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一章 夜与日

2012-10-05

一路上,苏航的手被粤然握得生疼。

她怕她走掉,怕她不回来,她们都知道。

她有秘密,她有问题,她们各自有心事。

像往常一样,苏航先回家,粤然去买菜。她洗澡,她做饭,吃饭的时候随意聊聊工作,她为她提前结束试用期而高兴。吃完了,她洗碗,她窝在沙发看书。

一切如常,好像前两天的冷战从来没有存在过。

直到她擦着手上的水珠坐在她身边。

她们情绪复杂地注视对方,有些话不能不说,但又怕说出来伤了感情,犹疑,惶恐,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只有风扇转动的声音呜呜响着。

苏航闻见粤然头发上一丝一缕的油烟味,她忽然决定,什么也不问了——如果她不够爱自己,为什么每天早餐晚饭地辛苦呢?她一样是要上班的人,她的工作更加精细劳心……过去,其他人,又算什么呢?面前这个人,她下巴尖尖的线条,忐忑紧抿的双唇,漾动着水雾的双眼,关切微蹙的眉毛,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着自己,她瘦削的肩膀承载了自己这么多的眼泪和脆弱,她柔软温暖的怀抱拥着自己度过这么多美好艰辛的过往……

“我在怀疑什么呢?她为了我欢笑伤心,为了我生气难过,我不理她,她还是天天为我做饭洗衣,这样的一个人,我还怀疑什么呢?”

眼泪涌出苏航的眼眶,粤然下意识地伸手去为她拭泪。苏航握住那只五指纤长的手,放在心口感受手心的温暖,慢慢地靠近粤然,吻上她的唇,带着忽视一切疑虑的决绝。

闭上眼睛,粤然没有动,也没有回应,安静虔诚地接受爱人唇齿间倾泻的爱,这使她有一种被抛弃后又被救赎的感恩。她的错,她的不完美,她的懦弱和胆怯,在这一个深吻里,她知道,都被原谅和接纳。没有经过任何说明,她只是知道。

闭着眼睛,苏航希望自己勇敢一些。勇敢一些,才能相信。相信,才能继续爱。她一直吻着,不肯松开,挪动身体,跨坐在粤然腿上,双手拥着她的身体,鼻尖触碰粤然柔软的发丝,淡淡的油烟味更加明显,使她感动,也使她惭愧,为自己怀疑她,为自己冷落她……所以,她要加倍补偿她。

闭着眼睛,粤然感受着苏航在濡湿的吻中慢慢解开她自己的睡衣,引导着自己的双手,抚上她身前的柔软,小小的身躯颤抖扭动着褪去所有遮掩,赤着身子贴近自己……她在眼泪里微笑,她当然懂得,这是羞涩的孩子在勇敢地爱。

闭着眼睛,粤然抱紧怀里赤身的爱人,吻她的唇,她的脸,她的锁骨,她美丽的身体每一寸柔软的肌肤,她的香气,她身上细密的汗珠,在她悠远绵长的声声呼吸中,深深探进她的身体,流着泪轻柔而彻底地拥有她温暖湿润的全部。

闭着眼睛,苏航听见自己在体内痉挛的摇撼中声声绵软的气息,听见自己的欲望,要同样霸占这个占有着自己的女人,亲吻她的肩膀,慢慢褪去她脆弱的层层防护,慢慢攫取她最柔软的隐藏,要她在自己倾注柔情的掠夺里呻吟。

闭着眼睛,感受彼此身体的贴摩和呼吸的起伏,她们都不需要看。眼睛所见没有心里所知的真实。

她是她的,她也是她的!这是最美的欲望,是带着感情的完整交托,带着侵略霸占的奉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谁都不肯停止,直到听见彼此爱欲的喘息变成低回的哭泣……

她们安静地赤诚相拥,为着害怕脆弱的爱被恨意侵蚀,为着美丽的爱几乎屈服于莫须有的怨怼。

爱是坚实的孤岛,她们孤单又幸运地只有彼此。

苏航轻轻地发抖。

粤然要帮她穿上衣服,轻轻温柔地叮咛:“别着凉了……”

“你也是。”苏航羞涩地笑着拒绝,“内衣不用穿了,你去洗澡吧。”她帮粤然套上自己的睡衣,赤着身体窝在沙发角落一堆凌乱的衣物中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粤然抱住她,低声说:“我不舍得。”

她轻轻地吻她,小声说:“去吧,我一直在这里。”

粤然站起身,把床上的毛毯打开,罩住苏航的身子,俯身在她额头一亲,才依依不舍转身去洗手间。

苏航慢慢地睡着了。

……

夏末清晨的阳光温暖柔和,苏航在粤然柔软的怀抱里醒来,看见一双笑着爱抚自己的眼睛。

她们一起刷牙洗脸,又一起赖床聊天。

“昨天累了么?睡得这么死,好不容易才把你搬上床。”

“是累了,但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是我最近太紧张。”

粤然眼神里浮现一点沉重,“紧张,是不是因为,你怀疑我?听见了别人说的故事?”

“你怎么知道我怀疑你,因为别人的故事?”

粤然苦笑:“我们是同行,苏航。”

苏航微笑:“所以我的故事不是听来的,是自己编的。我不要再乱猜,告诉我,余佩文是谁?”

粤然叹气,“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二次一起吃火锅,打电话给我的那个女生?”

“就是她?”

“就是她。”

“那,你们根本没有在一起?”

“没有。”

“你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

“没有。”

苏航惊愕,“那她为什么?她在我们所的官网上看见我的照片,就非要进来,然后对我百般刁难,为什么?”

“苏航,”粤然忐忑,“也许她觉得,她确实曾经和我在一起,或者至少,有在一起的可能,但是被你破坏了。”

苏航皱眉,她不明白。

于是粤然从大学讲起,一直讲到她们互相表白的那个十一,跟余佩文在和式隔间里的全部对话。

定定地看着粤然,苏航久久不发一言。

粤然等待着,等待爱人的宣判。

“粤然,你是混蛋!”

苏航温暖柔软的声音终于这样说。

粤然咬住嘴唇,酸涩的双眼连着心一起疼痛。

苏航的眉头越皱越深:“你当时,是不是预备永远也不再要老婆?”

粤然僵住。

“是吧?如果不是,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招惹这样的人?你不知道她其实段数非常低,唯一娴熟的就是泼辣的难缠?你不知道你招惹这样的人,跟她不清不楚,你以后的老婆会很困扰?”苏航越说越生气,“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你没有意识到万一遇见,我可能面临的局面?”她坐起来,哭着用枕头摔打粤然。

“粤然,你是混蛋!你让我一无所知地被人奚落刁难,几乎放弃工作,几乎放弃你!你混蛋,混蛋!你知不知道,我看见她的档案,差点以为你骗我,差点不再回来,差点不要你!”

苏航哭得透不过气,粤然起身抱着她:“对不起,我想告诉你的时候,已经太晚,你已经察觉,已经不理我……”粤然轻轻说着,眼泪一阵一阵涌出眼眶。

苏航看着粤然的眼泪,慢慢安静下来。她早就决定不怪她了,这又是怎么了?

她轻轻吻掉她脸上的泪水,把她抱在怀里。

……

“还好,我英明神武地没有走。”静默中,苏航忽然说。

粤然忍不住在泪眼中笑出来:“是,谢谢你的英明神武!”

“你当时真的没有想过会再爱人?”

“没有,不过也不抗拒,只是不想再随便地爱。”

“啊!”苏航用指尖抬起粤然的下巴,“看来是本姑娘打救了你孤独的灵魂啊……”

“是!”粤然翻身把苏航压在身下,低声说:“是,是你打救了我孤独的灵魂。”她的眼神忽而忧郁寂寥,“所以,既然救了我,就不要再离开我!”

“不会的。”苏航啄一下粤然的唇,笑:“不会离开你,离开你我会饿死的。”

粤然哭笑不得地瞪大眼睛:“所以这几天,你不理我,但是还是回家吃饭,让我抱着你睡,是因为怕饿死吗?”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理由,苏航应该有更好的解释。

“当然不是!”苏航白她一眼,“我不理你,只是没有想好该怎么做,我不想审问你,但是那时又很在乎。这是我和你的家,我当然要回来吃饭睡觉。”

“那让我抱着你睡呢?”粤然还是不解。

“我怕你伤心。”苏航眼里是满满的爱怜,“虽然当时很恨你,但还是怕你伤心。”

粤然慢慢把脸埋进她颈肩之间,“苏航,告诉我你永远都不会放弃我,不会离开家再也不回来。”

“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不会不回家。”苏航对着爱人的耳朵,温柔地承诺。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