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一章 反弹琵琶——扬声

2012-09-15

“苏航!苏航!……”

粤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她只能一遍一遍地呼喊苏航的名字,敲打冰冷的铁门。

仿佛是溺水的人听见了挚爱依恋的呼号,在沉沦之中登水上浮寻找活命的氧,苏航松开郁杰,发抖着大口呼吸。

郁杰立即伏在窗台上不住地咳嗽。

粤然还在外面叫苏航的名字,听见屋内没了动静,更加恐惧而无助。

直到门打开,那个熟悉的身影投入她的怀抱。

两个人一起发抖。

粤然紧紧地拥着苏航,把她揉进自己怀里。

在爱人温暖灼热的包裹中,苏航渐渐恢复意识,默默地抬起头,用眼神牵引粤然回到自己的房间。

只要你在眼前就好。

苏航把粤然按坐在床沿,轻轻坐在她腿上,手指一点一点地描摹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温柔地吻她的发际,慢慢将她哀伤俊美的脸拥进自己怀里。

“粤然,什么都不要问,爱我。”

她轻柔地亲吻她颈后柔软的线条。

粤然在苏航的怀里沉默,一层一层剥开她身前的防护,将脸埋进她的胸膛,将她的心含在嘴里。

苏航由着她,纵容她,她的心本来就是她的,她在她的舔噬中喘息迷醉。

粤然在苏航的喘息中失去自制,欲望犹如决堤洪水,和着眼泪一起倾泻而下,舞动手指在她柔软的体内攫取爱情最直接的慰藉。

她们是爱人,爱的欲望却被压抑了这么久……

世俗不允许吗?宗教也不允许吗?我们就偏偏选择这一天,在圣诗的光芒中进行爱情最原始真挚的仪式!

“苏航,我爱你。”粤然亲吻着心上人红扑扑的脸蛋,一边为她整理衣物,心神荡漾。

苏航爱怜地回应爱人的亲吻,在她耳边含羞微笑着柔声低语:“亲爱的,圣诞礼物,你已经收下了,还满意吗?”

“不满意,我想要更多……”

粤然的鼻子被苏航捏住,两人额头对着额头吃吃傻笑。

隔壁的门“砰”地一响,之后沉寂,是终于回过神来的郁杰在关门。

粤然的脸色暗下来:“你为什么去她那里?她对你做了什么?”

甜蜜的微笑被敛去,苏航恢复一贯的浅淡笑容:“我去证实一些猜测。粤然,你怎么不问我对她做了什么?”

……

听完苏航的叙述,粤然惊讶又愤怒:“你早就知道她是什么人还跟她这么接近?她在你面前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话你也不告诉我?你当我是你的谁?”

“我当你是爱人,别生气了,都过去了。”

“过去?!”粤然五指捏住苏航的下颚,对她怒目而视:“我警告你!任何事情都不能瞒着我,听见没有!不许再自作聪明!”

苏航连头都点不了,只能眨眨眼睛表示知道了。

粤然放开苏航,又忍不住疼惜地揉按她的下颚:“疼吗?你就是不听话,爱气我!”

苏航笑笑:“不疼。亲爱的,你在吃醋?”

粤然的神情还是严肃冷峻:“你少岔开话题!你去跟她动手?你知不知道她个子比你高身手比你好?万一你受伤怎么办?你弄伤她又怎么办?”

苏航的笑安静下来:“我没有想过动手,只想问个明白,可是当时太恨了,所以没有忍住。”

粤然忽然想起什么,担忧而着急:“你起来,我过去找她谈谈!”说着就把一直抱在怀里的苏航架起来。

苏航顿时紧张:“你不要去找她麻烦了,她也是个可怜人!”

粤然眯起眼睛,怒从中来:“可怜人?你同情她?你怕我找她麻烦?”她的苏航竟然为另一个人心有戚戚焉!

苏航不禁失笑:“你醋意乱飞什么啊?你有我,我有你,她有什么?她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作为一个女人能够永久独善其身而已。”说到后来,忍不住惆怅。

粤然不禁叹气:“笨蛋!你善良同情理解别人,可是别人未必!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冲动掐她脖子,她可以去告你故意伤害甚至故意杀人?现在我不是去找她麻烦,而是怕她会找你麻烦!”

苏航怔住,她忘了。

“你待着,别担心,我去找她谈谈。”粤然安慰地摸摸苏航的头,去敲郁杰的门。

郁杰神情冷漠而困顿,寒冰一样的眼神和粤然对峙良久,才侧身让她进屋。

“苏航告诉我了,对不起,我替她向你道歉。”

郁杰冷笑:“粤然,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小绵羊一样的女人为了你活活变成母老虎。”

粤然忍不住笑:苏航只是她的小绵羊。“你有没有受伤?伤得怎么样?是否需要疗伤或者入院?”她严肃地问。

“没有,不需要。”郁杰干脆简短地回答,听不出情绪。

粤然松了一口气:“对不起,请你原谅她,原谅我们。”

郁杰阴沉着脸不可捉摸地笑:“粤然,连苏航都知道你想揍我很久了,现在居然是你来请求我原谅?为什么?”

粤然沉默,不想提醒郁杰可以控告苏航,但如果她真的去控告,即使最终不能立案,苏航的前途也完了,所以,不能不说:“她是无心的,希望你体谅。”

“你怕我去告她?怕我破坏她的专业声誉?”

“是。”粤然想,挑明了也好,“我请求你不要。”

“难道,恶魔真的会因为爱上天使而变成上帝吗?就像现在为她来谦卑地请求我的你?”郁杰的双眼忽然闪烁泪光,却是讥笑着注视粤然。

粤然神情忽而温柔,好像对郁杰又好像对自己,低声说:“不过是因为我爱她。”

郁杰侧过脸:“够了!不要在我面前展示你们的甜蜜!我不会找她麻烦,没有那个必要。你走吧!”

粤然点头:“好好休息。”关上门回到苏航身边。

“害怕吗?”

“不怕。”

“不怕?”

“我知道根本不够立案标准。”苏航开始有点惶恐,但深想一点,就镇定了。

粤然气极:“不能立案又怎么样?行政处罚呢?学校处分呢?苏航我警告你!以后凡事你给我想清楚后果再做,不管事情是不是跟我有关!要是再被我发现你这么冲动不顾后果,不管别人要不要教训你,我先把你吊起来打!”

苏航笑:“你还知道我是为了你呀?把我吊起来打?你舍得吗?”话还没有说完嘴唇就被咬住……

粤然当然不舍得,她太害怕失去她,害怕她受伤害。

林敏静回来了,如胶似漆的她们又不得不分开,现实就是现实,有许多人许多事要面对和解决。

很快过年了,她们又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十几天,又双双以项目为理由,提早从家里回学校,无奈的是,粤然要去陶定公司实习上班,苏航只能每天晚上才见她,这样一来,牛老板交代的基准线也很快做好了。

苏航只希望,粤然能快点摆脱那个高级色狼。

粤然也着急,但不敢贸然行事:她不能做举报人,那样即使陶定坐牢了,放出来还是可能会报复她;也不能直接跟Joan投诉,陶定还捏着学院的项目作筹码,在查清之前大把时间打压报复;也不能以掌握证据威胁陶定,那样等于自己迫使他总是惦记自己——要找万全之策实在不容易。

慢慢地,粤然逐渐想到了办法,逼陶定自己现形。

她把竞争公司对外公布的成功个案和本公司的对比,做了一份总结给Joan,显示出竞争方向和手法的惊人一致性。Joan很赞赏,调她到手下做特别助理,整理一些策划文件。

开学前某天,她对Joan说:“如果能有竞争公司同类项目的年报甚至内部数据,我们可以把项目的操作方案和结果评估做得更精密。”

Joan非常同意,立即打电话到陶定的办公室,请他来一趟,粤然则先退了出去,不跟他打照面。

“陶,你想想办法,把竞争公司的历年同类数据弄来,交给粤和她的老师同学作参考。”Joan浅蓝色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陶定,清晰地下着指令。

陶定浑身冷汗:“Joan,这种数据,我去哪里弄?”

Joan很惊异:“陶,废旧的年报上总会有一些,如果你有办法,可以弄到更多,有一类人,叫做‘商业间谍’。”她有些不高兴,老美最讨厌人毫不尝试就抱怨无法达成目标。

陶定听见“商业间谍”一词,心里有鬼,不敢再辩,默默退出Joan的办公室,猜测目前的局面。

他想起了粤然之前研究的几张废纸,疑窦丛生,故意在下班时间将她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粤然紧绷着全身的神经进去。 

“关门。”陶定命令。

粤然掩上门,陶定却亲自走过来,将门锁上,招呼粤然坐下。

“是不是你怂恿Joan要我找竞争公司的同类项目数据?”本能地,陶定怀疑粤然发现了什么。

粤然睁大眼睛:“怂恿?陶总,我们的项目目标就是帮你们公司跟他们竞争,我只是跟Joan略提了一提,这样做胜算会更大而已。”

陶定沉思,他也不相信粤然能够发现什么。“你不要那么多事,做好你的分内事就行了,有什么建议也应该跟我提。”

粤然暗自冷笑,仍然是瞪大了眼睛无辜地看着陶定:“做好项目就是我的分内事啊,而且我发现前几年同类的项目,竞争公司的获利方案简直跟我们如出一辙,只是在结果评估和报价上以微弱的优势获胜,这其中一定有问题的,陶总。”

陶定皱起眉头:“你翻查了过去的资料?”

“当然。”粤然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您给我机会来实习,我当然要多方了解积累经验啊!”

陶定有种搬起石头自砸脚的感觉,又被粤然明媚的笑颜迷住,不怀好意地笑:“我给你机会实习,你怎么报答我?”说实话,他没有耐性了。

粤然从那笑容里感知到了危险,全身戒备起来,微笑回应:“当然是做好项目,实现公司利益最大化。”右手默默地在桌上摸了一把裁纸刀藏在口袋,又在口袋里悄悄拨通了紧急通话键。

陶定笑笑,眼睛看了看办公室的百叶窗外,同事们几乎都走光了。他慢慢站起身,踱步到粤然旁边,伸手按住她肩膀,沉声说:“粤然,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说着另一只手就要搭上她另一边肩膀,跟她脸对脸。

粤然脚上一蹬,借助转椅的滑动脱开了陶定的控制,敛去笑容正色道:“陶总,你想干什么?”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