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六章 一点点往事的影子

2012-09-15

“你幸运?”粤然落下心头大石,哭笑不得,“你幸运什么?”

“你在碰见我之前洗脑四年啊,我不是很幸运是什么?”苏航笑得甜蜜,使粤然也放松下来,索性问:“你还有什么问题,一起问了吧,老是让洗了脑的人回忆从前,会神经错乱的。”说着粤然靠进椅背,一副见招拆招放马过来的迎战架势。

苏航倒是想不出什么问题了,出了一会儿神,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以前,她们有没有骗过你?你有没有骗过她们?很严重的那种欺骗,比如,外遇啦,背叛什么的?”

粤然面色微微一变,点头。

谁能永远不骗人呢?但爱人和自己身心贴近,更容易因为欺骗受伤害。

“那……她们怎么对你?你怎么对她们?”苏航很关心这个问题。

“打,分手。”

“哇——!”苏航有点被吓着,“打?粤然,你会打自己的女人?打完就分手?”

粤然摇头,脸色和眼神一样阴沉:“我会直接分手,要是还纠缠不休才动手,”说着无奈地看着苏航笑:“她们打我比较多。”

第一次,苏航第一次看见粤然脸上浮现的笑有不羁的内容,使她胆寒,也使她着迷。“那……如果我骗你呢?”她嗫喻着问。

粤然一呆——她从来没想过苏航会骗自己,想了想,认真地说:“狠狠地打,不分手!”说完偏头戏谑地看着心上人:“你有事情骗我吗?”她料定答案是没有。

没想到,苏航心虚地点头。

粤然又是一呆,皱眉:“你骗我?什么事?”

“就是,上次去酒吧的事。我真的去了,而且是特地去找一个人的。”

粤然整张脸黑下来。

“因为,我们身边没有一样的人,所以我去找那个人问,如果有男人追她,她希望女伴怎么帮她……就这样。”苏航在粤然怒火暗烧的眼神里老实交代。

“你怎么知道那个酒吧?怎么认识那个人?”粤然真的生气了,苏航瞒着她去酒吧,找她不知道的人,事后还骗她!

“上次跟郁杰来吃饭,吃完之后散步撞进去的,里面全是女人,那个人是酒吧老板,也是女人。”苏航的声音小得可怜。

“喝酒了吗?”

苏航摇头。

“郁杰……她是存心的!”粤然狠狠地盯住苏航,“要是你没有跟她化干戈为玉帛,我立刻回去化了她!”

苏航不敢说话,眼看着粤然召来侍者,买单,不由分说拽着她走人。

“这么说,那酒吧就在附近,走!带我去!”

“去干什么啊?”

“我去看看,什么人让你信任她比信任我还多!”

“我……人家白天不开门的!”苏航作最后的挣扎。

“你还骗我!”突然甩开苏航的手,粤然站定怒目而视:“你那天去的时候不就是白天!你为了一个酒吧里认识的人一次又一次骗我?带我去!走!”

苏航吓傻了,默默地牵起粤然的手——还好,她没有再次甩开自己。“我没有信任她比你多,我只是想帮你分担,却没有人可以商量……”

粤然看着苏航委屈的样子,心忽然就软了,声音低沉下来:“苏航,我不允许你骗我!”

苏航点点头。

“带我去,我要知道是什么地方,什么人。你放心,我不会去找茬让你难堪,我只是要知道,你去过哪里。”

苏航默默地把粤然带到了“星”那扇灰色的小门前面。

灰色的小门紧闭着,跟周围的静谧融为一体。

苏航小声说:“就是这里了,她们白天真的不开门,我那天只见到星一个人。”

“星?”粤然皱眉,“那个人也叫星?”

“是,跟她的酒吧同名。”

苏航说着,却看见粤然脸色一变,顺着她的眼光看去——星已经站在了门口。

还是一样,大罩衫,牛仔裤,挑染的发色在阳光下显得更浅了,脸上是蛊惑人心的笑。她把手上的一盆青葱小竹放在门边的阳光下,才直起腰来打招呼。

“好久不见。”星笑着,同时对两人说。

印象中沙哑温柔的声音,有一点生硬,还有一点……惊讶。

苏航默默地微笑点头,转头看粤然,却看见一张情绪复杂的脸。

“星,是你?”

粤然的声音生硬,透露着熟悉,和不友好。

她们认识……苏航默默地想。

“对,是我。”星潇洒地摆一摆头,“进来坐坐?”

粤然征询地看看苏航,苏航探询地回望。

不期然地,粤然笑笑,牵着苏航的手进了“星”。

里面还是五光十色的灯光摇曳,苏航观察粤然的表情,发现她似乎很习惯这样的氛围,连打量一下周围环境的兴趣都没有。

“坐吧。”星指一指那张红色的沙发。

以前苏航觉得坐在那里会很安全,但是现在只觉得不舒服。心里猜到的一些事情,粤然和星语调眼神里的内容,都让她不舒服。

粤然牵着苏航坐下,星坐在对面,三个人就这么沉默。

苏航盯住面前的黑色几案,谁也不想看。她忽然感觉到,粤然在这里有一种自如,连坐姿都不一样。

“像吗?”星忽然问。

“嗯……还可以。”粤然低声回答。

星站起来,双手插进裤袋:“喝什么,老样子吗?”

粤然沉吟,看了苏航一眼,摇摇头:“水。”

星了解地笑笑,又问:“苏航,你呢?”

“她也是。”粤然立刻说。

星耸耸肩,低声笑着向吧台走去。粤然转脸看苏航,伸手搂住她的腰。苏航不动,也不看她。

“水。”星回来,放下两杯水。

粤然抬头,对上星的笑脸,皱眉:“笑什么?”

“你现在的样子,苏航上次来的问题。”星不加掩饰地笑。

粤然略想一想,微笑问:“她问你什么问题?”

“你如果像以前的样子,大概不会惹上男人的滥桃花。”

“我如果像以前的样子,恐怕就没有她在身边。”

“问题解决了?”

“解决了,我今天才知道她来过。”

“所以,你要来看看谁拐带了她?”

“没有人能拐带她,但我必须知道是谁。太巧。”

星沉默,笑着点头。“她直言不讳,说你比我好看。”

“是吗?”粤然笑着看低头不语的苏航,隔着垂顺的黑发亲一下她的耳朵。

苏航脸红,眼泪汪进眼眶。

“怎么了?”粤然小声问。

苏航轻轻摇头,不说话。

星一直微笑着看两人。“你们,大学同学?她的神情举止像是高中生。”

粤然笑出来:“不是,研究生同学。”

“研究生?呵!粤然,你跟我们的世界彻底告别。”

粤然沉默。

“臭星!”门外有人喊,骄横明艳的女声:“出来帮忙。”

粤然一凛,看向星。

星微微点头,开门出去,帮一个明艳的女人拖进一篮子零食,各种材质的包装袋在篮子里面晃动挤压,稀里哗啦扑噜扑噜响。

明艳的女人跟在星身后气喘吁吁进来,苏航忍不住偏过头去打量。

浅黄色长卷发,浓黑的眼线,五官精致,大白衬衫,短裤,长腿细细,凹凸有致——啊,美女!苏航忍不住感叹。

美女看见粤然,呆住,苏航感觉到,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略紧了一紧,偏头去看,粤然神色恍惚。

星一下一下地把篮子踢进沙发后面,重新把手插进裤袋,沙哑着嗓子说:“月,还认得吗,粤然。”声调倒是没有起伏。

“好久不见。”月略一点头,坐在星刚才坐的位子,拿起苏航面前的水杯喝水。

苏航看着粤然,粤然看着月:“好久不见。”她的脸上有哀戚的神色。

苏航的泪水落下来,一串一串簌簌地落下来。她完全能感知到发生什么事,从前的,现在的。

星不声不响地从面纸盒里抽几张出来,递给粤然:“你的女人哭了。”

粤然蓦地回头,旋即抱住苏航的脸:“不哭,乖,我高中的同学而已。”

“你的女人?高中同学?而已?”月叫起来,声音愤怒:“粤然,我还有一个耳光没还给你!”

粤然不说话,帮苏航擦眼泪,轻轻吻她两腮。苏航闪躲进沙发里,无声哭泣。

月默默坐直身子,忽然认出苏航,“臭星!这就是上次大下午跑来不付帐的女人!她?粤然现在的女人?”

星坐在月的身边,搭住她肩膀,凝视月的眼睛缓慢点头,“对,她的研究生同学,她的女人。”

月“嚯”地站起身,叉着腰,眼梢吊起来,仔细地打量苏航,又不可置信地看粤然:“成熟的身体,IQ高,EQ低,粤然,你现在的眼光?”语调里满是不耐和讥讽。

“不要品评我的女人!”粤然沉声说。

“哼!你的女人?好,那我把你打我的耳光还给她!”月说着就朝苏航挥起手臂。

粤然抓住月挥过来的手,冷冷看住星:“你不管她?”月犹自用力挣扎。

星摇头:“你欠她的。”声音冷漠。

苏航的眼泪更多,淹得她呼吸困难。

“我欠她的?”粤然沉声喝问,“那你们欠我的呢!”

月和星同时怔住。

粤然松开月的手,面容冷峻:“你们在一起,不是吗?现在是,当年也是,不是吗?”

星月沉默。

“月,你还要找我算账?你心知肚明,我不欠你。”

苏航把脸埋进膝头,双肩耸动,低声饮泣。

“粤然,你欠我,当年我去大学找你,你那一耳光我始终记着!”月咬牙切齿。

“呵!”粤然冷笑:“我为什么甩你耳光?月,星,别装糊涂。”她冷冷地看住月:“你来找我,不过是不甘心,不是珍惜。”

星默默坐下,又拉月坐下,月不肯,仍旧对粤然怒目而视。

粤然低头看一眼苏航,手轻轻扶住她抖动的一边肩膀:“月,你和星在一起,不够好吗?”

星微微地笑,默默拉住月的手使她坐下,月在发呆。

“争执,吵闹,互掴,月,We are too old for this.”粤然看着苏航,轻轻说,“我们现在都挺好的,不是吗?”

苏航的哭声渐渐停下来。

四个人沉默,粤然轻抚苏航的脊背。

良久。

“留下来吃晚饭。”星把月拉起来:“走吧,我们去给客人做饭。”

月顺从地跟着星走进里屋。

“我们走吧?”粤然抬起苏航的脸,柔声问。

苏航摇头。

“为什么?”

“我想认识她们。”苏航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

粤然笑:“好奇吗?”

苏航点头,“她们是你以前的朋友,而且不坏。”

“为什么哭?”

“粤然,我能猜到以前的故事。”苏航轻轻说,“星说,她15岁开始,你也是吗?这么小,很难过吧……”她的眼泪又滴下来。

粤然抱住苏航,把脸埋进她怀里。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