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章 女人的真面目(三)

2012-10-05

“啊!七点!”苏航一睁开眼睛看见床头闹钟的时间,初醒的心不禁慌乱,“粤然,你怎么不叫我啊!来不及了,要迟到了!”

粤然在厨房熬粥,听见苏航的抱怨,围着围裙走出来,“不用紧张,来得及的。闹钟响的时候你睡得很熟,所以我关了。”她看着爱人脱得光光地准备换衣服,手忙脚乱地扣不上内衣的搭扣,笑着走到她身后,轻声说:“我来。”

那两只慌乱的手松开,任由粤然动作,自去捡扔在床上的套裙穿上。

粤然扣好后面的扣子,跟着苏航动作的幅度伸手到她前面,轻轻地,左一下右一下,使她的身体尽量被内衣舒适完整地包裹。

接触到凝脂般的绵软,她忍不住从后轻轻地握住,就势抱住她,凑近她耳边呵气:“别着急,慢慢来。”

苏航本来一腔起床气烦躁不安,现在又被粤然暧昧的动作搅得心慌不已,一乱一柔两种情绪撞击,她反而觉得低落起来,有些无奈有些冷淡,“你放开我吧,好不好?”

粤然少许错愕,继而理解地笑,放开两手,亲亲苏航头顶,“你收拾吧,粥很快可以吃了。”她转身回厨房。

苏航有些过意不去,也还是要忙忙地洗脸刷牙化妆,粉扑一拍在脸上,就想起所里的人和事,压力铺天盖地涌上心头,她十分小声地说:“粤然,我不想上班。”略愣一愣,又对着镜子迅速地描画。

粤然正好捧着两碗粥从厨房出来,听见了,不声不响把粥放在餐桌,坐在桌边等爱人。苏航的工作的确不顺心,她想。

苏航拎着包坐下,却不想吃,看着粤然,歉疚地说:“对不起,我有些烦躁。”

粤然拿过她的手亲亲,“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明白。”想问苏航是不是有人为难她,又觉得不妥——这会使她的压力感更加明显,于是粤然说:“坚持一下,就到周末了。再过一个星期,就是国庆了。”

人是靠希望活着的,不喜欢工作的人是靠放假的希望支撑着的。苏航不喜欢做律师,应该做学问或者去官家,但她为着爱情失落了理想,粤然很清楚。她们都默契地从不点破,她只希望她能坚持一段时间,直到她能养她。

苏航笑笑,沉默无言地吃起来,吞了几口,实在没有胃口,抱歉地看着粤然:“亲爱的,我吃不下。”

粤然爱怜地点头微笑:“走吧,路上饿了自己买东西吃。”起身和她吻别,关上门回来坐下,看着自己熬了一个小时的粥,同样是没有胃口。也许,自己签了正式合同之后,就该让苏航辞职,她想。

门外传来高跟鞋“咯咯”的声响,刚走的人又上楼来,粤然去开门:“怎么了?”

苏航喘着气:“文件忘拿了。书桌上……”

粤然转去书房,拿起桌上的卷宗,无意瞥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余佩文,连笔迹也是熟悉的,一瞬间,眉头皱起。

“粤然,找得到吗?”苏航在门口焦急地喊。

粤然神情复杂地走出来,“是因为,这个人刁难你吗?”她把手里的卷宗递过去,看着苏航的眼神已经不自觉地歉疚担忧。

苏航苦笑一下:“刁难也没办法,不过我快不用替这个人打下手了。”接过卷宗,她尽量轻松地说,“拜!你路上小心。晚上见!”

粤然扶着门框,看着爱人离去的背影,歉疚而心堵——原来她的不堪重负,不只是因为适应工作的压力,而是有人将对自己长久不散的怨尤,发泄在她身上,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自己应该找一找那个人,粤然想。

……

“新办公室,好歹有窗户,比我们那边空气好多了。”苏豪笑着过来恭喜苏航和李翰林,“两位,以后多多照顾。”

苏航笑:“师兄说的什么话?要让我们不好意思么?”

“我看他,是想要我们请客!”李翰林拿着文件拍打苏豪,“过两天吧,今天我们要请李影。”

漂亮的李影总是喜欢穿得色彩绚丽,李翰林和苏航两人一黑一白伴在旁边,倒像了她的陪衬。三人随意应酬着吃了一轮,苏航的谦虚和李翰林的奉承都让她很愉快,仗着在所十年的资历,她开始好为人师。

“小李呀,不是我说你,也应该学着深沉点,毕竟我们这一行,能说会道要得,大嘴巴要不得。”她先拿李翰林说事儿。

“是,是,美女言之有理。”李翰林笑着应承。

李影又转向苏航:“你这个小姑娘,说你是研究生毕业,但我看你就是小姑娘,模样脾气,跟大一大二来实习的小孩儿差不多。”她一面说着一面打量苏航,摇头叹息:“要是我家女儿被人这么欺负啊,我恨不得揪掉那人的头发。你说你一点也不泼辣,怎么在这行混啊?”

苏航尴尬地笑,人与人处事风格不同,她只好听着。

李翰林给她打圆场,拍着桌子:“影姐,您这么说我就不服了。律政界泼辣无情的女人还少吗,小苏这样温婉的多难得,您非得教训她变成余佩文那样的?暴殄天物嘛,这不是!”他说话用词一向自成一格,李影和苏航都笑起来。

“说的也是,小苏是脾气好,可也不是笨人,我看前两天发火就挺有气场的。”李影自顾自总结:“小苏,你说这小余吧,其实没有什么本钱,案源、后台、学历、经验……我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可她怎么就是揪住你不放呢?你们以前认识?”

苏航摇头,尽管有时余佩文怪异的怨怼眼神让她觉得似曾相识,但她不认识这个人。

李影不服:“肯定有些原因的。这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爱,但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小苏,你该好好弄弄清楚,以后在这行日子还长,别不明不白地被人害!”

“哎!影姐,余佩文到底什么来历?什么学校毕业的?”李翰林受启发,从源头开始思索。

“哎哟!谁记得她呀!好像是南京什么什么学校的,忘了。”李影说着,厌烦了这个话题,“哎,你们俩,当心着点,过几天合伙人和高级律师的活派下来,可得分外用心……”

南京?苏航听见说,愣了神,李影后面的话全没听进去。她一直在思量:南京,南京的什么学校……谁会知道呢?所里掌握所有在册人员资料的,也许只有合伙人?问他们肯定不行。还有……专管员?对,专管员于安娜,她对自己一向不错……

“Anna,”下午上班时间一到,苏航就迫不及待去找于安娜。

“小苏?”于安娜坐在办公桌后面,笑脸总是那么恰到好处的热情,“什么事呀?”

“我想问你一些事情,如果方便的话。”苏航想来想去,还是直截了当地好。

于安娜稍微正色,微笑:“你说说看。”

“余佩文小姐,她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哦?”于安娜一双杏眼略转一转,了然地笑:“原来小苏也记仇呀,她讥讽你的老师,你就要来看看她出身如何?”

苏航瞪大眼睛摇头:“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不是跟南京有关,她根本懒得问。

“行啦!”于安娜笑着打断,她认为苏航就应该筹谋反击才像这个行业的女人,于是决定卖个大人情,转身从档案柜找出一份很薄的文件递给眼前的小姑娘:“这是她的资料,你自己看。”

苏航不接:“Anna……”私自翻阅他人档案,不符合规定。

“快看呀!”于安娜不耐烦了,觉得小姑娘在装圣女。“我哪记得这么多,你自己看,快,看了不要声张就是了。”

苏航无奈,又实在着急,只好打开来看。

只是一眼,就从头凉到脚,心脏的血液慢慢结成冰,堵住了心跳。

她快窒息了。

余佩文大学毕业前所有经历都在南京,之后却来到了这里。她的经历平平无奇,只是……跟粤然,同一所大学毕业,同一届,甚至……同一个班。

对于我们来说,蛛丝马迹就足够了,足够我们还原出一个完整的事实。

前因和后果,并不是这么难以想像……

苏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余佩文的档案还给于安娜的,她只知道,回办公室的路看起来好长,她的头很重,脚很轻,心,很不安。

余佩文远远地走来,怨怼地看了她一眼。

苏航如梦初醒,把这怨怼的一眼和粤然联系起来,她想起了,三年前,她和粤然第一次外出,在车站……

粤然……粤然!

主任和副主任都不在,她去找梁听。

“梁律师,我今天下午,可不可以请假?”苏航神情恍惚,言语无力。

梁听看着也觉得辛苦,关心地问:“不舒服么?”

苏航点头,又摇头。

梁听笑了,刚出来工作的女孩子,那几天会特别不适应,她是过来人。弯腰打开办公桌的柜门,梁听拿出一包红枣递给苏航:“多补补血,今天回去休息吧,要多适应,以后任务多了,就算我们答应你请假,客户和法官也不会答应的。”

苏航木然接过红枣,她知道梁听的暗示,但是不反驳。每个人对表象都有自己的解释,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何必说得这么清楚呢?

离开办公室,跟随很多陌生人从电梯上下,苏航站在甲级写字楼的一楼大堂茫然无措:我该怎么找自己的解释?

如果真的和粤然有关——是什么样的故事?该怎么面对?

要去问她们是不是认识?

当然认识!苏航苦笑:她们是同班同学啊……

要去问她们有没有故事?

如果有呢?苏航想哭:粤然明明说过,大学以来,自己是她的唯一……

要去问她有没有骗自己?

怎么能呢?苏航自己摇头:她答应过信任她,而且,如果她真的骗了自己……

“粤然,你会骗我么?”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