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卷 同行 第一章 以爱之名

2012-09-15

苏航一直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白玉兰树的树顶,几枚小小白色花朵,已经芬芳馥郁。身后挥汗如雨的搬家工人在忙忙碌碌出出进进,她也不回头看一眼,不管,也管不了——连毛巾牙刷这样的家什都是粤然收拾的,搬家队也是粤然联系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工头擦着汗走到窗边,站在女学生旁边,伸出手板:“小姐,东西搬完了,工钱!”苏航默不作声,也不回头。工头来了气,大声对着她叫嚷:“哎!工钱!”苏航被惊着,略微皱一皱眉,小声说:“粤然……”工头没了耐性,转开去,大声叫嚷着:“粤然!谁是粤然!给钱给钱!”

在楼下监工的粤然听见喊,又伸了伸头朝车箱看一眼,确定所有东西都被搬上楼了,她才赶紧冲到楼上,付了工钱打发搬家工人。

她自己也是满脸满身的汗,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里横七竖八的超大整理箱和尼龙袋,深呼吸几下,放下身上两个略微精致的包——她和苏航的手提电脑,凭着记忆找出清洁用品和两人的毛巾,拿进洗手间,自己用冷水浇了一把脸,才绞了毛巾出来,走到苏航身边,轻轻地擦拭那张小圆脸。

小圆脸微微地露出一个微笑,眼神闪现着依赖和些微的不知所措,粤然双唇在她额头上轻啄一下,自去洗了毛巾挂好。

苏航一直看着窗外,粤然从背后轻轻环抱她,将下巴放在她肩上,柔声问:“想什么呢?”

“累吗?”苏航答非所问。

“不累,你呢?”

“我?我什么都没干。”

“你还知道呀?”

“生气吗?”

“不生气,你就这么待着,不给我添乱最好。你不擅长处理这些琐事。”

“为了什么?”

“爱你。”

“值得吗?”

“当然。”粤然紧一紧双臂。

“我后悔了。你怎么最近不问我,有没有后悔?”苏航柔软的声音无波。

粤然在她耳边低声笑:“你没有后悔,我也不许你后悔。”

“我后悔了,真的!”苏航声调忽而幽幽。

“你没有,如果你后悔了,当时你就会对师傅说,跟我没有任何瓜葛。”粤然轻咬苏航的耳垂。

苏航慢慢在粤然的怀抱里转身,和她脸贴着脸,眼望着眼。“你不怪我吗,这么久还想不开?”

粤然顶着苏航的额头轻轻摇摆:“你是为了我,我爱你。”

她吻她,在她们的家里。

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只整理箱和尼龙袋,里面是她们的衣服,书籍,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

这里将是她们的第一个家。

市中心,七十平米,两房一厅一橱一卫,小区管理,楼梯房,二十年楼龄——对于两个出身平凡,赤手空拳打天下的应届女生来说,这里足够好,甚至太好——租金是她们其中一人试用期月工资的全部。

神情木然地看了许多地方,苏航只在这个小区的玉兰花树下短暂地绽露了笑脸,粤然立刻付了定金给中介。

理想窒息了,爱情还活着。

粤然微笑着牵起苏航的手,仔细看小屋的每一个角落。

“两房一厅,亲爱的,我们该怎么布置?”粤然柔声问。

“一间睡房,一间书房。”苏航小声说,渐渐温暖地笑开。

粤然很高兴,“那,睡房怎么布置,书房又怎么布置?”

“睡房,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梳妆台,一张软沙发。书房,一个大书架,两套书桌椅,两个带锁文件柜,放手提电脑的保险柜,两盏台灯……”苏航仿佛在背书。

粤然捧起苏航的脸,温柔端详:“想得真好,刚刚想到的吗?”

“不是,我以为会被录取的时候,一点一点想的。那时侯,还不知道是这样的屋子。”苏航偏过头去,摆脱粤然的双手,看着屋角:“那里,放文件柜,因为我们各自的文件都要保密,不能混同。”

“我们现在的工作,一样要保密,你所想的一切,都一样可以用。”粤然扶住苏航双肩。

苏航微微叹气,“是的,位置不一样,好歹还是那个行业。”

她们去看睡房,阳光照进来,一个明媚的所在。“粤然,我们要不要在这里贴上红双喜字?”苏航指着一面白墙,眉眼终于活泼起来。粤然深深吻住她:“好,只要你喜欢。”

厨房,灶台很干净,因为空荡荡的。

“呵!”苏航忍不住笑,“什么都没有,柴米油盐,锅碗瓢盆……”

“我们去商店搬回来。”粤然笑着接爱人的话头。

苏航摇头,笑:“我不会做饭。”

“我为你做。”

“每天?”

“每天。”

“打扫洗衣?”

“一样。”

“不觉得命苦?”

“有点。”

她呵呵笑着倒进她怀里。

连椅子都没有,两人靠着坐在书箱上休息。苏航拍拍坐着的箱子长叹:“吾之书本,安身立命之本也……”她调皮地笑着。

粤然找出矿泉水,打开瓶盖,把瓶口伸到苏航嘴边。

苏航要自己拿着喝,粤然不让,偏要喂她,力度没有配合好,水顺着苏航嘴角淌出来,下巴、脖子、锁骨上全是水,窗外阳光照着亮闪闪的,胸前衣襟也全湿了。

粤然笑:“我就喝你脖子上的好了。”说着就往苏航怀里钻,一下一下舔噬她湿润的肌肤,渐渐地不受控制,变成贪婪的吻。

苏航喘息着轻叹:“粤然,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家。”

在家里,无所顾忌。

“但是我们还没有床。”苏航忽然又喘息着笑。

粤然也忍不住,笑着停下亲吻,抬起头来咬爱人的鼻子:“破坏气氛!”

手拉着手去逛家具店。

粤然早就打听好附近的设施,苏航只是跟着走。

夕阳落下的时候,睡房和书房已经布置好,粤然在挂窗帘,苏航在房间收拾床铺和衣物。

客厅仍是空荡荡的,只有饭桌和两张椅子。

苏航说:“我们的小窝,拒绝一切客人。”

“父母呢?朋友呢?”粤然问。

“父母回家见,朋友外面见,这里,只有我和你。”苏航不容置疑。

粤然笑笑,她完全明白,那种急切的保护和防卫。

“我们今天到外面吃,顺便把锅碗瓢盆带回来。”粤然拖着爱人再次出门,左拐右拐,就是商业繁华路段。

“我不认得回家的路了。”苏航有些郁闷。

“有我呢!”粤然牵着她,“乖乖地跟着,别松手!”

一个家需要什么?相爱的两个人,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电磁炉,高压锅,电热水器,热水壶……想起来头都大了,她们才醒悟要做个预算。

还好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算下来两人存的工资足够有余。

粤然拍拍苏航的心口:“安心啦?跟着我,不会挨饿的!”

苏航打掉心口上的手,笑骂:“趁机揩油!”

粤然坏笑着在她耳边咬牙:“我需要趁机吗?晚上回家揩个够!”

她们牵着手一样一样挑选比较采买,苏航悄悄说:“像新婚一样……”粤然心念一转,“我去洗手间,你站这等我。”

好半天才回来,笑嘻嘻拉着不耐烦的苏航回家。

收拾到半夜,却一点也不累,互相推诿着:“你先洗澡!”“你先!”“你先!”……投降的总是苏航。

在莲蓬头下闭上眼睛,苏航笑自己,竟然还有些紧张。

抹掉脸上的水,睁开眼,粤然的笑脸斜倚着门框近在眼前。“哇~!”苏航吓了一跳,“你干吗?”立即双手抱胸。

粤然笑:“我来揩油的!”

两人湿漉漉笑作一堆。

这是她们的家。

她们新买的床。

“我们自己的床,就是舒服,比学校的宽,比酒店的干净。”迎着粤然灼热的眼神,苏航觉得脸烧起来。

“还紧张吗?”粤然轻柔地抚摩爱人,一直笑,“都老夫老妻了。”

苏航点头,闭上眼睛。粤然却不动了,苏航皱眉。

好一会儿,“笨蛋,睁眼!”粤然命令。

苏航睁开眼睛,一张银行卡近在眼前,“这是什么?”她问,随即又说:“家用?我不会买菜!”

粤然翻白眼,“给你的零花钱,笨蛋!谁不知道你不会买菜!”

“啊!”苏航意外,“你有私房钱?”

粤然很郁闷:“特地给你存的!你要不要?不要我扔了!”她的老婆思维真不正常!

“要!”苏航立即说,忍不住甜蜜地笑,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忽然又问:“那你其他的钱呢?”

粤然快被气死:“今天刷的谁的卡?”这个管家婆,真想揍她一顿!

“啊,是!”苏航醒悟,“今天花的都是你的,要我还你吗?还多少?”她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认真地问。

粤然叹息一声,倒在床上:“我不和你说话!”真不知这傻婆娘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苏航叽叽咕咕笑倒在爱人身上磨蹭,冷不丁地,脖子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挂住,手一摸,是项链吊着一枚戒指。

“别动!”粤然在小心地扣住项链,“你这么傻,我得拴着,别让别人拐跑了!行了!”

苏航一回头,看见粤然手上还有一枚,也是项链挂着,立即自觉地套在她脖子上,小心地扣好。“我也要拴着你,免得你去拐别人!”

“你这么傻,凭什么拴住我?”粤然笑着摸爱人的脸。

“凭我爱你!”苏航大声说,“我爱粤然!”

她把她压在身下,疯狂地吻,肆意地爱。

……

“粤然……”

“什么?”

“我们……哪天是结婚纪念日呢?”

“认识的那一天!”

“为什么?那时我们还没相爱。”

“从那时起你就是我的!永远都是!”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