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章 反弹琵琶——回环

2012-09-15

清晨,阳光温暖,苏航慢慢地睁开眼睛,平安夜,应该是没有风暴的宁静节日。

“醒了吗?我去公司了,别担心,我不会跟那个人单独出去,只参加他们公司的圣诞party,等我回来。爱你!粤然”

苏航预备安静地等待。

但除了粤然,还有很多人惦念她。

“苏航,我是师姐。”郑絮语的声音在电话里少了棱角,分外清脆。

“师姐,圣诞快乐。”

“你也一样,圣诞快乐!中午有约吗?师姐请你吃饭?”

“师姐,我没有准备礼物,也没有准备装礼物的圣诞袜。”

“哈!没关系,人来就好,你辛勤工作,就当师姐慰劳你。”

“好,谢谢!”过分的客套是矫情,苏航答应赴约。

“十一点半,博园见。”郑絮语习惯性地命令。

苏航笑,好了,中午有着落了,下午回来睡一觉,只需要熬过晚饭时间,就能见到粤然,时间不会太难过。

程伟仁打来电话约晚饭,她拒绝了。

苏航给家里打了电话,又想起了明敏。

“小敏?圣诞快乐!我是小苏。”

“啊,小苏,圣诞快乐!重色轻友的你终于又想起我了?”明敏的声音永远明朗。

“小敏,不要取笑我。”苏航的声音黯淡下来,她想粤然。

“小苏?不开心吗?你家亲爱的不陪你?”明敏感知到苏航情绪低落。

“是,她身不由己。”对着好朋友,苏航丝毫不想掩饰内心的惆怅。

“身不由己?他有老婆?”明敏不知轻重地调侃。

“小敏,自己掌嘴!”苏航真的生气。

“好了好了,我道歉!”明敏服软了,“可是谁这么不人道不让他陪你?这个时代婚姻自由人身自由,连同性恋都应该自由相爱。”

苏航的心为之一震:“明敏,你……支持同性恋?”

“为什么不?小苏,我告诉你,他们大多聪明又有智慧。前一阵子我去香港参加交流会,认识几位才子,他们全都干净漂亮有才华。”

“小敏,你是我的好朋友……”苏航低语。

“那当然!”明敏没有察觉前后对话的联系,“对了,小苏,陈之力来Z市工作,你知道吗?”

苏航意外:“不知道。”

“人家明恋暗恋你几年,你也不关心,小苏,你重色轻友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和你说了,有机会我叫上他一起来找你,挂了。圣诞快乐!”

苏航微笑,爱人是路,朋友是树,偶尔靠着树休息,也是不错。

她几乎以为师姐真的只是慰劳她,直到午餐的尾声。

“苏航,师姐请教你一个问题。”郑絮语目光炯炯地微笑。

“不敢当。师姐,有什么事?”

“老板让我和程伟仁竞争的项目,你有没有什么见解?”

郑絮语很直接,苏航想,师姐的游戏规则其实并不复杂,她只是太有事业心。

“师姐,我还没有深入想过。”这是苏航的实话,老板规定的交货日期是来年开学。

“如果你深入想了,会不会跟师姐分享你的见解?”郑絮语穷追不舍。

“师姐,目前为止我还是你的助手。”苏航模棱两可地回答。

郑絮语满意了,没有再说什么。她晚上约了男朋友,匆匆赶回家装扮。

这种以爱情为先的女人,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苏航想。

她一个人游走在校园里,晒太阳,想心事,忽然,远远地看见两个人,在学院门口握手。

程伟仁和陶定!

他们居然认识?苏航忽然惴惴不安,稍微走近,借着建筑物的角度观察。

她隐约听见程伟仁说:“怎么样?你跟粤然有进展吗?”

陶定的声音低沉,只有两个字清晰:“难缠”。

然后,程伟仁一再鼓动陶定多加把劲,“她的宿舍所在我也告诉你了,你要知道利用优势啊!”

苏航发抖,贴着墙根蹲下来。

“走!我请你吃饭去,边吃边聊!”陶定用车载走了程伟仁。

苏航只觉得一阵恶心呛在喉咙里,使她窒息而厌憎。

程伟仁怎么知道粤然?他应该只有在灌醉自己那天见过她。是他把粤然的住处泄露给陶定?可是,为什么呢?听他们的谈话,似乎陶定也是因为程伟仁才注意粤然,而程伟仁很关注陶定有没有得手?

……

恶心变为恐怖,苏航觉得冷,她挣扎起身,慢慢走回宿舍。

路过郁杰的门口,苏航听见她在打电话:“程伟仁!小师妹的安排,你怎么来问我?……你算了!我不会再帮,帮了你也成不了事!……”

程伟仁一向叫自己“小师妹”……

郁杰是程伟仁的助手……

郁杰……

苏航攥紧了拳头,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良久。

郁杰打开房门,看见发呆的苏航,稍稍惊讶,随即关切询问:“苏航,怎么在发呆?”

苏航转头看着美丽的栗色卷发下明媚的笑脸,惶惑地摇头。

“今天晚上,约了人吗?”郁杰柔和缓慢地试探。

苏航摇头。

“那我们一起吃饭吧?甄妍回家和老公孩子过节,我也没着落。”郁杰露出同病相怜般理解的笑容。

苏航犹豫,点头,轻轻问:“去哪里?”

郁杰偏着美丽的头颅略微思考:“嗯……我们去上次的西餐厅?那里比较小众,也许客人不多。”

苏航立即摇头,不容置疑地说:“在学校里。”她要在学校等粤然。

郁杰苦恼:“学校里哪有吃饭的地方?”

“那就在宿舍!”苏航突然拿定了主意,“我们叫PIZZAHUT的外卖。”

郁杰看见苏航恢复往日的浅笑,但眼神里有一层薄薄的阴霾。“好吧。就在宿舍里。外卖我来叫,今天我请客。”郁杰微笑着答应。

只要是别人听不见她们谈话的地方就行。

苏航回到宿舍关上门,呆坐整个下午。

傍晚,整幢宿舍楼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分外冷清——大家都出去快活了。

外卖送到郁杰的宿舍,她过来叫苏航。

其实PIZZA就是撒满了杂烩馅料的大面包,但是烘烤的浓香也足够吸引人。苏航拿着钥匙到郁杰的宿舍,心事重重,面容哀戚。

郁杰坐在苏航对面,她们沉默地吃着香喷喷的PIZZA,安静得微妙。郁杰几番试图打破沉默,看见苏航凄哀的脸,又不忍。

“听说你即将开始主导小型项目?”许久许久,苏航忽然平静地抛出一个问题。

郁杰很意外,“也还不一定。”她也有问题:“听说你负责制定下个项目的参照体系?”

苏航摇头,撇下一桌凌乱的美食,站到窗前。“不是参照体系,只是基准线。”

郁杰笑着说:“你很认真,所以老板信任你。”

苏航回头,直勾勾地看着她:“郁杰,我也信任你。”

郁杰心头触动,不由自主地走到苏航身边,注视曾经温暖圆润如今憔悴瘦削的她,轻轻叫:“苏航。”

“你想要基准线吗?我做了一半了。”苏航没有动,连眼珠子都没有转,只是平静地问出这句话。

郁杰一愣,点头,抬手抚摸苏航乌亮的头发,柔声问:“你肯给我?”

苏航忽然嘴角一牵,一抹嘲讽的笑闪烁而过:“都是为了项目,是吗?”

郁杰的手停在苏航发际,不明所以。

“你向程伟仁出卖我们,是为了项目?程伟仁将粤然推进陶定的色眼,也是为了项目?” 

郁杰呆住,苏航的话使她感觉如被寒冰包裹。

苏航的声音还是平静,浅笑依然,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盯住郁杰:“粤然想揍你很久了,郁杰,你总是拿我来刺激她。你是单纯为了项目,还是喜欢她,或者喜欢我?”

“苏航,我没有……”

“程伟仁怎么会知道粤然?怎么会知道粤然的宿舍所在?你告诉他的!”

郁杰沉默。

“我一直相信你。相信你只是有说不出的苦和故事,相信你不会出卖我们,所以没有告诉粤然你对我的言语试探,所以多次不声不响地阻止她揍你,郁杰,我错了吗?”

郁杰恢复理智,皱眉:“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一定爱过女人,我知道你受过很重的伤,我知道你同情我们。”

“你凭什么确定?”

“是你,在粤然什么都没做之前就注意我们的指甲;你讨厌粤然,却不讨厌我;但你的打扮女性化到极致;那天在西子心门你一番话十分哀戚;甄妍她们张罗相亲的时候,你向我投来同情的目光……别忘了,我们是同行。”

郁杰不屑地低哼,“很不错!那又怎么样?”

“我知道,你想独善其身,所以亦步亦趋地经营你的专业生涯,所以你要求我在老板问起的时候为你美言,我非常乐意,我没有食言!”

“是,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出卖我们,告诉程伟仁我和粤然的关系,你挑唆程伟仁追我?还是挑唆陶定追粤然?还是一切都是你做的?”

“你们的关系,是你们在长椅那里吵架的时候程伟仁自己听见的,不关我事。”

苏航沉默,回想,不是没有可能。“那后面的事情呢?都跟你无关吗?”

郁杰阴笑:“不错,都跟我有关,但是,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我?”

“程伟仁嫉妒你帮助郑絮语,所以想挖你,而你,太单纯,他才想要能力也想要人。他要求我帮他,我才告诉他可以用陶定支走粤然,乱你的心神。苏航,一切都是因为你!”

苏航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胸口疼痛无比。

郁杰微笑着注视她,抚摸她额边的碎发,柔声低语:“苏航,不是粤然才知道你珍贵,很多人都知道,都想要。”

苏航缓缓抬手,抓住郁杰抚摸她额头的一只手,甩掉,双眼仍旧直勾勾地盯住面前的人:“你以前爱的女人,有没有我珍贵?”

郁杰轻笑,不答。

“你有没有看着她被男人纠缠,爱莫能助?”

郁杰失却笑容,沉默。

“你最后失去了她,是不是?”

郁杰的眼神渐渐愤怒。

“所以你改变自己,不再去爱,专心经营学业和事业,期望永久独善其身,是不是?”

郁杰咬住嘴唇,眼里闪露恨意。

“所以你讨厌粤然,同情我,嫉妒她得到我的爱,使尽阴招要拆散我们,是不是?”

“够了!你以为你知道什么?!”

郁杰忽然怒斥苏航,一双漂亮的美目圆睁,流下两行眼泪,“我告诉你,不会只有一个陶定,以后还会有很多人,因为各种目的企图拆散你们,你们会永无宁日,直到分手!”

“但为什么是你?!”苏航也喊出来,表情更加哀戚。“郁杰,为什么同类要伤害同类?”

“苏航,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粤然早已习惯爱了分分了爱,可你不,你还有将来,不要为了她牺牲自己!”郁杰流着眼泪,声音凄婉。

“叫程伟仁停下来,叫陶定停下来!不要再折磨粤然!”苏航不理郁杰的劝戒,伸出双手扣住她的脖子,“是你帮助他们开始的,请你让他们停下来!”

“我无能为力,你们也无能为力!你们迟早会被这个社会压散!”郁杰被苏航掐住,她挣扎,可是动弹不得,几乎不能呼吸。

苏航脸上的表情平静,只有双眼狠色,声音凄厉:“尽你所能,叫他们停下来!停下来!”

郁杰闭上眼睛,沉默着窒息。

“你爱过女人,知道女人为爱可以有多狠!不要逼我杀了你,叫他们停下来!”

……

粤然提早离开PARTY会场,为了避开陶定,她请Joan送她到校门。

“苏航,亲爱的,我回来了。粤然”

发完短信,又打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粤然担忧地跑上六楼,刚到门口,就听见苏航的手机铃声在宿舍响个不住,苏航本人的声音却从郁杰的宿舍凄厉地传来。

“郁杰!……叫他们停下来!”

粤然顿时手脚冰凉……苏航!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