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章 再做小朋友

2012-10-05

苏航发现余佩文特别喜欢支使自己,她的案子明明不多,也很简单,但她就是爱假手于人,一份小文书她也挑毛病要自己修改N次。有几次苏航忙不过来了,把初稿当成四稿五稿交给她,居然也就过关了,可见她根本不是看得仔细,而是故意挑刺。

谁都能看得出这是一种针对,李翰林甚至问苏航:“你以前认识她吗?我觉得她来我们所就是为了折磨你。”

苏航一向笑而不答,可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不介意做琐碎的工作,但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重复中,是没有价值的。

只是她还没有想到如何应对,谁让人家本科毕业就出来工作,申请到执业证,而她期期艾艾地读了个研究生,现在还在实习申请阶段呢?苏航忍不住想,要是她本科毕业就出来,现在指不定谁支使谁呢!

不过,话说回来,早两年拿到执业证这件事情,跟读研期间和粤然相爱比较起来,真的是,拿芝麻跟航空母舰比。

每天一看见那个瘦小的身影她就觉得烦躁,烦躁得想立刻跑回家躲进粤然的怀里。但是她不能,因为她是苏航,她所拥有和经历的一切使她不能毫无作为地投降退缩。只能忍着,忍着等到机会来的那一刻。

“小苏,这份证据帮我查一下,二十分钟后告诉我结果。”余佩文扔下几张薄薄的纸,转身就走,却在助理室门口碰上了李作霖。

“主任。”余佩文瑟缩地招呼了一声,赶紧离开。

“主任。”助理室里的所有人,包括苏航,同时向这位所里的最高领导人恭敬招呼。

李作霖点点头,问苏豪:“评估报告什么时候能给我?”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声音是阴柔冷酷的男中音。

苏豪赶紧说:“今天之内,今天之内!”他考了几次专业资格考试都没有过,全靠李作霖宽容他才能继续待在这里做助理,因此特别出力地卖面子。

李作霖不动声色,“中午之前。”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整。

苏豪意识到他连倒抽凉气的机会都没有了,恨不得倒抽时间的焦急使他立刻在电脑键盘上忙碌起来。

李作霖又转向苏航,拿起余佩文扔下的文件略微察看,轻声问:“你每天处理多少这样的文书和证据?我指规模和难易程度。”

“少则一两份,多则十几份。”苏航奇怪主任大人怎么会突然来视察,冷静地回答。

“十几份的时候,都是谁给你做的?”

“余佩文小姐。”苏航清晰地说。

“只有她?”

“这种规模和程度的文件,目前来说是。”

主任不问,苏航还不觉得,真的只有余佩文会把这么简单的事情交给助理,人家一般都自己捎带手搞定。

助理并不是专门打杂的,他们还要接待咨询,所里没有专门助理的律师都会有活交到他们手上,但余佩文根本把苏航当成了自己的专助。

李作霖略微咂嘴,也不表示什么:“那你做吧。”把文件放回苏航面前,转身欲走,又沉吟着转身,问苏航:“你哪里毕业的,什么专业?研究生还是本科?”

“L大, Z专业,硕士研究生。”苏航回答。

李作霖,男,早年司法学校大专学历,四十八岁,执业经验23年,本所创始人之一,擅长处理多类型案件,系本市行业协会管理委员会成员,执业风格属阴柔派,人称“笑面虎”,喜好穿着紫色西服配衬紫红色领带,平日多有笑容,实则喜怒不形于色。

苏航是李作霖亲自面试挑选的,二十多人无主题面试三个小时,综合评价他就选了苏航一个人,但是现在他不记得这个女生的专业背景。

也许是贵人多忘事,但苏航相信,自己一直没有机会展示专业能力也是原因之一。她有些郁闷地目送李作霖的背影,默默地检验余佩文交给的文件。

每天都在做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苏航轻轻叹气。

平日里一向很喜欢提点别人的苏豪此刻手指在键盘上翻飞赶工,公用打印机卡啦卡啦地跳出几张纸来,李翰林刚好路过,想拿起来看,被苏豪一把抢过,匆匆装订好了送去主任室。

李翰林面色发白回到座位,趁着没人注意附耳对苏航说:“小苏,苏豪的文件里有你的名字,也有我的。”

苏航了然,难怪叫“评估报告”:老员工对新员工的暗中观察评估。

李翰林是“亲戚”,但苏豪才是真正的“亲信”。

“有没有需要口头补充的内容?”李作霖随意翻看苏豪呈上的报告,了然地问。

“李翰林心高气傲,苏航个性比较平和。”苏豪老实地补充,这些内容不一定能在工作中体现,只能靠个人观感评价,他很明显比较偏向苏航。

“心高气傲,不是什么坏事,个性平和,是不是不够进取?”李作霖显然有自己的标准。

他决定见一见苏航。

“你觉得我找你来谈什么?”李作霖不可捉摸地微笑。

苏航心里莫名其妙,脸上只是淡定浅笑,略一思量,“通知我通过试用期考核了。”

“你知道你一定通过了?”

“是的。”

“为什么?”

“否则您不用亲自找我谈话,浪费宝贵时间。”

李作霖默默点头,“不错。你对这段时间的工作还满意吗?”

“论我自己的表现的话,OK。”

李作霖笑容不变,“你是不是觉得,以你的学历,目前的工作过于琐碎?”

苏航也是浅笑不变:“不敢,但我确实希望能够接触一些与专业对口的工作。”

“当然,我了解。”李作霖在中央空调的办公室点起一根烟,“但我认为,你这种希望不成熟。”他像所有预备滔滔不绝的领导一样,拿起茶杯啜一下,又缓缓放下。

“我们这一行,除非你去做官老爷,否则说穿了就是服务业,说难听点,就是出来卖的。只不过我们出卖的是专业知识。”

李作霖停下,打量苏航神情的变化。

苏航确实对这说法有些反感,但是脸上并不显露,仍然浅笑不语。

“小苏,你还没有到有选择权的时候。你看看余佩文,本科毕业三年有余,手头还是些鸡零狗碎的案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但她的现象十分正常。电视剧里那些律师二十七八岁就开着名车出入会所的形象都是扯淡,除非车是别人送的,否则根本不可能。有的人一辈子都考不到资格证,苏豪就考了六年还没结果。像你一样已经考到的,还得半年申请,一年实习,一年跟师,然后才能独立办案,在业界慢慢积累经验和个人声望,等到真正打开市场树立招牌,没有三十岁是难以达到的!”

苏航对这番话没有意见,她早就知道。

“当然,你本人可能还是比较踏实的,但你有研究生背景,难免会有些自视清高。别说你没有,我不会相信。但是我问你,研究生又怎么样?你在这个行业耕耘过吗?没有,是不是?小事做不好或者不愿意做的人,处理大事的能力也有限。我们这行最讲年资,经年考验之后仍然坚持原则和秉有专业素养的人,才谈得上有资格立足。所以小苏啊,你要放低心态,在我手下工作,我就这样要求。你是聪明人,我不多说了,你去找于安娜拿正式合同,可以交资料申请实习证了,但是你的工作内容目前不作调整。去吧。”

苏航受完训,心悦诚服地微笑离开,李作霖略想一想,拨了个电话。

“老梁,我看那个姓苏的小姑娘宠辱不惊,还可以,你考虑看看是不是下放点任务给她?不,暂时不要调她做专助,继续放在助理室,再检验检验抗压性。”

苏航去找于安娜——所里的专管员、李作霖的小姨子,交材料,签合同。

年轻漂亮的于安娜欢快地跟她拥抱:“恭喜你,小苏,工资涨了,地位稳了。”苏航本来无所谓的心情也忽然感动欣喜。

“粤然,我转正了,所里给办实习证了。很高兴,想见你。苏航”

粤然也替爱人高兴,但她这边没有这么顺利,董宇派林雪莉找她谈话。

“小粤,你的试用期过了,我们都挺满意的。”林雪莉说,有时女人说话比男人干脆。

粤然点头,不说话,安静等待下文。

“但是我们预备延长你的试用期。”林雪莉跟董宇不愧是搭档,说话一样是没有表情。“延长两个月,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从我们的角度出发。你知道,我们只招你这个专业的人,因为我们的客户和业务都是定向的,而且是长期的,一个项目做两三年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你现在只有资格证,还得通过实习期才能申请执业证,独立处理业务还要再等一年,如果我们培养了你你又离开,所里损失太大,所以,我们预备一次性跟你签订五年合同,也就因此要相应延长试用期考察。跟你同期进来的另外两个人都走了,因为我们没有信心用他们这么久,这对你来说是个好机会。”

林雪莉说完了,也不问问题,就这么等着粤然表态。

粤然只说了三个字:“没问题。”

五年合同没问题,延长试用期没问题,她对自己能够通过考验也没问题。

唯一有问题的是,下个月苏航的工资会比她的高。

“下个月的房租你来交。”晚上吃饭的时候,粤然对苏航说。

“好啊。”苏航点头,应该的。

“不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问?我们本来就应该分担。”

“问吧,问我为什么。”

苏航觉得有点不对:“为什么?”

“我的试用期被延长了,下个月你的工资会比我高。”

“什么?怎么回事?”苏航放下碗筷,握住爱人的手,担心她受委屈了。

“他们要买断你老公我五年的劳动力,所以需要保险一些,考察久一点。”粤然笑着解释。她早知道会这样,苏航会为她担忧心疼,所以她故弄玄虚。

“这样……”苏航思量着,“是好事呀!不像我们是大杂烩,你们所案源专一稳定,肯长远用你是好事呀,不是吗?”

粤然笑着点头。

“你干吗?故意吓我的?”苏航皱眉。“明知道我一定会担心,还要这样考验我吗?”她生气了。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嘛,你上次还不是拿伴娘礼服的事情刺激我?”粤然表明立场。

苏航极度不爽,不理她,自顾自吃饭。

粤然怕了,安静一会儿,小心翼翼温柔地问:“今天工作顺利吗?你们老总签约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说了很多啊,”苏航已经忘了生气,“提醒我摆正心态,好好完成小朋友的工作,积累经验,不要居学历而自傲。”

“小朋友?”粤然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忘了?以前刚实习的时候,云哥支使我们端茶倒水扫地擦桌,他会说:‘小朋友,不要委屈,要做大事,先做小事!’”想起实习的事情,苏航还是会由衷地笑出来。

“那你,怎么看?”粤然怜惜,她的苏航真的受委屈了。

苏航笑:“你放心,我看得开。李作霖问我,你在这个行业耕耘过吗?答案你我都知道,就是没有嘛。吃点亏没什么,写写小文书总比端茶倒水要好,而且这种日子不会久的。”

粤然轻捏爱人的脸颊,目光流露着心疼:“你有能力,他们不会浪费的,挺一挺就过去了。如果实在不开心,也不要硬撑,回家来,你还有我。”

苏航真的有点受不住了,默默地靠向粤然肩膀。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