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三章 爱情路上(一)

2012-10-20

“我买了一号的票。”收拾停当,粤然对准备上床休息的苏航说。

“票,回我家的?”

“对,你跟你爸爸妈妈说说吧。别忘了告诉他们,你会带个人回家,到时害我变成不速之客。”粤然理所当然地吩咐,天知道,她不过是故作轻松。

苏航也知道,等粤然躺下,搂住她的脖子,轻轻问:“紧张吗?”

“不紧张,倒是你,放松些。”粤然笑着吻她。

“我就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好朋友,再慢慢潜移默化他们。”苏航说着,自顾自点头,觉得这主意真好。

“知道啦,快睡吧!”粤然轻轻拍打苏航的脊背,哄她入睡。

可是小孩子扭来扭去就是睡不着。“老公……”她在黑暗中怯怯地叫。

“干吗?”粤然沉着声音。

“睡不着。”

“那你想怎么样?”粤然太清楚了,小破孩要捣乱了。

“做,爱!”苏航躲进被窝吃吃笑。

“真的?”粤然翻身压住她,“不怕明天上班犯困?”

苏航不回答,直接吻上爱人的唇。

夜晚甜蜜的记忆只会使人更有神采,哪里会犯困?

“小苏,今天精神不错呀?”一到办公室,苏航就收到李影面对面的问候,她心虚地笑着回礼:“影姐,你今天很漂亮。”

“主任叫你去他办公室。”李影传达领导指令。

苏航略微意外:这所里的大家长今天这么早到?看一看前台的时钟,她确定自己没有迟到,于是安心地去敲李作霖的门。

“进来,坐吧。”李作霖阴柔的男中音处处透着和善。

“你原来做学问,成绩不错?”他的问题意有所指。

“过得去。”苏航小心作答,狂妄要不得,妄自菲薄更要不得。

“怎么不留在学术圈?”

“人各有志,主任。”苏航知道,不可避免地掉入陷阱了。

“你的志向是什么?”李作霖陷阱挖得可深。

“实践法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苏航勇敢地跳,再深的陷阱,总还有个底。

“你觉得什么是你力所能及的?你的专业?刑事侦察?经济评估?法规规划?我们这里庙小,容不下这样的大神。”李作霖阴柔的微笑下,是一颗精明无情的心,却也是给陷阱兜了底。

原来是要确定培养方向了,苏航终于摸清他的意图。

“主任,我不是一个欲望太多的人,所以不会好高骛远只想做大事,您放心。我自认比较稳妥谨慎踏实,能够做好一般的民商和非诉业务,至于刑事行政等等,派给我,我能做好,但我确实不属于狠决犀利型的人,也许开拓性不够。”苏航放低姿态,全面分析自己,诚恳一点,也好全身而退。

李作霖也不禁点头,“你对自己倒是很客观,但是如果转向民商和非诉,你的专业就抛开了,不可惜?”

“每个专业的法条都是全民皆知的,只不过思维方式不一,主任,我认为用公法拆分的思维代理私法案件,也许利大于弊。”苏航偷换概念。

“好,既然你有心理准备,那我就直说了,我们几个合伙人都认为你足够细致用心,但是偏于内敛,可能对案源开拓动力不足,所以打算培养你做授薪专门协助非诉,实习期间你主要跟薛主任和梁律师,两个方向都试试看。”李作霖觉得今天的谈话还是很顺利的,他最不喜欢年轻人自以为十项全能,期望面面俱到。

苏航放下心来,答应着离开。

所以,薛晴枫和梁听就是她的师傅了,两个女人。

一般女人都很怕和女人合作,尤其是厉害的女人。

“粤然,我定了跟师对象了,一个副主任一个合伙人,都是女的。要死要活ing。苏航”

“不怕,厉害的女人都喜欢你,你小心着点,别让我吃醋就是了。粤然”

粤然觉得放心多了,这一行的女人虽然厉害,但多数要强且心术比较正,比之男性同行的诡谲狡诈,苏航跟着女人更让她放心。

不过,苏航她们所的人自己都了解过了,女性前辈中好像没有她那个专业的,那岂不是……这孩子要转行?

粤然瞬间觉得很压抑,苏航为了感情承受的迫不得已太多了。

她默默地捱到了下班,捱到了回家,捱到了见到苏航的一刻。

“没有机会做专业业务吗?要转行攻私法?民商?非诉?你们副主任是薛晴枫吧,她手里只有少数刑事案件吧?”苏航刚坐在饭桌边,粤然就迫不及待地问。

“有,我不想做。”苏航看着满桌的菜两眼放光,食指大动。“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还有汤?”

为了心疼你啊,笨蛋!粤然忧心忡忡地看着贪吃的孩子。“为什么不想做?”

觉察出爱人的情绪低落,苏航放下筷子,看住她:“我的性格,你不是最了解吗?那些对公的业务都是风险大应酬多的,跟学术圈子不一样,亲爱的,代理那些案子,我会觉得很折磨。”

粤然沉默,是,苏航的性格是不适合这些业务,她适合做一个公正有良知的学者或者公务员……

“你怎么了?做非诉挺好的,算是律师工作里面比较安静的了,而且将来可以跟你慢慢趋同。”苏航看着爱人的表情,心疼地安慰她。

“那你的专业,都荒废了……”粤然泪盈于睫,她们三年同窗,苏航在学业上有多少能力她很清楚,一转行,从前所有的努力和积累都会付诸东流。

“别这样,学习靠脑子,工作生活也靠脑子,学什么就干什么的人能有几个?”苏航起身,轻轻坐在粤然腿上,搂着她的脖子解释。

粤然把脸侧过一边,咬牙不说话。

“你看,你都把我喂胖了。亲爱的,你怎么不理我啊?”苏航凑过脸去,对着爱人微笑。

粤然抱住她,微微缓和脸色,“不胖,我喜欢。”顿一顿,又说,“你应该做你喜欢的事情。都是因为我……”

“喂!”苏航用手指勾起粤然的下巴,“我早就说了,我最喜欢的是你,怎么回事?你没有信心一直爱我,所以害怕我付出太多你不能负荷?”说到此,想到此,苏航皱起了眉头。

“你疯了!”粤然抓住苏航的手,正眼严肃地看牢她,“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你付出多少,我十倍百倍,决不负你!还有,”她发现小破孩最近很喜欢挑自己下巴,“以后别老土匪似的勾我的下巴调戏我!弄清楚了,我才是老公!”

苏航在心动里吃吃地笑,轻轻地吻住粤然。

“真的没有别的原因吗?纯粹因为性格?”粤然挣扎着松开孩子濡湿的唇。

“有,那个程伟仁,如果我办对公业务,难保不遇见他,省得再被他威胁,我躲得远远的好了。”苏航说起很久没打过交道的这个人,还是恶心得龇牙。

粤然叹气,还是为了感情。“自己坐好,吃饭。”她拍拍小破孩的屁屁,把她从自己身上赶走,“这么说,以后我们有机会打对台?”

“是的。”苏航郑重表示同意,“所以跟同行相爱就是麻烦,心理承受能力的大考验。”

粤然笑笑:“所以我们要记得,把工作和感情分开,在外面较量个你死我活,回家来一切要烟消云散。”

苏航乖巧地点头:“你放心吧,为了你,我一定会彻底地人格分裂的。”

“又瞎扯!”粤然刮她的鼻子,“快吃吧,一会儿菜凉了。”

苏航早就饿扁了,老实不客气地吃,粤然边吃边给她夹菜。

“你的手机是不是响了?”苏航忽然瞪大眼睛指指书房。

侧耳细听,粤然点头,到书房听电话。不一会儿出来,摸摸孩子的头,温柔地说:“明天跟我回家吃饭。”

……苏航用了将近十秒钟才反应过来:“去你爸爸妈妈家?”

“对,刚才我妈打电话问我假期安排,我说要去你家,她就吆喝我假期前回去一趟。”

“你去吧,我不去,好不好?”苏航心慌地请求。

“你不去,在家里饿死啊?”粤然料到她会胆怯。

“可是,你妈叫你回家吃饭,我跟着算什么啊?蹭饭的同学?朋友?”

“她也希望你去。”粤然坐在苏航身边,平静地说。

“她是客气吧,知道你有室友。我就这么厚着脸皮去了,像什么啊?”苏航隐隐觉得不妙。

粤然不答话,默默地看着她,等着小破孩自己想通。

终于。

“天啊!”苏航惊呼,“你妈妈,还有你爸爸,是不是知道你是……你以前的事情,家里知道吗?”

粤然点点头,“多少知道一点。”

“所以,他们也猜到我们是……?”苏航几乎要晕厥。

“不确切,我会告诉他们是好朋友。”粤然沉着脸笑。

苏航不说话,咬起手指头来,忐忑不安地看粤然。

粤然轻轻拿开她嘴边的手,柔声问:“不愿意么?见我的家人?”

“我……只是怕。”苏航觉得心慌得好像有爪子在挠。

“不怕,他们会喜欢你的,而且有我在。”粤然期待地看着她。

犹豫又犹豫,苏航终于点点头:“好吧,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说出来的话却是委屈万分。

粤然笑着吻她:“明天我去接你下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