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三十九章 反弹琵琶——低转

2012-09-15

粤然坐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地研究面前几张A4纸片。

竞争公司对外公示的数据,粤然交给本公司的历史数据,现行项目的数据排列规则分析,一份竞争公司的年报复印件,以及一份落款被撕去的快递款项和递件过期收据,收件地址是竞争公司。

粤然紧皱眉头——这些远远还不能组成证据链。

“粤然,下班走了,吃饭去!”陶定从远处呼喊着过来,神情倨傲。

办公室里大部分人都还在,他们已经清楚,陶总没有得到这个女学生的肉体或者灵魂,但是他趾高气扬地支配她的时间——利用他的职权。于是,他们同情的眼光落在粤然的身上。

粤然想立即收起桌上的A4纸片,稍一犹豫,她没有动作,只是微笑着面对陶定越来越近的身影。

“这些是什么?”陶定刚走近就看见了桌上的几张旧纸,脸色突变。

“Joan叫我看的,她说她直觉它们中间大有联系。”粤然波澜不惊却十分清晰地告诉陶定——其实这是一个谎言,但她预料陶定不会有胆量去证实。

陶定僵住,想快点使粤然放下眼前的材料,“先别看了,走,吃饭去!”

粤然微笑:“Joan让我加个小班,看明天能否给她一个初步结论。”

最近女学生总戴着框架眼镜上班,陶定此刻看不清她镜片后面的眼神,心虚而气短,拂袖而去。

有的同事微微一笑,继续埋首加班。

粤然的笑容消失,听着陶定仓皇的脚步,“也许这样就够了,只需要更多的线索和暗示,”她想,“我的目的是摆脱,不是介入。”

好色之徒多数贪财,她估计得没错,但也要提防他狗急跳墙。

走到窗边,粤然看见陶定的车用四只轮子滚远了,才收拾东西离开。

“亲爱的,我回来了,等我。粤然”

苏航抱着手提电脑坐在床上处理材料,全是文字,她全神贯注到头昏脑胀的地步,连粤然走进来也浑然不觉。

粤然禁不住发火:“既然这么专注,就应该关门,要是有歹徒或者小偷进来怎么办?”

苏航吓了一跳,抬头看见粤然,立即眉开眼笑,也不辩解,拍拍床沿示意她坐下。

粤然的火就此熄灭,被温柔的注视取代。“今天为什么很开心,让我快点回来?”

“嗯……我下周回项目组了,所以高兴。”苏航脸上是浅浅的笑。

“回?”粤然琢磨着,“那就还是跟郑絮语一组?”

“是。”

“你对郑絮语这么忠心,不怕我吃醋?”粤然其实真的有点吃醋,即使她自己也觉得郑絮语没什么威胁。

“不会的,没有人能威胁到你,你很清楚。”

苏航浅笑依然,但粤然看出她有一些不安。

“不对,还有事情,你是从老板办公室出来才给我短信的。”粤然挑着蛛丝马迹。

“亲爱的,我今天跟师姐和老板分别过招已经心力交瘁,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跟我说话?”苏航叹气,忽然觉得十分疲累。

粤然怔忪,抱歉地握住心上人的手:“怎么了?之前很开心,现在不开心了?”

“不是不开心,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我们出去说吧,一会儿林敏静该回来了。”苏航把粤然拉出宿舍。

“怎么了,到底?”走在校道上,粤然看着苏航严峻的脸色,越来越担心。

“粤然,我觉得自己变了,你觉得吗?”

“哪里变了?”

“简单地说,我在自己老板面前捅了你老板一刀。我当时觉得很痛快,现在也是,唯一的,就是怕你不高兴。”

苏航说完,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看粤然的脸色。

粤然也站住,看定苏航:“我为什么不高兴?”

“那是你的老板,兼且我背后放人冷箭。”苏航的脸上惭愧。

“后悔了?”

“决不!”

“为什么?”

“你被迫应酬,乃至遇见陶定那种人,全是拜你们老板的作风所赐,我不是圣女,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觊觎而无动于衷,我恨他很久!就算你摆脱陶定,以后也还可能因为他的指使招惹其他滥桃花。我要尽自己的能力保护你。如果没有机会,我不会刻意去放冷箭,但是今天机会近在眼前,如果我不把握住,万一你将来出事,粤然,我不配爱你!”

一番话说完,苏航脸上恨意犹在,显得她认真倔强,分外可爱。

粤然笑:“既然理由这么充分,又为什么怕我不高兴?”

“因为,你大概还是爱单纯没有心计的我,而不是谋算人心的我。”

“我这么说过?”

“没有,我猜的。”

粤然握住苏航的手:“你觉得自己今天谋算人心,错了?”

“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如果触碰到我的底线,我也不惜无所不用其极。”

呵!什么会逼得她的苏航无所不用其极?粤然来了兴趣:“你的底线是什么?”

“你。”

苏航回答得简洁明了,粤然默默地敛了笑容,看着苏航的眼睛,比以前少了几分单纯的傻气,多了几分沉淀的温柔和用心的思索,她知道,那是苏航对自己的爱。

可惜现在校道上人来人往。

“苏航,毕业以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家!”

苏航呆住,弄不清楚前后对话的联系:“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在家里,我想要抱你的时候就抱你,而不必像现在这样忍着!”

“你现在想要抱我?”

“傻瓜,我爱你,我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做。”

“你不觉得,我失去了你爱的单纯?”

“你失去了吗?”

“没有!”苏航肯定地回答,“但我不想再被动挨打,我的单纯只完整地留给你,其他人,看情况。”

“那么,你以为我不明白?还纠结?”粤然笑着弹一下心上人的鼻子。

摸着酸酸的鼻子,苏航顿时觉得轻松,笑着说:“不要等以后了,粤然,你今天就给我一个家吧!”

“为什么?”

“因为现在我想抱你!”

“呵!”粤然压抑的心也渐渐放松,笑着握一握苏航的手,“不过,我真的有点生气。”

“生气什么?”苏航又紧张起来。

“你太不小心。跟你们老板讲秦老板的是非,你知道他一定会如你所想去办吗?万一不是呢?甚至影响他对你的印象呢?”

“我给他一个由头去办,他不办,我也没办法。其他的,无所谓。”苏航从容表明态度。

“无所谓?你不珍惜你的专业前途?”粤然皱眉。

“珍惜,但我不是应该更加珍惜你?”苏航笑,“要是专业前途没有了,你就收留我当家庭主妇好了。”

“你早就是我内定的家庭主妇。”趁着周围没有人,粤然终于轻轻地搂住苏航,“你要像珍惜我一样珍惜你自己!”

苏航默默地吻一下她的肩膀,“今天,还好吗?”

“还好,别担心。”粤然放开苏航,轻轻说。

“你坚持不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不,我不想你考虑太多。”

“好吧,不过,我大概猜得到,你一定要小心,不要逼得对方狗急跳墙,最好循序渐进一些,总之,我相信你,你慢慢来,不要操之过急。”

粤然忍不住假装哀叹:“找个同行做老婆真是没有秘密啊,什么都被猜到!好了,你先告诉我今天老板找你的目的,我知道你放冷箭只是顺便的。”

被粤然提醒,苏航忍不住叹气:“他探询了很久我为什么执意要跟师姐合作,最后给了一份保密材料给我,粤然,我觉得麻烦是非跟着又要来了。”

说来说去都是些沉重的话题,两个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沉默,只牵着手继续漫步。

在一起就好,其他的事情,慢慢来吧,现实需要我们耐心应付。

程伟仁没有耐性了,当他知道老板的下一个项目居然要他跟郑絮语竞争,而基准线由苏航制定的时候,他的耐性已经完全消失。

他将实情告诉郁杰。

“怎么,哥,你预备跟我合纵联横?”郁杰在电话那头已经猜到程伟仁意图,立即出言讥讽。

“小杰,”程伟仁将姿态放低,“如果能操作这个项目,在学界的知名度会暴涨,你难道不想参与?”

“也许会想,但我们已经拆伙。”郁杰声调冰冷。

“难道你指望郑絮语跟你合作?”程伟仁不可置信。

“哥,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凡事要找一个同谋跟班?”郁杰把电话挂掉,陷入沉思:苏航负责项目基准线的设定……也许她能有办法得到保密数据,参与项目竞争。

程伟仁气结,心里阵阵恶念冲上脑门使他冷静下来,双眼寒光一闪——他不能输!

突破口,还是苏航。

平安夜,圣诞节,最好的交际时机,节日的温暖气氛会使人放松防备,不知不觉落入斑斓温暖的陷阱。

“打算怎么过平安夜?”傍晚的教室里,粤然歉疚地注视苏航,她几乎肯定没有机会陪她。

“在学校等你,”苏航温暖地微笑,“你早点回来。”

粤然沉默,轻轻抚摸苏航消瘦许多的面颊,心疼不已。

“一定要小心。”苏航轻轻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