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二章 知交故友

2012-10-05

“你东西都带齐了?”苏航吃着面条,看着一身素雅浅灰套装的爱人。

“带齐了?”粤然坐下,把包放在身边,不明苏航所指。

“申领实习证的材料啊,资格证原件复印件,无刑事犯罪记录证明,身份证原件复印件……”苏航放下筷子,拉过粤然的包检查,“你没有带?”

“啊,对!”粤然醒悟,预备去房间收拾,站起来又坐下,看着苏航笑。

苏航沉默了几秒,笑着睨粤然一眼,去书房翻箱倒柜,收拾出一个文件袋,递给粤然:“给!”

粤然看一眼自己的皮包,就是不接,仍旧只是对着苏航笑。

苏航会意,仔细地把文件袋放进粤然的大皮包,一边说:“这些材料是我们的命根,路上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粤然心满意足地笑着答应:“知道了,老婆大人。”

“我吃好了,要先走了。”苏航亲亲粤然的眼角,“晚上见。”说着就走向门口。

“苏航,”粤然站起来抱住她,“佩文的事情,要小心,知道吗?”

“佩文?”苏航皱眉,“叫得这么亲切?”

“呵!”粤然失笑,“好,余佩文,你要小心她,知道吗?”

“这还差不多!”苏航嘟着嘴点头。

“路上小心。”粤然和她吻别,声音带着不舍的温柔。

有的人,上班就盼着下班,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爱。

这是一个对实力有着天然尊崇的行业。

粤然经过前台,预备停下交材料,舒娟站起身微笑着跟她打招呼,双手接过她的申请材料,边检查边说:“小粤,你就是细心啊,东西整理得明白整齐。”

粤然笑着,心想:这是我家小苏细心,为了她自己也未必这么周到……

正式合同签完,就得更加勤勤恳恳地工作。

林雪莉问:“小粤,喜欢做外联还是内部分析?”

粤然回答:“内部分析。”

“理由?”

“擅长而且喜欢。”

“那就先做内部分析,以后再轮值外联,小粤,要能独立行走,就要全面。”林雪莉是好领导,也是尽心的老师。

粤然明白,但还是先做内部的好,等苏航心理上能接受她做外联的时候,再考虑调岗。“是,谢谢。”她只能不疼不痒地应。

“今天开始,没有任务在手的时候你可以拿过去的案卷学习,这是办公室、大门和档案柜的钥匙。”林雪莉交过来一串银灿灿的东西和一份通讯录,“所里人员的内部联系方式,注意保密。新来一个案子,你去找胡巍巍拿材料。”

于是粤然发现,陆战队的正式成员的任务和得到的信任是成正比的,一周之内必须完成的数据分析材料从桌上摆到了地上,连续看三四个小时之后,真有见到阿拉伯数字就要呕吐的感觉。

“亲爱的,我今天累极了。你呢,忙么?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人接我下班?粤然”

“你别痴心妄想了,好好工作,然后乖乖回家做饭。我今天出外勤。苏航”

苏航今天要到全市各地交文件,法院,工商局,税务局,……她觉得自己像是参观政府机构的观光客。

城市里最宏大的建筑似乎永远是市政府的所在。

政府单位下班前半小时,苏航赶到办事窗口递交材料。

“你这里,少一个公章,这一份,要多一份复印件。拿走拿走,下次弄整齐了再来!”窗口的小女生为了下班前还有人来办事不爽,随意看看就不耐烦地打回票。

苏航好脾气地说:“小姐,这是按照你上次的补全要求重新准备过的材料,你再仔细看一下?”

“说了不对就是不对,你重新准备就是了,还要怎么看?”小女生开始无礼,低头打开日报时尚版面,预备不再理会苏航。

跑了一天,苏航来脾气了,拿出一张回执拍到窗口的桌面上:“这是上次材料打回票的回执。小姐,根据行政法的程序规定,你们应该一次将补全要求说明,并给予协助,如果上次说得不清楚,是不是你也要负责?麻烦你再仔细看一下,如果材料符合了,你我都方便。”

小女生愕然,看不出这个眉眼和善的女孩子这么硬气,可她就是不顺气,苏航越有道理她越不顺气:“什么规定?你材料不齐我怎么给你办?再说了,谁是小姐,你叫谁小姐?”

苏航瞪大眼睛,真有“秀才遇到兵”的感觉,心想:不叫你小姐,叫你同志?我倒是很乐意!

略思考了一下,她才又说:“美女,你们自己墙壁上也贴着办事规则,第八条,一次性说明补全要求,你看看。”苏航今天就是要把材料留下,谁那么有空老往这跑?按这座城市的交通状况,从城东跑到城西所耗费的时间,在天上都可以飞去加拿大了。

小女生涨红了脸,还是不甘认输:“办事规则又没有强制约束力,你懂不懂法呀?”

……我,不懂法?……苏航真是几乎要笑出来。

“她当然懂法。你现在用的业务处理模板就是出自她的手,你们的办事规则也是照抄她的另一份规制文件草案。”

一个明媚圆润的女声在苏航背后响起。

苏航笑了,小女生的脸不可置信地扭曲,看看苏航,又看看来人。

“郁杰,好久不见。”苏航跟美艳依旧的老同学打招呼。

“好久不见。”郁杰握住苏航的手,对小女生说:“介绍一下。小蔡,这是我硕士期间的同学苏航,你现在参与的实践项目,她是开山鼻祖,我不过坐享其成接手而已。”

小蔡的嘴变成漂亮的O形,默默接过苏航的材料,签写接收回执,讷讷地对郁杰说:“郁组长,今天怎么有空来视察?”

郁杰接过小蔡的回执递给苏航,冷淡地说:“我今天起派驻你们处室,顺便做一下现场实施评估。”转而对苏航说:“到我办公室喝茶?”

苏航看看手头的文件,都办妥了,欣然答应。

“可惜吗?如果你当时选择读博,今天项目组长的位子就是你的。后悔吗,爱情至上的小女人?”郁杰泡一壶香气袅袅的铁观音。

苏航喝着铁观音,翻看郁杰递过来的项目阶段评估,笑着点头:“可惜当然有。后悔,”她摇头,“谈不上。”

郁杰仔细看着苏航,温暖地笑:“看来她对你不错。”

苏航笑而不答。

“到处都是仗势欺人的伙计。苏航,律师的工作不容易。你真应该做学问,凭借脑筋获得社会地位。”郁杰感叹。

“郁杰,我还好,真的。”苏航在同学的慰问里有些伤感,预备转移话题:“项目在你手上,更加风生水起,还进驻政府办公室了。”

“当年你肯定想到过,只是你舍不得学校里跟她相处的时间,别以为我不知道。”郁杰笑着挖苦老同学,“别转移话题。说真的,你不妨选择做几年非诉,然后辞职回家,让她养你好了,要说在外面混,她的性格能力比你强一百倍。”

“呵!你可真老实不客气呀,贬低我,抬举她。”苏航嗔怪,并不真的生气,“她确实比我强,不过现在这么想,她压力会很大,再说,以我的资历,还不能自主选择做什么业务。师姐好吗?老板好吗?”

“老板自然是好的,学术声望日隆。郑絮语也不错,就是脾气越来越大了,爱训人,硕士的师弟师妹叫她‘灭绝师太’。”郁杰说着笑起来,“她还问我,苏航怎么不读博呢?就算不是助手是搭档,她也宁愿跟你合作。见识过你的厚道,她都不想应付聪明人了。”

苏航笑:“你也很不错,你们为什么不强强联合?”

“你算了吧!你以为谁都像你,只为爱情动脑子,没有大志甘居人后做陪衬?”

“啊,原来我没有大志呀?我一直以为只以爱情为目标的女人最有冒险精神?”

两人大笑。

半晌,郁杰认真地沉默下来:“确实是冒险啊,苏航。你们还有很多难关要过。要是哪天过不去了,一定要挺住。”她忧心地注视苏航。

“我知道了,你也要保重。”各人有各人的不容易,苏航想。

“嗨!我也是瞎操心!”郁杰觉得太沉重了,自己笑起来,“看你,神情表现跟在学校里没两样,她一定把你照顾得很好。怎么样?晚上我请你吃饭?”

苏航看看时间,微笑拒绝:“不了,她可能已经买好菜了。”她站起身预备告辞。

郁杰意外:“她做饭?”

苏航笑着点头。

“你们真是……用心的平淡生活。”郁杰感叹,随即沉默,忽然眼睛酸涩,她安静地拥抱苏航:“很好,加油!”

“你也是,加油,和保重。”苏航回抱老朋友。

“有空一起午饭吧,我知道晚上再难要她放人的。”

她们调笑着告别。

苏航走出政府大楼,站在硕大空旷的广场中间仰望天空,她知道,有得必有失。

也许就要入秋了,黄昏的日光都有些萧索,回家吧,家里会温情脉脉。

“你怎么在这?”一进小区大门,苏航就看见粤然立在楼下发呆,也许为了做菜,浅灰色的套装变成了粉紫蓝的家居服。

“等你。”

“怕我不回家?”

“有点,时间这么晚了。”粤然笑,她知道自己过于紧张。

“傻瓜。”苏航握住她的手。

邻居的老奶奶带孙子出来散步,看见她们手拉手,笑着打招呼:“你们两个女娃娃感情真好呀!”又低头对孙子说:“叫姐姐,姐姐,漂亮的姐姐……”

她们笑着跟老奶奶点头招呼,双双上楼回家。

“以后别穿浅口鞋了,看你的脚,肿成什么样了!”粤然皱着眉头生气地帮苏航换鞋。

两脚一放松,苏航但觉舒服得头皮发麻。她也懒得反驳,笑嘻嘻地看着爱人:“我今天见到郁杰了,在市政府。”

“是吗?聊什么了?”粤然拉着苏航进洗手间,督促她洗手。

“她说,看我现在的样子就知道,粤然同学是个好老公。”

“看来她变聪明了……喂!过来,把手上的水擦干,湿漉漉地怎么吃饭?懒鬼!”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