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章 星期一,星期一!

2012-10-05

凌晨五点。

苏航睁开眼睛,看看床头的小闹钟,惊讶于自己生物钟的准时。

星期一,浪漫美好的周末过去,又要挣扎着上班劳作。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苏航预备蹑手蹑脚地起床。

然后她发现自己动不了——粤然有一条手臂一条腿压在她身上,捆仙索似的刚好钳制住她上下半身,工工整整,牢牢靠靠。

苏航慢慢地想抬粤然的手臂,却发现她斯文的力气堂皇地无能了,于是又试着粗暴点推开,仍旧是堂皇地无能,那家伙睡死了,钳制她的力量仍旧是遇强愈强。

“粤然……”苏航轻声叫唤。

美丽安静的睡脸毫无知觉。

“粤然……亲爱的……让我起来……”苏航试着转换称呼。

没用。

“亲爱的……宝贝……”苏航在吵醒她与微微惊动她之间挣扎。

没反应。

“宝贝……老公……”苏航抛出最肉麻的称呼。

窗外的天已经蒙蒙亮了,苏航隐约看见梦中人的嘴角牵出一抹微笑。

“老公……”皱着眉头,苏航再试一次。

果然,那个微笑更明显了。

“臭粤然,你装睡!”苏航气结,毫不留情地咯吱覆盖自己的半边身子,却立刻就被制住。

粤然抓住苏航的双手,安静深邃地注视她,轻轻说:“再叫我一次,亲爱的,再叫我一次。”

忽然觉得心软软地疼,苏航柔柔地叫:“老公……”

粤然微微地笑,看着枕边人,眼里的温柔闪动弥漫。苏航亲亲她的嘴角,声音很轻很轻:“不放我起床,就为了听我叫你?”

粤然不回答,她只说:“我爱你。”声音一样很轻很轻。

苏航心跳着笑笑,靠近她,在耳边:“老公,我要起床准备上班了。”

粤然慢慢放开爱人,默默看着她起床的身影走向洗手间,自言自语:“万恶的星期一……”她也起来了。

当苏航更衣化妆完毕,粤然从厨房端出两碗鸡蛋汤面,温柔地说:“赶时间就先吃。”她才去洗脸收拾。

不一会儿,粤然就收拾好了,坐在餐桌边看着漂亮的小孩小心翼翼又着急地吸食面条。苏航停下来,看着爱人素面朝天一张脸蛋,不禁感叹:“粤然,要是可以,尽量不要调去外联部接案,你现在只负责内部分析,不用化妆不用应酬,最好了。可惜我们所是高级大杂烩,要见客户不说,还得讲究,害我天天顶个大浓妆,很不爽。”

粤然笑笑:“你这样很好看,另一种好看。”是真的,平日里天然单纯的一个人,在职业套装和精致妆容映衬下,仿佛多了一个干练精明的灵魂,让她更爱。

苏航抿着嘴笑:“我还没见过仔细化了妆还不好看的女人。你快吃呀,一会儿我走了你又没有胃口了,乖,快吃。”她故意吃得慢一点,陪着爱人。

粤然顺从地吃起来,边吃边问:“你现在好像没这么紧张了?”

“好很多了,事情本身不复杂,认真做好就是。何况,在你身边窝了两天,心情也平静了。”要不怎么说爱情是避风的港湾呢,苏航柔柔地笑。

粤然听出不对:“平静?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为难你?”

“没有,我不习惯面对很多人,你知道的,所以有压力而已。”苏航否认。

粤然看着小圆脸浮现不自觉的浅笑,更证实心中的猜测:“是有人故意为难你,对不对?给你不合理的任务?是什么人?告诉我。”职场上的人不比学校里,害起人来方式林林总总,防不胜防且后果严重,她很担心苏航的善良和退让。

“没有,真的。”苏航宽慰爱人,“别忘了行规,我们不能交流工作上的事情,我不会有事,放心。你快吃呀,我要走了,等着陪你吃完呢。”

行规,粤然也没有办法,职业操守是不能违背的,她只好不再问。

“万事要小心。”出门下了楼,两人在路口分别往两个方向去,粤然不放心地叮咛。

苏航微笑挥挥手。

星期一,战场重启,商业社会的诸多戏剧奇妙地断点续演。

照例是助理室内硝烟最旺,请不起专助的律师们一大早过来抢资源:“小苏,这个帮我做个意见书,顺便把起诉状也打个稿。”“小苏,这个数额帮我计算核对一下。”“小苏……”忽然大家哈哈大笑,苏航和苏豪面面相觑,也笑。

“各位老大,以后麻烦叫我大苏,叫苏航才叫小苏。”苏豪认真地笑着请求。

“得!”律师许敏仪拿着一个交通事故赔偿案件的卷宗拍打苏豪的肩膀,“大苏,帮我把数额计算出来!尽快!”

立刻又“大苏”“小苏”“小李”乱作一团。

那些活力四射的律师们离开之后,剩下看着桌面上一团乱不由自主灰头土脸的几个助理——人人都说要尽快拿结果,他们还得逐个案件略看一看,自己按主次急缓排序。

交任务给别人,说“尽快”实在是经验不足的表现,实事求是说清时限才有可能获得优先处理。苏航把这一条写进自己的工作笔记。

“粤然,我被桌面的文档淹了,晚上等着我游泳回家,今晚不要做鱼。想你。苏航”

粤然笑着看完短信,心想:“我才被淹了。”面前是两个死案子的材料,还有半个月时限,就要交结论了。

不良资产的打包处理,很伤脑筋的事情。兼且是前辈们封了的死案,谈何容易。粤然知道,如果这个结论董宇满意了,试用期会提前结束的。

她把所有的材料摊开,寻找变现突破口。

胡巍巍,林雪莉的得力干将无声无息闪身而入,摆下一摞材料,“小粤,莉姐让你分析一下这些数据,明天要结论。”她很友好,因为粤然的到来使她从数据中解脱了,全力投入策略制定。

粤然也很友好地接下工作,把死案卷宗堆在脚边,先做在办案件。

事有轻重缓急,尤其是这一行,注意时效很重要。

“小苏,帮我写个答辩状,马上。”因为缺乏案源,余佩文上周比较沉寂,现在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进来甩活。

苏航接下,礼貌请问:“下午之前给你好吗?现在有客户要咨询。”她看了看随卷文书,三天后才到期,下午交货,余小姐可以有足够时间修改。

余佩文似乎对苏航的好态度更加厌恶,皱眉大叱:“你怎么拖拖拉拉,叫别的助理去咨询,还非你不可了?”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的举止,苏航惊异:“我有什么资格支配其他助理?”换言之,你余佩文有吗?

客户在等,前台把电话打到苏航办公桌上催促。

苏航把余佩文的文件放在桌面正中:“我不会拖拉,处理好立即回来做你的答辩状。”她走了。

余佩文恨恨地看苏航的背影,李翰林来劲了,对她说:“小余,要不我来帮你做?”他想看看这人是不是冲着苏航来的。

“不用你!”余佩文风一样刮走。

李翰林喃喃自语:“真的是专门来克小苏的啊……”

苏航走进咨询室,年轻漂亮的于安娜也在里面,陪着一位四五十岁上下的妇女,对着她笑:“小苏,这是我婆婆,来咨询一些商铺租赁的问题,交给你了。”然后又跟那妇女嘀咕了一下“小苏是研究生,有什么尽管问”之类的,就走了。

自己人,但是还是交了咨询费。如果没有支付代价,于安娜会担心即使是同事也可能不够用心认真。

苏航把门关上,老人家很多不解很多担忧,她一一耐心考虑解答,等到送走老人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大家一向是凑分子吃饭,没有人等苏航,她看着桌面卷宗上余佩文的名字,也没有食欲叫外卖,打开电脑忙碌起来。

下午官方上班时间两点半,习惯加班的大家一般两点四十归位,苏航觉得中午能安静呆会儿也不错。苏豪提前回来,买了面包给苏航:“猜到你没有胃口,师兄请你的,人是铁饭是钢,别跟肠胃赌气。”

两点二十,余佩文来拿结果,照例是排好版的草稿。她面无表情拿了就走。

苏豪问:“小苏,你确定之前跟她没有结冤?”

苏航笑:“各人工作方式风格不同而已,你想像力真丰富。” 权当磨练好了,她不想对这个人动脑筋,着手做其他的工作。

五点半下班之前,余佩文照例翩然而至,照例是“这里那里改改改”,苏航应“是是好好,明天一早给你。”

她给粤然发短信,又抱一沓复印件回家晚上看。“亲爱的,我游泳归来,哈哈!苏航”

两个人在小区门口碰上了,手里都拎一个大文件袋,默契地相视而笑。

“给我吧,你去买菜。”苏航接过粤然手里的文件。

粤然笑着不走。

“放心吧,我胆子比你的还小,不敢偷看违背专业操守的。”苏航笑着上楼。

粤然转身去菜市场。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