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章 爱与恨之争(二)

2012-10-05

粤然才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冷暴力专家。

从星期三到星期五,苏航只跟粤然说了一句话:“我心里有事,还没想好,你不要问,我想好了再跟你说。”粤然想说什么,她根本不想听。

其余时间,苏航完全不想跟粤然有交流,视而不见,问而不答,粤然觉得自己简直连影子都不如。

这太可怕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叫人连分辩解释都没有机会。

粤然心里窝着火,可是不确定苏航究竟为什么这样,不敢随便发火,好歹这孩子现在还回家,如果朝她发火了,也许真的就不回来了。

就好像读书的时候一样,为着她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骤然间冷漠无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表情,苏航仿佛觉得错全在粤然。有趣的是,粤然做的饭,她倒是照吃不误,晚上睡觉抱着她,她也不挣扎。

好吧,我等! 

看着默默穿鞋准备出门的苏航,咬咬牙,粤然还是温柔地说:“今天周末,早点回家。”孩子的背影在门口站了站,头也没有回,带上门走了。

粤然把围裙往餐桌一摔,两手撑住桌沿冷笑,她都快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每天小媳妇一样看人脸色。

“今天周末……”苏航一路想着出门前粤然的话,好吧,今天作一个决定。

余佩文是来报复的,苏航几乎已经肯定。

粤然所在的事务所很专业,不是小本能进去的,所以余佩文不得其门而入,只能来找自己的晦气。苏航想不通的是,她是怎么确定粤然和自己在一起,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而她究竟想怎么样,夺回粤然?毁了她们的爱情?长久地骚扰和威胁?

苏航决定找余佩文谈谈。

一个恨你的人,也许会比爱你的人更诚实,至少苏航现在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余佩文今天没有来,苏航不想和别人打听她的下落,才发现,心底其实很讨厌她,尤其是想到她和粤然可能的曾经。

于是苏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忙碌。手头有八个案子,分别来自李作霖,梁听,副主任薛晴枫,以及几位高级律师。难度很大,标的额也很大,涉及的金额可能她和粤然奋斗一辈子也弄不来。

粤然,如果你骗我……大概我还是愿意和你过一辈子……苏航,你没出息!腹诽着自己的立场,苏航想着想着竟然轻松了。她开始心无旁骛地忙碌。

“小苏,李翰林呢?”于安娜美丽的身影闪现。

“好像去拿收案回执了,去中院。”苏航回忆着。

“那你先来吧,来!”于安娜朝苏航招手,“来拍照。”

拍照?苏航莫名其妙地锁好文件,跟着于安娜走进有所标的会议室。“为什么要拍照?”

“你们是所里的正式人员了嘛,当然要拍照放上所网了。试用期的时候放的就是你们简历电子版的照片,也没有所标作背景。”于安娜一边调校着数码相机,一边说明。

“试用期,我们的照片就放上所网了?”苏航惊异。

“当然,不然你们的工作对客户没有公信力。坐好,拍了啊,不要这么严肃,笑一下,对了……”于安娜很有摄影师的范儿。

苏航一面配合着拍照,一面想:好了,这下余佩文怎么找到我的,有答案了。她在车站见过我,那是我第一次被粤然照顾,所以她认得,于是,她在所网看了我的照片,刚好在试用期结束之前出现——这个处心积虑的女人,宁愿带着那些鸡零狗碎的小案子,挤进这个大所遭人白眼,也要得到机会折磨我——粤然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使得她如此不依不饶?

好吧,夫债妻还,余佩文,只要你有道理,我不介意替粤然买单。

粤然,混蛋粤然!

“好了,搞定!”于安娜欢快地叫,“我们所又多了一位美女律师上榜了。”

“还只是实习律师。”苏航谦逊地微笑。

“一样一样,好好努力,没问题的!”于安娜鼓励她。

没问题的,苏航也这样鼓励自己。或者说,把自己催逼到临战状态,麻痹自己。回到办公桌,破天荒地,苏航发现自己做的证据目录被梁听退货了,上面圈圈点点一大堆。

起诉状答辩状意见书被退货的话,苏航可以原谅自己,可是证据目录被退货,实在是太打击,她赶紧屏气细看。

实力的差距在一切微小的地方。

苏航体会到大牌和小挂靠之间的天地之别,立即伏案细细地修改,以及做笔记。

其实在这个江湖也挺好的——她一边做一边想,各种各样的见识和学习,学校和机关单位都不会有这里精彩多样化——好吧,粤然,我原谅你一半了。

她微微地笑。

梁听路过实习律师办公室,看见苏航笑着改自己退回去的证据目录,忍不住想:“这个小女孩的脾气果然好。就是实力还有待考证。”看了一会儿,不声不响地走了。

“哎呀,都要入秋了,还这么热!”李翰林抹着汗闯进来,坐也不坐就凑过来看苏航在做什么。“哇!连你的证据目录都被退货啦?完了,我做的还不被老东西们扔垃圾桶里!”

苏航白他一眼:“小李,说话小心点,别人听见了。”这个男生简直像在学校里一样口无遮拦,真不知他研究生怎么混过来的,难道他的导师如此从善如流?

“呵呵,多谢提醒。”李翰林擦着汗,打开自己的抽屉,拿活出来做。一会儿,又忍不住八卦:“哎,你的那个克星,余佩文,出事了!”

苏航一愣,从文件里抬眼看住李翰林,等待下文。

李翰林向她凑近一些,压低声音说:“她昨天开庭,忘记带证据原件了!”

苏航的下巴掉下来——律师开庭不带证据原件,等于亲自给案子判了死刑,给自己判了无期,还会连累同所同仁连坐遭受处分非议。

“还好我们李主任跟法官熟悉,法官向对方当事人解释说他自己忘了什么什么,把事情遮掩过去了,不然连我们所都要被协会处分!”李翰林说着“啧啧”摇头。

确实是很险啊,苏航想,这个庙这么大,一个和尚收了香烛不许愿或者许错愿,会有许多和尚被连累的,这可不是开玩笑。虽然她和李翰林现在只是小沙弥,也觉得心惊肉跳。

“所以呀,主任叫她今天不要来所里,让她自个儿调整状态去!”李翰林摇晃着脑袋说出落幕结果。

是不要来的好,否则余佩文多尴尬啊,所里的其他前辈对她一定没有好脸色。苏航不动声色地思量。可是……她不来?那就不能找她谈了……

余佩文跟粤然究竟到哪一步呢?苏航揣测,她只是想知道实情,余佩文也许会比粤然客观,至少不会故意掩饰……

也许未必吧,立场不同,在乎的因素也不同。万一这个人故意冤枉粤然怎么办?

自己答应过相信她的……现在却用别人的言行来审视她……苏航的心里忐忑起来:粤然这两天,很委屈吧?

“小苏,”薛晴枫走进来,交给苏航一个文件袋,“下午三点半,去一下中院,送给民二刘法官,送完就直接下班吧,不用回来了。”

“哇!”李翰林嫉妒:“小苏,你可以提前下班了!”

苏航笑笑:“我如果那时再赶回来,你们也下班了,你说是不是?”

李翰林不响了,苏航默默地想,中院,离粤然她们事务所很近啊……

情绪低落,但是还有一点理智在,周末了,苏航那丫头如果躲不了肯定要闹,她不闹自己也受不住了。为免闹僵了下周无心工作,粤然决定今天把死案的结论赶出来,下班前交给董宇。

正好也不用带活回家,苏航要想翻天,自己就陪她翻天,舍命陪君子。

什么也不想,粤然把自己埋在办公桌前,做完了在办案件的分析,就开始为死案结论码字,也不像前两天似的总是短信苏航关切问候,中午饭也不吃,一直忙到下午五点,赶在下班之前把结论交给董宇。

董宇平日精光如电的双眼现出了惊讶,然而很快又有了新招数。“你在这里等一下。”她对粤然说,然后拿起电话拨内线:

“舒娟,雪莉她们几个项目组长都在所吗?只有三个在是吧?好,你跟她们说,今天晚点下班,来我办公室听粤然现场汇报分析结果,你也来,做记录。对,马上。”

董宇放下电话,就看粤然交的结论,头也不抬,轻轻说:“你就坐在这里组织一下。”

狠招。

粤然只有接招。

来的三位组长是林雪莉,岳崇山,邓远芝,两女一男,坐在董宇身后,凑在一起先看粤然的论述,舒娟拿着速记本坐在一边,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幸灾乐祸——她还没见过主任这么整人的。

“开始吧。”董宇往椅背一靠,发出指示。

粤然手上什么都没有,连原始数据都没有,全在领导们手上。还好是一天之内成文,思路还很清晰。她慢慢地从整体策略说到关键环节,然后引用关键数据,最后总结可行性系数,偶尔卡壳,终于还是陈述完毕。

没怎么照过面的邓远芝先提问:“为什么不站起来说?”

“手上没有讲稿,造型不好。”粤然煞有介事地回答,但不是很有耐性。

已经六点五十了,苏航要是按时下班回去不见她,情况可能很糟。

前辈们笑起来,难得的是董宇也笑了:“做得不错。”她转头跟岳崇山商量:“提前结束试用期?”岳崇山点头认可。

很奇怪,女强人爬到顶端之后,往往更尊重同级别男性的意见。

“可以了,等设定条件出现以后,你的方案可以直接应用,试用期就到这个月底吧,你编在林雪莉四组。下周一带材料来,舒娟,你帮她办转正手续和实习证申请。”董宇是个干脆的领导。

舒娟答应着,把文件抱出去归档。

“怎么样?我们请你吃饭?”岳崇山向粤然发出邀请。“庆祝你通过考验!”

“抱歉,我今晚有约。”粤然硬着头皮拒绝。

没有推不掉的应酬,只有拉不下的面子。

岳崇山讪笑,林雪莉立即笑着为手下新干将打圆场:“老岳,你还是回家陪老婆孩子吧,大周末的,我们几个都有约,何况人家小姑娘?”

董宇若有所思,给粤然打预防针:“自己的事情要安排好,跟身边人打好招呼,以后也许经常要出差。走吧。”

粤然点着头退出主任办公室,收拾好办公桌就往电梯冲。按了向下的按钮,她就这么靠在墙边站着等,手指弹琴似的拍打电梯门旁边的大理石边柱。

“有急事?”董宇穿着深蓝色碎花套裙踱步而来,蜕去了办公室里的精明表情,竟然有些抱歉:“临时要你做陈述,耽误你时间了?”

粤然笑着摇摇头,抬头看跳跃的楼层指示灯。

“干我们这一行,身边人要耐得住寂寞,不然还是孤家寡人最好。”董宇忽然感慨。

粤然沉默无言。

电梯到了,她们换一个密闭的空间沉默,写字楼里这时没有几个人了,电梯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一楼大堂。

“好好休息,下周会更忙。”董宇离开前轻拥粤然的肩膀,脸上挂着身为前辈慈爱的笑——陆战队顶级指挥官对基层士兵的真心关怀。

粤然微笑回应,却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她扭转头,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眼神狐疑地打量董宇的背影,不悦地噘嘴。

天上掉馅饼了!粤然想。

她慢慢走过去,靠近那张幽怨的小圆脸,压抑着惊喜柔声问:“来接我下班吗?”

“哼!”苏航噘着嘴白她一眼,小声说:“早知道不来了,等了两个多小时,还看见你勾搭老女人!”她知道那是董宇,粤然的主任,所以更加不爽。

粤然笑着牵起她的手,“我现在勾搭你回家,好不好?”

“哼!”苏航生气地皱皱鼻子,轻轻点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