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章 爱与恨之争(一)

2012-10-05

在粤然这里,办公室永远是安静的,各自分工忙碌,偶尔小声交流,所有的事情在静默中迅速推进。波澜不惊,却成绩斐然。

专业而沉稳的苏航应该在这种环境下工作。但是,粤然甚至难以想像,苏航现在的工作环境是怎么样的。如果,佩文也在那里,说明那是一个行为准则凌乱的地方。

一遍一遍查验复核数据之间的关联,还是没有找到手头环节的突破口,粤然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林雪莉第一次对她不耐烦。:“小粤,是不是没有办法?把你手上的环节交给胡巍巍?”陆战队不会抛下队友,但是试用期的除外。

粤然一凛,立即说:“不是,中午之前会有结果。”当别人质疑你的时候,自己给自己限定死线是得保周全的最后办法。

董宇和林雪莉这种人,对你失望一次,你可能要用十次的成功来挽回。

这代价付不起。

摒除杂念,粤然飞速地把看过的信息在头脑中组织过电,又在法规库里搜搜查查,终于做了一个结论:以经济诈骗为依归,外联侦办部门,提供线索,利益均沾。她把结论形成详细论述,打印交给林雪莉。

“巍巍,复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行性。”林雪莉黑着脸毫不留情地质疑。胡巍巍应声过来,拿走文件前忍不住观察粤然一眼。

粤然倒是平静。

如果炒鱿鱼,她就去苏航她们所,好歹陪着她。真的无所谓,以她的个性,在哪里都能生存,不像苏航,那种心底执着的单纯和理想化,面对纷繁和污浊会十分艰难。

粤然轻轻叹气,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手头没有任务了,她开始组织死案的解决思路,银行降息,房地产政策收紧放宽,所有这些信息有系统地利用,不良资产有望盘活。

“要不要找一下佩文呢?”一边翻查资料,粤然一边考虑。“如果找她,自己的警告会起作用吗?”

其中有四项资产内容的附随项目冰棒期将过,没有政策支持,只能考虑壮士断臂……

“也许没有用的,反而会更刺激她为难苏航。只要她在本市执业,就有机会为难苏航,除非苏航离开这个行业。”

紧紧催逼主要资产项变现,主体盘活可以带活附件……

“为了自己的从前要苏航拿前途买单,这怎么可能?佩文究竟什么意图也还不知道,也许只是简单地出气,也许是通过折磨苏航引起自己的注意,无论怎样,都无聊而且过分。”

好吧,要盘活主体,就必须跟随不动产所在地的有关条例组织文件,利用外联人脉……

“其实论实力,苏航不会被佩文整倒的,只是她现在毫无防备,不知就里,依着本性忍让。到底是不比学校,苏航一旦识破他们的意图,节节败退的只有别人。或者,我应该告诉她曾经发生过什么。”

基础条例有时因为基层政府的下位法意识不足,权力规制远远超出上位法的限制,即使有利,也要做好逻辑组织才能利用……

“如果苏航不能接受我曾经的作为怎么办?否定我对感情的真诚怎么办?”

首先要整理的是交易条件和程序规管法规和文件……

“但如果说出来,只要苏航原谅,我们就可以一起面对,她就会有所防备,可以保护自己。说,还是要说!”

法规内部逻辑组织完成,接下来是外部操作程序建议……

“小粤,你的方案通过了,恭喜!”胡巍巍来派定心丸,她手里拿着便当,要去茶水间用微波炉热饭吃。

粤然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半,才有人张罗午饭,天天如此,陆战队的拼命三郎们风俗与众不同。

杨起威,所里不多的几个男丁,人称“后勤部长”,来到助理室吆喝:“订饭了,订饭了,小朋友们要吃什么?”这个时间只有一间相熟店面还能送餐,大家只能统一订饭。

粤然站起来说:“你们订吧,我出去一下。”也就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她要找一处地方,给苏航打电话。她担心她,挂念她。

楼下就有café,环境还好。

粤然找了一个角落,随便要了一杯蓝山,就拨电话给苏航。

响了很久才被接起,背景是嘈杂的公路。“喂……”,苏航的声音柔软无力。

“在哪里?出去办事吗?”粤然对着电话温言细语,只是听到她的声音,已经因为想念心软如绵,所以平日里工作时间从来不通话。

“是。”苏航仿佛不太想说话。

“旁边有同事,不方便说话吗?”粤然轻轻问。

“不是……只是周围很多人。今天怎么打电话来?”

“我想你了。你呢,想我吗?”她想知道。

苏航看着马路上来往不断的车水马龙,眼泪慢慢涌上来。“不想。”她小声说。她在怀疑她,在怪她。

“不想?”粤然的心轻轻一痛,微笑:“我知道,你骗我,是不是?”调皮的孩子喜欢体会自己的着急和挂念,她想。

苏航不回答。

“今天工作好吗?晚上能不能早点回家?给你做红烧狮子头,好不好?”她用美食诱惑她,她的苏航是个贪吃的孩子。

“随便,路上人多,我挂了。”苏航说完,不等粤然反应就结束了通话,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她还没想好怎么办。

平日千依百顺温柔可心的孩子,今天忽然对自己很冷淡,粤然微微地难过沮丧。侍者将咖啡端上来,她小口小口地抿,眼望着窗外,络绎不绝的车和人,多数奔的是生存吧,能有一份感情值得守候,已经是最好的生活。

这个城市的治安不好,也许胆怯的孩子只是为着安全挂掉电话,粤然宽慰自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苏航在她心里是需要呵护宝贝的孩子,孩子的感情因为她滋长执着,孩子的生命轨迹因为她改变,她当然要保护照顾她,爱她。

她笑着弹一下响指,招呼侍者过来买单。

这都会里,环境好一点的地方,一杯咖啡就要几十上百,没有工作怎么行?何况她还预备照顾一个娇惯的孩子!粤然打起精神回到办公室继续忙碌。

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除非你出差,否则一定是朝九晚五准时下班。粤然不解的是,为什么这所里还这么多失婚妇人?董宇,林雪莉,婚姻都破裂,年轻如胡巍巍舒娟,甚至懒得结婚。也好,反正和苏航不能去民政局领证的,在这里也不显得异类。

粤然急匆匆赶回家,她要做一桌好菜,喂饱可爱的小孩,再慢慢跟她讲自己难堪的故事,也许这样比较容易得到原谅和理解。

“我下班了,回家等你。爱你。粤然”

每天对她说好几次爱,也不觉得厌倦,也许说到死也不。

买菜,做饭,有时候真的为菜式伤脑筋,怕重复的菜式让她厌倦,于是粤然也买了烹饪书,凭着天分和手感照猫画虎,所幸每次总有人笑着全盘接受。

红烧狮子头,太难做了,剁肉就剁的肩膀疼,现成的也买过,苏航的嘴多敏感,一吃就说有防腐剂和打肉机的铁锈味。粤然苦笑:只好自己纯手工炮制。

从日薄西山忙到夜幕低垂,菜汤荤素上了桌,她还没有回家。粤然看看手机,也没有告知要加班的短信,打过去,没有人接。

苏航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个下午,上车,下车,发现自己回到L大的校门前。

是啊,这里多美好。虽然也有斗争,虽然也有坏人,但她了解这里的游戏规则,她游刃有余。

但是在这里,她不能爱她,所以,她跟着她离开这里。

再进去这个门,已经没有她的一席之地了,不过是钻进虚幻安逸的从前,逃避而已。

苏航转身离开。

再走,上车,下车,苏航看见云哥开着车离开单位。

他是她的师傅,伯乐,但同样因为她爱她,所以被他拒之门外,无奈地和理想再见。

难过得揪心,苏航甚至不敢走近那个大门,仍旧只能转身离开。

她是为了她才走进那个凌乱的江湖,绚丽多姿自由自在,却没有准则。

而现在,很可能,有人为了她报复自己,她却什么都没有告诉自己。

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过是爱她,到义无返顾。

错了么?

值得么?

粤然,我不想回家,不想看见你……我,恨你!

苏航第一次这样想,第一次觉得,恨粤然是多么理所当然。恨得泪腺干涸,心痛麻木,无欲无求,无思无想。

手机不断地响,苏航调到无声,仍是无声震动。她不想接,想着那些爱的过往也不能使她原谅,今天所有的困境都是为着爱,她筋疲力尽。甚至觉得,这爱根本是一个骗局。

手机再震动,是短信。

“加班吗?还是别的事?不管你怎么了,回家来,末班车是晚上九点,看好时间,晚上路黑,一定注意安全,我等你。粤然”

粤然站在楼下,倚着苏航最喜欢的玉兰花树,盯着小区大门,每隔几分钟看一下手机,乖孩子从来没有这样不声不响地不回家,她担心,难过,生气,更多的是害怕——怕她有意外,怕她不回来。

也许她知道了,也许佩文跟她说了另一个故事版本,她生气了,她恨我了。粤然悲哀地想。越爱就会越恨,苏航单纯的爱如果变成恨,她可能真的会离开她。

也许不会的,她说过相信她,无论如何,她也会回来听自己的解释。粤然定定地注视小区大门,小声安慰自己。

许多人进来又出去,终于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慢慢走来。

粤然站直身子,急切地迎出去,牵住苏航,看住那张小圆脸。

失魂落魄,眼里是满满的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