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四章 爱,悠扬地爱

2012-09-15

“你越来越调皮了……”粤然用手指轻捏苏航翠玉般圆润的耳垂,眼里是深深的柔情。

苏航心跳脸红地扫视周围,还好,比起静园里忍不住搂抱拥吻的双双对对,粤然的小动作不算限制级的。

像甜软悠绵的蜜糖灌进了心,苏航只想这样安静地注视粤然,体会她手指经由耳垂传递到心底的阵阵悸动。

眼神宁静地胶着,美妙流淌在眼波中,星星点点。

“因为她们是女人,所以你给她们?”粤然轻轻地打破沉默,猜测,她的手指松开那颗饱满的耳垂,食指的指尖描摹着苏航耳朵的轮廓,又慢慢从耳下轻划至锁骨。

苏航的脸连着心一起烧起来,“对,因为她们是才华横溢,又美艳非常的女人。”她忍不住故意气她——谁让她挑逗她?

粤然的手停下来,“如果真的是这个理由,我不允许。”嘴角是温柔的笑。

“为什么?”

“我吃醋。”

苏航挽起她的胳膊,笑说:“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特别可爱,所以,我偏要这样做。”

粤然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苏航一定笑得很甜。“我明白你为什么给郑絮语,”她决定认真地讨论苏航的打算,“但你为什么要给郁杰?”

“我为什么要给师姐?你明白?”苏航来了兴致,她想知道粤然的看法。

“当然。你一直当她是恩人,而且她有能力,虽然为了竞争也会使点手段,但是不像程伟仁般令你不耻。你有能力帮她,何乐而不为?也许可以捎带打击程伟仁,但更重要的是,你欣赏她。”

苏航瞪大双眼,她的粤然真的会读心术?“你不认为,我在破坏牛老板的游戏规则?”

粤然叹气,“牛老板把任务给你之前,他自己就说,有才气会被人利用,太过善良就是懦弱。他怎么会估计不到,程伟仁和郑絮语一定会来找你,而你会陷入两难?实际上,他在逼迫你帮他做决定,至少,给他一个参考值。”

每个人都是一步棋。

苏航想起,当自己犹豫的时候,牛老板确实也说“我交给你,就是信任你”,原来,是这样。

“粤然,你比我聪明多了,我从来没有仔细琢磨老板的用意。”

“旁观者清而已,笨蛋。”粤然微笑着弹一下苏航的鼻子。“告诉我,选择郁杰是为什么?”

“因为她……需要。”

“需要?你应该知道,这样的项目,老板无论如何不会交给她,不然,他会直接交给最信任的你。你们都资历尚浅。”

“是,我知道。但是有我提供的数据,她可以有足够的资本参与竞争,得到老板赏识,将来会有更多机会。”

“你甘心为她做嫁衣,因为同情她?”

“可以这样说。一个女人独自生活,要拥有足够的社会资源,才能够自主是否嫁人,爱什么人。我们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变成她。”

粤然想,她的苏航太善良,仍旧是太善良。“你不会变成她,你有我。”

苏航笑着点头:“所以,名利这些东西,我可以大方些。”

一个人不需要霸占太多,努力守住自己最在乎的就好。粤然也忍不住同意,“为夫同意了。”她笑着说,“按你自己的意思去做。”

“那……我就要分别约两位才华横溢,美艳非常的女人吃饭啦……”苏航冒死再次刺激粤然,立刻被深情凝望的眼神吃掉。

等不及苏航来约,郑絮语的电话已经来了,苏航爽快答应赴约。

“苏航,我不跟你兜圈子了,我希望你帮我拿到新项目的操作权。”郑絮语明白地表明意图,她觉得对忠心本分的师妹遮遮掩掩,反而有失身份。

苏航点点头,把一沓打印材料交给郑絮语。“大框架和一部分结论都在这里了,关键评估结论我抽起了几条,免得老板起疑心。同时,因为电子文件有建档时间纪录,所以我只能给你纸面结论。师姐,你可能还要花些时间。”

郑絮语明白苏航的细致,但惊讶她轻而易举的合作态度:“你就这么给我了?”

苏航微笑:“师姐,总会有人问我要,我不给你给谁?”这是真话。

郑絮语略一思量,感激之情油然而生:“谢谢,我不会亏待你。”但她又觉得不踏实: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够得到的。“但是,你要什么?”

师姐虽然咄咄逼人,但终究属于磊落之人,苏航早有准备:“如果师姐拿到项目,会请谁做助手辅佐你完成?”她早料到郑絮语需要一个由头,才能接受馈赠。

郑絮语觉得自己明白了,微笑点头:“一定是你!”

谁说女人之间难合作呢?

不过苏航没有把握郁杰会不会接受自己的赠与,尽管她不是带着施舍的心情去的,但看起来就是施舍。尤其在她差点把人掐死之后。

粤然问:“我去帮你约她?”

苏航果断地摇头。

“为什么?”粤然奇怪。

“你不准约除我之外的任何女人!”苏航认真而严肃。

粤然郁闷得心花怒放。

于是苏航瞅准了甄妍不在的时候去找郁杰。

“郁杰,我请你吃饭吧?”苏航小心翼翼地邀请。

“你不怕她吃醋?”郁杰笑着问,一切挑明了,她愿意这样揶揄她们。从传闻里,她也知道,粤然的危机解除了,她们依旧如胶似漆。

“她吃醋,但是同意了。”粤然清脆的声音莫名传来,她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门口,饶有深味地打量郁杰一眼,放心地转身回苏航宿舍。她只是要确定郁杰不会为难苏航,看来,确实不会。

郁杰和苏航都忍不住笑。

“对不起。”苏航真诚道歉。

“不必,我们互不相欠了。”郁杰从来对苏航都有明媚的微笑,只是现在,笑中有星点泪光。

因为我们是同类,所以我们更珍惜彼此的了解,体谅彼此的立场。

“郁杰,你不问我为什么请你?”博园昏黄的暖光下,苏航觉得郁杰的脸分外艳丽。

“必定是有事。”郁杰优雅地微笑,“也许等你说出来,这顿饭会变成我买单。”

苏航忍不住想,郁杰从前的女人,一定也很爱她。

“这些是新项的一部分基准线评估结论,给你,好好利用。”苏航直截了当表明意图。

郁杰真正地愕然,随即思考,渐渐地心里有了结论。

那结论使她不那么愉快。

“程伟仁是不是威胁要曝光你们的关系?”

苏航点头。

“所以,你预备要联合我一起对付他?”郁杰语气里有淡淡的失望——连苏航也想利用她。

苏航笑着摇头:“他不值得我们对付。”

郁杰不相信,歪着脑袋打量苏航:“是吗?那你为什么?”

“郁杰,从实力上说,我们还不足以对付他,从人品上说,我,你应该也是,不会屑于对付他。”

郁杰想想,点头,于是更加不明白:“那你为什么平白无故给我?”

“我有两个目的。”苏航认真地考虑过。

“说吧。”郁杰洗耳恭听。

“第一个,我确实……同情你,希望帮你。”既然是真的,苏航觉得还是不要掩饰的好,她诚恳地表达真实想法,“你拿着数据做一个模板出来,老板会赏识你,虽然几乎可以肯定你拿不下这个项目,但你将来会有更多机会,顺利很多。”

郁杰低下头,觉得眼睛发酸:“苏航,明目张胆地施与同情,叫人想骂你装圣母都不可以……你真狠。”

她不是不感动,也想接受,但为了尊严,她需要更多理由:“第二个目的?”

“换一个朋友。”苏航说得简短明白。

“虽然几乎被你掐死,但我没有说不把你当朋友。”郁杰轻笑,这个理由不够好。

“我知道,我希望你是粤然的朋友。”苏航进一步解释。

郁杰感到真实的意外:“你以为,她会愿意当我是朋友?她今天允许你和我晚餐,已经很大度。你我都知道我做过些什么,何必强求?”

“所以,我要拿东西来换,即使她不把你当朋友,也请你把她当朋友。”

“什么意思?”

“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守护粤然,而你恰好有能力,即使她不把你当朋友,也请你帮她,就像我今天帮你。”提起粤然,苏航眼里漫溢温情。

郁杰愣住,随即了然,她笑:“想掐死我也是为了她,贿赂我也是为了她,苏航,你甚至毫不掩饰?”

苏航也笑:“对别人需要掩饰,对郁杰不用。”

“幸运的粤然知道吗?”

“当然不。”

郁杰点头,再笑:“你不怕到时我趁虚而入,成为第三者,代替你?”

苏航怔住,不经意地咬住下唇思量,神色黯淡,“如果她愿意,也好,你比我聪明。”

郁杰也忍不住感动,拍拍苏航的手:“她不会愿意,她爱你。”转而又好奇:“苏航,能不能告诉我,粤然哪里值得?在我看来,她运气太好!”

苏航温柔地笑:“她爱我。”

这种简单的回答,安静满足的笑脸,勾起郁杰心里的苦涩,她低头沉默不语,晃动晶亮的玻璃杯,亮光在眼里渐渐模糊。

苏航了解地沉默。

“如果是要换我做默默守护她的朋友,苏航,你付出的代价似乎小了点。”郁杰恢复如常,笑着质疑。

“所以,你可以放心收下。”苏航丝毫不怀疑。

郁杰点头,“当然。”她举起手中的玻璃杯,“以水代酒,祝你们幸福。”

苏航举杯和她相碰,“你也加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