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七章 再见,青葱的岁月

2012-09-15

“亲爱的,我很羡慕星和月。”吃着饭,苏航忽然感叹。

自从跟那两个人见过面回来,苏航几乎天天都要为此发一番议论,少则一两句,多则一两个小时:她现在知道“圈子”里的人大概什么样了;她终于看见除她们自己之外的另一对了,以后不知道会不会碰见粤然其他从前的朋友;还好粤然和她们冰释前嫌,以后连带她也可以跟她们做朋友……不知道今天又是什么论调?

粤然一笑,把勺子竖在饭中间,不说话不动作,安静地等待高论。

苏航不好意思起来:“我从来没见过她们嘛,平时也不会有交集的……”

粤然摸摸苏航的头,“说吧,你羡慕她们什么?”

“她们可以住在一起啊,多幸福!”苏航边说边用勺子敲自己的嘴唇,眼望前方,无比向往之。

粤然握住她拿勺子的手,温柔地说:“毕业以后,我们也可以住在一起的。”

“哎……还有一年啊!”苏航撇撇嘴。

“只有一年了,我的傻丫头!你还嫌多?好好享受你的学生时光才对!”粤然提醒她。

苏航忽然转过脸来,兴奋地说:“我们暑假再去度假吧?可以天天腻在一起。”

“不去。”粤然无情地否决。

“为什么?”

“你给我待在学校里,准备专业资格考试,我也要考,我们在学校天天腻在一起。”

“在外面租房子也一样可以准备考试啊……”

“不一样!我们两个在外面能够安心读书才怪!”

“谁不能安心?你?”

“对,我,有你在旁边闹腾我就没法学了。”

“哈哈,粤然……”苏航忍不住笑,“那我不闹腾,你学习的时候我绝对不闹腾,我们出去,好不好?”

“不好!没有人在旁边,你才忍不住不闹腾!”粤然也笑,“或者我忍不住,总之,考完试再说!”

“不要!不要嘛~考完试又开学了!”苏航晃着粤然的手臂撒娇,甜腻的声音分外可怜可爱。

粤然笑着把爱人拽起来,拉着她离开静园。

苏航一路还是“哎呀~不要~”地闹,夏天中午校园里也少人走动,粤然也就由着她,只是不肯妥协,权当听着爱人的娇声是种享受,偶尔搭理她两句:“你现在越来越会耍赖了!都是我惯的!”

突然,一个热情的声音从后面小跑上来打断苏航:“小苏师姐!”

苏航立刻住了嘴,回头,看见一张素净的小脸,熟悉但不认识,只好慢慢松了粤然的手臂,浅笑着招呼:“你好!你是……”

“啊!我是陈鹃啊,师姐!”素净的小脸有些羞怯和不满,“我们都入学一年了,师姐也没有印象吗?”

苏航尴尬,粤然笑着打圆场:“别怪她,你们师姐脑子笨,记性不好。”这一年她们自己疲于奔命,哪里留意到刚入学的新丁?

陈鹃笑起来:“师姐才不笨,我们都想做师姐的助手呢!”顿了一顿,鼓足勇气说:“小苏师姐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吃饭。”

苏航脸上浅笑着看向粤然,粤然无所谓地耸肩,那意思就是:你自己决定好了。

陈鹃很会看脸色,立刻说:“这位是小粤师姐吧?小郁师姐跟我们说过,你是小苏师姐最好的朋友,要不我两位一起请吧!”

苏航赶紧说:“不用不用,那个……你定好时间给我电话吧,我会去的。对了,郁杰的项目现在就在找助手,你怎么不争取呢?我手头的要下半年才招人啊。”

陈鹃表情有微妙的变化:“小郁师姐的项目比较小,只要一个人,小苏师姐你的项目不是比较大嘛……要是你要了我,我就不去那边了,师姐放心!”

苏航惊讶于师妹的直白,浅笑着说:“好,到时我们谈谈再说。不过郁杰那边你也不要放弃,因为我这边的大项难保老板有另外的安排。”她还是很诚恳。

陈鹃很感动:“小苏师姐你真好人!我知道了,那你等我电话。”

苏航点头跟她道别,然后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粤然说不出话来。粤然爱怜地摸摸她的头:“我们家小苏还在撒娇呢,就变成师姐了,后辈忙不迭地要来讨好自荐。”

苏航笑笑:“她可比当时的我主动多了……”

“也直白多了,有目的多了。”粤然笑,“也就是你,还提醒人家两头用功,不知道替自己打算,你想想当时郑絮语怎么抓住你的,笨!”

苏航略想一想,浅笑依然:“不是我这样的人,也抓不住,各人缘分而已。”忍不住叹息莫名就变前辈了。

粤然点头同意,兀自感叹:“我们家小苏这样的人,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苏航却忽然想起其他的:“粤然,你也开始负责项目了吧?有没有小师妹小师弟来巴结纠缠你啊?你给我离他们远远的!”立刻就担忧吃醋起来。

粤然哭笑不得:“喂,公平点!你的师妹找你就是主动,我的后辈要是找我就是巴结纠缠?再说你这醋吃得也没道理,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当我是宝?”

苏航听不进去,箍住粤然的手臂威胁她:“总之你离他们远远的!不许单独跟任何人吃饭,谁要来自荐,让她们一起,大不了我给你钱请客!”

粤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行了行了,我离他们远远的,都听你这个醋坛子的!”

有项目,有考试,忙忙碌碌一个夏天,苏航和粤然,这就研三了。

“考虑直博吗?”傍晚的教室里,粤然拿着苏航的手在嘴边摩挲,“如果你想直博,你们老板会开绿灯的,而且还有郑絮语帮你。我也会支持你。”

苏航看着粤然的大眼睛不回答,忽然说:“不是让你少戴隐形吗,对眼睛不好。”

粤然轻轻地笑,亲一下苏航的手:“跟你约会的时候就想戴隐形,笨蛋!”说着凑过脸去吻住她,久久才松开,“因为要吻你。”

苏航温婉地笑:“我们认识三年多了,在一起也两年了,你还是一样喜欢我吗?”

“不一样,”粤然温柔地注视爱人:“当然不一样,我现在爱你爱得分不开了。”说完自己又笑,“不对,是一开始就爱得分不开了,但是现在更加不可自拔。”

“没有逻辑!”苏航嗔笑。“现在除了博士,人人都叫我们师姐了,粤然,你有没有觉得我老了?”

粤然大笑:“就你这张小苹果脸,不会老的,除非到了六十岁肌肉松弛。只不过……”她安静下来,附在苏航耳边:“更有女人味了,因为我!”苏航笑着推开她,又被她勾住下巴:“我呢,你觉得我老了吗?”

“不老,更好看了。”苏航由衷地说。

“那就行了,说正题吧!”粤然毫不留情地往苏航含情脉脉的眉心弹一下,“到底打不打算读博士?”

揉着眉心,苏航气极,柔情蜜意都收敛了:“不读!”

“为什么?你的性格挺适合做学问的,外面风大雨大,交给我就好。再说,”粤然又坏笑,“你也不用担心不能和我住在一起,博士同学少,自由很多。”

“可是博士对导师和学术圈人际依赖太大,导师和嫡系的人脉会渗透到个人生活要求趋同,30岁前后必定会不断被相亲被关心,无形的人际力量和舆论不利于我们这种爱情,不适合我们。还有,程伟仁总是自以为拿着个定时炸弹,我不想跟他做一根线上的蚂蚱。”

粤然忍不住怜惜:“笨蛋,不用什么都先考虑爱情,你应该做你最喜欢的事,我会努力保护你的。”

“打住!”苏航真的生气,“这么久了,一点默契也没有?我最喜欢的事就是你,我要是赖在那儿招惹麻烦,你一个人怎么应付?要负责任两个人一起负,要不迟早分手。”

粤然搂住苏航的肩膀,柔声说:“好了,我知道,我这不是心疼你嘛!既然这样,我们都要着手找工作了。”

苏航靠在爱人肩膀上轻轻点头,小声说:“粤然,我可不可以只工作十年,然后待在家里伺候你?除了爱你,我真的是一点志向也没有了。”

粤然在她额头上深情一吻,肯定地说:“当然可以。毕业以后,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家,工作几年,我就可以养你……”

真到了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

苏航接到了美黎的电话,几年间她们也只是偶尔联系,但是这次美黎要求苏航见面。

“我和刘连要结婚了,邀请你做伴娘。”她说。

苏航去跟粤然商量。

“呵!我都几乎忘了刘连这个人了,要不是我果断出手,我的女人几乎被他捷足先登。”粤然调笑间十分庆幸。

“你得了吧,要不是他制造机会招你出手,我还不一定跟谁呢。”苏航笑着揶揄爱人。

“他不制造机会,我自己不会找机会?”粤然不服气。“那时侯还不知谁说推迟回家就是为了陪我?”

两个人都忍不住为回忆甜蜜。

其实,某个时刻开始,谁归属于谁,早已注定。

“去吧,云哥他们应该也会去的,如果可以,就跟他说说,毕业后给你推荐一下,进他们那里工作。”粤然为苏航出谋划策,总是不想她为了找工作奔波辛苦。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