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九章 谁放逐了谁

2012-09-15

“我们今天不回学校了,好吗?我带你出去?”粤然握着苏航的手,小心温柔地问。

苏航摇摇头,紧咬着嘴唇默不作声,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看不清,但还是要看。她不服气,不相信。

一切是那么荒诞可笑又情理之中。

……

参加招聘考试之前,苏航给云哥打电话,告诉他说她已经报了名。

“小粤呢,也报名了吗?”云哥问。

“报了,跟我报的同一个岗。”

“那好吧,考完试看看成绩再说。”云哥忽然有些冷淡。

苏航还在想,也许是故作姿态吧,因为他要帮她们推荐,所以用这种态度提醒她们事成之后要投桃报李。

笔试和面试都顺利,成绩理想。

她们快乐地相偎相依,觉得美好的未来近在眼前。但为了保险起见,她们还是各自奔波了一段时间,分别得到了不错的OFFER,只是还没有签,留着垫底。

某天,苏航接到云哥的电话:“小苏,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苏航答应了,只奇怪他为什么不请粤然。

粤然听说,脸色微微凝重,但还是宽慰苏航:“没关系,他请你就去吧,不管谈了什么,吃完饭你就回来,或者我去接你。”

苏航回到曾经实习的单位,带着一种归属感的欣喜找到云哥和菊姐的办公室。

菊姐很热情也很高兴:“小苏,考得怎么样?小粤呢?”

苏航谨慎地说:“还可以吧,在等通知。”

菊姐问:“哦!来看我们吗?”

苏航诧异:“云哥约我来的呀,他没告诉你?”

菊姐一愣,然后笑:“哦,原来你还不知道,你云哥调去人事处了,现在是主管副处长,所以那天才那么有把握地对你说没问题嘛!你去16楼人事处找他吧!”

于是,苏航带着惊讶和油然而生的不安乘着电梯从26楼改去16楼。

瘦削的云哥端坐在副处长室里,比之从前的活泼儒雅,多了几分严肃,以至于苏航都不确定再叫他“哥”是否合适,只能毕恭毕敬地敲门。

云哥看见,带着苏航开车到了附近的餐馆,要了小包房,对苏航说:“坐。”

苏航依言照办。她倒是不害怕云哥会怎么样,她信得过他的人品,只是有点奇怪。

点了几个小菜,客气一番,随便吃了一点,云哥才开始认真说话。

“小苏,我们曾经是师徒,你对我不陌生,我对你也很了解。今天我们就随便聊聊。”云哥的开场白外表亲切,但含义深远。

苏航只能点头,等待他说明。

“你,还有粤然,考试成绩都不错,按照成绩来说,录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那就是说,按照其他的因素来说有点问题,苏航只能继续洗耳恭听。

“你是很单纯认真的,这点我清楚,能力和才学,你也具备。从工作需要和人品评估方面,你都绝对过关。但是有一个问题我要提醒你。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规则。像我们这种保密单位,除非你犯大错误,否则都是终身制的,我们不会辞退你,你也不能轻易辞职。所以,思想工作我们抓得很严,你的父母,亲戚,朋友,特别是爱人,都是要严格筛选的,就算你以后结婚,也要通过组织政审,这些,你之前都知道,对吧。有些行为,有些人际关系,可能社会上没意见,社会上认可,但是作为我们内部人员来说,就不那么适当了。”云哥稍微停顿一下,观察苏航的反映。

苏航的脸上是浅浅的笑容,眼神镇定。

云哥满意了,他继续说:“所以呢,在你们进入单位之前,有些问题必须谈清楚,免得进来了以后才发现,到时候无论是辞退还是你们自己辞职,都有点得不偿失,如果没问题,就最好,如果有问题,那么解决它,或者你们另谋高就,也不至于在我们这里浪费时间。”

苏航听出了委婉背后的警告意味,但仍旧不知道云哥所指为何。

“直截了当地说吧,我个人对粤然的历史有点了解,基本上,她在个人行为上的一些选择,不太符合我们单位的要求。本来你们考试之前我就想说,后来想想,先考一考,她成绩也未必能上,没想到还不错。呵呵,有这个实力,她到哪里都会吃得开的。”

苏航的心冷了。

“至于你呢,小苏,正式审核之前,我想问一问你,跟粤然的交情到什么程度?一般同学?好朋友?非常要好的朋友?或者是别的什么?”

这一瞬间,苏航想吐。

她冷静地考虑了一下,想说:这是私人问题。但很快就告诉自己,这个答案根本就没有意义,人家现在要审核的,不就是私人问题吗?

要是说,她和粤然只是普通好友,她不想作这个掩饰,掩得了初一,掩不了十五。苏航索性闭了嘴,不说话。

云哥有些意外苏航的拒绝回应,他想了想,继续说:“如果交情还不是很深,我希望你们以后有所疏远,如果交情很深,深到……一定程度的话,”他略微停顿,觉得有必要加以解释,“其实你们实习的时候我就留意了,粤然跟你格外地要好,所以今天我先问一问,给你提个醒。如果你和她的交情,当然,只是我的猜测,很深的话,那么,我希望你重新考虑对朋友的选择,或者前途的选择。”

苏航忍不住笑出来。

云哥在她的笑里沉默良久,之后说:“小苏啊,你也不要笑,也不要不服气。如果你和粤然不是我徒弟,我也用不着把你约出来苦口婆心。你们都是人才,到处都有舞台,到自由一点的地方去发挥所长,也许更适合你们。当然,如果你今天说,‘云哥!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或者,‘云哥!你说的问题不会发生!’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接下来的程序一走完,我们就可以从师徒变为同事。”

苏航浅笑着,微微点头:“不错,云哥,您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我们明白。多说无益,吃饭吧。”

为着倔强,为着自尊,她就是不肯对云哥承认或者否认什么。

但是她知道,某些现实,比她之前所想像的无情。

最后,凭借仅剩的一点清醒,她对云哥说:“您是为着关心我们,我知道,所以,衷心谢谢您!这顿饭,我来请。”

云哥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但心中已经了然,他向苏航伸出手:“小苏,你我师徒情谊还在,今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对粤然,也帮我转告一样的意思。”

苏航微笑着和一直尊敬的前辈及师傅握手,目送他离开。

然后她呆坐在小包间里,久久不想动。侍应生进来告知,云哥已经付过帐了,问她还有什么需要,她也只是摇头说:“请你出去,我呆一会儿就走。”

直到粤然担心不已,打来电话。

“你来接我吧,实习单位后面的一间农家菜餐馆,8号包房。”苏航的声音平静,但无力。

她实在没有办法自己迈开步子回去。

粤然有不祥的预感,她知道,苏航需要自己。

匆匆赶到,粤然无声地坐在苏航身边。苏航那种防卫的浅笑使她知道:出事了。

“你知道吗?本科毕业时起,我就希望能进云哥他们单位。”苏航小声地说。

粤然点头,握住苏航的手。

“云哥,菊姐,华叔,莲姐,美黎,刘连,他们都是多好的人啊!专业,有才学,公正,有社会良心,在我懵懵懂懂的时候,我是从他们身上看见自己专业的光芒,看见自己的理想指向。”苏航的声音哽咽起来。

粤然默默地听,轻轻地一直握住她的手。

“我一直觉得,自己和他们,是一样的人。我的专业知识,就算不是出类拔萃,也算是顶尖的,我的人品,我相信自己是善良正直的人。我真的,真的认为自己有资格从事他们的工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任何因素让自己或者别人认为我配不上这样的工作。”苏航的声音细小而悲苦,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

粤然看着爱人,安静地听,任由眼角湿润。

“云哥是好人。今天我更知道他是好人。他来告诉我,某些事情,他们无法接受,他来告诉我,现实会让我们面对什么。不是配不上,只是不能接受。虽然他说得很客气,很隐讳,但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些潜在的规则,那些人言和约定俗成。粤然,他明知道我们有能力,他也认可我们的人品,他在用我做的模版处理工作,可是,我们不能成为他们的一员,因为,我们彼此喜欢。”苏航闭上眼睛,情绪的波动使她呼吸困难。

粤然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抚摩爱人的脊背,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

“我有心理准备,真的有。可是,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且,是云哥!我一直尊敬他,仰慕他。他来告诉我,我们不是没有资格,只是不能,只是不能!我不服气,我不服气!”苏航痛哭起来,“可是我更知道他是好人,我还要感谢他!他是真的好心。如果我们进去工作了,只有更糟,更残忍。”苏航在哭泣里苦笑起来:“他来告诉我,我们的不被接受,我心底还清楚地知道,他是好意,连怨都不能怨,而要感谢他!这么滑稽,粤然,为什么这么滑稽!”

粤然捧着爱人的脸,沉默着一次一次抹干她脸上不断流淌的泪水。

侍应生进来察看,见两个女生在哭,着了慌:“两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粤然回头勉强一笑,对侍应生说:“她不舒服,没事,等她休息一下我们就走。”

侍应生张皇地退出,站在门外边不敢离开,好半天,才看见两个年轻女孩手拉着手面无表情地走出来。

……

“别担心,我们手上都有OFFER,云哥说的对,我们在外面更自由,是不是?”连着两天,苏航只呆在宿舍里,什么都吃不下,粤然买了一瓶鲜奶,蹲在她身边哄她喝,“把牛奶喝了,好吗?你还有我,你不是说,你最喜欢的是我?”

听见最后一句话,苏航失神的双眼才看向粤然,一瞬间又满眼是泪。她轻轻地点头:“是,他们想要我放弃你,我偏不!”

粤然悲苦地笑,柔声说:“好,我们都不放弃,吃点东西,喝牛奶,好不好?”

苏航默默地接过牛奶,默默地喝。粤然一直握着她的手。

十天以后,她们互相陪伴着签了之前获得的OFFER,城中两间最大的事务所。

她们在两间事务所中间的路段租了一间屋子,什么都没有,等着将来慢慢填满。

五月底,毕业论文答辩完成,毕业典礼一完,穿着硕士服,所有人排队毕业留影。

就在苏航最着迷的那片青草地上,“咔嚓”一声,许多年轻的笑脸定格。

风流才子,巾帼才女,从此飘散江湖,各自修行。

她握着她的手,声音轻柔温暖:“他们放逐我们,我们也放逐他们。”

她拥着她的肩,声线低沉清朗:“你有我,我们会有我们的未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