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二章 反弹琵琶——铿锵

2012-09-15

苏航正在整理材料,漫不经心接了电话,喂了几声都没有人说话,只有一些模糊的人声,仔细辨认才发现是粤然跟陶定,她立即按下录音键,紧张地听着。

……

陶定面不改色地微笑,不说话,伸手要摸粤然的脸颊。

粤然手一挡闪开,却被陶定逼到了离门口最远的屋角。

“陶总,请你自重。请相信,我的身手不错的,不会任你宰割。”粤然没想到陶定这时候露出禽兽面目,再不掩饰怒火。

陶定“呵呵”直笑:“你的身手不错?你要知道,我可是跆拳道黑带!”他高大的身形慢慢地靠近粤然,靠近他觊觎已久的美丽面孔,白色西服此刻在他身上真像恶狼的羊皮。

粤然不甘示弱地笑出来:“哈!跆拳道黑带,这么说,你打算对我用强?”

陶定意外粤然的直言不讳,狞笑着点头:“如果你不识相,有这种可能。”

粤然也笑:“陶定,你忘了我的专业是什么,忘了我知道什么叫证据?对一个N专业的女学生用强,你不觉得是自找麻烦?”

陶定略微一愣,随即释然:“你不会有证据的,这里除了你我,没有其他人。粤然,我会告诉别人,你是自愿献身给我。”

“是吗?想必你不知道,法医能够鉴定出强迫过程产生的摩擦痕迹跟自愿所产生的摩擦痕迹的区别吧?我告诉你,只要你能举得起来,我就能找到并留下证据!”趁着陶定刚才愣神的一秒,粤然闪身出了屋角,慢慢向门口靠近,顾不上愤怒和脸红,直白地对陶定进行心理威慑。

陶定又是一愣,继而张狂地狞笑,“哦?有证据又怎么样?你要是去告我,你也就没有声誉了,你将来怎么办?不恋爱,不结婚?”虽然也佩服粤然的胆识,但他不相信她如果吃了亏真的敢去告她。

“陶总,你不如想想,如果被我告了,你的前途怎么办,你不过是想发泄欲望而已,是不是值得搭上你的地位、声誉和前途?”

陶定略微迟疑,却发现粤然的曼妙身姿已经越来越接近门口,他伸手一把拉住要将她拽回来,“今天老子痛快了再说!”兽欲使他失去了理智。

粤然两手环扣抓住自己的手腕用力一掰,勉强摆脱了陶定的拖拽,眉毛挑起,右手拿出那把裁纸刀,把刀刃全部推出:“陶总,你是跆拳道黑带?自以为身体很强壮?你能够举多久?是否久得足够我用这把小刀给你丑陋的命根动动整形手术?你相不相信,我能在你动作的时候冷静下手?”

任何男人听见一个女人毫不掩饰地谈论某样物事也会失了兴致,何况眼前还有一条长长的刀刃,粤然竭尽所能地回忆本科心理学的内容,周旋挣扎。

陶定怒极,他伸手去夺那把小刀,却被划伤了手,刺骨的痛感使他恢复了些许理智。粤然紧紧握刀的手也割破了,但她仍然死死地攥紧手中利器。

陶定此时的欲望就像漏气皮球一般,瘪得凌乱不堪,但愤怒却甚嚣尘上使他气急败坏:“粤然,真没想到你会这些招数!但你别高兴得太早!你的项目一天没完,你一天都得随传随到,我就不相信,你时时刻刻都能防备!”

粤然稍微松一口气,掏出手机:“我知道,所以我保留了证据!无论任何时候你再有雅兴,今天的对话都可以成为证据。”

陶定怒极,再又欺身去抢,粤然轻松转身躲开:“别抢了,你以为我这么笨是现场录音?我把电话拨出去了,早有人在你够不着的地方录下你所有的言行!”

陶定注意着定睛一看,粤然的手机果真处于通话状态,他顿时浑身发抖却无计可施。

粤然心里祈祷:“苏航,你一定要录了音啊!”

苏航当然录了,她一边听着电话那头的险象环生,一边心惊肉跳着下楼往校门跑,她要去找粤然,不管事情最后怎么样,她要在她身边。

陶定目瞪口呆,略一定神,恢复了君子容貌:“好,好,粤然,男女情爱讲究你情我愿,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粤然冷笑,立即走到门口开门要走。

陶定在背后说:“不过嘛,项目的事,我觉得你配合得不太好,可能会要求秦教授换人,实习你也不用来了,你好自为之吧。”

粤然笑:“好啊,我的师姐同门跟我一样胆大心细,祝你好运!”开门走出办公室。

跟她的计划不一致,陶定的反应段数低了不止一个档次,但好歹算是摆脱了。她临走前的那句话,是为了避免老板再派女生而陶定再次兽欲大发照单全收。听见她强调了“胆大心细”,有出卖公司和项目的间谍行为,陶定应该会宁愿要个男生的。

电梯的门一关,她疲惫地长出一口气,对着手机说:“苏航,我没事,现在回来……”

“粤然,我来找你,我到校门了!”苏航焦急万分。

“不用,你回去宿舍等我,乖,我什么事都没有,别担心。”

粤然扔掉手上的刀,拿出纸巾,随便缠绕了一下手上的伤口。终于可以回去苏航身边了……她默默地笑。

苏航却笑不出来,粤然手上的伤使她触目惊心,可就是不肯去医院,她只好手忙脚乱地给她消毒包扎。

粤然坐在床沿,看着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忙碌的心上人,心里柔软得疼痛:“我回来了,你不想和我说说话吗?”

苏航还是紧抿着唇不吭声,直到包扎好伤口,才轻轻地亲吻粤然的伤口。

“傻瓜,你在哭吗?”粤然抬起苏航的头,却发现一滴眼泪也没有,只有哀怨疼痛的一双眼。

是了,她最近都不哭了。粤然叹气,但她知道,苏航为自己心疼。“我没事了,那个人以后也不会纠缠我了,你不高兴吗?”

苏航摇头,眼神愈加哀戚。

“为什么?我回到你身边,不好吗?”粤然意外。

“你还是被赶出项目组。粤然,早知道如此,你不必忍受这么久,你甚至差一点……差一点……”苏航眉头紧锁,痛苦地想起她在电话里听到的不堪。

粤然抱住她,温柔地抚慰:“我现在不是没事吗?我跟你保证过,我不会吃亏的。项目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我还有后着。”

苏航愕然:“后着?”

“对,陶定主管的竞标业务一再流产,经过我的提醒,他出卖公司机密的事情,Joan很快会查到的,要是这时候我在公司,反而要分外小心被他怀疑,现在被赶走了,不是更好?Joan对我有很好的印象,等陶定下马了,她会召我回去的,她不召,我也可以主动找她要求归队。”

苏航想想,果然是这样,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万一Joan不查呢?”

粤然笑,果然是她的苏航,“她一定会查,她不查,对方公司也会找陶定的麻烦,我上次交密封件的时候,把副本里的关键数据调换了,只要陶定出卖这份副本,对方就会发现买了个完全没用的方案壳,而正本的密封件是一定要Joan在场才可以拆封的,陶定要么私自拆封引起Joan的注意,要么被对方逼迫,总之一定会有麻烦。”

“那万一他猜到是你抽调的呢?”

“他猜不到,因为他每次出卖文件的时候自己也会调换一部分跟他身份有关的线索文件,他会以为是自己弄错了。”

苏航长出一口气,感叹:“太不容易了!”说完还是发呆。

粤然笑着揉揉她的头发:“还不抱抱我,我冥思苦想才得以脱身,刚才又虚惊一场。”

苏航这才紧紧抱着粤然,“你那些打击他的话是怎么想出来的?还恶狠狠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粤然脸红:“你本科没用心读书啊?C学课本上都有的。”

苏航笑笑:“我早就忘记了,粤然,真险。”她忍不住要吻她。

“苏航,如果……如果刚才真的……发生了不幸,你会怎么样?”粤然忽然想知道。

苏航把下巴放在爱人肩膀上,紧紧抱着她,认真肯定地说:“我去接你,跟你在一起。”

永无宁日又怎样?她一定会陪着她。

粤然感动,眼泪缓缓流下。

“可是,”苏航想起另一件事:“如果他换联络员,你们老板还是派女弟子怎么办?他狼性未必会改。”

“你还操心别人啊?”

“别人也是女人啊。”苏航是真的担心。

“我临走的时候告诉他,我们专业个个女生都胆大心细,你没听见?”粤然笑着打量苏航思考的样子,只觉得万分可爱。

“啊,那他一定要个男生,再弄一个你这样的在身边,他肯定内外交困。”苏航醒悟,忍不住搂住爱人赞美:“粤然,你真善良,想得真周到!”

粤然被苏航晃得头晕,只能跟着傻笑,她的危机过去了。

但苏航的还没有。

程伟仁要约苏航吃饭,苏航料到,肯定要谈项目的事情。

“粤然,我打算去。”

“不行!”粤然再不能忍受苏航单独面对那个伪君子。

于是苏航告诉程伟仁,她拒绝赴约。

程伟仁并不意外,可是他说:“小师妹,你还是来吧,带上你做的结论一起来,不然,你和那个粤然的关系,很快就会天下皆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