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章 女人的真面目(一)

2012-10-05

其实洗完澡之后人已经感觉松弛困倦,但还是要坚持着加班,苏航慢悠悠地边擦头发边走进书房时,粤然已经在忙了。她们互相笑笑,各忙各的。为了工作内容的保密,她们在书房的位子背对着背,虽然几个小时也不说话,但知道最爱的人就在身后,忙碌也是一种甜蜜。

“十二点了……”忙了一段,苏航疲惫地说。

“嗯,休息吧。”粤然回答,她还在继续看。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苏航走到粤然身后,帮她按摩肩膀,看见桌上一堆材料都起了毛边,一定是被人翻看多次,忍不住猜测:“Cold case, or closed file?”

粤然笑笑,把文件收拾好,拉苏航坐在自己怀里,抱着她说:“Cold case. But, how do you know?”

“I guess. You see this?”苏航指指卷宗的毛边笑,又继续帮粤然按摩。

粤然刮她的鼻子:“就你聪明!Any suggestion?”

“Pay attention to the policies.”

“Why?”粤然惊讶爱人跟自己思路的一致性,亲亲她的脸颊,“你怎么知道跟政策有关?”

“这么多精明的老前辈都办不了,却不肯扔垃圾堆里结案,应该是跟时时变更的政策有关,他们认为还有机会,所以拿给你这后辈做功课。”苏航猜测。

粤然笑着点头:“其实你很有做非诉业务的思维能力。不过……”她捏一捏怀中小孩的腰,“不要以为拽几句英文就不算违反行规,以后少打听,知道吗?”

苏航吐一吐舌头,专心帮粤然按摩:“累吗?”

“还好。”粤然把脸埋进苏航胸口,闭上双眼,闻她身上的香气,舒服得让她忍不住叹气:“好像一整天就在等这一刻,回到你身边,抱着你。”

苏航停下手来,亲吻粤然的颈后,轻轻说:“我们回房间吧……”

粤然忍不住笑着抬起头:“你在引诱我?”苏航窝在她身上,不说话。

“走吧……”她牵着她走进睡房。

深夜的安静使人心动。

“明天不要这么早起,你累了,睡吧。”粤然看着苏航潮红的小圆脸,决定停止动作,翻一个身,躺在苏航身边。苏航把头靠在她肩上,挑衅地看着她,小声说:“是你累了吧?”

粤然沉下脸来:“把衣服扣好,不要激我,否则我让你明天起不来上班。”她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苏航没了声响,整理好衣服,又一下一下抚摸粤然的心口,帮她顺气。

“停下来,这动作不好!”粤然好笑,手指滑过的地方只会挑着温度上升,断没有能够冷静的道理,这个笨蛋!

苏航大窘。

“实习证办下来了吗?”粤然转移话题。

“不知道,睡吧。”苏航转了身,关掉床头灯,自己窝在一角。粤然默默跟过来拥住她。

“小苏,过来领实习证。”

第二天一早,苏航刚进办公室,专管员于安娜的电话就到了。

“谢谢你,Anna。”苏航看着那个小本眉开眼笑,只要不犯大错,一年后,她就可以拿到执业证。

“今天你好像来得晚了些?”于安娜看似漫不经心。

“我来过了,刚才是去了法院交证据,陈以安的案子。”苏航赶紧澄清。

于安娜笑了:“我就说嘛,连姐夫都知道,小苏一向是不迟到早退的。”她总是有意无意暗示别人她跟主任李作霖的亲戚关系。

苏航不懂怎么接这种话,只好笑笑说:“Anna,我先去工作了。”

“等一下。”于安娜叫住稚气未脱的学生妹,“过了试用期,你们要开始参加每周例会了,下午四点半,你也跟李翰林说说。”

苏航应着走了。回到助理室,她把于安娜的原话转告李翰林,这个男生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哎呀,终于被当作自己人了!”例会上会讨论一些授薪律师的疑难案件,事关所里人脉资源和处事方式等机要信息,所以不被信任的人是不能参加的,像余佩文这样属于挂靠执业的,就很少能获邀请,除非她有一定业绩和声望。

难怪李翰林兴奋,连带苏豪也替他们高兴。苏航默默笑着给粤然通报:“实习证已拿到。下午要开会,也许晚归,你可以罚我洗碗。苏航”

“改好了吗?”余佩文大喇喇走进来催债。

“改好了,你看看。”苏航拿出一早打印出来的草稿交给余小姐。

“每次都做不好,叫人改了又改。”余佩文满脸不屑拿了就走。

李翰林对着她的背影大声说:“小苏啊,你对着某些人发挥就是不理想啊,合伙人交给你的活你都是一次过关,怎么搞的啊~~?!”

助理室其他人都替苏航解恨地哈哈大笑,苏航却只是浅浅地勾勾嘴角,不是那么高兴——这样一来,不爽的余佩文可能会变本加厉吧?但是李翰林作为同事肯打抱不平,也是叫人感动的。

苏豪没有笑,仔细打量着本家师妹发呆。

前台李影彩裙飘飘跑进来:“小苏,哦不,大苏,赶紧地,六号接待室,客户咨询。”说着忍不住笑:“你们两个姓苏的真让人绕得头晕。”

苏豪笑笑,拿着登记簿去咨询了。

“哎!影子美女,有什么事电话不就行了,怎么大驾光临这么给面子啊?”李翰林是个自来熟,给人取外号不说,李影的儿子都五岁了,他还天天美女前美女后,弄得人家窃喜万分。

“你小子,我还不是为了你和小苏。”李影确实漂亮,美目含嗔的样子俨然少女。

“为了我们?我和小苏又不是要结婚找你当伴娘,你为了我们做什么?”李翰林不知轻重,越来越得意。

苏航立即红了脸,权当没听见,继续做活。

李影大声娇笑不止:“李翰林你倒是想啊,你没看人家小苏脖子上挂着戒指,肯定早就名花有主了,还轮得着你?我为了你们什么,下午就知道了!”说着绚丽的影子翩然而去。

大家这才留意到苏航脖子上真的有一枚戒指,只有一个圈,款式简单却大方,小本毕业还没通过资格考试的小姑娘融安问:“小苏姐,你真的有主啦?”

苏航笑而不答:“工作吧,不早了,一会儿他们又来催。”

李翰林被李影抢白得有些窘迫,罕有地埋头苦干,一言不发,直到苏豪回来。

“什么案子?”李翰林问。

“离婚。”苏豪回答。

“师兄,好像离婚咨询一般都叫你,为什么?”融安总结出了规律。

苏豪不回答,另一位常年助理崔小捷发话了:“你们不知道吧,苏豪同志是离婚专业户!”

“你瞎扯什么?谁离婚专业户?”苏豪不悦,“郑重声明啊,我可是未婚!”

连带苏航都忍不住笑起来,融安一个劲追问崔小捷缘由。

“一般来咨询离婚事宜的都是女方,男方要么直接找律师,要么根本不闻不问。女性在离婚的时候心态很复杂,多数是迫不得已还希望挽回的,少数决绝要离的也担心拿不到财产或男方不肯离,她们急于了解男方想法更甚于了解婚姻法,所以她们会要求向男性专业人士求教。于是乎……”崔小捷郑重地把手伸向苏豪:“我们的苏豪同志成了离婚女性必点的头牌红人,但凡有女人要来咨询离婚,前台不会作他想,一定找苏豪!您是离婚岸边徘徊的无助女性吗?没关系,请找苏豪同志!电话:13813813813……”

“哈哈!”李翰林毫不遮掩地大笑起来,苏航低下头,用头发遮掩自己满脸的忍俊不禁。

苏豪恼羞成怒,“崔小捷!”

门外不声不响地立着一个中年妇女的身影,白色套裙粉红丝巾面容紧绷,看着年轻人笑闹够了,冷不丁一句:“笑什么,现在还是上班时间。”

大家一看,是合伙人梁听,助理室顿时鸦雀无声。

沉默着忙碌到中午,小助理们拉伙结队地凑分子下馆子。

自从上次中午一个人待着之后,苏航觉得中午在办公室安安静静也是好的,就不大想去。苏豪一个劲劝她:“大家一起吃,热闹些,走吧。总吃快餐对肠胃不好,走吧走吧,大不了师兄请你。”

旁人都留意到大苏对小苏的照顾和在乎,融安和崔小捷互相抿着嘴笑。

苏航不忍拂人面子,还是随大队了。

吃饭的时候融安坐在苏航对面,看着她脖子上银光闪闪的戒指纠结:“小苏姐,你有男朋友了?”

“没有。”苏航微笑回答,这是实话。她有老公了,不过是女的。

苏豪早上去咨询了,不知道戒指的有关对话,又听苏航否认有男朋友,一时兴起,就趁着这个机会试探她:“小苏,你觉得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男朋友?”

苏航一愣,李翰林爽快帮兄弟:“小苏,大苏的意思是,他是否符合你对男朋友的理想。”

大家都笑,苏豪笑着不反驳。

苏航红了脸:“小李,你开玩笑呢吧?师兄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么?”崔小捷笑着看苏豪。

苏豪不否认也不承认,笑着看苏航,大家都笑着看苏航。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