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章 乖孩子的叛变

2012-10-05

“您好呀,苏太太~……我们这里不算很热。……不用啦,真的不用,哪里就那么容易中暑!”……

粤然在厨房,手里切着菜,耳朵注意听着房间里传来苏航的声音,娇嗲得不像话。

“哎呀我都说了不用了嘛!人家会做菜的。”……“不要!”……“我们说好各自都不许带客人回家的!我们工作要保密,又怕吵,你们不是知道吗?”……“我说了是女孩子嘛,我的同学!”……“你对我来说不是客人,对人家来说是啊!”……“工作忙嘛!过两个星期有假期我回去看你们好不?”……“好,好,好好好!你们注意身体啊!拜!”

一阵沉默,粤然只听见自己手里的菜刀剁菜的“哆哆”声回响在空气中,她觉得有点不对劲,擦了擦手,走进房间,看见穿着杏白色睡衣的小身子蜷缩在宝蓝色沙发里发呆,风扇吹着她的丝丝秀发,像细小的波浪涌动。

“如果不是知道你在跟妈妈打电话,我就把你吊起来打,说话这么嗲干什么!”粤然坐在爱人身边,轻轻把她倒向另一边的身体搬过来,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腿上,温柔地抚摸那一头柔顺的黑发。

苏航不做声。她的脸本来是向着外面的,现在缓缓转过来,贴住粤然的小腹,仍旧是不做声。

粤然觉得自己就像抱着一个脆弱的孩子,一个干净无助的婴儿。当感觉到一阵温热接触小腹的时候,她更觉得心被柔软地拉扯。

“怎么哭了?”她低下头轻声问,试图察看那张躲起来的小圆脸。但是她失败了,苏航咬住了覆盖在她小腹上面的衣料,死死地躲藏。

粤然没有办法,只能一下一下地安抚怀里孩子似的爱人。

窗外天渐渐黑了,周五的夜晚,路上的人声略微多些,许多人的奔忙才能铺垫出城市的热闹。从开着日光灯的家里望出去,窗外路灯的昏黄格外寂寥。

幸好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她才能在我怀里任性……粤然想着,低头温柔地亲吻爱人的发丝。

苏航忽然转头,用嘴唇接住粤然的吻。

彼此依恋的牵引,在她和她的时空里胶着绵延,没有尽头。

“哭够了?”粤然用一只手臂托着苏航的头,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内抚摩她光滑的脊背。“告诉我,怎么了?”

苏航看着粤然的眼睛,不肯说话,只是摇头,又定定地注视她。

粤然最怕她这个样子,缠绵哀怨的眼神,安静无助的表情,说明她心里有过不去的坎。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使出绝招。

“爱我吗?”

怀里的孩子果然点头,丝毫不犹疑。

“爱我就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有心事?”

孩子不情愿地缓慢点头。

“爱我就告诉我,在想什么?”

孩子突然变成嗔怨的少妇,噘嘴挣扎着起身坐好:“你这叫诱供,知道吗?”苏航抱着两个膝头坐起来。

“告诉我,我担心了。”粤然沉着声音温柔微笑。

苏航抿一抿嘴,轻轻说:“妈妈担心我中暑,要爸爸开车给我送台空调来,妈妈还说想来和我一起住,做饭给我吃。”

粤然安静地看着爱人,“然后呢?”

“我拒绝了。”苏航声音细小起来,“我说我们之间说好不带客人回家的。”说着眼泪又掉下来。“他们来到看见我对你的态度,肯定能猜到我们的关系,一定会干涉的。”

“自责了?”粤然问,她的心情也沉重起来。

苏航流着眼泪点头:“我觉得很打击他们,从小到大,我都没有逆过他们的意思,拒绝过他们的关心。”

粤然点头,了解地对爱人微笑:“我知道,你想怎么做?我都听你的,只要你高兴。”她在心里深深地叹气,谁让她爱的是苏航呢,21世纪少有的乖孩子,从来没有忤逆过父母的乖孩子。

“我爱你。”苏航带泪的眼睛看着粤然,“我要保护你,他们不能接受我们,我只有慢慢疏远他们,寻找其他孝顺的方式,但我不能让他们伤害你,拆散我们,我也不能伤害他们……”

夹心饼干,爱情和亲情之间的挣扎。

粤然了解这种痛苦,尤其对她的苏航来说,这种两难更加折磨。“你可以让他们来,有什么问题,我来应付。”

“你应付不了。”苏航想都不用想就摇头,“我爸爸,他亲自酿了几坛好酒,几年前就说是预备跟女婿一起喝的,我那个庞大的家族,在观望着从小乖巧成绩又好的我会有什么样的婚姻,妈妈一直在期待,早就准备下一套金表作给女婿的见面礼,还有外婆和叔公叔婆,也早就打好了首饰准备给我结婚用……如果,如果他们突然发现我预备永远都不结婚,知道是因为你……粤然,不是开玩笑,我家的长辈会杀了你的。”

粤然在难过中好笑:“杀我?不至于吧?”

“真的,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我是自愿的,我从小这么乖。他们就算不杀了你,也会骂你,打你。”

这点没有人能否认,谁会想到苏航为了她主动放弃“正途”呢?粤然叹气,这真的是最难办的事情。外人不必在乎,大不了一切不管了,可是父母,生你养你,你能怎么办?她对苏航说:“打就打吧,骂就骂吧,傻瓜,为了你,我都愿意受着,谁让我拐骗了他们的乖女儿呢?”

“不可以!”苏航叫起来,“我会心疼啊!你哪有拐骗我,你对我这么好!”她替自己委屈,也替粤然委屈,眼泪吧嗒吧嗒掉。

疼死了,心要疼死了!粤然把苏航搂过来抱住,和她脸碰着脸苦苦思量。

“或者,你可以叫他们来,我们再买一张床放在书房……”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粤然还没说完,苏航就叫嚷着打断:“我不要跟你分房睡!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好好,不哭,我想的馊主意,不分房睡,不哭了,好不好?”粤然看着苏航的眼泪,心疼得六神无主。“那我们让他们睡书房,就说腾给他们的,也许你爸爸妈妈住几天也就走了,未必能看出我们的关系的……”

话音未落,苏航再次哭着反对:“我自己的父母我知道。他们连我的手机里有谁的号码都会看的,妈妈一看我们内衣裤也放在一起,睡也睡在一起,再看我对你的言谈举止,一定会看出端倪来的。而且我从小特别粘家,他们以为我还是这样,来了就不会走的,除非把我带走。”

心疼又心慌,粤然受不了苏航的眼泪了,拍拍膝头命令她:“坐这里来!”

苏航扭着身子侧坐上去,光着的两只脚丫子还伸在沙发上,腰被粤然的手臂箍住,感受到爱人柔软的体温,乖着安静下来。

“不许哭,听见没有?”粤然沉着声音下第二道命令。

苏航点头,脸红红的,也有点哭傻了。

“手给我。”粤然抓过她的手,跟她十指相扣,“现在听我说,不许哭,不许反驳,等我说完你再说话。听见没?”

苏航只能点头。

“首先,不要把他们当敌人,他们爱你,只有比我更多。”粤然慢慢地整理思路。

苏航扭了下身子预备说话,被粤然凌厉的眼神压住。

“我知道你怕什么,你对他们没有抵抗力,所以宁愿逃避,是不是?你爱我,所以不想任何人侵占我们的空间,是不是?那我们就慢慢来,也不要跟他们挑明,只要他们接受并放心我们一起生活就行了,你长大了,你知不知道?你要首先表明,你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和能力,他们才能慢慢适应改变和你相处的模式。而我,”粤然吻一下发呆的爱人,“我会让他们相信,我有能力照顾你。”

一瞬间,苏航觉得这最伤脑筋的事情仿佛不用自己操心了,不知道因为感动还是什么,她又默默地流泪。

“你呀……”粤然紧一紧手臂,“放假的时候,我陪你回去。”

苏航一惊,扭转身:“不要!我怕!”

“我不怕,你还怕什么?”粤然瞪她一眼,“我们主动出击,总比被动挨打好吧?你是不是想你妈越来越好奇我是什么人,然后跑过来给你买菜洗衣做饭,然后你的生活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不是!”苏航拨浪鼓似的摇头。

“那就行了,你听我的。”

谁说她不怕,她也害怕面对大人那些打量怀疑的眼光,但是她爱她,爱这个乖顺的孩子,她必须面对。

粤然默默地抱了苏航一会儿,亲亲她的脸颊:“起来,我去做饭了,一会儿饿扁你,晚上没力气干活了。”

“干活?我今天不用加班啊!”苏航一边站起身,一边莫名其妙。

粤然皱起眉头:“不是加班,是履行你做我老婆的义务!笨!你自己说,自从上班以来,我们有过一次没有?”

苏航涨红脸愣在当场:她对工作适应得不好,每天都很紧张,早睡早起,周末也巴不得一整天不动,粤然看她累,也没有要求过……想着想着,心就“咚咚”直跳,只顾看着粤然发呆。

粤然看着她那傻样子笑起来:“你,现在给我去洗洗干净,快!我去做饭了。”她指一指洗手间,径自走去厨房。

苏航乖乖地去洗澡。

仲夏宁静的夜晚,什么言语也没有,她们属于彼此。

也许有人,甚至是父母,认为这是放肆的叛变,但她们苦苦守护的,不过就是这样简单的幸福,和爱。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