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章 绚丽的江湖

2012-10-03

“要走了?一定要这么早么?”粤然刚进门,就看见一身职业装扮的爱人在门边换上高跟鞋,又忙忙地走去餐桌上拿水喝。她自己才刚买了早餐上来。

“走了,我的路程比你远,而且路上容易堵车。”职场新人最忌讳迟到造成怠惰形象,苏航一向谨慎。她打点好一切,跟粤然擦肩而过出门去。

粤然眼睁睁看着爱人蝴蝶一样飘走,一点无奈,十分不舍。

苏航忽然又折回屋内,关上门。

粤然笑:“怎么了,忘记带东西了?”

“忘记跟你吻别,带走你买的早餐。”苏航脸上一样是温柔不舍的笑。

她们深深地拥吻。

“放轻松,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晚上给你做西红柿炒鸡蛋。”粤然把手上的一份早餐放进苏航手里,在她耳边叮咛。

“拜!”苏航在爱人脸上轻啄一下,匆匆关门离去。

粤然一向淡定,本打算吃完早餐再出门,可是自己一个人坐在餐桌边,眼前没有苏航的影子,一点食欲也没有,自嘲地笑笑,她也拿着早餐和公事包出门——没有爱人在家里陪着吃,还不如到公车上、地铁上、公司茶水间甚至办公室里,跟许多同样奔忙的人一起或站或坐,随意地填饱肚子。

柔情蜜意只在自家门里,一到门外,人人都必得精神抖擞,独立自强。工作不比在学校的纸上谈兵,也不比实习时期的隔岸观火,而是真刀真枪利益攸关的竞争,你下我上,情面也只为利益而讲。

所以人们的尊重只给他们认为值得的对象。你是新人吗?那就做好准备,前台都懒得搭理你。

粤然“嘀”了门卡,朝事务所冷漠的前台小姐微笑点头,踩着吸音的羊毛地毯,穿过寂静无声的走廊,回到助理室自己的办公桌前。

她是最早的一个。

斟一杯水,粤然坐在位子上边吃早餐边打量装修考究的办公室。深红色木门,落地大窗,厚地毯,粉灰粉蓝相间的桌椅,人与人之前竖起半米高的隔板,助理室也有高至房顶的大书架,上面却没有几本书,各人要用的资料永远隐秘地藏在自己知道的地方。高级写字楼里,精英们更有着难以捉摸的悱恻人心。

粤然觉得自己十分幸运了,她所在的事务所是专门运作项目的,跟她的专业方向对口,主任决定聘用她的时候就说这里是陆战队的组合——人人都是锋利的刀,但是以统一的步伐推进市场,只要有本事通过试用期的考验,团队决不会考虑舍弃个人。

相比起来,苏航所在的事务所是行业里的“高级个体户”集中营,有声望的名人前辈多,但都是各自为政。专业庞杂,苏航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在她那个专业上足够有力的师傅,如果运气不济,可能就只有改行了。

粤然忍不住担心,苏航带着那种不喜争抢的个性,会面临许多难题,她的品性和专业其实并不适合这个市场,如果不是和自己在一起,她早就得到更合适的机会……

“早!”“Good morning!”陆续到来的人声打断了粤然的思绪,她擦一擦嘴角,开始一天的工作。

无非也就是数据整理,跟学校里的项目十分近似,她轻而易举地圆满完成,只是一遍一遍的复核,慎之又慎。

“小粤,主任叫你现在去她办公室。”前台冷冰冰地电话通知。

“谢谢!”粤然把电脑屏幕一关,文件锁好,立即前往。

主任董宇,一位犀利的中年妇女,L大本科学历,15年执业经验,43岁,一女随前夫,她本人离婚后再无恋爱史,和几位大学好友合伙创办本所,只做板块业务,短短三年成为行业翘楚。所有女性精英可能发生的悲剧喜剧她都演过了,仍然精力旺盛乐此不彼,除了被小白脸骗走身家的戏码没能实现——因为她的精明。

“主任。”粤然恭敬地敲门,立即被董宇电一样的目光飞快地扫视。

“坐。”董宇一身铁灰色香奈尔,不苟言笑。“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试用你一个月了?”清亮的嗓音咄咄逼人,谁主谁次一语挑明:新人是试用品。

“是的,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一个月。”粤然不着痕迹地更正立场。

董宇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工作?好,还适应吗?”意思是:你做过什么?应付得过来吗?

“暂时没有无法适应的因素出现,目前所处理过的数据已经通过过滤。”粤然以同样强硬但谨慎的态度应对。她很清楚,自己不会被闲置太久的,研究生的价钱贵,董宇不会做亏本生意。

“好,看来数据对你来说太简单了。你能适应出差么?”

粤然略有犹豫,她念着苏航,但仍然说:“没问题。”新人哪里有选择?所有考验也是机遇。

董宇微笑:“但是我有问题,我怀疑你的问题意识。你去找舒娟,拿去年的两个死案分析一下,月底之前给我评估报告,跟四组组长林雪莉报道,今天开始你专门负责她们组的数据处理和过滤。出去吧。”

粤然一笑,点头离开。董宇拿起电话:“喂,舒娟……”眼光深深地打量年轻女孩的背影。

舒娟,也就是刚才还冷冰冰的前台,此刻露出美好的笑容站起来温言细语:“小粤,这是主任交代给你的材料。”

领导的金手指点住的那个人,上位的机会较大,人们会未雨绸缪先予以重视。

粤然微笑道谢,接过半身高度的卷宗,自去四组报道。

林雪莉腾出老组员专心做策略分析,把全部数据扔给新组员,时限一周,丝毫不考虑粤然的承受能力——做不好就踢出去,就这么简单。

粤然直做得昏天黑地,午饭也是在办公桌前啃外卖,直到下班时间,头也没有抬过。

“小粤,先回家吧,人都走光了。”舒娟要负责锁门,所里保存许多机密资料,她不能留一个新人在这里加班——新人是不被信任的。

粤然填单,带一部分材料回家做。

夏日的黄昏,太阳一样炙热,粤然走出写字楼,一身轻松。工作累点没关系,她有家,有苏航。

“苏航,今天顺利吗?我下班了。你回家路上注意安全,等你。粤然”

苏航的每天都跟“顺利”无缘,根本是在冒险。所里,其实整个行业里都是,处理对口业务的前辈很少,伶仃的几个都是拽得不得了的名人,不肯用新人,都在观望着苏航被次一等的后辈摔打磨练的表现,才慢慢考虑是否收入麾下。

所以,苏航这一个月来手头的个案千奇百怪,就是没有一个跟专业对口的。如果本科学得不够扎实,她已经死过好几十回,所幸她现在还活着。

但也仍然是不容易。隔行如隔山,哪怕是在一个大专业范畴之内也如是,苏航每一份细小的文书都要非常审慎地完成,根据案件特性和行文对象认真雕琢,小心翼翼避免被前辈退货。

所里整天闹哄哄的,要离婚的人、要讨债的人和想避免坐牢的人等等等等在这里来来去去,苏航时常也要即时解答他们千奇百怪的问题。人家付出几百块的咨询费,换取苏航两个小时的仔细聆听和认真分析,如果她的解答使这些人认为有必要,他们会继续付出几千上万甚至更多的费用购买专业意见。

有时她自己都会惊讶,那些条文里的信息和清晰的逻辑认知是怎么瞬间从脑子冒出来,又自动地通过声音传递给对方,轻而易举地使之信服并继续掏钱。

每个职场里的人都是独立的,成长只在一瞬间。

今天格外地忙碌,客户的咨询花费了她四个小时,剩余的时间埋首在文件堆里像工蜂一样勤勤恳恳,终于在下班之前完成了所有到期的任务。苏航对自己轻松地微笑:今天不用回家加班了,可以帮粤然洗洗衣服——做饭她是没办法的。

办公室门外飘过一个身影,夸张的红色套裙,极长的黑发,中等个子,苏航不认识这个女人,又恍惚觉得有点眼熟。

曾经见过也不奇怪,这一行来来去去就那么些人,熟人处处有,时不常有师徒同门搭档或者打对台,工作上,认识跟不认识没两样。

“哎呀,那个人真的来了!”同期的新人李翰林小声感叹。

李翰林是合伙人之一梁听的亲戚,小道消息特别多。

“谁呀?”前辈苏豪立即打听。

“听说是小本毕业的,去年刚拿到执照,非想要来我们所。本来梁听和主任都不想要,但是她说带案子来,副主任就说不要和钱作对,收了她。谁知道仔细一看,全是小案,苏航每天通过咨询能接十单的那种。”李翰林十分不屑。

“她为什么非要来我们所?”苏豪继续八卦。

“我们所大呀,牛呀,你没看我和苏航顶着硕士的帽子在做助理?没准这个小本还会来支使我们。”李翰林在八卦中表达不满,他十分在意学历这回事。

苏豪不满了,他也是小本,心想:学历能代表一切吗?看见苏航默不作声地收拾办公桌,转头过去搭讪:“哎,本家师妹!你是不是也很不服?研究生,在这里做助理?”

他和苏航同姓,一开始就说苏航是他本家,这一行说大不大,总是碰见有渊源的人——他还是苏航的本科师兄,但彼此根本没印象。

“有经验的都是前辈,何况我现在连执照都没有,多学习总是好的。”苏航说得委婉,免得伤了李翰林的面子。

李翰林果然插嘴:“我说你呀,真是一点傲气都没有!”

苏豪白他一眼,苏航沉默浅笑。

刚才那个陌生的身影来到他们办公室门口,站定,打量,然后径直走向苏航,递过来薄薄的卷宗:“帮我做一份意见书,明早九点要。我在十号室,姓余。”说完转身就走了。

“哇!好大牌!”

李翰林和苏豪同时看不惯。

“苏航,看来你脾气好得出了名,这种不着调的新晋也敢欺负你!”李翰林说。

苏航浅笑着翻翻那份卷宗,很简单的个案,还好。她笑着跟他们道别:“我先回家了,再见。”

“亲爱的,我也下班了,现在就回家。苏航”

回家就可以见到粤然了,苏航高兴得很,心情丝毫没有受影响,连在公交车上也微微笑着。摇摇晃晃下了车,立即连蹦带跳地上楼,全然不管脚上的高跟鞋。

“当当~~~!我回来啦!”

苏航笑着从后面抱住正在切菜的粤然,咬她的肩膀。

粤然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没听到声音?”低头一看,苏航光着脚丫,肯定是蹑手蹑脚故意要吓她的,这个调皮鬼!“快去洗手洗脸,休息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她吻她一下,又把她赶出厨房。

苏航到书房放下包和文件,看见粤然的桌上厚厚的一沓,不禁心疼。

“今天要加班很久吗?”她边洗脸边问粤然。

“不用,一两个小时吧,你要是想我陪你,不加也可以,明天回去抓紧些就是了。”粤然挥舞着锅铲大声回答。

“我也要加班,陪你。”苏航擦干脸上的水。

还好她们可以把工作带回家加班,总比各自在写字楼奋战到深更半夜要好。

吃完饭,粤然洗碗,苏航靠在房间的沙发里看杂志。

“今天都干了什么?”粤然擦着手上的水坐到爱人身边,拍拍膝头,“坐这里。”苏航听话地窝进她怀里,“四个咨询,十几份文书,就这些。”

“你们所那几个大牌还是没有交活给你吗?”粤然替爱人不值,她完全胜任更重要的工作。

“没有,他们大概还在观望吧,等我成了十项全能选手,再来抢着用我。”苏航一点都不担心,她甚至说:“不交活也好,我磨蹭着做这些小事十年,然后回来做你的家庭主妇。”

“甘心吗?”粤然吻她的面颊。

“没什么不甘心的,随遇而安。”苏航放下手里的杂志,搂住爱人的脖子撒娇:“别人当我是草不要紧,你当我是宝就行了。”

粤然忍不住怜惜:“胡说,你到哪里都是宝,谁敢说你是草?”

苏航笑:“我是疾风里的劲草,屹立不倒的……”

她也笑出来,捏她的小圆脸。

小小地休息,两人都不得不准备各自忙碌。

“你今天大概要做多久?”粤然问。

“难度不大,一个小时吧。你做你的,今天我洗衣服。”

“这么体贴啊?”粤然忍不住吻她,“那我就做两个小时,然后陪你。”

苏航笑,“去忙吧。”她自己也坐下,拿出卷宗。

卷宗封面上写着几个字:

代理人:余佩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