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五章 纯粹地谈情说爱

2012-09-15

“起床!我们看电影去。”周末一大早,粤然就来拉苏航。

“大白天的,关在黑漆漆的地方看动画片?为什么?”劳心劳力一个星期,苏航起来给爱人开门,又回来躺下,赖床。

“林敏静呢?”

“马拉松去了。”

“你看看人家多积极恋爱,你这个后进分子,给我起来!”

“不要,我眷恋我的床。”苏航渐渐在粤然面前不要形象。

粤然气得笑起来,她的苏航现在是个赖皮的孩子。“你眷恋床,那你不眷恋我?”她觉得自己很悲哀——沦落到要跟床争宠。

苏航侧身躺着妩媚地笑:“亲爱的,我当然眷恋你,你就在我眼前呀~”说完立即把脸黏着枕头,闭上眼睛假装酣睡。

粤然叉腰审视苏航的媚态,计上心头,转身去把门关上,又回来,坏笑:“起不起来?不起来的话,我来眷恋你?”说着就弯腰伏在苏航身上,要亲上她嘟起的唇。

苏航赶紧捂住嘴巴:“不要!我还没刷牙!”

“那起不起来?”粤然坏笑着一下一下轻啄苏航的脸颊。

苏航投降了,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

粤然给她买的早饭——苏航自己都快忘记食堂的门朝哪边开了。

仿佛经过漫长的挣扎,一切终于重归正轨。

郑絮语预备步程伟仁后尘直博,两人必将继续如法海与白素贞一般大斗法,似乎将永无休止,苏航在郑絮语的庇护下不问世事,只管工作和功课。

粤然重新得回项目,直接对Joan负责,没有人提起陶定的下落,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莫名消失,不再有人问起。

所以,她要紧紧握住她的手。

“为什么一定要带我看电影?”已经是初夏了,苏航穿着浅粉色T配牛仔裤,乖巧地被粤然牵着走,边说话边用舌尖暧昧地轻舔手里的冰淇淋,两眼夸张地对爱人放电。

“想让你哭出来。”粤然认真地说,转头却看见心上人暧昧挑逗的神情,电光火石间心跳加快,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牵着苏航的手用力握紧,双眼充盈欲望和威胁:“你要是再这个样子,我们就不去看电影,直接去开房!”

苏航心跳胆怯,默默把露在唇齿外面的舌尖慢慢缩回去,抿嘴不语,却不经意留了一圈冰淇淋的淡紫色汁液在唇周,漾成一个诱惑人心的不规则圆。

粤然看得动弹不得,几乎想立刻吻住那一层甜腻,“你从哪里学得这么坏?”她无奈地问,忍耐到心痛,声音也跟着暧昧沙哑起来。

苏航两只眼睛一眨,拿着冰淇淋的手食指微伸,轻轻点一下粤然的锁骨,暧昧得意地笑。

粤然重重地叹气,拽着苏航快步朝校门走,“行!电影不用看了!”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欲望催逼下轻微发抖。

苏航也不出声,跟着粤然拖拽的节奏急速地迈着小碎步,一路也不忘微笑着吃冰淇淋。

L大真的够大,校道够长,一路急奔到校门警卫岗前,粤然和苏航都气喘吁吁鼻尖冒汗,忍不住停下来相对而笑。

“都怪你!”粤然笑着抱怨苏航,伸手帮她擦掉鼻尖的汗,顺便重重地刮一下她的鼻子。

苏航笑着点头:“好,都怪我。”她承认错误,但是把手里吃完的冰淇淋包装递到粤然面前,安静地微笑。

粤然没好气地一笑,接过来扔去垃圾桶——丁点儿小事苏航也愿意叫她代劳,这样来表示她依赖她,她怎么会不懂?

门卫饶有兴致地观看这两个奇怪鲜活的女学生,嘴角浮现他自己才懂得的笑意。粤然狠狠瞪他一眼,立即把苏航拖出校门——不能容忍她被别人观看。

苏航完全听之任之,一路微笑。

“怎么一路不说话?不问我带你去哪里?”出了校门,粤然放慢脚步。

“你带往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早就打定主意是这样。”苏航温柔地一语双关。

粤然顿时觉得心里柔软得难过,伸手摸住额头——她头疼:“能不能不要每句话每个动作都挑逗我?你不如让我死掉算了!”她简直不敢侧脸去看苏航,牵着她的手却是不肯放开。

苏航笑,“哦。”她知道自己错了,还是忍不住笑,勉力岔开话题:“你刚才说,带我去看电影,是为了让我哭出来?”

粤然无奈地苦笑:苏航撩拨她压抑紧绷的神经,现在终于放过她了。

“对,几乎有一年了,不管经历什么你都没有哭过,我担心。带你去看一场悲伤的戏可能有帮助。”粤然的心疼起来,她留意这一点很久了。

“粤然,不要。”苏航轻轻说。

粤然转头看着爱人,心里的灵犀告诉她,苏航有话对她说。

“我的确很久没有流过眼泪,自己也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但是粤然,”苏航停下脚步,在日光下笃定地注视爱人,“那些眼泪是因为我爱你才积存的,除非你把它们招出来,否则,我宁愿留着。”

粤然鼻子酸酸:苏航的眼泪多珍贵,她笨到想用别人的故事挥洒掉……“好吧,那你来决定,我们今天去哪里?”悠闲的周末,明媚的阳光,当然不能真的只去开个房间昏天黑地。

苏航想起一个浪漫安静的地方:“你记得西子心门吗?郁杰带我去吃饭的地方?”

粤然点头。

“我们去那里吧?那里人少,环境很好。”

粤然笑着答应,这一年兵荒马乱,她们也没有好好地享受过独处的时光。

好时光,好地方,世上无双的爱人。

苏航不喜欢坐在粤然对面,她喜欢跟她并排,靠着她,赖着她,总之不是在学校里,她可以跟她用一把叉子吃牛排。

粤然切一块,她叉起一块吃掉,很快半块牛排不见了,她才想起来,喂一块到粤然嘴里,抱歉地自嘲:“我真的不会照顾人,只知道享受你的照顾。”

粤然点头微笑:“我早就知道了,我老婆是典型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好头脑发达,没关系,你只要知道留在我身边就行。”

西子心门的侍者多数是打工的外国人,这时候客人也少,个个都有意无意地张望粤然和苏航,已经了然她们的关系,偶尔投来暧昧微笑,斟水也是默默地,然后安静走开,并不打扰她们。

苏航不禁感叹:“我们一定要努力挣钱。”

粤然好笑:“怎么忽然想到钱?”

“有了钱,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经常来这样的地方,谈情说爱不被打扰。就像今天,我们花的是自己的工资,浪漫得心安理得。将来我们还可以买自己的房子,你就不用怕我总是挑逗你了。”苏航说着又忍不住坏笑。

粤然伸手搂住苏航的腰:“买房子,写你的名字还是我的?”

“我的。”苏航根本不用考虑。

“为什么?”粤然好奇,她的苏航肯定不是为了贪财。

“要是有女人纠缠你到家里来,男人也一样,我作为业主可以报警赶人,不用你得罪人难做人。”苏航说出真实想法,理直气壮。

原来是这样,粤然忍不住笑:“那要是有人纠缠你呢?我怎么办?”

“不用你来,我自己报警抓人,控告那人侵犯住宅安全。”

“你不会不忍心?不会难做人?”

“不会,我只有对你才不忍心。我以前总是按部就班地做人做事,重点高中,重点大学,考研究生,当时也不觉得多苍白,直到爱上你,我才知道,所有努力走过来的路都是为了跟你遇见,为了能够爱你,守护你,我不会让任何人经由我来伤害你,你放心。”

粤然听得心连着整个人都融化:“苏航,有一句很老土肉麻的对白我早就想对你说……”

苏航笑起来:“那你说呀,我最喜欢你吃醋和肉麻。”

粤然却没有笑,她的眼里有泪光,慢悠悠低沉地说:“叫我如何不爱你!”

苏航怔住,伸手轻抹粤然眼角,小声说:“不哭,不哭,乖……”

她终于觉得鼻头发酸想要流泪,虽然眼泪还是不能流出,已经觉得流散掉一些积压的抑郁,只是觉得心疼。

“你为我流这么多眼泪,我才心疼。你以前……也这么爱哭吗?”

粤然摇头,眼泪更多:“不是。只有在你面前,特别脆弱特别无助。我一直怕你会走,怕你后悔,连你小小的怀疑我都受不住……”

“我不会走,不后悔。你只可以在我面前哭,不许在别人面前哭,知道吗?”苏航霸道地下命令,红了眼圈,“只有我能让你哭,能看见你哭!”

“好,遵命。”粤然终于笑中带泪。

苏航把自己靠在粤然肩上,歪着头欣赏餐厅里似有若无安静流淌的音乐,还是钢琴独奏,跟上次郁杰带她来的那次是一支曲子,反复播放,却总也听不厌烦。听着听着,她想起郁杰在这旋律里说过的故事。

“上次来的时候,我见到一对情侣。”

“情侣?”

“对,跟我们一样的。可是,她们中有一个人,头发很短很短,我几乎看不出来是女人,还是郁杰告诉我的。郁杰说,她是为了伴侣的安全感。”

粤然点头,她明白。

“你以前是那样吗?为了女伴把头发剪短?”苏航把头抬起来,看住粤然。

“是。”苏航又开始问以前,粤然又开始心慌。

“那为什么后来头发留起来了?”

“后来……我觉得……太乱,一切都没意思,对自己和别人都失望厌倦,看不见希望……”说起以前,粤然的声音不自觉地阴郁冰冷,呼吸艰难,她强迫自己整理心里的感觉,努力对苏航说出来。

“所以,你用心读书,考大学,考研究生?”苏航看见粤然的痛苦,但她仍然想知道。

“是,我不觉得需要别人,也不想再做别人需要的样子,宁愿孤独冷漠一个人,更好。”粤然的眼神也渐渐冰冷。

苏航呆住:“直到……遇见我吗?”她低声呢喃。

“对。”粤然无比肯定,凝视苏航的双眼慢慢回暖:“相信我,是真的,这几年,我只有你,以后也只有你……”怕苏航不信,粤然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天啊!”苏航轻轻叫。

看见苏航不相信的神情,粤然惶恐急切却无从解释,但是下一秒,她听见她低声温柔地欢快感恩:

“粤然,我真幸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