨,意识渐渐模糊,想哭,但是依然没有眼泪,反而慢慢地弯起嘴角:“送我吧……粤然……把他送你的玫瑰送我……我喜欢玫瑰……”

她几乎是在哀求——她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卑微地爱着粤然。

她爱她,比她自己以为的还要致命,连别人送她的花也肯要……

粤然在苏航人事不省的哀求里几乎崩溃,她想告诉她:这玫瑰,是我亲手为你买的,不是别人的,是我送给你的。可是程伟仁在旁边,她只能轻轻说:“你先站起来,我们一起去捡,好不好?”

苏航终于听话地撑起身体,粤然扶着她,探手过去,把花拾起,放在苏航的手里。

程伟仁这时想插手进来:“你不够力,我来扶她!”但还是被粤然挡开。

苏航抱着玫瑰,看进粤然的眼睛,凄楚地笑,慢悠悠轻飘飘地说:“师兄,粤然送我就行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粤然勉强笑一笑,搂着苏航往校门里面一步一步慢慢走。

程伟仁注视她们的背影,双眼愤懑而怨毒。

一步一步走得很艰难,粤然终于把苏航带到了宿舍。

看见两个满身酒气的女人进屋,林敏静脸上眼里满是嫌恶,嘟囔个不停。粤然不理她,把苏航放倒在床上,连忙拿毛巾给苏航擦脸,又找温水给她喝。

林敏静受不了,摔摔打打地出门去敲隔壁郁杰的房门,跟甄妍说:“妍姐,今晚我跟你睡,宿舍来了两个醉鬼!”

郁杰眼光一闪,默不作声,甄妍爽快地答应了,关上那边的门。

粤然立即把这边的门也关了,伏在苏航身上抱住她,轻轻叫:“苏航……”

酒劲被心里的忧伤一冲,苏航意志涣散,再没有自制力,喃喃自语:“粤然,我们不回宿舍,不回……”越来越声嘶力竭,越来越大声。

忘记先前的怨念,只有心疼,粤然跪在床前,吻住日思夜想也不能接近的人,一直到她熟睡。

粤然轻轻躺在她身边,抱她。

不管了,别人议论就议论吧,今天晚上,我要陪着你。

苏航睡梦中也喊:“粤然,粤然……”

粤然抚着她清瘦的脸,流下泪来,苏航脸上却是一滴眼泪也没有。

我梦见,你就在我身边,拥着我一夜安睡。

睁开眼睛,立刻看到书桌上一大把红艳艳的玫瑰,插在一只剪了口的矿泉水瓶子里,苏航站起身,把玫瑰拿到面前,享受花朵的芬芳。

她记得,自己求粤然把玫瑰送她,嘴角的笑苦苦的。

刷牙,洗澡。

有人开门进来,是粤然,她拿着自己的钥匙。

苏航眯起眼睛,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粤然放下买来的早餐,“吃早餐吧,我叫林敏静帮你向老师请假了。”看见苏航眯眼,又去捏她鼻子,“笨蛋,别眯眼睛了,本来也没多大!”

随即两个人都愣了神——有多久了,她没有再这样逗她?

苏航看着桌上的花,黯然神伤,侧一侧身,躲开粤然的手。一瞬间,粤然怔忪而伤感,但她很快明了苏航躲避的原因:“笨蛋,花是我买的,是我送给你的。”

苏航不相信,但是她不说,只是牵扯嘴角笑笑。

粤然凑到她面前,认真地看她的眼睛,一字一顿:“昨天,我们认识两年的纪念日,我几经辛苦甩掉那个人,在校门口的花店买花来送你。”

苏航的眼睛睁大,“啊,我忘了!”终于甜甜地笑出来:眼前真是属于她的玫瑰!

粤然逼视她的双眼,声音低沉:“你不仅忘了,你还和男人出去约会,喝得烂醉不省人事!”

苏航皱眉:“那不是约会,他就是那个伟人师兄,他希望利诱挖我过组而已。我也没有烂醉,我看见你认得你!”

“那为什么喝这么多?!”粤然丝毫也不放松,多少天了,她终于又可以这么近地和心上人说话。

“他逼我表态,我懒得应付,就喝醉算了。我不打算背叛师姐。”苏航觉得自己的脸渐渐烧起来,粤然很久没有离她这么近。

“你不打算背叛师姐?那我呢?你还让那个男人搂你抱你说你是他女朋友?”粤然眼里满满的都是醋意。

“搂我抱我?我只记得他握我的手,那还是喝酒之前。他说我是他女朋友,我也否认了。”

粤然眉头紧皱,目光更寒:“你还没喝醉就让他握你的手?!”

“我根本没感觉不知道,我在想你,又想不要想你!”苏航委屈,不禁叫出来。

“想不要想我?想我?你不是一直不理我吗?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见到我也当作不认识!”粤然也有满心的委屈,她这么想她,她竟然不理她,顿时红了眼睛,脸越贴越近,几乎跟苏航鼻尖相碰。

苏航看见粤然眼里的泪水慢慢浮起来,心疼心碎,她轻轻地吻她。“我害怕,你跟别人日久生情,夹在中间两难,所以,想给你空间。其实,我天天都想你,很想你……”

“苏航,我会被你活活整死!”

她狠狠地咬她的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你不会跟那人日久生情吗?”

“当然不会!你在和女人恋爱,你自己也是女人,你还想不明白?”

“我怎么想明白?你明知道我没有经验!”

“你至少应该有和年龄匹配的智商!!!”

粤然终于忍不住低声咆哮。

苏航愣住,然后皱眉:“你在嫌弃我IQ低?”

粤然失笑:“以后不许再不理我,你简直又像以前那么笨了!”眼神渐渐变温柔,她把下巴放在苏航肩膀上,“我在恨你不懂我,不信我。”

“我一直都信你。”苏航小声说,“抱我。”

她依言抱着她,闭上眼睛。

“粤然,那个人有没有对你……怎样?”苏航不合时宜地说。

“没有。”粤然松开她,面有愠色,“为什么一直纠缠这个话题?”

“还没解决不是吗?”

“快了,你要相信我!”

“你想到办法了?”

“差不多。”

“告诉我。”

“不行!”粤然拒绝,“你的脑袋不大,怪念头很多,我不告诉你。”

苏航不服气地咬嘴唇,觉得甜甜腥腥的,不知道是自己咬破的还是粤然咬破的。

“你为什么去酒吧?”粤然想起另一茬。

“见不到你,我随便乱逛,路过的。”

“你说去找人?”

“骗你的。”苏航又开始怕粤然生气,要是被知道自己去找人求教,还是陌生人,不要说嘴唇,鼻子都可能被咬掉,所以决定不说。粤然果然不信,仔细地观察她,为了表示清白,苏航故意把眼睛瞪大。

粤然突然叹气,怜惜地摸苏航的脸颊。“你真的瘦了很多。”

“那多好呀,脸上没肉了,多好看。”苏航傻乎乎地笑。

粤然反她一眼,又坏笑:“要是身上没肉了,我就不要了。”

苏航笑着一把推开她:“色狼!”

粤然瞬间变了脸,满脸恨意把苏航抓进自己怀里:“你要是再推开我,我就让你死!”

苏航安静地待在温暖柔软的怀抱中。

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哭出来,但是,没有。

她们终于又牵着手散步。

“你项目上被踢组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粤然想起来就心疼。

“我没有被踢组,只是被放假了。”苏航不服气。“你已经够烦了,这种小事懒得跟你说。”

“小事?”粤然疑惑,她的苏航什么时候这么潇洒了?

“没错,项目成果我已经有了,大不了不做。而且,你没看那个伟人还想挖我过组?”苏航再不想叫那个人作师兄。

“那个伟人,”粤然真不想这么称呼企图占有苏航的人,“他对你有企图,你离他远点!”

“你在命令我?”

“对,你以后少自作主张,必须听我的。”粤然强硬到几乎蛮横。

苏航不理她,问自己的问题:“你项目的事情,怎么办?”

“我有点眉目了,好色的人多数贪财,只不过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

苏航捏紧粤然的手,低头不说话。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始终哭不出来。

“你要小心。”她只能这样叮咛粤然。

“放心,不过,你要听我的,知道吗?”粤然绕回她的主题。

苏航只好顺从地点头,换回爱人满意的笑。

如果没有那些烦心的破事儿就好了,她们这么地相爱。

但总不可避免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要应付。

郑絮语打来电话,语气不善。

“苏航,我听说你要调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