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三章 反弹琵琶——尾音

2012-09-15

程伟仁说完就把电话狠狠挂断——他吃定了苏航会买他的帐。 

当然。

苏航和粤然又不是仙女,要吃饭要住房要工作要生活,要是被公开了关系这一切都会变得异常艰难。

那个粤然他不知道,但是苏航,一眼看过去就是除了念书之外什么都不会的人,你要她做个小买卖她都做不成,脱离了寒窗苦读经营十几年的专业生涯,她根本活不成也没有价值。

粤然能养得起她吗?以什么名义养?苏航又肯吗?

程伟仁得意洋洋。

苏航瞬间沮丧万分,拿着电话呆坐无言。

她的粤然,美丽,帅气,有担当,有学识,爱她,照顾她,和她心意相通……为什么会有人认为这是她的一块疮疤,见不得人,拿来威胁她?

可笑,可恨!

苏航自顾自轻蔑地笑起来。

林敏静正在收拾行李,看见室友这个样子只觉得恐怖,匆匆收拾好了就到隔壁去敲门,跟甄妍和郁杰诉苦。

“苏航这半年都怪怪的,虽然还是那么平易近人,但是沉默寡言,也不社交,几乎只管那个粤然。”

甄妍若有所思,正要开口,却听到正在梳理卷发的郁杰手上的梳子“啪!”一声掉在桌面,吓了她一跳,想说什么也忘了,回忆半天,才说:“也不是的,可能她跟师兄师姐社交比较多,你看她的科研成果,比我们多得多了。”

郁杰不发一言,把头发紧紧盘成一个高髻,鬓角和颈后的碎发丝丝蒙胧,衬托着她的蜜色肌肤,更加美艳不可方物。

林敏静看见了,禁不住有些嫉妒,“爱情马拉松”最近总嫌弃她的黑色长发过于乏味。

“郁杰,你以前跟苏航不是很聊得来吗?你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一会儿喝得烂醉,一会儿沉默颓废的。”

郁杰描着眉毛,嘴唇微微嗡动:“醉了是因为有人灌,沉默是因为是非多。”

林敏静和甄妍对望一眼,都有些悻悻然,觉得郁杰一定在影射她们。

郁杰也不知道自己在影射谁,或许也有她自己在内,忍不住钩起嘴角轻笑。

林敏静换了一个地方,还是看到这样莫名泛起的笑容,忍不住打个寒战。倒是甄妍不以为然,看着郁杰打扮得美艳不可方物,忍不住八卦:“你去哪里呀?约会吗?”

郁杰答:“是。”就走了,关门前也没再看那两个女人一眼,倒是出得门来,忍不住张望苏航的门口,就看着那个出神的身影发呆。

粤然给苏航买了饭上楼来,看见盯着自己的女人发呆的郁杰,小声问:“有事吗?”

郁杰回头对上粤然的眼睛,不发一言,面容忧郁地离开。

粤然进门把东西放下,发现苏航不看自己也不说话,不禁皱起眉头,就要去关门回来问个清楚。

“别关,林敏静在隔壁。”苏航轻轻说。

粤然僵住,回转身看苏航。

“怎么了?”粤然轻轻地问。

“程伟仁说,如果我不赴约,不把基准线结果给他,他就把我们的事公之于众。”苏航边说边笑。

粤然笑不出来,她心里暗暗地叫:“到底还是来了!”仍然是轻轻问苏航:“你打算怎么办?”

苏航这才偏过脸来看她,“你说呢?”

粤然竟然觉得,苏航的神情间饱含讥讽不屑,一时愣住。

苏航见她不回答,又笑一下转过头去,自顾自沉思。

粤然在心里难过,陪着心上人沉默。

“我去赴约,把做好的结论双手奉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苏航忽然安静平和地说。

粤然知道这不是苏航的真意,她每次生气愤怒的时候才会这样额外地平静。

“也许他还不会满足,还会进一步要求我做他的女朋友,也许我也应该答应。”苏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粤然皱眉,她知道,这必定是苏航的气话无疑。

“如果我不愿意这样做,那他可能就会放出流言,说我和你是同性恋,如果我们不想承认,或者就应该疏远一些,少见面,少交谈。”苏航语调无波仿佛一条直线划过空气。

粤然觉得被人当胸打了一拳,气闷而伤心。

“或者我们应该暂时分开十年,十年之后,事业稳定,人老珠黄,有地位没容貌,两个老姑婆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苏航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粤然心痛 ,狠狠咬住嘴唇。

“或者我们干脆分手算了,我高中的好朋友来了Z市工作,他一直喜欢我,我跟他在一起,什么麻烦也没有。你也可以找一个人,结婚生子。”苏航的面容平静如初。

粤然站起来,冷冷地说:“随便你。”她转身往外走,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

苏航忽然回头,看着粤然的背影说:“如果你不爱我,或者你怕。”

粤然站定,回头,看住苏航。

她还是笑,苏航表情竟然是笑。

粤然顷刻间十分害怕,握住苏航的手:“我爱你,我不怕,苏航,你怎么了?”

苏航笑着说:“粤然,真的是我害了你,你多傻,还一直害怕我会因为你受苦,但是实际上,你会被色狼盯上,今天跟我一起被伪君子威胁,全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单纯,因为我自以为有才华,因为别人想利用我。”

粤然看着苏航——她的笑不是歇斯底里失控的笑,也不是凄楚无奈的笑,就是一贯那种浅笑——“苏航,难受就哭出来,我陪着你,无论如何也陪着你!”她的眼泪先落下来。

苏航浅笑依然,温柔拭去粤然脸上的泪,轻轻说:“你会陪着我?一直?”

粤然点头,摇晃苏航:“哭出来,苏航,哭出来。”

“我很久没有哭过了。我很想哭,但是没有眼泪。”苏航还是那样笑着,“你真的会陪着我?无论我怎么做,无论我遇到什么?你知道,我是笨蛋,人人都喜欢欺负笨蛋。”

粤然蹲在地上,握住苏航的手,抬起头看她带笑的脸,心疼得无以复加,“对,一直都陪着你。”

苏航点点头,自己把门关上,笑着拿起电话,拨给程伟仁。

程伟仁已经等得不耐烦,看见来电显示是苏航,立刻叫嚣:“小师妹,你怎么还没到?”

“程伟仁,我不去。”

程伟仁意外,苏航一向叫他“师兄”,这次却直呼姓名,而且大模肆样说不来,连商量余地都不留。他立刻怒火中烧:“苏航,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之前的话?你不怕我把你们见不得人的事说出来?”

苏航轻轻地笑,声音里透着狠绝:“是你觉得见不得人而已,我什么时候同意过你的定义?程伟仁我告诉你,只要我在学校里听见只言片语,我就立即把所有数据交给郑絮语!”

程伟仁愣住,尴尬到愤怒,却不甘心认输:“好啊!你给她,我不过失去一个项目,我照样把你们的事说出去!看看谁的损失大!”

“如果你真的这样做,我倒是感谢你!你是第一个拿我们的关系威胁我的人,你一旦说出去我们就解脱了,芸芸众生还有谁能再如此威胁我们?”

程伟仁语塞,一时间他自己都觉得会让苏航她们占了便宜,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是吗?那你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天天被人指手画脚地过日子?你们两个女人?”

“程伟仁,你是不是有妄想症?谁天天没事对人指手画脚?清闲如你也没这个功夫吧?你到学校里人流最多的地方喊一声‘我歧视同性恋!’你看看扔给你的是鲜花多还是臭鸡蛋烂菜叶多!”

程伟仁真的是被噎住了,说不出一个字来。

苏航微笑着等待几秒钟,见对方没了动静,不声不响挂掉电话,胸口剧烈地起伏,两眼看着粤然:“从现在起,我们要自求多福,听天由命了。”脸上还是那样的浅笑。

粤然终于明白,那种浅笑是苏航宣战的姿态,其实她的心里痛苦愤怒,而这半年多来,这种姿态从来就没有从她的心里解除过。

“我陪着你,我爱你,不管结果怎么样。”粤然轻轻地抱住苏航,心疼万分。

“粤然,我害怕。”苏航幽幽地说,脸上的笑容浅了一些,但是仍然是在。“我觉得自己像个疯子,突然间全世界的人都不认同我的选择,从来没有这样……”

粤然抱着苏航,让她把头伏在自己肩膀上,柔声说:“不怕,我在。”

后来林敏静回来了,粤然握一握苏航的手,对她说:“好好睡,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明天……好像也没有怎么样。

程伟仁自己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总觉得苏航的话似是而非,但有两点他是肯定的:第一,苏航绝对不会听他的了,但她目前也还没有将数据交给郑絮语;第二,如果他真的把苏航和粤然的事情到处宣扬,就像苏航说的,从此再也没有人能用这点威胁她们。所以程伟仁决定,先自己苦干一番争取项目,保留威胁苏航二人的权利,暂时不把她们的关系公之于众。

他觉得自己冷静又明智。

苏航去上课,牛老板的课,她也不觉得同学们的态度有什么不一样,中午见到粤然,她说:“亲爱的,其实掩耳盗铃也没什么不好。听不见就是听不见,自己不难过就是了。”

粤然笑:“对我,可不许这样。”

“不会的,一天不听你的声音,我会死掉。”

“你们老板布置给你的任务,你交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有个打算,要你同意。”

“要我同意?”

“你不是说,不准我再自作主张?你都为这个发火两次了,我要是再犯,怕你写休书。”

粤然简直要笑倒:“我不会写休书,最多揍你一顿。”

“那你要不要听?”

“好,你说。”

“我预备把做出来的数据结论,一部分透露给师姐,一部分透露给郁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