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章 女人的真面目(二)

2012-10-05

大家说得这么明显,最可怕的是苏豪表现得也明显,苏航觉得很难做,这是要天天相处的同事,怎么暗示才能不得罪人地加以拒绝呢?

强自镇定,苏航勉强微笑看向苏豪:“师兄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吧?我们这一行的男孩子应该不会选同行的女孩子的。”偷换概念,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大家都不搭嘴。

“为什么?”只有融安立刻中招。

单纯的人多可爱呀,苏航在心里赞叹。

“因为女人啊,骨子里还是敏感多疑计较的。”苏航慢慢说着,其实也不是很认同自己的话,但此刻让别人认同比较重要,“一般的女人敏感多疑计较起来,顶多让人觉得难缠,但是我们这一行的女人呢,思维缜密,逻辑清楚,喜欢分析,一旦敏感多疑计较起来,就不是难缠,而是排山倒海难以招架了,同行的男孩子最了解,怎么会在我们身上动脑筋?这不明摆着以后要受苦嘛!”

崔小捷和融安两个女生略一思量,觉得果真如此,她们的男朋友都是外专业的。李翰林想一想,也深深认同。就是苏豪不甘心:“可是小苏,你这么宽厚……”

别逼我啦!苏航在心里呐喊,她立即微笑打断苏豪:“师兄,你肯定也恋爱过,应该知道,女人的真面目都是一样的,工作时的表现不能代入生活啊。”

大家都不做声了,连苏豪都明白,苏航在苦心给他留面子。于是在喧闹的餐馆里,一群能说会道的人寂静无声地午餐。

一直到下午,大家都懒懒的,办公室里只有翻动文档和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直到响亮的一声呼喊传来。

“苏航!你写的什么东西?”余佩文人声一并到,就手将一份文件摔到苏航桌面。助理室里众人对余小姐的这种现身模式早就适应了,拿眼睛瞄了瞄,继续做手头的活计。

苏航沉默两秒,双手离开键盘,深呼吸着拿起桌面的文件打开,不过是两周前写的一份办案总结,那个案子余佩文半路才给她经手,又是简易审理结案的小纠纷,她几乎已经忘了。

“你看看你的格式,这样我能归档吗?以后别人翻起来还以为我不会做事!”余佩文声音大得让人莫名烦躁,她接着来了一句:“什么L大研究生,什么院长门生,屁大点事儿做不好!”

大家手头都停下来,看向苏航——这话太重了,他们想看苏航是不是还能忍。

苏航咬住嘴唇,勉力控制着自己心里不断冒升的火,站起来沉着声音说:“余小姐,我做得不好,你尽管说,但是不要侮辱我师门!”

出来做事,最忌丢老师同门的脸面,更何况她没有!此刻苏航决意跟这莫名无礼的女人杠上了。

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余佩文。

“哼!侮辱你师门又怎么样?学生做不好,就是老师的错!”

“我哪里没做好?”

“你看你的文档抬头,用的几号字?再看你的内容,这么简单,哪有总结的样子?”

“余小姐,文档抬头的字体我是按照所里的规定来的,交给你的是,交给其他人的也是,从来没有人说格式不对。再则,案子办得好,总结才能写得好,案子办得大,总结才能复杂,这根本是个简易审理结案的小case,来来去去也就你自己看,复查的机会十分微小。就是复查,我写的总结也必定够用!”

苏航觉得自己人格分裂了,心里一个声音说“忍住,忍住!”另一个声音说“忍够了!”她竭力保持着声调的平和,但言辞之间已是机锋毕露。

所里从来没有人见过苏航这个样子,余佩文也没有,略微有些呆滞。融安甚至惊讶地半张着嘴。

“呵!你有什么资格判断怎么符合规定,给我重写!”憋了半天,余佩文还是不甘示弱。

“我不写!”苏航清楚地说,愤怒甚至使她的眉毛都挑起来。

所有人僵住。

忽然,李翰林叫:“梁律师。”

大家一惊,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立在门口的梁听。

梁听慢慢踱步进来,拿起苏航桌上的文件细看,嘴里说:“小苏,脾气不小啊,说不写就不写?”

苏航一凛,虽然委屈,但是倔强地不肯辩解。余佩文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其余众人都替苏航不值,担忧地看着梁听,没有人敢说话。

梁听仔仔细细翻了一遍仅有两页A4纸的总结,抬头看了看苏航,又缓缓转向余佩文开口:“余小姐,你最近很忙吗?大案要案很多?”

余佩文张口结舌,不明所以。

梁听脸上微露笑意,女中音低沉回响:“你说小苏院长门生没什么了不起,我倒想问问你,实习期间师从谁人?连这么小的文件也要假手于人。”

余佩文争辩:“她是助理……”

“她现在是助理没错,而且是全所律师的助理,包括我们合伙人和正副主任都可以使唤她做活,但是余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你以为我们几千块月薪请个研究生回来真的是打杂?你每个案子分给所里几百块提成,就可以把这样的东西一次一次拿来助理室吆喝人返工?”

梁听定定看着余佩文,用大拇指和食指拈起文件的一角,轻飘飘的两页纸在空气中荡来荡去,好不尴尬。

“余小姐,有时间,你也该练习练习,我看这总结格式内容还可以,你觉得呢?” 

“是……”余佩文不甘心地狠狠剜苏航一眼,恭敬接过梁听手里薄兮兮的两页纸准备走人。

看着余佩文转身了,梁听严肃面对苏航:“马上就是实习律师了,工作态度要调整,不管被安排在谁手下跟师,我不希望再看见你闹脾气拒绝任务!”

提着一口气在胸口,苏航勉力浅笑:“是。”

梁听这才满意地走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同情地注视苏航,苏豪甚至走到她身边,扶住她肩膀,轻声问:“还好吗?”

苏航没有回答,抿了抿嘴,小声说:“我去洗手间。”木然地走了。

关上隔间的门,苏航慢慢蹲在地上,捂着嘴巴默默流泪。

她拿出手机,打出一排字:“粤然,我想回家。”想一想,又慢慢删掉。

好一会儿,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不会再忍不住流泪,苏航擦一擦脸,拉开隔间的门出来,迎面碰上刚进来的于安娜。

于安娜多精明的人,刚才助理室的风波几分钟之内全所都知道了,再一看苏航的表情,她就笑着抱抱新人:“想开些,出来工作难免的,或许你也有不对?”最后半句话,她是为着提防另一方也在附近而说,洗手间里嘛,谁知道哪个暗处躲着人。因此她跟苏航眨眨眼,俏皮地示意。

苏航笑笑:“谢谢你,Anna。”她转身洗脸,妆肯定已经哭花了,只能洗掉。

“你在这别动!”于安娜笑着说,高跟鞋“咯咯”的出去又回来,把她的化妆包递给苏航,“补一补吧,出来做事的女人,没有精致的面具怎么保护自己?”

苏航谢过接下,拉开来一看,全是世界名牌,于安娜在隔间里边整理衣物边说:“你用就是了,我很卫生的。”

苏航笑着略补了补,果然又是精神爽利的样子。

回到办公室,大家好像没事人一样各忙各的,苏航也默默忙碌手头的工作。

四点半,大家准时走进会议室。李作霖不在,梁听坐在首座主持。

苏航数了一下,长椭圆的会议桌周围四层,大约有百来号人,等了一会儿,余佩文等几个新进的挂靠执业律师也出现了,更显拥挤。

“他们怎么也来了?”初次得到资格参加会议的李翰林十分不爽小挂靠也进来开会。

没有人理会他的不快,梁听宣布开会。

“今天请几位新来的挂靠律师参与会议,主要为了说一点,苏航和李翰林已经是实习律师,不再是单纯的助理了,今后会另外安排办公室,主要协助合伙人和高级律师的业务。你们用人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同时,助理是所里的公共人力资源,大家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自己辛苦辛苦。”

“哈哈!”李翰林小声窃笑。物伤其类,他并不完全为苏航想,自己也觉得解气。

“好,几位挂靠律师可以先离开。”梁听说完,那几个人就无所谓地走了,只有余佩文涨红了脸,怨怼地看了苏航一眼。

苏航突然觉得,那张脸和怨怼的眼神以前见过,很久以前,久到……毕业之前?

“苏航,李翰林。”梁听的声音打断苏航的思路,她赶紧向首座看过去。

“李影帮你们收拾了办公室,你们是不是要考虑请她吃饭?”梁听笑着调侃,满座的人也笑出来。“你们把手头的琐事做完,休整一两天,接下来我们几个老东西就要开始考验你们了!”大家又是笑。

接下来一众律师讨论几个疑难案件,定了基本策略才散会。

开会真的是很耗时,散会恰好碰上傍晚交通最高峰,苏航一路堵车回到家,天已经全黑了,粤然守着一桌菜成了望妻石,手里拿着卷宗漫不经心地看。

累得连掏钥匙的力气都没有,苏航轻轻拍了几下门。门开了,看见那张熟悉关切的脸,她无力地道歉:“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粤然亲一下她的额头,把她牵进家,关上门,又默默接过她手里的包,轻轻说:“东西给我,洗手吃饭吧。”

还好是夏天,菜还是热的。

苏航觉出一种轻松的疲惫,站在门边换鞋,却发现脚肿了胀了,高跟鞋脱不下来,苦笑——职业女性苦楚的真相,永远在自己才能看见的地方。正要弯下腰来用手脱,就被抱住。

“坐下,我来。”粤然把椅子放在苏航身后,按她坐下,自己蹲下来,才发现,浅口鞋在静脉曲张的脚上留下了一圈深深的印子。心疼地抬头看一眼爱人,粤然给那双肿得像馒头一样的脚慢慢换上拖鞋。

苏航站起身,觉得轻松自在踏实无比,餐桌边的风扇送来凉风习习,忍不住歪进粤然怀里轻笑:“还是家里好啊,有人给做饭,有人给开门,还有人给换鞋子。”

粤然心疼地抱住她,没好气地笑:“你再不洗手吃饭,就有人打你屁屁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